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十四章 爱情路上(二)

2012-10-20

“阿姨好!”

粤然家的大门一开,看见那张跟爱人有几分相似的中年妇女面孔,苏航立刻微笑着招呼。明明已经鼓足了勇气,可声音听起来还是怯怯的,苏航禁不住有些沮丧,还好粤然就站在身后,感觉到她的体温,终于觉得有一点安定。

“你好你好,请进请进!”

粤妈一边热情地招呼,一边打量素未谋面却闻名已久的女孩。跟女儿一样的职业套装,脸上虽然化了妆,却没有脂粉香浓的气息,神情言语都是学生的感觉,很拘谨,倒也显得恭敬,看样子是个乖人。

苏航进了门就站住,不知道是否要换鞋,她安静地眼看着粤妈等待指示——其实她更想看着粤然,可是不敢——养女儿都是娇贵的,没有哪个母亲会想女儿成为别人依赖的对象吧?她暗地里提醒自己无数次了。

粤妈不知道这小女孩为什么一脸无辜期待地看着自己,她也有些紧张起来。

粤然好笑,手握住苏航的腰说:“进去吧,不用换鞋,我妈天天拖地来着。”声音低沉温柔,透着情人的默契。

苏航脸一红,小声地说:“哦。”抬眼再看粤妈,果然眼神里有轻微的不爽,她立即条件反射地微笑说:“打扰了,阿姨。”

粤妈愣了一下神,说:“没事没事,早就盼着你们来了,明明在本地工作,可毕业以后然然就没回过家。”

苏航的脊梁骨一阵寒凉——粤妈这话,听起来似乎在责备自己抢了她女儿……她终于无助地看向粤然。

粤然宽慰地朝爱人笑笑,也不好说什么。

倒是粤妈看着苏航脸上神情的变化,觉出了不对,自己讪笑着打圆场:“知道你们工作忙,来来来,进来。”她右手做个请的姿势,左手作势虚牵着苏航,要引她们进屋。

苏航顷刻间就有些感动,觉得粤妈真善良啊,右手不自觉地就塞进了面前那只本来只是做个样子的左手,牵住了粤妈。

粤妈的手干燥而温暖,有一些些茧子,跟自己妈妈的手是一样的,苏航顿时觉得心温暖踏实起来。

小女孩的手很滑嫩,手心微微有些汗,看来很紧张啊。粤妈被牵住的一瞬间,愕然回头,看见苏航脸上温柔真诚的笑,她也忍不住笑,就这么牵着小女孩走进客厅。

粤然在后面,靠在门厅的墙上默默看着,她不想进去了,真宁愿就这么看着自己的妈妈牵着自己的女人,一路微笑的安宁。

沙发上坐着一个中年男人,发际线约略有些高,个子很高,粤然脸上精明飒爽的气质似乎都来自于他,连微笑的时候那种自信的感觉都如出一辙。

“伯伯好。”苏航轻轻地叫。

粤妈后知后觉地介绍:“这是然然的爸爸……”

“来,坐。”粤爸潇洒地把手中的报纸对折一收,扔进茶几的隔层,示意苏航坐下。

原来粤然的帅气也是继承了父亲的优良基因,苏航傻傻地想,自己此刻的表情是不是很花痴。她慢慢地坐下,才依依不舍地松开了粤妈的手,骤然觉得孤立无援,脸迅速地红了。

粤妈笑着去倒茶。

粤爸看着女儿带回来的小姑娘双膝并拢脊背挺直地坐下,双手规矩地放在膝头,审视的眼光渐渐和善,“你叫,苏……”

“苏航,我的同学,好朋友,最好的朋友。”粤然挨着爱人坐下,声音沉静地把关系一锤定音,这么说,大家都明白,也不会尴尬。感觉到爱人轻微地发抖,她默默地把手伸到后面,轻轻扶住苏航脊背。

苏航觉得头皮发麻,从冰窖落进温泉一般的放松感觉刺激她的脑神经,使她恨不得立即躲进粤然的怀抱永世也不要出来。面对着粤爸精光闪射的一双大眼,她勉力地微笑。

大家沉默,粤然默默地看着苏航,苏航却不敢看她。

粤妈端上茶水,默默坐在粤爸身边。浑厚的男中音礼貌地邀请:“苏航,来,喝茶。”

“谢谢伯伯。”苏航发现自己气若柔丝,绞着发抖的手指,犹豫着是否要去拿茶杯——万一太紧张把杯子摔碎了怎么办?她低下头,深呼吸,逼迫自己冷静下来。

粤爸看在眼里,忍不住笑起来,也不催促,扭头看自己的妻子问:“饭菜差不多了吧?她们刚下班,大概饿了。”又转向粤然:“去,帮你妈开饭。”是不容置疑的命令。

粤然警示地看自己父亲一眼,微微拥一拥苏航,站起身跟在妈妈身后进了厨房。“就这么一会儿,亲爱的,撑着别晕倒。”她默默地想。

苏航想的却是另一回事:“以前听林敏静她们说,第一次去男朋友家最好做做样子,给未来婆婆在厨房打个下手,博取好感。可是……我根本什么都不会,跑进去不是露馅儿吗?……再说这会儿这么紧张,再把人家的碗打碎了怎么办?到时可能会被赶出去,算了,就这么呆着吧。”她低头,默默地抿嘴唇。

粤爸看这小姑娘一点也不会客套,神情倒是很恭敬有礼,忍不住猜测:“你家里,就你一个孩子?”

“啊?”苏航如梦初醒,“是。”幸好平时就是爱笑的人,微笑连着骨血一般自觉地爬上脸,不会太失礼。

“本地人士?”

“是,不过父母上山下乡,北上发展认识结婚,就定居在那里了,后来家里的亲戚也都过去了。”苏航自己也莫名其妙地自报家底。

粤然在厨房的碗瓢碰撞声中听见,禁不住低声笑出来。妈妈在旁边低声说:“这种家庭的女儿你也招惹,我看你是不知死活!”粤然不笑了,小声说:“妈,你今天可是一点也不厉害,怎么回事?”粤妈忍不住叹气:“水晶饺子一样的一个人,跟你以前那些叽里哇啦的朋友又不一样,怎么厉害得起来?”两母女都忍不住笑,粤然是幸福的,粤妈是心情复杂的。

“父母是干什么工作的?”粤爸继续探问,“我看你家里,条件不错吧?”那双绞在一起的手,一看就是十指不沾阳春水。

“爸爸妈妈都是工程师。家里条件一般。爸爸妈妈都是自己奋斗的,没有背景后台,勉强算是小康吧。”面试的时候也经常被问这种问题,苏航此时倒是镇静下来了。

粤爸点头,倒是挺实在的人家。又问:“离开父母生活工作,不习惯吧?”

“不会呀,人总要长大独立的。而且我有粤然……”话还没说完,苏航就懊恼地闭上眼睛跟自己叹气:怎么把心里话就说了呢?赶紧挽回,“我们互相照顾扶持。”只是不知道来不来得及了。

除了苏航,所有人都笑了。

粤爸忍不住笑,这小姑娘情不自禁,的确很单纯,可见真挚啊……

粤妈忍不住笑,总归辛苦的是我女儿,可这孩子却也是不装……

粤然忍不住笑,心里默默地怜惜:傻丫头……

苏航满脸通红,窘得快要哭出来,一双手绞成了拳头,紧紧握住。

粤爸也不忍心再问什么,摁着遥控开了电视,眼望着屏幕说:“看会儿新闻吧,等等就吃饭了。”

“是,伯伯。”苏航小声恭敬地应。

粤爸嘴角忍不住又牵一牵。

电视里地方台的播音员在播报一则大洋彼岸的消息,女中音毫无感情平缓地念:“……最近计划通过新法案,允许同性恋伴侣在本地注册结婚,并享有法律上婚姻关系的一切权益。当地市长承诺,一旦法案通过,将主持一对70岁高龄女同性恋的结婚仪式……”

苏航忍不住抬头,看向电视机屏幕,看着播报画面安静沉思。

粤爸尴尬,于是自己给自己打圆场,轻轻说:“国外是比较民主自由些,是吧?”他看向一旁的小姑娘,意外地看见一脸哀戚。

“可是等到了70岁,也太可怜了。”苏航幽幽地感叹,“这中间漫长的几十年,需要多少忍耐和坚持,最终得成正果般得到社会认可,已经不是喜庆的结合,而是凤凰涅磐的升华吧。父母看不见了,朋友大概也消散了,就剩下她们俩。”她眼圈渐渐红了。

粤爸叹气,跟捧着菜出来上桌的粤妈对视,粤妈的眼圈也是红红的。

“吃饭。”粤然两手握住苏航的肩膀,沉着声音招呼。苏航被她摆布着走到饭厅,默默地想,这家还真大呀。

“没什么菜,多吃些饭。”粤爸想起小姑娘刚才哀戚的神色,过意不去地客气,却再次意外的发现,小姑娘对着满桌的菜毫不掩饰地两眼放光。

“阿姨,您辛苦了吧?这么多好菜!”苏航由衷赞叹,一脸真诚地看着粤妈。

粤妈被小女孩的真诚感染,自己活泼起来,笑着说:“这不算什么,伺候他们父女二十多年了。”又笑看自己的女儿:“看来你平日里做菜不怎么样呀,小苏对我的手艺这么希罕!”

粤然笑:“我不也就做了几个月,能跟您老相比?”她夹一筷子菜给苏航,揶揄地说:“她这个人吧,做不会做,吃倒是很会吃。”

粤爸笑:“这很好呀,像我,有福气嘛。”

苏航尴尬,默默地低头吃菜,小口小口地细嚼慢咽,吃得很斯文。

“你的工作,跟我们然然一样吗?你们是同学,现在也是同行?”粤妈好奇地打听。

“唔……”苏航慢慢地吞下嘴里的美食,“不太一样,读书的时候专攻方向不同,粤然她们所专业多了,业务也很精细,我们呢就比较多样化,各种各样的业务都有。不过接下来我会调整,慢慢地跟她方向一致。”

“你是什么专业?”粤爸对自己女儿的专业有一定了解,想知道知道。

“公法方向的。”苏航回答。

“那怎么不考公务员?实务操作中好像刑事行政案件都不容易代理吧?”粤爸敏感地发现问题。

粤然的脸沉下来。

苏航笑笑说:“不想考就没有考了,现在办案也比较偏重私法案件。”

粤爸觉察了什么,不再出声。

“为什么不想考?公务员多稳定?”粤妈追问。

“她考了,人家不要。”粤然沉声代答。苏航紧张地看着爱人沉默。

“为什么,没考上?身体不好?”粤妈警觉起来。

“因为我,你女儿。妈,吃饭,好不好?”粤然定定地看住自己妈妈。

“来,小苏,尝尝你阿姨做的糖醋排骨。”粤爸打圆场,暗示地看自己老婆一眼。

苏航对粤爸笑笑,眼睛里爬上一层水雾,默默地吃。

一时间没有人再说话,只有碗筷碰撞的声音。粤妈偶尔微微地叹气,偷眼打量苏航,又被粤然不满的眼神制止,继续叹气。

苏航觉得是自己的责任,弄得这么沉重,于是一边细嚼慢咽一边苦思冥想。忽然,她看向粤妈,很小声地问:“阿姨,买这么多菜回来,累吗?附近的菜市场远吗?”

粤妈稍一愣神,立即说:“不累!菜市场很近的!以后你们周末回来吃,我带你去逛逛?”

“好啊!”苏航笑得甜甜的。

……

吃完饭,粤妈捧出水果来,一篮子硕大的苹果。

粤然拿起一只,塞到苏航手里,又把刀子递给她,木着脸命令:“削!”她的苏航家务上没有别的长处,削苹果的技术一流,就让她显摆显摆好了。

然后粤妈粤爸惊讶地看着小姑娘削完之后,苹果皮儿还完整地贴合在果肉上,苏航放下刀,提住下刀的一头,一串又红又薄的果衣应声而落。“阿姨,您吃吧!”甜甜的笑脸把白胖的苹果递到粤妈面前。

粤妈接下,忍不住跟粤爸对望:“小苏,这一手你是跟谁学的?”

“我妈妈。”苏航说着要再给粤爸削一个,却被粤然抢了刀,三下两下,一个凹凸不平的白色物体递到粤爸面前:“爸,给。”粤然的脸上倒是恭敬。

粤爸忍不住哈哈大笑:“行了,然然,你不这么明显地对比,我们也知道小苏比你乖。”

粤然笑笑,放下刀,命令苏航:“给我来一个。”

“哦。”苏航的脸又红了。

“行了行了,别使唤人家,我跟你对半分。”粤妈跟苏航要过刀,切一半手里的苹果递给粤然。

“你自己吃一个?”粤爸招呼苏航。

“她吃不下了,再吃该打嗝了!”粤然边吃苹果边蠕动嘴唇。

苏航尴尬地“呵呵”直笑。

“然然,吃完去洗碗吧。”粤爸不经意地说。

“你们有完没完?”粤然皱眉,刚才苏航就差点哭了,这会儿又支开自己。

“叫你去你就去!”粤爸眼睛瞪起来。

“要不……我去吧!”苏航怯怯地说。

“你去什么!”粤妈和粤然同时叫。

粤然看妈妈一眼,略一沉吟,对苏航说,“坐着,等我回来,洗完碗我们就走!”她黑着脸走进厨房。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