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十五章 爱情路上(三)

2012-10-20

粤然一走,苏航就浑身不自在。

粤妈粤爸对望一眼,粤爸站起身说:“小苏,你坐一坐,我失陪。”

苏航笑着应:“好,伯伯您忙。”目送粤爸拐进房间,然后她对上了粤妈一双打量自己的眼睛,约略有些皱纹的脸上没有了笑容,倒有些愁绪。

“小苏,有男朋友吗?”粤妈问,其实她也知道答案的。

“没有。”苏航觉得有些委屈。

“交过男朋友吗?”粤妈其实不是很能理解她们。

“没有。”苏航摇着头回答。

粤妈有些意外了,她以为苏航是“变”成现在这样的,难道……“女朋友呢?”她试探着问。

“没有。”苏航想说“我只有粤然啊……”但终究还是不敢。

“也没有?!”粤妈仿佛遭受了沉重的打击,惊叫。

“砰!”

粤然在厨房摔了锅盖,余音铿锵不绝。

苏航忍不住回头牵念地张望,可是看不见她的爱人,只看见一双心急火燎忙碌的手。

“哎……!”粤妈叹气,“你怎么不交男朋友呢?”什么历史都没有,不是可男可女吗?你交了男朋友,我们然然也就……解脱了,粤妈想。

“我……阿姨,我和粤然,”苏航着急了,她指一指厨房,“我们一起做老姑婆!”

厨房里一双满是肥皂泡的手紧紧抓住水槽的边,控制着没有冲出来。

粤妈看着苏航真挚慌张的脸,连连摇头:“多难啊,小苏……”

“不会的,我们有学历有本事,会过得很好的,阿姨。”苏航只能说真心话,害怕粤妈反对,她的心也疼了。

粤妈无奈地苦笑:“看来是我们然然害人啊……”

“不是啊,阿姨,粤然她对我很好!我们很好!”苏航着急地辩解,眼角已经湿润。

“你们家,很宝贝你吧?我听然然说假期要陪你回家?她再怎么样,也是女儿家,你的父母要是……”粤妈担忧之情溢于言表。

“阿姨,我不会让粤然受委屈的!我会保护她!”苏航知道,粤妈担心粤然受不了自己家人的责难。

“你怎么保护?”粤爸不知什么时候又出来了,双手交叉在胸前,看牢苏航。

“我……我爸爸妈妈也是讲道理的人,你们看我就知道。我真的不会让粤然受委屈的!”苏航急着哭了,泪水渗出眼眶,难堪而心伤。

“走!我们回家!”粤然从厨房冲出来,红着眼圈,拽住苏航就往门口拖。

“你给我站住!”

粤爸怒喝,声音震得苏航脑门疼。

“你们别难为她,妈妈说得对,要怪也是怪我害了她!”粤然怒气冲冲的声音透着哭腔。苏航紧紧抓住她的手。

“你也知道你错了!二十多岁的人了,错得起吗你!过来坐下!”粤爸不容置疑地呵斥女儿。

粤然倔强地走向门口,被苏航哀求的眼神拖住,慢慢走回客厅,坐下。她索性搂住苏航,制止她的发抖和无助。

“不像话!”粤爸瞪粤然一眼,也坐下,看着苏航,脸色略微和缓。“小苏,如果今天我生的是儿子,看见你我会高兴得不得了。”他的声音里,苏航觉得,有无奈,有惋惜,也有心痛。粤妈点着头,抹起眼泪来,“你跟她以前那些小女朋友也不一样,单纯稳重多了……”

“说什么呢!”粤爸不满地阻止妻子,“那时侯然然不也还小!”

“呵!”粤然忍不住冷笑,“既然她这么好,你们还想怎么样?”

“怎么样?现在是你想怎么样,消停了几年,以为你变好了,结果还是不走正途!还害人家公务员也当不上!”粤爸的声音里满是压抑的怒火。

粤然握紧苏航的手微微颤抖。

苏航靠近爱人,看向粤爸,轻轻说:“伯伯,我们没有伤害别人,也没有妨碍别人。不是正途,可也不是邪路啊。我们没有错,只是和别人有点不一样而已。别人已经这么说我们了,您也这么说……粤然,和我,都很难过的。”

粤爸和粤妈不做声,看着女儿这个“最好的朋友”。

苏航收了眼泪,转而凝视粤然,怜惜地看爱人疼痛挣扎的双眼,一字一顿慢慢地说:“我们有信心,会过得好的。其实别人我们不在乎,只是在乎你们,你们了解粤然,知道她有多优秀,是不是?我也不差的,我也会保护她,慢慢你们就知道了。你们放心,我们会好的。如果接受不了,你们就当我们是好朋友吧。只求你们……不要拆散我们……”

粤妈的眼泪越来越多,粤爸忍不住重重地叹气。

粤然疼惜地凝视苏航,沉着声音说:“爸,您问我想怎么样。我告诉您,我要跟她一起,一辈子。她很好,真的。”

她们互相轻轻地笑。

粤爸粤妈不说话了。

“伯伯,阿姨,今天打扰了,我们先走了。”苏航拿起她和粤然的包,起身告辞。太压抑了,她只想逃跑。

粤然默默地拥着她,朝门厅走去。

粤妈捏捏苏航的手,抹着眼泪点头。

“等等!”粤爸低沉的男中音忽然响起,苏航和粤然站住,听见粤爸长叹一声:“你们也大了,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道理也比我们讲得更头头是道。”

他看住苏航,和蔼地说:“我这个女儿,从小不着家,你有时间,多跟她回来吃饭吧。小苏啊,伯伯会记得,你是然然的好朋友。”说完他就自顾自回房了。

粤妈朝她们挥挥手,“走吧,也不早了。”

苏航转身抱抱她,轻轻说:“阿姨,您放心,我会常叫然然带我回来吃饭的。”

粤妈忍不住哭着笑了,连声说:“好,好,路上小心啊。”

……

“难过吗?”回到家,苏航整个人无力地瘫倒,粤然抱着她,柔声关切。

“不是难过……”苏航柔软的声音缥缥缈缈,努力描述内心的感觉,“是……愧疚,但是委屈,想坚持,又害怕。”她把自己整个人埋进粤然的怀抱,呼吸她的气息,仿佛这样才能活命。

“他们喜欢你,你的表现很好。”粤然像包饺子一样拥抱怀里的孩子,心里一样感恩又恐惧。

苏航轻轻地啜泣:“那要归功于你的过去,所以他们轻易地原谅和接纳了我。粤然,你以前,受了很多很多委屈,爱情里的,亲情里的,还有外界的,是不是?”今天,自己身心俱已成熟,且只是面对已经知情的一对父母,仍旧如此困难,当年粤然小小年纪……苏航的心,疼痛恻然。

“能够换回你,都值得。”粤然的眼泪滴进苏航绵密的发丝,无影无踪。

苏航亲吻粤然的怀抱,心里安静许诺:“再不为你的过去责备质疑,再不!”

……

“走了。”小区路口,苏航依依不舍地和爱人告别。感情里多少事,她们必得能够独立生活方能有足够资本应对。

“路上小心,别忘了给你家里打电话。”粤然松开牵着的手,眼神继续缠绕。

就一关一关地过吧。

“我也认识粤然,我们曾经非常要好!”

孤身一人等电梯的时候,苏航听见白雪公主后妈一样的声音从背后冷冷地传来,不用回头她也知道,是余佩文。

于是苏航不动。

电梯来到,只有她们两人。

余佩文站到她身旁,脸上的微笑很安静,却透着一种不服:“昨天,我看见她来接你下班?”

苏航笑笑,其实余佩文也有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只是不太看得开。

“你们什么关系?好朋友?住在一起吗?”余佩文讨厌苏航的镇定自若。

“我想,跟你没有多大关系。”苏航的声音仍旧是柔软的,她已经习惯越生气的时候越微笑。

余佩文咬牙,慢条斯理地说:“小苏,人人说你单纯,是不是你对粤然也是,她说什么,你就信什么?”好歹她也是这一行的人,苏航的态度从忍让变为强硬,她也能推知,必定是跟粤然两人有了共识。

“是。”苏航叹气,她起了防备之心,但真的觉得跟余佩文开战没有意义。

“小苏,粤然有很多过去!”

“余佩文小姐,你欣赏她,还是讨厌她?”苏航忍不住问,她深切地怀疑面前这个女人究竟是否知道其内心的目的,还是由着性子胡来?

“我……”余佩文噎住——她一直想得到粤然,但是早被告知不可能,现在,她只想苏航离开,或者失去粤然。可她自己也不肯承认。

人的内心多复杂,自己也不肯认清自己。

苏航很累了,且还要收拾心情工作,于是,她对身边的女人说:“余佩文小姐,我们这一行的人说话,只字寸金,你要再跟我长篇大论,麻烦考虑一下自己的目的。”电梯门开,她径自回办公室。

余佩文看着苏航挺直的脊梁,长发掩盖她细小的脸庞,眼神阴郁愤恨:“目的,哼……”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