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十七章 爱情路上(五)

2012-10-20

“给你。”

“什么?”

“我的工资卡,密码跟上次给你零花钱的卡是一样的。”

刚收拾好行李的苏航接过粤然递过来的卡,不知道应该放在哪里,也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在出发前给自己。

“放你的钱包就行了,以后买菜的钱你给多少我花多少,我的零花钱也是。”

粤然从苏航的小包中搜出她的钱包,把自己的工资卡塞进其中一格卡夹,笑着递还给她:“只别忘了,我是你老公。走吧。”

她们出发了,去苏航的家。

国庆出游的人很多,极其多,粤然一路护着苏航不被人群拥挤,沉默寡言,她不想说话。

苏航看着火车站卖小吃的窗口发呆:跟粤然出门旅行,应该是捧着一袋子零食一路看着风景说说笑笑才浪漫……“站这别动。”粤然把她牵到一个人少的角落安顿好,把行李放在她脚边,自己去给她买小吃。

“鸡腿,鸡翅,炸豆腐干,薯条,一样来一份。”

卖东西的大妈忍不住看一眼这个买了一堆零食的女孩儿,粤然自顾自微微地笑:她喜欢什么就给她什么,只要自己还能够。

苏航看着挤在人堆中的爱人的背影,眨一眨酸涩的双眼,心里幽幽:你不用这样啊,我会记得的,就算他们反对我也会记得的,你是我的爱人……她拖动沉重的行李走到她身边,牵住她等待的手。

“不是叫你在一边等着吗?”粤然意外地感觉到小破孩柔嫩的手掌,回头皱眉。

“你不在身边,我怕啊。”苏航微笑着小声说。

粤然不再说什么,只是看住了苏航清澈的双眼。

“哎,拿着,你的鸡腿鸡翅豆腐干薯条!”窗口的大妈吆喝发呆的人。

粤然接过热辣辣的一大包,转身护着苏航挤出人堆,把零食塞到她手上,“拿着,行李给我。”使劲松开苏航紧紧抓住的手,她把手臂弯出一个弧度,“来,勾住,这样你就有两只手可以吃东西了。”

苏航听话地照做,有滋有味地在候车大厅吃起来,粤然一只手拎着行李,另一只手被她勾着吊在半空中,没好气地看着她笑。

眼底明明是惶惑的泪,她们仍旧幸福地相视而笑。

被爱人关顾是幸福的,体贴爱人也是幸福的,所以同一旅程的人就莫名其妙地看见在排队上车的时候、在寻找空隙放行李的时候、在硬座位子上被过往的人碰撞的时候,两个妙龄女郎脸上总挂着莫名的窃笑,人多得都坐到火车的茶几上了,她们从别人身子挨碰的缝隙里看窗外的路景,一头不耕田的呆牛也能让她们乐上半天。

快到站了,粤然站上椅子要把行李架上属于她们的大包拿下来,才发现被旁人的行李勾住了,苏航着急地叽里哇啦发号施令。

“闭嘴。”粤然冷冷地说。

于是苏航住了嘴,仰头看着她抽丝剥茧一番,终于把她们可怜的包拯救出来了。

苏航蹲下帮粤然整理好鞋子,才站起来抬头和她对视,仍旧是笑。

她们一直笑到出了火车站,笑容变了另一副模样。苏航指给粤然:“我爸爸妈妈站在查票口等了,那两个就是……”

粤然的心微微下沉。

“丫头!小苏同志!”苏爸爸笑吟吟地站在出站口,看见女儿就大声地招呼。苏妈妈更夸张,隔着围栏就做了个要拥抱的姿势。

票捏在粤然手里,行李也在粤然手里,苏航就乐颠颠地冲出闸口,跟妈妈抱了一下,又跟爸爸抱了一下。

粤然浑身打了一个冷战,一则她实在是冷淡惯了,看着苏航一家人搂搂抱抱觉得怪异,二则,苏航就这么把她撇在后面了。

她只能微笑着立在苏航身后,等待着被理睬,等待着被介绍。

还好,苏航没有让她等太久。

“妈妈,这就是我的朋友,粤然,跟我一起住的,每天还给我做饭……”苏航好不容易管住自己的嘴,没有把粤然为她做的所有事情和盘托出。

苏妈妈立刻热情地和粤然招呼:“哎呀哎呀辛苦你了,我们小苏什么都不会,哎呀苏航,你看,行李也让人家拿,你就乐得做甩手掌柜?真是真是……”

粤然手里一轻,行李被苏妈妈抢了,她镇定地说:“阿姨,小心点,里面有两台手提电脑,还是我来吧。”又默默地抢回来了。

苏爸爸就跟苏妈妈龇牙咧嘴:“你小心点呀,粗粗鲁鲁的!”然后他转头跟粤然招呼:“车就停在不远。”

然后一个男人带着三个女人走向停车场。

苏航默默地牵住了粤然的手。

粤然的手是凉的,她完全在临战状态,上了车关上门,她也不忘冷静地郑重招呼:“叔叔好,阿姨好。”

苏爸爸苏妈妈如梦初醒一般连连应:“你好你好!”

此时已经入夜,苏航家所在的小城倒也是灯火辉煌。粤然一路沉默,眼睛看着车窗外的景致,耳边听着苏航一路跟父母大人嘀嘀咕咕。一会儿苏爸爸说“小苏同志,又长胖了喔~”粤然想:“我喂胖的。”一会儿苏妈妈说“给你做了糖醋排骨,干炒鸡,松子鱼……哎呀,你喜欢吃的我都做了!”粤然又想:“难怪这孩子这么贪吃,从小这么惯着,不贪吃都不正常。”一会儿苏航说:“床铺收拾好了吗?毛巾牙刷有没有准备两份呀?”粤然笑了,苏航一直握着她的手,偶尔还捏一捏,所以她在这其乐融融里也不觉得孤单。

忽然,粤然发现车里没了声音,转头一看,小破孩歪着头睡着了。粤然默默地把手抽出来,托住那颗歪着的小脑袋,手心里都是她的体温。

苏爸爸从后视镜里看见了,没有做声。苏妈妈扭头仔细打量粤然,小声说:“你不用管她,也快到了。”

粤然笑笑,执拗地继续温柔承托苏航的头,感受着小破孩放心的依靠。

车停在一个国营单位的集体小区,路灯昏黄,万家灯火也显得寂寥。“到了。”粤然靠近苏航,在她耳边轻轻说。

苏航幽幽地醒转,迷蒙着双眼叫:“粤然,到家了。”

苏妈妈老实不客气地嗔怪:“还用你招呼,人家一路托着你睡觉了,真是不知羞啊你呀!”

苏航看着粤然甜甜地笑,才转身下车,苏爸爸又来刮她的鼻子:“自己拿行李,别让客人拿!”

苏航无奈,装模作样地拎着大包走了几步,上了1/2层楼就气喘吁吁地停下,粤然默契地接过来,嘴上不忘给她铺个台阶:“还是我来吧,她个子矮,这包体积太大了。”苏航吐了吐舌头,挽着粤然的胳膊上楼。

笨蛋!也不知道收敛一些!粤然看见苏爸爸思量的眼神,在心里骂这来不及甜蜜的小破孩。当爸爸妈妈的都精明得很,凭她从前的经验,不会像苏航一样天真地以为,告诉父母是好朋友就能万事大吉。

“我们家在十楼。”苏航小声说着,伸手来帮吃力的粤然抬行李。“累了吧?上去就可以休息了。”她小声地安慰她。

粤然笑笑,心里忐忑而甜蜜。

苏航的家不算大,比较古风的装修,全是木质家具和装饰,墙上挂着《请茶图》和《四君子》,粤然打量着,猜度着苏家长辈看起来亲切,其实应该是律己甚严的人。

果然,进了门苏爸爸就对苏航板起脸孔:“在外面野惯了是不是,穿外面的鞋子靠外放,忘了?”

苏航完全顺从地改正错误。她光着脚丫,把自己的拖鞋放在粤然脚边,温柔地招呼:“穿我的吧,我在房间还有一双。”

苏妈妈说:“你穿你自己的嘛,有客人穿的拖鞋。”

苏航争辩:“那些人来人往的拖鞋你让她怎么穿啊?粤然,穿我的!”苏航对妈妈比较野蛮。苏爸爸又凶了:“你跟你妈妈怎么说话的!进家门就要讨骂是不是?”

苏航不敢动了,可仍旧执拗地暗示粤然穿自己的拖鞋。

粤然也不好说什么,顺着苏航的意思换了鞋子,在心里祷告:“小笨蛋啊小笨蛋,不要急着维护我,不要帮倒忙啊……”

苏航一点也没有听见她内心的声音,拉着她的手进了房间,趁着父母视线不及,竟然偷亲了她一下,粤然担忧得快要哭出来,只好瞪大了眼睛警告这小破孩——小破孩只顾看着她傻笑。

苏爸爸忽然出现在苏航的房间门口,沉声说:“放下行李就洗手吃饭!别磨磨蹭蹭了!”然后又对着粤然和颜悦色:“你随意啊,有什么需要跟阿姨说。”临走又瞪苏航一眼。

苏航郁闷地看着粤然皱眉,忽然不服气地冲出去,攀上她爸爸的背,两手箍住他的脖子叫:“你干吗?我一回来就对我这么凶!是不是不想我回家?”

苏爸爸一边后仰着卸下女儿,一边就好脾气地笑了:“谁说我不想你回家,天天都想你回家……”

“那你干吗对我这么凶?哼!”苏航还是不撒手。

“我是看你这么久没回来了,忘了家里的习惯啊,设施啊,好心提醒你,哪里有凶你啊,你真是冤枉我老人家喽……”

苏妈妈一边张罗饭桌一边看着那两父女,对粤然说:“你洗手吃饭吧,别理他们,我们家这个女儿脾气就是长不大的!”

粤然笑笑,转进洗手间洗手,无奈地想:好吧,一物降一物,苏航不仅降住了自己,也降住了她父母……

此刻,粤然的心里,竟然是浓浓的醋意和失落:“苏航,别忘了,我爱你。”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