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十八章 五天五年——隐私

2012-10-20

粤然觉得自己走入了一个乖孩子的世界,陌生而可怕。

苏航的床是双层子母床,上窄下宽,用苏妈妈的话说,下面一层是给她睡的,上面一层是给她玩的——满满一床是大大小小的毛绒娃娃,粤然数了一下,按照她的岁数来算,一年至少收到三个。

“怎么办?这几年我从来没想到过送你这些东西。”粤然意识到自己错过了哄小孩的绝佳手段,在苏航洗完手进来,只有两人的时间空隙,她不甘地笑问苏航。

“你送了呀,个子高高,头发长长,眼睛大大,软绵绵会走会动会做饭的一个大娃娃,比所有这些都好!”苏航小声而真挚地表白。

顷刻间,粤然觉得心很软很软,她想抱她,想吻她。

“吃饭啦!”苏妈妈在客厅热情地招呼。

粤然只能忍下来,跟着苏航坐到饭桌边上。

多亏了那些毛绒玩具,苏妈妈实在收拾不了,所以只给她们准备了一张床,但是苏爸爸对苏航说:“要不你让人家小粤一个人睡得舒服些?你跟你妈妈睡,你不是最喜欢缠着你妈?我睡地板或者沙发?”

粤然默默嚼着嘴里的饭,心里五味杂陈。好吧,曾经这么粘家的苏航现在只粘自己,应该觉得庆幸,她自我安慰。

“不用了,我跟粤然睡。”苏航果然是如此,粤然低下头微笑。

“为什么?”苏妈妈苏爸爸同时问。

“……”苏航睁着眼睛说不出瞎话,她心里想的是:当然要跟爱人睡——这话无论如何不能说,除非想死。

“我认生床,有苏航陪着好一些。”粤然沉稳的声音帮爱人解围。她从来没想过,为了要不要跟妈妈睡,二十多岁的女儿还要搜肠刮肚给出合理解释。——算了,也许在苏家父母看来,她和苏航相爱更加无法合理解释。

苏妈妈探询地看着女儿,苏航理所当然地点头:“对啊,我要陪着她!”

粤然笑着听懂了,苏航情真意切的一语双关。

苏爸爸沉着的声音响起:“她妈妈想过去跟她住,给你们做做饭,但是苏航说你会做饭,还做得不错?”

粤然才知道这问题是冲着自己来的,很好,一开始就关注她们的生活空间了。她尽量礼貌地回答:“做得一般。但我们确实能照顾自己。”在不想有人打扰二人世界这点上,她和苏航是高度地一致。

苏爸爸若有所思地笑。

苏航觉得很烦躁,她讨厌又害怕父母老想跟在身边的想法,于是忐忑着冲动地强调:“谁说一般?做得可好了,我最喜欢吃的几个菜,她做得比妈妈还好!”

粤然叹气:笨蛋!此地无银三百两的笨蛋!

“喂!”苏妈妈不服气了,“你吃人家做的饭才几个月?吃了我的饭二十几年,现在不满意了是不是?”

“哎呀,不是不是,我只是说有几个菜比你做得好嘛,几个而已,论道行,当然是我妈妈高了!”苏航赶紧绕着路补救,笑嘻嘻乖巧地解释。

苏妈妈不买女儿的帐,似乎真正地受到了打击,对着粤然认真感慨:“她是第一次说别人做的饭菜比我的好,小粤,看来你本事不小啊!”

粤然尴尬,只好尽量平静地回应:“哪里,恰好我们口味一样,我从小就做那几个菜而已,都是小儿科的菜谱,跟阿姨您的十八般武艺没法儿比。”

苏妈妈感觉稍微能下台了,白了苏航一眼,不再纠缠这个话题。“你们住的地方有多大?租金多少?交通怎么样?安全吗……”她转而打听其他的。

每一个问题出来,苏航都看着粤然,她心里真的是没数。

粤然就一个一个地回答。

“房子的面积这么大,你们一人一个房间吧?”苏爸爸忽然插嘴。

“不是,我们睡一个房间,另一个房间做书房,工作空间和休息空间独立。”这个问题苏航倒是抢先了。

“那,你们买的是双层床?还是一人一张小床?”苏爸爸的追问,不知是否意有所指。

“都不是,我们睡一张大双人床,比较舒服开阔。”苏航平日温暖柔软的声音忽然有着示威的清亮。

粤然皱眉,终于有些了然——苏航是故意的,故意把最难让父母接受又迟早会被发现的生活事实提早呈现,故意让她父母慢慢察觉她对自己的依赖——她在用自己的方式帮粤然挡掉最难面对和解决的问题。粤然终于明白,也安心了,“她不会忘的,不会忘了我们相爱。”

苏爸爸有很久的沉默,女儿就是这么说了,他又能怎样呢?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但女儿有女儿的理由,他也不愿意把事情往让人不愉快的方向思考。

于是他转而谈论苏航的工作。“你考不上公务员吗?为什么去做律师?牛正不接受你读博士?”

“我就想做律师。”苏航的声音还是示威一般的清亮。

“傻丫头,你的个性不适合做律师啊,要不叫你爸找找朋友?”苏妈妈也不理解女儿的职业选择。

“我喜欢做律师嘛,自由,又能帮助普通人,你们还想我做书呆子啊?还是想我做朝廷鹰犬?”苏航说得理所应当,粤然却忍不住苦涩。

“呵!我还从来不知道,我一向求稳的乖乖丫头向往自由?”苏爸爸的疑问是发自内心的,女儿这次回来处处透着不对劲。

“我前所未有地向往自由!”苏航赌气一般地说,“这个世界早该升级了,兼容性这么差!”

“什么?”苏家父母对女儿后一句话不明所以。

只有粤然明白苏航指责的是什么,但她决定阻止她,否则也许小破孩的下一句话就会呼吁同性恋自由了,于是她沉着声音说:“其实律师职业挺好的,照样是朝九晚五地上班,偶尔要加班也可以回家做,有了资历甚至可以自己安排工作时间,确实比较自由。”

外人说话了,苏家父母就不再追问。

“你们在家待到五号吧,错开人流高峰期回去,明天我找人帮你们买票。”苏爸爸很习惯对女儿的事情自作主张。

她们无法反对,高峰期的火车票,在铁道部门的折腾下,没有熟人买不到。

五天啊,上帝!她们同时在心里哀叹。

难熬的一顿晚饭终于结束了。

“丫头,洗碗去!”苏爸爸微笑着命令。

苏航有一瞬间反应不过来——她大概有几个世纪没有干过家务了吧?于是她自然而然地扭头看粤然。

粤然默默把碗撂起来说:“我来洗。”

苏爸爸不满的皱眉瞪视女儿:“你是主人还是人家是主人,你去洗!”以前这丫头每次回来也洗碗拖地,怎么离开了学校倒更懒了?匪夷所思!

苏航跟着进了厨房,粤然小声说:“呆着吧,我来洗。”苏航就笑,能陪着她也是好的。她看见粤然拿了一块布就要开始洗,惊呼:“那是洗锅的。”粤然丢掉,再拿一块,苏航又叫:“那是用来擦干碗上的水的。”粤然又丢掉,再拿,这次没有声音了。不一会儿,又来了:“碟子放那边……不是,勺子是放这个地方的……哎呀,碗不要撂起来,那样消毒不了……”粤然要崩溃了——这死丫头家洗个碗还这么多规矩,还是做了老婆就会变成罗嗦鬼?她白苏航一眼,苏航笑着闭了嘴。

苏爸爸一直在客厅观察着厨房里的一切,看见女儿屈服在外人眼神的威胁下,他蓦地觉得不爽。

门铃响了,有客人来,许多的客人。

粤然惊诧地看着这个越来越热闹的家,看着爱人应酬一干人等,终于明白苏航为什么担心她家里人会杀了自己。

苏航的叔父带着堂弟来了,姑母带着表妹来了,姨妈来了,表舅来了,还有干妈,干爹,她奶奶的结拜姐妹,苏爸爸苏妈妈的同事朋友,甚至她的初中班主任都来了——只因为白天碰见苏妈妈,知道苏航会回家。

他们都问:“有男朋友了吗?”“工作怎么样?你应该当公务员呀,十年之内混个处级肯定没问题!”“这么久也不回家,忘了我们这些老东西了?”……苏航不仅是家族的焦点,亲戚孩子的榜样,甚至,简直是她父母这个单位里人尽皆知的乖乖女,人人对她的期望都节节高——好学历,好工作,好婚姻——这些旁人的期望投射在她父母心上,又变成他们对苏航的期望。

看着苏航一直微笑应对一众长辈,找着各种各样的理由解释自己的选择,粤然只觉得,她活得真累。

为了自己,她要让许多人失望了,也许这些人过去二十多年从未对她失望过,包括她的至亲。粤然再一次真切感受到,看起来柔弱的苏航是怎样决然地选择了自己。

“将来,无论为她做什么,都是值得的。”粤然对自己说。

“啊~哦~呜~”

闹哄哄的一屋子人走了以后,苏航对着粤然放松脸部肌肉,“笑僵了!”她无奈地说,眼神里深深的疲惫让人怜惜。

粤然想抱抱她,当然仍是不能够,苏妈妈招呼女儿洗澡。

苏航思量了一下,也好,自己先洗,粤然跟着洗了就可以直接钻被窝了,不用她穿着睡衣不知干什么好地尴尬。于是她温柔地说:“粤然,你先看看电视,我很快。”

苏妈妈看着女儿对旁人这种少有的关怀,笑着对粤然感叹:“看来你很照顾她,我还没见过这丫头这么在意别人。她呀,粗心得紧!”

粤然微笑着不语,她当然知道。

“工作很忙?苏航说你们的工作需要保密?”苏爸爸盯着电视机问粤然。

“是。”粤然简短地回答。

“苏航做律师,我始终不赞成。”

“她不是小孩了,您可以放心她的选择。她其实很聪明。”粤然觉得,自己也该为爱人挡掉她无法解释的问题。

“刑法行政法的案件,风险太大,有时还有生命危险啊。”

“她可以转向私法案件。”

“你的专业是公法还是私法?”

“私法。”

“噢?所以你建议她转行?”

“不是,只要她愿意,我可以帮她。”

“你是说,你指导她?”苏爸爸盯着电视机,眉头皱起。

“不是,是帮助,给她所需要的一切帮助。”粤然同样盯着电视机,镇定自若。

苏爸爸叹气,“这个丫头从小迷信公平正义,所以才选的法律,念研究生选公法也是毫无悬念,真不明白她怎么突然要当律师,还转办私法案件!”

“爸爸,人的兴趣会变的!”苏航披着一头湿嗒嗒的头发大叫,她一直在水声中留意爱人和父亲的对话,头发也来不及擦就要出来救驾。

“现实和理想总会有出入,叔叔。”粤然看见那个着急保护自己的傻孩子,站起身迎向她,“把头发擦干,你们家这边气温低,别感冒了。”

苏爸爸没有动,只是表情略微僵硬。

然而,粤然发现自己不知道去哪里找擦头发的毛巾。

“快擦擦,这么晚还洗头!女人的头不能受风啊,不然你以后生孩子有得罪受了。”苏妈妈拿着毛巾就往女儿头上拢,好像拢住的是一颗滴水的大白菜头,揉啊揉的,她力道大得使苏航忍不住挣扎。

“阿姨,我来吧。”粤然温柔地接手,苏航立刻乖顺地由她摆弄。

苏妈妈愣了一愣,也没多理会,只是对苏航说:“你自己擦,人家小粤也累了,让人家洗了澡好睡觉!”

“哦。”苏航应着,自己伸手按住头上的毛巾,不着痕迹地握了握粤然的手,“去吧,衣服什么的我帮你放在里面了。”

……

今天算是结束了吧?

关上房门躺在床上,粤然睡在里侧,看着苏航的小圆脸,正想要慢慢地靠近吻住她,手却被苏航狠狠一捏。

苏妈妈没有敲门就进来了,端着一杯水蹲在床边对苏航说:“喝点蜜糖,你爸爸专门开车到乡下找蜂农买的。”

苏航爬起来,顺从地喝完,慢悠悠地说:“妈妈,你进来至少敲个门,这里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粤然也是女孩子。”

“哎哟,好了,抱歉!我也是女的呀,怕什么?”

“那万一人家在换衣服呢?”

“换衣服你们就锁门呗!晚上睡觉别关门,空气不流通!你可千万别锁啊,早晨我可能要进来拿东西的,到时你没睡醒我就进不来了。”

因为苏航常年不回家,父母把许多日常杂物都存在她房间。

“不管什么时候,你进来记得敲门!”

苏航不悦地强调。等苏妈妈一出去,她立刻就起床,把手机闹铃调到凌晨五点,然后躺下看住粤然一张无奈的脸。

“因为我太乖了,所以他们从来不在乎我的抗议,对不起。”

粤然苦笑着握住爱人被子里的软嫩的手。

苏航小声说:“这是一个没有隐私的恐怖家庭,对吧?”

她们相视而笑,握着手睡着了。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