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十九章 五天五年——牵引

2012-10-20

对于起床时间,粤然终于知道什么叫做“没有最早,只有更早”——苏航手机凌晨五点的闹铃还没有响,她就感觉到苏妈妈开门进来拿什么东西,顺便俯身观察她女儿睡觉的样子。——如果是自己的妈妈这样,粤然觉得,真会毛骨悚然的。

可是苏航完全不觉得,她妈妈刚出去一会儿,她就钻进了自己的怀里,像每个挣扎起床的早晨一样依恋一番,才在闹钟的鸣叫声中醒来。

“睡得好吗?”苏航问清醒已久的粤然。

“好,你在旁边就好。”粤然的手正要轻轻抚上爱人的小腹,就绝望地听见又有人在开房门。

苏妈妈进来问苏航要不要跟他们一起登山,又叫苏航问问粤然。声音倒是很轻的,生怕吵醒了粤然,但那个架势,仿佛是一定要苏航去的,因为苏航困顿地呻吟说“妈妈,我好累呀……”的时候,苏妈妈说:“你爸爸念了很久了,说丫头很久没有陪他爬山了……”

苏航答应了,叫妈妈先出去,又问粤然。

“你想我去吗?”粤然轻声问。

“想。”苏航倒是直接,“不过如果你还想睡,就睡吧。”她体贴爱人,如果不去,也可以自由一会儿,不用面对她爸爸妈妈。

“你想,我就去吧。你再睡会儿,我先起来。”粤然翻身跨过她的身体下床,轻轻地啄了一下她的唇。

洗手间里,粤然看着镜子想:不是父母在宠着苏航,根本是苏航在宠着她父母——每天起早贪黑地上下班,回到家了,父母要她早起她还是早起,凌晨五点!哎!……今天以前,还没有见过谁能对苏航有这么大的牵引力,除了自己。

……

“爬山就爬山,你们两个牵着手怎么走?松开松开!”

看见苏航一路牵着粤然的手上上下下,苏爸爸沉着声音训斥。

粤然发现,苏航很不敢反抗她爸爸,过去她遇见任何事情也从来没有松开过自己的手,现在真的乖乖地放手了,而且之后她没有看自己一眼,只是默默地低头走路。粤然的心微微地惶恐疼痛。

这是一座小山,被苏航的父母称作森林公园,是当地居民的晨练场所。粤然发现,这里也有很多人认识苏航,因为她每次回来都陪父母晨练。

“哎呀,苏家妹妹回来啦?”

上山途中遇见的很多人都这么惊喜一问,然后就会有人注意到苏航身边的粤然。

“这是谁呀,苏妹妹?”

“我朋友。”苏航总是微笑回答。

然后那些人就会说:“哎呀,如果是男朋友多好?”然后就转向苏爸爸苏妈妈大叫:“这么好的女儿,你们别管得太死啊,早该带男朋友回来见你们了,肯定是不敢!”

苏爸爸大笑:“我们巴不得她带回来!要不,你帮着介绍?”

那些阿姨大叔就会煞有介事地讨论建议。

登到最高点,粤然看着山下的风景发呆。她从来没觉得自己这么糟糕,这么错!

苏航站到她身边,无言地递给她一瓶水。

粤然接过来,无言地喝,水的流动质感几乎要把眼泪招出来,她拼命忍着。

苏航把水拿回来,也喝了几口,耳边响起了苏妈妈的声音:“你喝我的吧,喝别人的干吗?”苏爸爸走过来,也是这么说。

“粤然不是别人,我们一起生活一起学习工作。”苏航的声音轻柔胆怯,但是很清楚。

粤然觉得自己就要失控,她离开苏航身边,换一个方向站着发呆。苏航想跟过来,被一个什么阿姨缠住了,问她男朋友的条件是什么,要给她介绍,苏妈妈热络地在一旁催促苏航考虑。

冷笑,叹气,粤然只觉得心堵。

“小粤,有男朋友吗?”苏爸爸忽然问。

“没有。”

“平时,有人追求我们小苏吗?”

“有。”程伟仁,苏豪,陈之力,这些见过或者听过的人,在粤然看来已经太多。

“苏航考虑过他们吗?”

“没有。”当然没有,粤然的爱情有自己的尊严,她不想为了片刻安宁诬陷苏航对爱的专一。

“为什么?”苏爸爸听起来是真的好奇。

“大概因为他们不够好!”粤然的声音狠狠的。

“这世界上没有天作之合,大概是苏航太理想化。”

粤然听见身后不远处苏航说“不要不要”,那个阿姨说“不怕不怕,不要害羞……”,她深呼吸,低沉地对苏爸爸说:“苏航足够好,叔叔。”

“所以我们更操心她的终身大事,她人也大了,应该考虑以后的生活,我们不可能照顾她一辈子,做孤独的女强人又太凄惨。看得出来,她很重视你,你要多给她建议。”苏爸爸的话,听起来一语双关。

“我会的,我会关心照顾她。”粤然明白地一语双关,她抬起头来,直视苏爸爸的双眼,“好的生活方式不只一种,叔叔。”

苏爸爸一愣,不愿意考虑这个问题,轻轻一笑,转身走了。

粤然阴郁地回头,看见苏航在一众三姑六婆的七嘴八舌中苦恼非常,她慢慢走过去,牵起苏航的手,说:“陪我到处看看?”

“好!”苏航立即对身边的中年妇女说:“各位阿姨,我陪我朋友啦,你们慢聊。”

她带着她逃跑,如果什么办法都没有,她只能带着她逃跑。

下山的时候,粤然一直攥紧苏航的手,苏妈妈对苏航说:“各走各的嘛,这样一会儿你爸爸又教训你!”

“下山路陡,我牵着她,免得她滑倒。”粤然头也不抬地解释。

苏航跟着她走,没有再挣开。

就算她挣开,她也不会放手,一定不会!

……

“啊~~!妈妈!”

粤然在客厅听见换衣服的苏航在房间惊叫,立刻冲过去敲门。

“你怎么了?”她着急地问。

苏爸爸苏妈妈也站在身后盯着房门。

苏航把门打开,扔出一袋子白米,十分生气:“你们怎么回事啊?米和油能放在钢琴上面吗?这不是瞎捣乱吗?”说完又迅疾如风地走进房间把一袋米一桶油扔出来,看样子气得不轻。

粤然这才发现,那个原来被她以为是储物柜的罩着红色丝绒盖布的黑色物体,原来是一架钢琴。

“你吵什么!又没有超过承重限度,我和你妈妈都注意着的!”苏爸爸的解释听起来像训斥。

苏航走进房间,愤怒的声音传出来:“家里这么大,你们非要往钢琴上放,简直是……亵渎艺术!”找不到词汇,苏航无奈文雅地表示不满。“我久不回来,房间都变杂货铺了,干脆我以后都不回来了,你们把这变仓库好了!”

粤然走进房间,坐在床沿,看着她发脾气的爱人,预备在她失控之前制止。

苏妈妈慌了,连忙说:“好了好了,以后不放了,还不是你爸,自作主张!”

苏爸爸语气也缓和了:“我看过了,不会造成钢琴损害的嘛,好好好,你不喜欢,我们放外面,好不好?”

苏航坐在琴凳上,看着窗外不说话。

“你给客人演奏一曲吧?”苏爸爸走进来,想缓和女儿的脾气。

“不要!”苏航拒绝,其实她本来收拾钢琴就是想为粤然弹奏的,但是现在气闷得慌。

“随你,随你,不要生气了啊!”苏爸爸没辙了,可还是端着架子走出去。

粤然坐在琴凳另一头,挨着苏航,轻轻问:“你会弹琴?”

苏航看她一眼,不好意思地点头。

“弹给我听,好不好?”粤然温柔地请求。

苏航暖暖地笑了,转过身,打开琴盖,把琴键轻轻擦拭一番,安静地弹奏了一曲。

琴声独有的悠扬飘荡开来,苏航的手指熟练地舞动,手臂柔软轻抬,身躯跟着节奏微微前伏后仰,一曲终了,粤然觉得好听,也好看。

“她出去读书之前,每天练习六个小时,所以这么久没练,还能弹出来。”苏爸爸站在门口严肃地陈述,仿佛女儿懂得的一切和吃过的苦,都是他的成就。

每天六个小时?坐在这张凳子上?……粤然只觉得心疼。

“再弹一个吧?贝多芬的那个什么?”苏妈妈边在厨房忙活边凑热闹。

“不弹了,我就记得这个。”苏航小心地盒上琴盖,在粤然耳边说:“以后我们自己买一架,我天天给你弹。”

粤然心里涟漪串串,柔声问:“刚才弹的是什么?”

“《梦中的婚礼》。”苏航的脸颊有一抹粉红。

一种安宁的幸福,在粤然心里弥漫。

“苏航,电话!”苏爸爸在客厅叫。

“谁呀?”苏航对粤然笑笑,询问着走出去。

“你很挂念的人,肯定是。”苏爸爸一副洞悉先机的感觉。

粤然跟着走出客厅,看见兴奋的苏航。

“啊,明敏!对呀,你也回来啦?好啊,好啊,在哪里?还有谁?好啊,我再带一个人来。小粤,你见过的。对啊!好,到时见!”苏航挂了电话,很高兴地过来拉粤然的手,“晚上我们去K歌,跟我的高中同学!”又转头对苏爸爸说:“晚上我们同学聚会,不在家里吃了。”

“明敏见过小粤吗?”苏爸爸好奇。

“对啊!”苏航应。

她的笑脸明媚温暖,粤然一样看着她笑。有许多人惦念苏航,比她想像和知道的多得多。跟自己不一样,她的过去阳光多姿。

“那个陈之力,有没有回来?”苏妈妈出来打听。

“回来了,今晚就是他召集的。”

“他做什么工作?”

“警察。”

“挺好的呀,哎,他以前对你不是……”

“好什么好,刑警一个,起早贪黑,出生入死。以前老早过去了,老妈。”苏航说着拉粤然坐下,紧紧挨着。

“嘿!你以前不是很喜欢警察?”苏爸爸调侃。

“我现在喜欢别的人。”苏航回答得认真,但是低调。

……

乖学生的聚会果真不一样。粤然看着苏航的同学们规规矩矩地轮流拿麦轮流献唱,直想笑。苏航安静地陪着她坐,偶尔跟同学聊天,也是挽着她的胳膊。

明敏的歌艺不错。

陈之力的歌声也还好,只是对着苏航不断挥洒张学友式的深情款款,让粤然很想揍他。粤然第一次见这个人,坦白地说,还行,样子和品行都不错,只不过……苏航不会爱他。她默默地笑,世界上好人多了,偏就她和她相爱了,别说其他人,就是她们自己都没办法解释,更没办法抗拒。

也有人留意粤然,闹着要苏航介绍,苏航眼睛一瞪,对着那几个男同学说:“你们都阅女无数了,别骚扰我同学,滚滚滚!”虽然是倚熟卖熟,小泼妇的样子还是让粤然意外之余觉得……煞是可爱。

自助餐开始,乖学生们热闹奔放起来,男生们喝酒,女生们划拳,大部分人到了娱乐场所,最后都会借机忘我。

粤然到包房外的餐桌给苏航拿她喜欢的食物,再进来,却看见陈之力和其他几个人在撺掇苏航喝酒。

粤然沉默着走到苏航身边,放下食物,坐下,等着出手的恰当时刻。

明敏义气地帮苏航挡驾:“别闹了!她这人不喝酒你们也知道,这么多年老同学了,还闹?”

粤然颇为欣赏爱人的这个好友。

苏航不肯喝酒,大家就起哄要她跟陈之力对唱。粤然就这么看着,自己的女人和暗恋她的男人合唱那些情深意重的词曲。

说实话,苏航的歌声还真不怎么样,不如她说情话的时候温暖动听。粤然恶作剧地朝爱人笑笑,苏航的歌声变得更加飘忽。

明敏坐在粤然旁边,看着粤然脖子上的戒指,又看看苏航,在音乐和人声的喧嚣中,她问:“你和苏航戴的戒指和项链是一样的?”

“是。”

粤然拿起面前的酒杯,低头看里面流光溢彩的液体,她想着,如果这时候自己一仰脖子喝干了这杯酒,苏航会不会扔了麦克风来找自己拼命。

“一起买的?”

“我买来送她的。”粤然有种冲动,想告诉所有人,苏航是她的。

“有……什么含义吗?”

“情谊的信物。”

在心中叹一口气,粤然仍旧给出了模棱两可的回答,如果真的那么无畏,当时就会把戒指戴在她手上了。叹息之中,多少无奈。

苏航陈之力一曲终了,明敏和所有人一起喝彩,一众男生竟然借醉起哄,让他们喝交杯酒。

粤然觉得忍无可忍。她站起来,把苏航拖出人群,沉声在她耳边说:“你累了,跟我走!”陈之力过来拉苏航,被她一把推开。

乱哄哄的,明敏接到苏航求助的眼神,大姐大一般把话题转移到另一对同班情侣身上,陈之力醉醺醺地歪倒在沙发上。

自从和她在一起以来,从来没有这种要和一群人争抢她的悬心感觉,粤然近乎野蛮地把苏航拖出了包间。

“等一下,我们不能就这么走!”在相对安静的走廊,苏航挣扎。

粤然的手像钳子一样不让她挣脱,脸色铁青:“你想怎么样?”难道,对苏航来说,连同学的牵引力也比自己强?她不是愤怒,而是恐惧。

“我得把我们俩的分子钱给明敏,不然陈之力又会帮我出,我不想再欠他……”

“欠他?好!”粤然拖着苏航到服务台,从她身上找出钱包,拿出自己的工资卡递给收银:“36号包房,提前买单,预留20%消费额度,告诉房里人,苏小姐买的单!”这些场合的规矩,她太熟悉了,正因为熟悉,所以讨厌。

大半个月工资就这么刷掉。

“现在可以走了?”粤然冷着脸凝视苏航。

苏航点头,她觉得她们之间温暖的默契都在这喧闹中被崩坏了,她跟着她离开。

初秋,晚上,小城的街道,灯光昏暗,人少,清冷。

粤然的心慢慢回温——苏航始终还是在她身边,不曾离开。

手放开,才发现手指因为用力而酸疼,粤然急忙察看苏航的手腕,暗光下显现浅浅的一圈紫色,是她情不自禁地强迫留下的印记。她看着苏航的脸,看见心疼和懂得,也看见依赖和无助。粤然的眼泪,从心里一丝一丝渗出来,太苦,太涩。

很久很久的沉默,她们互相注视。

“苏航,我觉得我快要输了,但是我不想放开你。”直到说出口,粤然才对自己承认,她的心情,是垂死挣扎的痛苦。

“你不会输的,我爱你。”

苏航目光闪动,轻柔温暖地诉说,“离开这里出外读书之前,我和明敏他们也像今晚一样聚会,那天晚上,我在这样的路灯下遐想,我会带什么样的爱人回来,回忆我的过往,又跟随什么样的爱人,寻找我们的将来。粤然,你就是那个人,跟我的想象一样。”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