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二十章 五天五年——较量

2012-10-20

在小城萧索的街道漫步许久,她们回家已是后半夜,免了粤然对爸妈的应酬,这是苏航为聚会兴奋的真正原因。

黑暗中,床上,苏航拿起粤然的手,放在自己身上。也许身体的温存能使她安心,苏航是这么想的。

粤然的手拂过柔软起伏的曲线,她不能骗自己,她想要她。心里的欲望膨胀,躯干连着指尖颤抖,她强迫自己停下来。

如果要了绝望的狂欢,是不是就会没有未来?

她是她的永远,她愿意等,愿意忍。

苏航诧异地感觉,那只明明炽热的手离开了自己的身体,她睁开眼睛,无声地询问。

“陪我一起等,等到我带你回家。”粤然温暖的声音,在苏航耳边颤抖徘徊。

……

“乖女儿,起床了!”经过一天两夜,苏妈妈找到了感觉,大清早就直接来掀女儿的被子。

“我不起,今天也不去爬山。”苏航轻轻说,“我今天要工作,要写报告,假期还有任务的。”

“哎呀,回来再写嘛……”苏妈妈很有韧劲。

粤然觉得,苏航回家比上班还累,一个小举动也要清楚解释。

“妈妈!”苏航从床上跳起来,“你以为文字工作是倒墨水吗?任何时候瓶子一侧就满纸荒唐言?要思考要酝酿要死脑细胞的!我需要休息,休息!”

苏妈妈只有在这样激烈的抗议声中才会知难而退。

苏航已经再难入睡,烦躁地坐在床沿,思考着怎么才能让父母学会尊重自己的意愿。是的,乖孩子的父母是需要教育的,因为养了乖孩子,他们早已得意忘形。

当你长大了就会发现,乖顺也是错,大错特错。

粤然扯扯她的衣角,苏航回头,看见爱人忽闪着大眼睛作无辜期待状,禁不住笑出来:“你睡吧,我起来了。”

“不许。”粤然摇头,“再陪我躺一会儿。”她的命令和请求,苏航从来都应承。

果然。

两个人的手握在一起,体温从手心安静流动,互相都觉得安心。

天亮了。

这是第三天。

“我先起来。”粤然轻啄苏航的脸颊。

苏爸爸苏妈妈爬山去了,餐桌上是他们按照自己记忆中女儿的口味准备的早餐,粤然皱着眉头研究:这些面团团是什么玩意儿?好吃吗?

苏航起床,把自己和粤然前一天换下的衣服洗了,坐在粤然腿上告诉她:“这是我刚断奶的时候吃的东西,妈妈一直记得,我心情不好就做给我吃。”

粤然苦涩。父母用回忆使苏航感动,也用来牵绊她的良心和孝顺。自己能争得赢吗?跟这初生伊始就有的恩情和回忆?

“别担心,我会找到方法的,不勉强他们接受,但也不让他们反对。”苏航读懂了爱人的心,出言宽慰。

“要我的女人自己承受一切解决问题,不是我的风范。”粤然和她额头相抵,轻言浅笑,“洗衣服了?终于有点老婆的样子了,不是回你家,我也享受不了这种待遇。”她和她调笑,为了解放苏航的压力忧虑。

但苏航是非常人。

“你的风范是什么?”她闪现嫉妒吃醋的眼神,“你为你以前的女人做过什么?”

粤然轻轻说:“离家出走,跟她们的父母打架争执。”确曾如此率性而为,最后代价惨重,一无所有。为了苏航,她当然不会这样。

苏航抱着她,对过去的猜测使她再次心疼:“不要这么傻!我是独立的个体,有法律上的自主权,我们平和地争取。”

粤然大笑,真正发自肺腑的大笑——这一次,她的爱人有知识,有主见,对她坚定不移,她们有一样的力量——难道不值得真正地快乐?

她尝试吃她小时候的食物,像在参与她过去的人生,感觉美妙。

“以后要不要我也给你做?要不我跟你妈妈学学?”

“不用了,我们有我们的回忆。”

……

苏家父母登山归来,看见女儿和同学在房间里,一人一部手提电脑忙碌着,于是没有说话,苏爸爸看电视,苏妈妈忙家务。

真难得,平安无事的一个上午,粤然心想。

大概是午饭时间,苏妈妈小心翼翼地敲本就开着的房门,双眼试探地打量苏航,小声说:“吃饭了。”

苏航苦笑,从小就是这样,必得她对着书本学习忙碌,才能得到时间和选择的体谅。

“你们工作的时候静悄悄的,都不交流?”苏妈妈问的是粤然,因为苏航惯常学习或工作间隙不说话,这点她了解。

“不能交流,阿姨。”粤然恭敬回答。

“如果讨论一下会怎么样?”苏妈妈秉持机械工程学的思维,习惯把问题分享。

“万一被客户或者同行察觉,会失去信任,没得混,受处分,吊销执照,被告,巨额赔偿,坐牢。”粤然简短地把结果递进表达。

苏妈妈噤声,她本来还想打听打听女儿手里的案件来着,她不习惯女儿对自己有秘密,不过看来必须习惯了。

“如果当公务员,就不用这么讲究吧?”她考虑让女儿换工作来恢复调整相处模式。

粤然觉得,他们太习惯摆布苏航。“也许吧,他们一旦封闭办案就几个月不能回家,包括过年过节。”

苏航忍不住笑,虽然粤然说的是事实,但她听来怎么都是爱人对妈妈的恐吓。

苏妈妈断了念头。

苏爸爸一直默不作声,做人几十年,他很早就敏感地察觉女儿和这个朋友之间的默契不同寻常。

……

“今天我们一直工作吗?”粤然看着屏幕上的文档,问苏航。

“等等吧,晚饭后我们出去走走?”苏航开始明白薛晴枫为什么要等到申请再审再出招了,这个案子的主犯想撂挑子,薛晴枫要在一审二审逼迫主犯和检察院使尽法宝。所以,一审的辩护很微妙,不能不尽责,又不能太详尽。

“好。”粤然看苏航一眼,她两只眼睛睁圆,认真思考的样子,比什么都好看。

苏爸爸站在房间门口,留意着粤然看自己女儿的眼神,不一会儿,他开口:“苏航,出来一下。”

“我在工作。”

“我知道,你先出来。”

苏航奇怪地打量父亲,一向她学习工作的时候都能得到自由和尊重,今天为什么例外?她顺从地走出房间。

房门被关上。“你忙,不打扰你。”关门前,苏爸爸对粤然说。

粤然就这么被隔开。

她听见他们说,苏航妈妈预备跟她一起住,苏航说:“有粤然陪着就行了。”他们又说,如果怕打扰粤然,他们另外给苏航租房子,苏航说:“不要!我喜欢跟她一起住。”他们再说,反正同行也不能交流,为什么非要一起住?苏航说:“我们是好朋友!”他们说苏航不会照顾自己,苏航强调跟粤然可以互相照顾……话题一直绕来绕去——“他们不会放过她。”粤然在局外清醒。

如果不是苏航劝过她不要冲动,她已经出去带走她。

不是孩子了,一走了之只会带来更多问题,不孝、忤逆、背叛,所有的罪名会铺天盖地而来,没有人会过问她们内心的挣扎和痛苦。

他们说,今晚有位阿姨设宴,为苏航安排相亲。

“不,我不去!”苏航忍不住喊叫。

“只是见一面,为什么不去?”

“我不需要!”

如果去,真正的爱人情何以堪?

“你又没有男朋友,为什么不需要?”

“你们安排需要我参与的事情,为什么不征求我的同意?”

苏航终于对父母产生真正的敌对情绪——要跟我辩论吗?好啊,来试试吧!

“你是不是顾忌那个粤然?”苏爸爸懒得废话,直接点破。

虽然他压低了声音,但是粤然听见了。她把电脑合上,坐直,时刻准备着。

苏航没有回答,她默认。

苏妈妈渐渐明白过来,压抑着声音问苏航:“你跟她这么好,好得过分。你们……是不是同性恋?”

苏航不回答,咬牙,眼里是满满的恨,对这个不能容纳她们的世界,主宰父母价值观的世界。

粤然站在门边,手搭在门把手上。

苏妈妈的声音忧虑:“你千万不能同性恋啊,多异相啊……”

“不要再说了!”苏航呐喊,“你们应该尊重我对朋友和生活的选择!”歇斯底里的无助。

“喊什么!是不是想我揍你!”苏爸爸声如洪钟。

粤然开门,到餐桌边倒了一杯水,走过来递给苏航,旁若无人。

“喝水。”她看着她镇静地命令。

苏航的眼泪流下来,她怕她被自己的父母伤害,可是此刻,她又是自己唯一的依靠。

“喝水。”粤然重复地命令。

苏航顺从,把一整杯水灌进肠胃,略微冷静下来。

“不要喊,坐下。”粤然握住她的手。

她们挨着坐下,在苏航父母的面前。

放马过来吧,尊敬的长辈!……粤然冷酷地笑。她的体温只在牵着苏航的手上,其他的部分,包括心,都是冰冷的。

“苏航,你要让爸爸妈妈失望吗?”苏爸爸对自己的女儿使出攻心术,别人的孩子他管不了,但是自己的孩子孝顺乖巧,他很有信心。

他故意忽视粤然,也是警告和打击。

粤然便不说话,她等着。

“爸爸,你有见过从不失望的父母吗?就在我们身边,现实生活中?表弟辍学,堂弟沉迷游戏无心读书,明敏学画漂泊不定,陈之力不去事业单位偏要做警察,爸爸,你和他们的父母都很熟识,他们失望的时候怎么做?试着想开还是逼迫子女?”苏航开战了。

“这是不一样的问题!”苏爸爸不肯接招。

“当然不一样,那是因为,我是我,他们是他们。我读书用功还要钢琴八级,其他人未必会这么用心地实现父母的期望。所以,其他人选择的人生,不一定非得成为我必然的选择。”苏航开始围追堵截——是你们先不依不饶的,既然要讲道理,那我们就讲吧!

“苏航,你从来没有让我们失望过,这是人生大事啊……”苏爸爸改换战略,开始苦口婆心。

“既然是人生大事,既然我从未让你们失望,就当我用过去二十多年,换一个让你们失望一次的资格吧!”苏航的胸腔发抖,“我只能保证,自己的选择会有平安快乐的人生,以此作为对你们的回报。你们就不要强求我结婚生子来回报你们了,请试着接受我其他的孝顺方式。当成失望中的惊喜,也可以。”

为了心里完整美好的爱情而哀求亲生父母,这份委屈难堪,使苏航全身战抖,几乎呕吐。

粤然拥住她,替她拭泪,轻轻说:“不要哭,慢慢说。”

苏航慢慢地平复下来,她看着粤然笑,要使她放心。

苏爸爸看着女儿脸上的一抹惨笑,瞬间有些触动,这个叫粤然的女孩子,看起来真的让苏航能够放心依靠。

或者应该做她的工作,他想。

“小粤,我们这个女儿变了,她从小就很乖,从来不忤逆师长。”

粤然笑,冲着她来,她反而不怕了。“所以她单纯得不像这个时代的人,常常几乎被人欺侮利用。现在变得有主见了,不好吗?这才是个人!”

“她单纯,所以需要人保护,女人的力量有限。”

“她有见识有能力,很聪明也能泼辣,加上主见,她足可以保护自己。只要她不再被人操纵生活的轨迹和方式,她的人生会很好。叔叔,我尊重她,爱护她。”

“是你影响了她,造成她的改变!”苏爸爸听出了粤然话里隐约的讥讽,却无法反驳,心里恼羞成怒。

“我们彼此影响,认识并欣赏对方和自己,互相照顾。”

“你们可以这样互相照顾多久?”苏爸爸有些沉不住气了。

“很多年,只要她愿意。”粤然的声音清脆明亮。

“如果我们反对呢?”

“叔叔,苏航和我,我们都是学法的,我们懂得许多,有能力也有胆量。”粤然笑笑,“今天您也看见了。”

“你们把知识用来对付父母?”

“不,只是保护自己作为人的权利。叔叔,苏航会一直孝顺你们,用我们认可的方式。”

“你的父母呢?他们知道吗?”苏妈妈突然插嘴。

粤然转头看苏航,轻轻说:“他们很喜欢她。”

苏爸爸和苏妈妈意外,对望一眼,苏妈妈有些慌张,她觉得粤然也还不错,有担当,对苏航又用心,就是性别错了。

苏爸爸沉思,“小粤,苏航很娇惯,你有能力照顾她吗?”

“她照顾我很久了,我没有冻死也没有饿死。”苏航幽幽地代答,粤然看着她收了眼泪的小圆脸,安静地笑。

“好吧,今晚吴阿姨的饭局我跟你妈妈去,你们自己解决,你们的事,明天再说。”

他们没有再跟她们说话,收拾着出门了。

粤然吻上苏航的唇:“谢谢你,亲爱的……”

……

“明天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样,粤然,小心。”苏航牵着粤然的手,带她去看母校的夜景。

其实也就是黑森森的操场和几栋教学楼,但这是爱人待过的地方,她是在这里一步一步长成现在的样子,变成自己的女人,粤然身处其中,兴奋而安心。

“明天再说,你现在专心陪我散步。告诉我,你以前的教室是哪一间?”

“那一间,三楼,从右往左第五个窗户。”苏航指给她看,想起只为成绩忧心的时光,自己也觉得轻松。

粤然看了一会儿,轻轻地笑:“如果没有遇见我,你会嫁给什么样的人?陈之力吗?”

“你神经病!”苏航笑着摇头,“没有遇见你,大概会找一个跟你一模一样的人,一直找一直找,找到为止。”

“跟我一模一样?那不还是我吗?”粤然捧起苏航的脸,端详她的样子。

“知道就好!以后别问无聊的问题。”

她们的唇粘在一起。

黑森森空旷的操场很安静,她们听见在彼此唇齿间弥漫的依恋。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