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二十二章 五天五年——警示

2012-10-20

车票是下午的,所以苏航抓紧时间关着房门工作,粤然、苏爸爸坐在客厅看电视,苏妈妈在厨房忙碌得热火朝天。

“小粤,你觉得苏航适合干什么工作?”苏爸爸忽然问。

粤然把视线从电视机屏幕收回,看着苏爸爸,思考应该怎么回答。

苏航适合做公务员或者学者,但是她自己已经作出选择,苏家父母为什么还问?粤然决定婉转一些:“她现在做律师做得不错。”

苏爸爸摇头轻笑:“你没有说实话,小粤。”

粤然不说话。

“昨天累着了吗?”苏爸爸忽然转移了话题。

“还好。”粤然笑,晚上睡觉的时候,苏航一直在帮她按摩,累也不累了。

“其实力量不是问题,我主要想看看,你说会照顾她,是不是真的能做到。搬搬抬抬,出钱请人也可以做,但是人一辈子啊……”苏爸爸啜一口茶,慢悠悠地表达深意,“总有需要你为她承担的时候。”

粤然沉默,她明白。

“就像工作,你明知道她不适合,你是不是真的会为她考虑?”

粤然一凛,自信地回答:“如果她不喜欢,过几年就可以不做。”这一点她和苏航早有共识。

“哼!”苏爸爸冷笑,“不做,给你做家庭主妇?”

粤然不说话。

“那她的社会身份呢?她的生活里就只有你一个人?那她喜欢做的事情呢?你有没有想过?我培养女儿读研究生,就为了给一个女人看家?”苏爸爸有一连串的问题,他冷冷地看面前女儿的同龄人,相信她无法回答。

粤然沉思,她要努力把这个问题解决。

“小粤,苏航是个有自尊的人,所以我们不会强硬地反对你们,但是你,你对她生活上的照顾我们不怀疑,可你为她的将来想过吗?”苏爸爸看着粤然,神情严肃。

“叔叔,苏航有能力决定和经营自己的人生。”粤然说,她很清楚,苏航的心愿是和自己在一起。

“哼!”苏爸爸再次冷笑,“我的女儿我知道,她对敌人都善良,何况她现在对你有感情?当然是怎么对你好,她就怎么想。但是人心会变。小粤,叔叔做了几十年人,看得出你不简单,以前不简单,以后也不一定会简单。到了那个时候,苏航怎么办?三四十岁人,从头开始?如果你是父母,你会怎么办?”

被提到从前,虽然觉得苏爸爸不会确切知道什么,粤然还是心虚,但她不肯认输:“叔叔,人会成长,我对苏航有承诺。”

“我相信你现在承诺的诚意。但是,你们会面对很多质疑,别说你,就是苏航,我也不相信她会毫不动摇。”苏爸爸目光如炬,紧紧逼视粤然。

“爸爸,你什么意思?”苏航走出房间,惊讶父亲反复的态度。

“你进去!”苏爸爸喝止女儿。

苏航不听,坐在粤然身边说:“昨天要她搬搬抬抬,今天又怀疑她会动摇,爸爸,我不怀疑就可以了。”

“你懂什么?你们的关系没有社会认可,掰了就掰了,如果他是个男人,至少你做家庭主妇也光明正大,分手也有法律保障。”

“爸爸!”苏航要争辩,却被粤然制止:“你进去吧,把工作做完,下午回去,我们明天休息。”粤然坦然地看着苏航忧虑的双眼。

苏航略微犹豫,忐忑地离开。

“叔叔,您娶阿姨的时候,苏航的外公有没有怀疑您?”粤然盯着茶几问。

“那不一样,我是男人,我和她妈妈有结婚证。”

“现在离婚下场悲惨的女人还少吗?有法律保障,不是一样小三横行?这不是问题。我就想知道,您当年面对怀疑是怎么做的。”

“没什么可怀疑的,我确定能够自我约束,她妈妈也相信我,这么多年,我们也好好过来了。”苏爸爸觉得被眼前的黄毛丫头冒犯了,十分不悦。

粤然笑:“那就是说,是年岁帮了你们,然后就是你们自己的信心?”

苏爸爸默认。

“所以,我和苏航也有信心,除了时间能够检验我们,其他的怀疑,我们也不在乎。”粤然肯定地说。

苏爸爸不再说话。

“吃饭啦,姑娘们!”苏妈妈拉开厨房的门欢快地招呼,苏航从房间微笑着出来,牵住粤然的手。

苏爸爸看着女儿一脸幸福的笑,木着脸叹气,在餐桌边坐下,却不动筷子。

“又怎么啦?”苏妈妈问他。

“苏航,年阿姨前几天跟我说,她有个亲戚,在我们这里的大学当校长,你去他们学校当老师,今天就要答复人家,怎么样?比你做律师东奔西跑好多了。”苏爸爸期待地看着女儿,他始终认为苏航应该重新选择职业。

“不去。”苏航拒绝得干脆。

“这是个机会,你不能感情用事,至少应该考虑一下。”苏妈妈也动心了。

苏航的情绪一下子跌落谷底,在她看来,父母还是绕着弯想拆散她们——难道麻烦真的无穷无尽吗?她看向粤然。

粤然同样看着苏航,紧张,但是信任。

苏航幽幽地叹气:“爸爸,你们有完没完?你们考虑得周到,难道我就是弱智吗?除了我自己,谁能更清楚我最在乎什么?”感情用事未必是错,但她实在不想跟父母辩论了,真想立刻放下筷子走人。

但她终于还是不想伤父母的心,只是小声地说:“我的选择,不会改变,更由不得其他人来改变。”

苏妈妈看看女儿,又看看丈夫,想要息事宁人:“别说了都别说了,吃饭吧,来,小粤,吃饭。”

粤然牵牵嘴角,拿起筷子吃饭。

苏航也慢腾腾地吃起来。

苏爸爸还是不吃,沉默半晌,仿佛下定了决心,对牢苏航说:“感情的事情,一年两年容易,三年五载困难,总之你记得,你有父母,任何时候不顺心了,就回家来!如果有别的选择,你也不妨考虑。”说完,才若无其事地吃饭。

粤然只觉得手中的饭碗千斤重——她始终是不被信任的,一直会有人等着苏航离开她。

苏航看她一眼,沉默不语。

要走了,苏爸爸开车送她们去车站,苏航一路握着粤然的手,粤然一路沉默,前几天倔强的笑脸也不见了——她只觉得努力没有用,于是放任情绪的消沉。

苏妈妈送她们进候车室,对粤然说:“有空来玩。”然后拉着苏航的手千叮咛万嘱咐。

粤然默默地把行李拖到候车室一边,坐着发呆。苏航的眼睛一直看着她,苏妈妈一走,就坐到她身边,拉起她的手。

“我最终还是会输,是不是?”粤然盯着地板,双眼空洞。

“不是。”苏航坚决地否认。

“是,我觉得是。他们都在等你回头,不会放弃。”粤然的声音死灰一般没有希望。

“但是我心里,早就断了后路。现在,我也在跟你走。”苏航双手转过粤然的脸,使她能够看见自己的眼睛,“我早就说过,不会后悔。”

粤然看着苏航清澈的目光,渐渐双眼雾气升腾:“我不够坚强,是不是?”

苏航摇头,凑到粤然耳边说:“你只是对我没有信心。你要是再这样,不如我在这里和你接吻?所有人都看见,你就不用担心我会回头?”

周围人声喧哗,已经有人留意到两个年轻女人特别的亲昵。

粤然忍不住笑:“这倒不用了,你肯跟我走就好。其他的事情,我们慢慢应付。”

至少暂时,她们要回了自己的生活,以后,可以慢慢地积攒信任。

苏航这才靠在她的肩膀上休息,懒洋洋地说:“我好想回家啊……我们的家。”

“晚上就会到了,到家我给你下面条吃。”粤然拥住她。

列车进站了,拥挤的人群疯狂地争先恐后,火车站生动地诠释着什么叫做人口爆炸。粤然护着苏航好不容易挤上车坐下,苏航忽然傻笑。

“笑什么?要回家了,就傻了?”

“我们不能生孩子,给计划生育作贡献。”苏航在粤然耳边轻语。

粤然无奈地摇头轻笑:“你的怪论调就是多!”

列车前行,她们都高兴起来。

“对了,你下个月的零花钱,下下个月,下下下个月的,都没了。”苏航得意地宣布。

“为什么?”

“谁让你前两天晚上在KTV一下刷了两千多?疯了,还给他们留20%的余额!”

“那还不是为了你呀?”

“不管,反正要扣!”

粤然看着苏航一脸认真,慢慢地说:“我看,我有受虐狂的倾向……”

“什么?”苏航没听懂。

“钱都被人扣没了,我居然还觉得很幸福。”

苏航愣愣地,然后甜甜地笑。

……

“到家了。”

“嗯。”

关上门,苏航想去放行李,却发现自己动不了。

“让我好好抱抱你……”粤然恳求。

她们互相拥着谁也不想动。

慢慢地,她吻上她的唇,慢慢地,她们舌尖绞缠在一起……

作者有话说:

这五天,也许甚于五年,怀疑猜忌之后用心努力,经受考验之后祈祷幸福,最后发现,不可能一劳永逸。但只要彼此坚定,就会有以后,或许烦恼不断,但仍旧是相爱的一路同行。

对了,这是一个“五天五年”的阴谋,也是我眼中,粤然和苏航的爱情要生存于俗世的现实。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