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二十三章 和衣睡倒人怀

2012-10-20

苏航抱着杂志,窝在沙发里沉思:

在自己家里就是舒服啊,穿着睡衣,赤着脚丫,想竖着就竖着,想横着就横着,舒服得不知怎么好。所以人啊,一定要有自己的生活空间,可是呢,这屋子里不是还有另一个人么?怎么从来没有觉得她打扰了自己?反而,看不见就不舒服?也许,也许是因为,她和自己早已经灵肉交融,所以根本心态上是一个人?……算了,这是心理学的问题,想多了伤脑筋。

反倒是说起灵肉交融……感觉一个世纪没有过了。昨天晚上回来,除了进门的时候抱一下,之后就是吃饭洗澡睡觉,两个人身心疲惫,粘在一起就睡着了,大脑都空白了,神经中枢对性事的兴奋毫无察觉……也许,能够说“来日方长”,不贪恋一时激情,是爱情的最高境界?……好像还是心理学的问题?算了,不想!只要那个人在身边就好。

说起那个人,那个人……咦?那个人呢?!

“粤然!粤然!”

洗手间里水声哗啦啦地响,粤然听见一个暖暖的声音间奏加入,叫的是自己的名字——“终于想起我了!”她默默地笑,关了水龙头,走到房间门口倚住门框,含笑看着在沙发上扑腾的爱人。

眯着眼睛,苏航看见粤然的长发松散地盘着,袖子挽到手肘以上,瘦削干练的样子,表情却是慵懒调笑,也许没有戴眼镜,两只大眼睛焦点不清地凝视自己。“过来!”苏航喊。

“不过。”粤然回答。

“为什么?”

“你过来。”

“不过。”

“为什么?”

“我过去你那里要站着,你过来我这里可以坐着,躺着都行。快过来!”

“过来干什么?”

“你……头发乱了,过来,我帮你盘好!”

“盘好干什么?”

“方便你干家务。”

“呵!”粤然笑着站直,踱步到苏航身边,坐下与她平视:“敢情我在你眼里就是一干家务的?”

苏航把粤然的发髻解开,慢慢一圈一圈地盘好,不回答问题,倒问了一个问题:“你在干什么?”

“洗衣服。”

“之前呢?”

“在拖地,好让你能光着脚丫乱跑。”

“再之前呢?”

“做早饭,填饱你的肚子。汇报完毕。”

“哇!真辛苦呀!”苏航两手搭上粤然的肩膀,给她按摩。

粤然闭着眼睛享受,果然很舒服。她慢慢地说:“是挺辛苦的。我已经好几天没洗过衣服了。”之前在苏家,一直都是苏航洗。“要不,以后都由你来洗?”

“好。”苏航停下按摩,两臂环抱着爱人,下巴放在她肩膀上,脸贴着脸摩挲,“好啊,只要你舍得。”

“我不舍得。”粤然笑了,“工作做完了么?你可是发呆一个上午了。”

“做完了,不过我估计肯定还是不过关。”

“薛晴枫习惯挑剔?”

“大概是吧。主要是梁听老夸我的文书,凡是梁听夸的,薛晴枫多少总要反对一下。”

“两个女强人不对付?”

“还不是李作霖,都是高级合伙人,为了留下薛晴枫,给她一个副主任的头衔,梁听不计较,她自己倒总怕人不记得了,要摆摆架子。”

“那你可悲惨了,小笨蛋。”粤然松开苏航的手臂,自己抱着她,“偏偏她们都是你师傅。”

“是啊,悲惨!”苏航歪在爱人怀里眨着眼睛忧虑,其实什么都没想——太舒服了,她的脑筋根本懒得转。

粤然抱着她,被她歪着,也觉得很舒服,两眼望着窗外灿烂的日光,微黄的树叶在枝头跃动,心里产生一种想和苏航融在这清爽秋风里的感觉。“我爱你。”她忽然轻声地表白。

“我也是。”

“什么?”

“爱你。”

“那好,以后你洗衣服。”

“……”苏航一时无法反应,半晌,幽幽地抗议:“为什么?”

“好让我有多一点时间抱你。”粤然看住苏航的双眼,笑得坦然。

苏航动动嘴唇,作出一副狠决的表情:“算你狠!这理由想得真不错。好吧,但我不保证能洗得干净。以后手变成老太婆的质感你也别嫌弃。”

粤然心想:你才狠!她慢悠悠地说:“我知道你肯定洗不干净。”手臂压制住苏航要反驳的念头,“所以我决定今天去买洗衣机,以后你开洗衣机,洗衣机洗衣服。”她嘴角勾起一抹笑,等着接受甜蜜的赞扬。

“啊!老公你真好!”果不其然,苏航的唇吻上她的脸。

“那你别赖着了,收拾收拾,我们出去逛街。我先去把衣服晾了。”

“今天不去,好不好?”

“那明天去?后天可就上班了。”

“明天也不去。我们下个周末再去吧,这两天难得二人世界。昨晚我们可什么都没做就睡着了!”

“哈!”粤然大笑,握一握苏航的腰:“娘子,现在可是大白天的,你也好意思?晚上的事情晚上再做,你现在换衣服。”

“不要。”苏航嘟嘴,“下个周末再逛街。”

“不要?”粤然咬住她嘟起来的唇,掠夺一番,她也觉得有些恋栈,不过还是决定留到晚上,“我告诉你,今天明天,将是我们未来十个月里唯一的休息日,除了元旦和年假,我们都不会有周末。这两天不去,就没有时间了。”

“瞎扯!怎么可能?”苏航对爱人的恐吓不以为然。

“协会要给实习律师开班培训,你忘了?”

“啊!要命!”苏航扑倒在粤然怀里,被拥着拽起来。

“换衣服。”粤然在宠溺的笑容里无情地命令。

苏航一直是个听话的老婆。

“你收拾一下,一会儿我们去营业厅把家里的无线网络也办了,我们电脑上的法规库已经有些滞后。”粤然在阳台叉着衣服说。

“你的头发要不要去美容院打理一下?”苏航看着光影里爱人高挑的身影问。

“好啊!”

“哎!”苏航叹气,“所以我们是两个忙碌的女白领,放假也诸多事情。”美容院,营业厅,百货公司,好吧,“我们都穿套装好了。”

苏航从衣柜扯出两身衣服,她穿浅灰色,粤然穿深灰色。“西装长裤,完美的情侣搭配!”粤然走进来拥抱她。

几近中午,阳光特别地好。

“要我剪短发吗?”粤然问,有时候她觉得,给外界一点信号也是好的,人们会揣测她们的关系,也就不那么容易对她们任何一个人动什么念头。但她不确定苏航是不是想这样。

“多短?像陈茵薇在《烈火雄心3》里面的角色这么短?”苏航把手放进粤然的手里,走了几步,想想,又改成挽着她的胳膊。

“你喜欢的话,没问题。”粤然笑。

她们习惯到一间叫“牵手”的美容院,找一个叫Yona的女发型师做头。因为苏航欣赏她那种淡淡的态度,不会问她和粤然是姐妹还是朋友,也不会打听她们的职业,但能把发型剪成她们喜欢的样子。“好像公事上一个值得信任的伙伴。”苏航这样形容Yona。

“今天两个都做还是只做一个?”Yona正在帮客人做头,从镜子里看见她们,就对着镜像里的苏航问。

“她一个人做。”

“剪成什么样的?”

“比现在稍微短一点,天气冷了,你考虑她披着的时候不要被风吹着挡眼睛。”苏航窝进等待区的沙发,熟练地寻找杂志。

粤然直接躺在泰式洗头椅上,Yona的助手过去帮她洗头。她闭上眼睛,什么都不管。这些事情一向由苏航做主,粤然很享受这种被管束关怀的感觉,像任何一个不肯动脑筋考虑细节问题的懒老公一样。

客人走了,Yona坐在苏航身边,见她手里拿着杂志,眼睛却一动不动地盯着粤然闭目养神的脸,关切温柔弥漫得一屋子都是,毫不遮掩,忍不住笑:“我以为,她剪短发会很帅?”

苏航回头,点头,笑着说:“会帅得发指。”

“所以你坚持要她长发?”

“Yona……”苏航微笑着用手指在面前桌子的中间画一条线,分隔线。

Yona点点头,不再继续这个话题。“你要不要趁她洗头的时候剪一剪分叉?免费服务。”

“不了,你休息吧,一会儿给她好好剪。你的助手什么时候出师?”

“不知道,也许永不。”Yona看向给粤然洗头的漂亮女孩,眼睛眯起来,又说:“Sue……”她学着苏航的样子在桌面上象征地划一条分隔线。

苏航笑着点头。

她们知道她们,她们懂得她们,不用掩饰,但互有距离,这样最好。

Yona一番剪飞刀舞之后,粤然仍旧是长发飘飘。

苏航付款,然后挽着粤然的胳膊离开。

Yona的助手看着,轻轻说:“她们很默契。”

“必定是经过许多事。”Yona五指顺着助手的发丝,淡淡地说。

“怕我太帅了?”粤然问。

“已经太帅了。”苏航笑,“我宁愿你是芸芸长发美女中普通的一员。至于我们的关系,聪明人自然猜得到,像Yona。”

她是为着她在社会生活中的自如,她当然知道。“钱包给我。”粤然说,下面那些复杂的琐事该由她来处理了。

苏航意见多多,不过最后拍板的还是粤然,洗衣机由百货公司送货上门安装,无线网络也当天搞定,苏航负责第一次试用。

“连接不上,亲爱的。”试了一会儿,苏航说出结论,就不爽地把笔记本扔给粤然,窝进沙发不管。

粤然耐心地倒腾,很快把网络连接上,报复地把苏航的笔记本扔还给她:“上吧,爱干什么干什么。”

苏航对着连上网络的笔记本屏幕数秒,忽然大笑:“上什么?干什么?要我来吗?”她慢慢把笔记本合上,放在边桌上,暧昧地看着粤然。

粤然一边手肘抵着沙发靠背,手撑着头,一样暧昧地看着苏航,“你来?你试试?”苏航试探着解开她的第一颗纽扣,已经被她按倒。她从来没有忘记自己的欲望,但这么美好的事情,一定要选一个对的时间来做,一个苏航和自己都能尽情享受的时机。

夏天的西服套装很薄,隔着衣服的吻也能炽热得使人魂魄不全。苏航脸上,笑容早已变成绯红的沉醉,由内而外的一团火使她着急——粤然一直不肯直接触碰她的肌肤,手和唇都像隔靴搔痒似的撩得她难受。

她觉得她一定有什么企图,一种让她的心火烧得更旺的企图。她扭动着身躯等待,像等待一个节日的惊喜。那些隔着布料绵延不绝的吻和爱抚,使她觉得脑门聚集了云雾一般地迷茫又向往。

她等到了贴紧小腹的一阵真实的温热,在云雾里仔细辨认,她知道那是她的脸,脸上的唇齿吐露着灼热的气息向下徘徊,慢慢地,她腰臀以下的所有遮掩消失不见。

然后她的身体被入侵了,她温暖湿润的所在被柔软滑腻的什么入侵了——她知道,那不是手指,是另一种更温柔的攫取。

她闭上眼睛,在喘息中惊叹,为这深入骨髓极致的亲吻。

窗外黑夜如墨,屋内灯光如昼,正是浪漫好时机。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