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二十五章 安娜与国王

2012-11-12

“你跟薛晴枫那个案子怎么样了?”粤然牵着苏航的手下楼,觉得她的手有些凉。

“检察院退补侦了 ,早着呢。”

“那你最近在忙什么?天天不可开交的,白天不接电话晚上加班到深夜。”粤然语气里充满了被冷落的不快。

“白天要开庭啊,梁听手上的几个民事案件最近都在列表上,我不擅长这些业务,晚上当然要用功。”苏航委屈了:“你不支持我工作!”

粤然被苏航扣下来的大帽子砸醒了,赶紧解释:“支持支持,只是跟你控诉一下被冷落的无奈罢了。”

说话就到了小区路口,又要一左一右各奔前程,苏航不舍地微笑,说:“好吧,原谅你了。”

“多谢了!”粤然刮着苏航的鼻子,做一个夸张的感激表情,叮嘱:“路上小心,天气凉了,明天不要穿短袖,看你的手,冷冰冰的。”

她们拉一拉手,无声告别。

跳上公交车,苏航就紧张起来——今天,按照计划,她要协助余佩文就盗窃案出庭,不管有什么过节,工作总是要做好的,可是余佩文好像不能公私分明。

“你不用去了,帮我把文书证据准备一下就行。”余佩文果然是不按牌理出牌,预备要撇下苏航自己出庭。

按常理来说,苏航是应该争取一下的,但是她立刻决定放弃,什么也没说,把文书和证据原件打理好,分别装入两个一模一样的文件夹,交给余佩文,自己留在办公室翻阅其他在办案件资料。

“她这是为什么?怕你偷师?苏航,你应该死缠烂打跟着去呀!不然薛晴枫又说你太温吞了。”李翰林好心地提醒同事。个人之间的纠葛不能影响工作和客户利益,这是专业操守。

苏航看他一眼,略微思索,还是按兵不动。

余佩文脚步匆忙地往外赶,被于安娜叫住:“小余,进来一下,确认你上个月的提成清单。”

余佩文走进于安娜办公室,把文件随手扔在一边,在一堆登记表中翻找自己的提成列表,签字确认。

于安娜随意地把余佩文的几个文件夹摊开,其中一份疏离地躺在了一侧。

“好了,谢谢你。”余佩文向于安娜道谢,一把抱起文件急匆匆离开,不可避免地漏掉了疏离的那一份。

于安娜目送匆忙离去的背影,拿起那份文件夹细看,竟然是证据原件。她笑了,“反正她也不是第一次犯这种错误,姐夫能摆平。”

……

“你不能让东西留在你手上,否则太明显了,就算她忘在你那里,你也应该做出想办法送给她的样子,明白吗?”李作霖在电话里谨慎地言语。

“明白了。”于安娜在另一头应。她把电话挂掉,拨通助理室的分线。

融安接的电话。

“余佩文今天开庭的案件,你们谁经手过?”于安娜问。

“苏航协助的,不是我们助理室的人。”融安回答。

苏航?很不错的人选。于安娜拿着余佩文的证据卷走向实习律师办公室。

“苏航,小余把这个忘在我那里了,好像跟案件有关,你跟过的吧?看一下?”于安娜语焉不详地交代了一下,就走了,把证据卷留给愕然的苏航。

李翰林出外勤了,办公室只有苏航一个人。

她只看一眼,就知道这是证据原件——余佩文的老毛病又犯了?

离开庭时间仅有四十分钟,案子在区院审理,应该赶得及。

苏航立刻就准备出发,但是……忽然犹豫了——是余佩文自己忘记的,也拒绝自己一同出庭,所以,如果来不及送到,那么她很可能会被处分,甚至极有可能因此会被炒鱿鱼,从此,天下就太平了……

苏航缓慢地往外走,似乎并不着急。

于安娜目睹经过办公室门口的悠闲步伐,得意地微笑,把提成汇总表抱在怀里,踱步去主任室。

“主任,上个月的提成汇总,请审阅签字。”

于安娜朗声对李作霖说着,把报表放在他的桌面,低声说:“去的是苏航。”因为是姐夫和小姨子,所以他们要避嫌,轻易不肯关着门谈事情。

李作霖下笔略有迟疑,没有抬头。“这个女孩子,会送到吗?”

“未必,”于安娜的声音很轻很轻,“她们俩之间很不对付,已经明里暗里冲突几次了。”

李作霖不说话,默默点头。

“姐夫,要炒掉这个人,直接明说不行么?为什么这么费事?”于安娜悄声问。

“她的什么人跟薛晴枫好像有点渊源,而且梁听挑过这个人,所以薛晴枫更有意栽培她。如果直接下锅铲炒人,薛晴枫会以为我偏向梁听。总之,还是借错炒了的好。”李作霖看她一眼,轻声回答。

“可是这样全所也跟着冒险。”

“她要是留下来,我们才冒险,这次她是被动失职没有察觉,上次呢,没人害她也自己害自己。趁着这个案子跟区检有关,又在区院审理,很好摆平,就把她撂了算了,不然以后薛晴枫还要给她大案子,指不定她犯什么奇怪的错误。”李作霖耐心解释。

“那……要是苏航送到救了人呢?”于安娜问。

“可能吗?做我们这一行,要是太过好心不够狠决会吃大亏,苏航是聪明人。你自己也说,她们之间很不对付。”李作霖抬头看着于安娜笑,他发现小姨子今天的妆容很淡雅,卷发层叠的曲线显得脸庞更精致,“你姐去香港shopping了,后天回来,你这两天有什么安排?”他的话题跟着意识漂移。

“老公出差了,没什么安排,姐夫有什么关照?”于安娜柔媚地笑。

……

余佩文到了法庭辩护席上一坐下,就打开卷宗分类准备,可是翻来覆去,就是找不见证据卷——她清楚地记得,苏航交给她的时候特地给她看过,里面是有证据卷的,所以,是自己又忘记了!

浑身冒着冷汗,余佩文看着被告席上19岁的小男孩和旁听席上他中年白发的父母,无所适从。法官到庭准备了,她给苏航所里的座机和手机分别打电话,没有人接听。

完了!余佩文心想,苏航交付的时候,周围好像没有人?所以……就算自己回去说是她忘记准备了,应该也可以把责任减减轻……

书记员请大家起立,正式开庭,法警把门关上,隔离法庭与外界。

余佩文脑门冒汗地听着对面的公诉人念长篇大论的公诉词,心里坚定着:一定不能承认是自己的责任,要假装意外发现,坚持表明这是合办案件,这是合办案件……

公诉人念完了,法官转向余佩文,正要开口,突然露出不悦的神情——法庭门外有人在和法警争执,虽然压着声音,但在空旷寂静的法庭听来,还是很清晰。

余佩文百感交集地判断出,门外是苏航的声音。

法警进来向法官说明,辩护人的助理送“证据副本”来,法官脸色不善地点头,允许苏航进入,但要先交验有关证件。

“证据副本”?余佩文不可置信地看苏航一脸镇定地接受验证和法官的训话:“实习律师也要遵守纪律,讲求严谨,按照规定,我可以把你按照扰乱法庭秩序拘起来,知道吗?”

苏航恭敬地点头,不去追究中年法官话语中的警告和法律规定的出入,坐在余佩文身旁,悄悄地把证据卷放在余佩文铺开的卷宗之间。匆忙赶路使她脸上的妆混着汗水融化,十分狼狈。

被告人的父母向苏航投来极度不满的眼光,苏航勉强忽略,小声地问余佩文:“要做记录吗?”

余佩文神情复杂地点头。

……

“你是想施恩于我吗?还是你一直这么伪善?‘证据副本’?你这么彻底地维护我的专业声誉?”

开庭结束,回事务所的路上,余佩文对着苏航焦急询问。

苏航语调无波:“不是。”

“不是?你肯定有目的,告诉我!”余佩文倾向于要她想像中的答案,尖利的声音不分场合地叫嚷。

苏航无奈,实话实说,“你算什么?为了你,难道就妄顾客户利益?连累全所?余佩文小姐,我有我的专业操守和为人准则。麻烦你下次自己仔细些就是,其他的,别多想。”

“哼!既然这样,我就不欠你人情了?”余佩文冷笑。

苏航摇头,快步朝前走,只想快点摆脱这个人。

……

“没想到我们所还真有难得的好人,踩着点刚好赶上救了仇人,连迟到几分钟都不会。姐夫,人炒不成了。”于安娜坐进姐姐家宽大的真皮沙发,靠在姐夫李作霖怀里感慨。

“以后再找机会给她下绊子吧,小儿科的问题,记着不能惊动薛晴枫就是。至于这个苏航,不是太深沉,就是太善良,找机会还要试一试。”李作霖沉思着回答。

“你希望她是深沉还是善良?”于安娜娇笑着问。

“竞争的手段没有忌讳,只是用人的方式要讲究。”李作霖扳过小姨子粉嫩的面颊吻上去,“就好像对女人,漂亮的就亮着灯慢慢欣赏,不怎么样的就关上灯快速解决。”

于安娜笑得花枝乱颤:“姐夫,我可是看见,你的水晶大吊灯还亮着呢!”

李作霖喘着粗气说:“这就对了!”

作者有话说:

解释一下本章第二行的“检察院退补侦”,意思是检察院对证据或事实尚有疑点的案件作出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的处理。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