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二十六章 她们

2012-11-12

“小苏!”

协会安排的周末全日培训现场,人虽然多,李翰林还是一眼就看见同事苏航坐在靠前的位子,身边还有一个空位,于是招呼着过去。

苏航笑着朝他挥一挥手,却没有让他坐在身边的意思,李翰林有些吃不准。“你旁边有人吗?”他问。

“有。”另一个清亮的女声响起。

李翰林回头,看见一张陌生漂亮的脸蛋,一双明亮犀利的大眼睛正不甚友好地盯着他看。

“哦,不好意思。”李翰林道歉,准备回头再跟苏航说话,却见她的眼睛只含笑地看着身边陌生的女人,已经全然没有注意自己,于是,沉默不解地离开。

她们之间有一种默契的气场,排斥外人,李翰林心想。

“他想跟你一起坐?”粤然脸色不善地打量李翰林的背影,苏航所里人的资料她早在网上看过看熟了,她知道这个男人是苏航的同事,而且是同期新人。

“可能吧,我们所就我跟他俩人培训嘛。”苏航回答,伸手帮粤然整理衬衫的衣领。

粤然“哼”一声说:“什么时候轮到他呀!”

苏航觉得此刻的爱人简直是跟人抢糖吃的孩子,任性又可爱,如果不是周围坐满了同行,她真想吻一吻那双闪着占有欲和娇纵气息的眼睛。现在,她只是看着她温柔宠爱地笑。

粤然抓起苏航的手,轻轻用指尖挠动她手心,在她耳边说:“周围都是自己人,你还这么暧昧地笑,不怕死么?”

假期之后,就是繁忙的工作,度过了新人最初的青涩期,任务更多,到了周末,又要培训,她们很久没有亲昵。

苏航缩起手指,把粤然不安分的指尖赶出手心,低声说:“怕呀,你放开我!”手心手心,手连着心,她被她挠得心都乱了。

“不放!”

粤然得意地一笑,稍稍用力掰开苏航软嫩的五指,重新占领她的掌心,一圈一圈地在上面轻划,两眼漫无目的地扫视两期培训班的人群,一眼望过去,当中有不少L大的校友,有些是小本的师弟师妹,有些是博士的师兄师姐,可是在这里,大家的起点完全一致——通过考试且有实习机会,才能参与培训并争取执业。

“还好我们这两期人都不多,才可以一起培训,将来还可以一起宣誓领证。”粤然说出自己的庆幸,回头看苏航,为她的表情微微一愣,禁不住心动。

苏航也看着眼前的人群,但是眼神涣散,根本没有焦点,脸色绯红,在努力地维持着呼吸的平静顺畅——敏感的神经受到粤然的小动作刺激,虽然能够自持,但也是心跳难受。“放过我,好不好?”她低声地哀求。

粤然停止动作,她的心也在跳,只不过和苏航相比,她更懂得掩饰。用温热的手覆盖苏航的手掌,紧紧地握住,“这么敏感,只是对我吗?”她在她耳边轻声问,“如果不是,我就要好好看着你!”

“粤然!”苏航低声轻喝,她不抗拒爱人对自己说这些充满暗示意味的话语,但还是对她在这样公开的场合挑动自己的心绪觉得羞怒。

粤然低头轻笑,不再肆无忌惮,只规矩安静地握着苏航的手。

因为苏航那一期登记实习的人太少,所以和粤然这一期合并培训,两期的人加起来,竟然多至一百有余,在协会的小花厅里济济一堂,没有人注意到她们的调情小动作。

大家都各有所思,沉默或者私下里联络感情。这里没有人会以身为所谓精英而自豪——人生就是竞赛,永远没完没了。

司法局副局长和协会常委成员上台主持开幕。

“那是李作霖,那是薛晴枫。”苏航指给粤然看。一间所里有两个人进入协会常委,可见苏航他们所的势力之大。

粤然她们事务所在市场上地位卓越,但在官方场合就比较弱,董宇坐在常委成员的末席。

总归就是那些开场白和官腔,从上午九点一直讲到了中午十二点,主持宣布下午培训内容,然后大家作鸟兽散。

三三两两的人在附近的餐厅结伴午饭,西装革履地扎堆在大排挡茶餐厅。

社会上许多人形容律师是精英阶层,可不知真正要到金字塔顶端,需要走过多少路途历经多少挣扎直面多少丑恶。

大日头底下,苏航看着到处是同一个江湖里的熟人穿梭往来,觉得累,“我们回家吃午饭吧?”她对爱人请求。粤然买了两个便当打包,带苏航回家。

“如果不是协会每天要点名,我真想让你下午别去了。”粤然看着孩子一脸的疲态,心疼不已。

“我不累啊,这种场合都能和你一起,已经很幸福了。”苏航说。

吃完午饭,又要赶去参加下午的培训,连休息都不能。

“抱抱我吧!”临出门前,苏航软软地对爱人请求,“到了那里就不要逗我了,你知道我想你的。”

粤然把娇弱的孩子抱了个满怀,心里浮动的柔情让她忍不住笑:“我知道了。”她拥着她一会儿,就想放开怀抱携手出门。

苏航却不让。粤然的怀抱太舒服了,不是欲望,她只是累了,想依靠她。“再抱一会儿”,她说。

“晚上回来,好不好?”粤然亲吻孩子的额头。

第一场培训的内容是刑事案件的处理方略和程序,讲课的恰是薛晴枫。洋洋洒洒讲了三个小时,她一退场,马上就有李翰林这样不怕死的男生大嚷:“说了等于没说,最核心的内容和最实际的方法全是绕着讲的,藏得太深了……”然后引起一阵共鸣,抱怨声一片。

苏航也有这种感觉,但是不说话,跟粤然牵着手离开。

“你有什么看法?”回家路上,苏航问粤然。

“正常。”粤然说,“那些人不爱动脑子,指望别人把真正的策略核心和方法对着百来号人和盘托出,太不实际。要知道,下了讲台,我们和她是平等的竞争,人家摸爬滚打将近二十年的心得经验,怎么可能在讲台上免费放送给将来的对手?”

苏航点头,看向爱人的眼神满是钦佩:“你冷静而清醒,粤然。”

“崇拜我吗?”粤然笑,对别人,她决不会说得这么详尽,也就是在苏航面前,她总是忍不住显山露水。她喜欢成为她眼里最好的,喜欢体会她的依靠和认可。

苏航看着路面,沉默。她为心里对粤然日渐加深的依赖和尊崇而害怕,觉得有一种惶惑的不安全感,所以她拒绝承认崇拜她,但又不愿意否认。“我爱你。”她小声说。

爱是平等的,而且可以覆盖一切心态上的高低迂回。

粤然心满意足地笑,觉得这条路走得平稳安宁,只因苏航在身边。

……

“累吗?要不我们直接睡吧?”

粤然一条一条地捋着苏航额边湿润的碎发,轻声问。关了灯,借着窗外路灯浅浅投射的微薄光线,她看见苏航眼里的柔情,安静的脸庞,还有全身每一个细节都在诉说着的,对自己的依恋。

苏航不说话,也不动作,只是用心地看着粤然,看着她浓密修长的眉毛,含情脉脉的双眼,微薄光线照耀下鹅黄色的脸庞,长直的鼻子,厚薄均匀的唇……苏航在寻找,寻找粤然要掳掠自己的欲望,而不是言辞里举案齐眉的体贴。

她宁愿被她占有,甘愿被她不在乎自己意志地、强硬而疼爱地、自信而无畏地占有。

“我早就是你的,除非你不想要,否则,不用问我。”

苏航沉默看着粤然,无声地诉说。

粤然听懂了,心和身体同时听懂了。她伏下身,用尽所有方法,去取悦宠爱怀里的躯体和灵魂,尽情无止境地,掠夺属于自己的欢愉,在一串一串深浅高低的叹息中,深深沉醉。

她们都醉了,但愿永远醉下去。

没有人知道她们灵魂里深种的彼此,她们隐秘而甜美地带着对方身体的记忆和情感的牵念面对形色人生。

苏航的思想斗争了很久,被害人生前被毒打,长期非法拘禁后被残忍杀害,尸体还被硫酸溶蚀,如果不是生前留下只言片语蛛丝马迹,也许连亲属也不知其已被害……但她却要说行为人之一张自有“无罪”,一审必须如此,二审再审才能有策略退步可言。她很早就想到,只是下不了这个笔。

直到上次陪同余佩文开庭,她醒觉,还有一个高高在上的法官作裁判,还有实力相当强劲的对手检察院拼命角力——她只是其中一个角色的代言人之一,在这一个案里,凑巧地站在了魔鬼的一方。

身为法律服务的提供者,角色不能选择,态度也不能,她淋漓尽致地挥洒了一篇以“无罪”为基调的辩护词。

老好人的小才女终于开窍了。

薛晴枫看着徒弟刚交上来的一审辩护草稿,难得地露出微笑自言自语:“看来以毒攻毒果然没错,余佩文的泼辣治好了苏航的温吞。”她在考虑,继续让她们搭档。

“作为被告张自有的辩护人,主张当事人无罪。……”苏航是这样写的。

但对手显然希望把案子办成全是罪人的铁案,他们畅快地使用了权力,向最高检申请了最高级别的退补侦期限,案件断断续续地延期9个月进入审查起诉阶段。

时间实在太久,苏航在许多案件的胜利和失败中几乎忘了这个案子,因此工作上也跟余佩文没什么交集,一路摸爬滚打却也平安无事地度过了实习期。

在协会礼堂,苏航和粤然一起穿上黑色大袍,举起右手宣誓成为正式的执业律师。她们看着对方,就像看见另一个自己——长发,黑袍,脸上有越来越多的自信沉稳。

只是,她仍旧更加灵动,她仍旧更加温和。

工作和生活,从此进入另一个阶段,责任更多,牵念更甚。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