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二十九章 人约黄昏后

2012-11-12

“走,小粤,我们去逛街!”

林雪莉身后跟着胡巍巍,向粤然招呼。她们已经连续加班一个星期,每天最多保持四个小时的睡眠,大家都有些精神恍惚,于是将领林雪莉决定,放假一个晚上。

竟然还要去逛街——这些可怕的女强人!粤然摇头拒绝:“我不去了,休息一下。”每天凌晨睡凌晨起,她很久没有听见苏航的声音了。

“呵!年轻人,精力还不如我们啊!”岳崇山搂着自己的老婆打算加入大部队,其他两位男同事的女朋友也来了,来“劳军”,飞机票自己支付,酒店住宿事务所报销。

粤然现在明白为什么所里失婚妇人这么多了:男人要面子要事业,女人也不好意思开口,所以丈夫和男朋友是不会这样跑来“慰妻”的,随着分开的时间越长,误会越多,依赖和信任越少,很难不分手。

如果她和苏航的关系可以公开……粤然叹息,苏航一定愿意为了她奔来。可是,她们的关系不能公开,至少在什么江湖地位都没有的现在,她们必须忍着。

不理会前辈的揶揄,粤然关上房门,看看时间,苏航应该到家了,于是她拨通电话……却怎么也没有人接听,连续拨了许多次,都没有人接听……

粤然焦躁不安地在房间里四处走动,拉开酒店的厚布帘子,远远地,能看见东方明珠和金茂的灯火闪动,明明灭灭之间,不是繁华的,只令人觉得生活充满了变数和寂寥。

她真想,即使只有八个小时,也飞个来回,回去看一眼她的小圆脸。可是,上海的交通,也许机场来回就要四五个小时,回到那边也是一样,根本不可能来得及按时往返。

谁说现代交通工具便捷?

“苏航,你在哪里?在做什么?”

粤然看着窗外只有灯光没有人影的景致,轻声地自言自语。如果让她选择,苏航当然重于工作,为了陪伴苏航辞掉这份工作她也愿意,可是,将来的生活呢?无疑,她不愿意善良脆弱的苏航去奔忙。

没有事业,怎么守护爱人和生活?可要是没有了爱人,她何必这么坚持?将来和现在,应该怎么考虑取舍?

思绪好像一团乱麻,疲惫地煎熬着,粤然再试了一次,苏航还是不接电话,她决定先泡个澡。也许苏航会回复电话,她把手机放在浴缸旁的储物架上。

温热的水汽氤氲中,粤然念着苏航,几乎要睡着,她慢慢把自己滑进水里,不去区分眼里温热的液体是从心里流出来的,还是从外面渗进去的。

隐隐约约地,似乎有音乐在响,似乎……是苏航!

粤然“哗”地一下从水里钻出来,抓过手机摁了接听键。

“苏航?”

“你在忙吗?我刚才在洗澡,没有听见。”苏航的声音小心翼翼地,怕打扰粤然工作,更怕她真的要挂电话。

在这柔软而忐忑的询问里,粤然柔声说:“我不忙,我们今天晚上休息。”

“哦。”太久没有通话,苏航讷讷地不知道说什么好。

粤然微微地有些心痛,“没有什么要对我说吗?”她问。

“我……”苏航不敢说“我想你我爱你”,她害怕电话挂了之后内心残留的疼痛,于是她说:“今天梁听问我,愿不愿意做她非诉和商业个案的固定副手,你觉得怎么样?”

对这个话题有些失望,粤然还是认真为爱人考虑:“只要你适应得好,我觉得应该答应。”

听见爱人帮自己拿主意,苏航笑:“好,那我答应她。”心还是不自觉地软了。“可是,以后我们对簿公堂怎么办?”她又担忧。

粤然感受到苏航只言片语里的牵念一如既往,安心地笑:“没关系,我让着你。”

“又逗我。”苏航嗔怪,幽幽地想像:“其实也好,说不定以后出差去的都是同一个地方。”

粤然眼角渗出泪来——到底是她的苏航,不会跑,不会变,总是什么都先想着她。“想得美!”她在泪眼里笑她。

“我当然想,天天想……”苏航把头伏在书桌上,再怎么冷冻自己,也没有办法克制心里情感的流淌。

粤然知道,隔再远她也知道,多么可恶,她不能在身边拥抱她。“晚饭吃了什么?”她轻轻地问,只能这样转移话题,安抚孩子的脆弱。

“吃了……好像是面条?”苏航在回忆,食不下咽,她对晚饭的记忆模糊。

“没有好好吃,是不是?”粤然皱眉,家里的冰箱早就空了,她知道。

“吃了,很好,真的,饱饱的。”苏航笑。

粤然想说“回去我给你做好吃的”,可还是忍下来——她不敢再开空头支票,不能兑现的承诺对苏航来说,太残忍。“锅碗洗了么?”她问。

“洗了。”

“房租交了么?”

“交了。”

“无线网络呢?续费了么?”

“还没到时间啊,夏天才到期,你忙糊涂了!”

“那……水电费呢?”

“交了,当然交了。你什么意思啊,怀疑我持家的能力?”苏航不满了。

粤然笑——这是伴侣之间才有的对话,她们有很多生活琐事共同地联结,当然,因为爱。

“衣服呢?洗了么?”

“啊!”苏航惊呼:“忘了!”太气人了,还是被她抓到!“我不想洗,留给你回来洗!”干脆耍赖好了。

粤然的心被苏航撒娇的几句话抓得难受,她闭上眼睛,轻声叮嘱:“你扔洗衣机就行了,要手洗的布料,拿去洗衣店吧,不要怕花钱,回来我给报销。”

苏航哭了,所以沉默。

粤然在她的沉默里惶恐:“听见吗,宝贝?”

“要回来,粤然,要回来。”苏航轻轻说。

“我会的,会回来。”粤然全身都疼,为着心里的想念。

她们在电话两头沉默,倾听对方的呼吸。

忽然,苏航想起粤然刚才的话:“你怎么有钱给我报销?我这两个月都没有给你转账,你有私房钱?”她质问她。

“啊?我……”粤然懵了,这什么思维?匪夷所思,她转不过来。好半天,她才说:“我们在这边有补贴,发现金的。”她无奈地笑,又赶紧补充:“我没有怎么花,回去都上缴,一定!”

“呵呵!哈哈!”

她们忍不住一起大笑。

“你在干什么呢?”苏航问。

“在泡澡啊,脱得光光的,坐在浴缸里跟你说话。”粤然故意说得暧昧,诱惑她最爱的孩子。谁知……“那你还不起来穿衣服?都泡多久了?我们电话都说了半小时,当心你皮都泡掉了!快起来,别感冒了!”苏航劈头盖脸给她一顿好训。

“好,好好,是,我这就起来……”粤然无奈地做个听话的老公。

……

苏航告诉了梁听,答应做她的副手,签了五年的长约。梁听很高兴,送了她一瓶“奇迹”香水,对她说:“不要推辞了,以后觉得工作枯燥烦闷,这样清甜的味道会帮助你放松。”

苏航收下了,梁听从业二十年,还能这样诗情画意,真难得,师从于她,也是一种福气。

她更用心地办薛晴枫手上张自有的案子,把这当成她对公法案件的告别秀。案件一审结果已出,主犯判得轻,从犯判得重,其中肯定有猫腻。

回忆着前日和粤然的对话,苏航轻轻地笑。她这几天心情都不错,做什么也很有信心和冲劲。

但薛晴枫很不乐意也不放心,同时召见苏航和余佩文。“你们俩竞争一下吧,这个案件我只要一个助手。明天把二审策略拿出来。”她面无表情地宣布。

余佩文愕然,她拿什么跟苏航争?这个人已经名声在外,实力也确实不错。但这个案子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一个打响名头的机会,余佩文决心争取。

苏航了然,她知道薛晴枫是为了忌惮梁听想甩了自己。可她不想就这么放弃这个机会,于是很用心地分析组织,下班以后,在办公室独自继续加班。

“你们分手了?”

余佩文站在办公室门口,打量着苏航微笑。

苏航从文件中抬头,沉默。

“是吧?不然,为什么你最近总是加班?”余佩文难得柔和地说话,“意料之中。她这种人,只知道玩弄别人,怎么可能从一而终?”说完,她同情地看苏航一眼,转身离开。

苏航想了想,追出去。

“余佩文!”她对着那个背影喊,“我请你吃饭?”

余佩文站定,考虑,回头,微笑:“好啊,却之不恭!”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