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三十一章 生活与情感——粉碎

2012-11-12

这一觉睡得可真舒服,很久没有这么温暖的梦境,一直被爱人拥抱缠绕的梦境。

苏航醒来,灰蓝蒙亮的天光中,看见粤然沉睡的脸,心里安静宁和。一点点的微风吹起发丝,挠动鼻尖,苏航觉得痒,微微动了动,粤然搭在她肩上的手一紧,苏航半边身子被埋在了爱人身下。

轻轻地笑,苏航静默了一会儿,感觉身上的手臂略微放松了警戒,才轻轻地一下一下往外挪——刚有点成效,粤然又跟过来,脚一勾,锁住了苏航的一条腿,手臂一穿,环住了她整个身体。现在,她只有一条腿和一只手可以自由活动。

粤然身上的味道让她眷恋,苏航索性闭上眼睛再睡会儿。

天越来越亮了,楼下有中年女子练习气功的声音,中气不足的“哈!呼!哈!呼!”,她们俩同时笑着醒来。

“想我么?”粤然问,她昨天晚上忘了。

“嗯。”

“多想?”

苏航钻进爱人的怀里,说:“想得不知有多想。”她一边用唇齿寻找吮吸爱人专属于自己的性感甜蜜,一边补充说明,“像这样,心痒难搔……”

如果不是已经横躺在床上,粤然一定会立时栽倒,“‘心痒难搔’原来是这么解释的?”她轻笑着皱眉。

苏航环住她的腰,继续品尝肌肤的香甜,默不作声,直到……发现某人的手在缓慢却强势地寻幽探秘……“喂!”她两腿一夹,弹坐起来,自然而然松了口。

粤然伏在枕上,漾开好看的笑,眼睛并不睁开,只是轻轻摸索着握住了一只软嫩的手。

她知道她在旁边,这样就很好。

苏航安静地看着爱人,心里美美地觉得,她们周围都是清晨阳光里五彩的光晕……直到感觉粤然又睡着了,她才轻轻地下床,又非常非常慢地把被握着的手轻轻抽出来。

她要给她做早饭。

到厨房用高压锅下好了米,苏航刷牙洗脸收拾完毕,就把粤然的行李拖进房间,坐在床边慢慢替她收拾。

粤然趴在柔软的枕头里,满足地沉默——她还是一样依恋她,跟自己一样。

她的行李比去的时候少多了,衣物全都没有带回来,里面还有厚厚一叠文件……苏航脑子里的专业雷达自动过滤分析,忍不住心里幽幽叹气:“哎!原来只是回来办事,还是要走。”

“我可以待到星期二。”感觉到苏航身上散发的失落气息,粤然睁开一双大眼睛凝视着爱人。

“那很好。”苏航温柔地回应,“可是,你什么时间去办事?”她指指那些牛皮纸袋封裹的文件。

“星期一。这两天陪你。”粤然说,眼神和语调一样是宠溺的温柔。

“好。你累了,再睡会儿吧。既然还有两天……”苏航恶作剧,反正还有两天嘛。

“……”粤然沉默了一阵,很不爽地醒觉,沉声问:“你什么意思?”

“体谅你的意思。”苏航坏笑。

死丫头,一段时间没有辖制她,要翻天了!

粤然坐起身,拽起苏航把她扔到床上摁住,冷着声音问:“我不累,要现在证明吗?”手掌隔着单薄的睡衣捏住苏航柔软的肩膀,她真的有些心动。

苏航仰面看着爱人微笑,笑着笑着,眼泪慢慢淌出来……原来,无论分开多久,感觉还是一样。只要是粤然,她就愿意被辖制被强迫,愿意放心地交托。

粤然的吻像雨点一样密集地落在她身上。

……

“你变懒了。”苏航把头搁在粤然肩膀上,手指点点她的下巴说。窗外的阳光很暖和,晒进来,一切都美美的。

“是吗?哪里?”粤然误读了苏航的意思,深刻地检讨自己,她真的觉着有些累了。“可能是加班太多。”她叹气。

“哈哈……”苏航笑得乱抖,“色狼!我是说,你变懒了,洗澡也要人催,刷牙洗脸也要人催!”她继续不受控制地笑。

尴尬得不行,粤然皱着眉把捣乱的孩子推开,起身,郁闷地说:“我起床就是了。”又看着那个蜷缩着还是笑个不住的小身影说:“你继续收拾吧,里面有给你的东西。”这才转身走了。

苏航好奇地翻翻检检,找到两双九寸高的包面坡跟鞋,还有一叠百元大钞。她试了一下鞋子,很合适——粤然一向讨厌她穿浅口鞋。然后她拿着钞票发呆,琢磨着应该放在粤然钱包里还是自己钱包里还是一会儿存到她们将来准备买房的账户里……

“见钱眼开!”粤然捧着一碗粥倚着门框笑。“这是上缴的,随你处置。”

“你自己留了小金库?”苏航也笑。

“你给我卡里的还没怎么花呢,这些用不上。就用了几百给你买鞋。以后真的别穿浅口鞋了,静脉曲张很难治的。我不在身边,你应该对自己多用心。”粤然窝在沙发里交代,她觉得自己越来越“妻管严”。

苏航把粤然的东西各归各位,把钱和她们的房款卡放在一起,又把鞋子拎出客厅,然后进洗手间洗手,在里面喊:“到客厅吃粥呀,别把沙发弄脏了。”

看着爱人麻利的动作,粤然只觉得有趣,再听见她的话,更好笑:“你越来越像管家婆。”

“什么像?我本来就是!”苏航过来拉她,却被她拽着坐在身边。

“这待遇真了不得啊,还有人做早饭给我吃。”粤然喂一口给苏航,自己又吃一口,觉得白粥里有淡淡的甜味。

“明天换你煮,后天大后天也是。”苏航老实不客气地命令。

“好,应该的。”粤然笑着答应,“你本来,这两天打算怎么过?”在上海太忙,她很久没有体验过周末的感觉了,所以无法计划什么,只能配合苏航的脚步。

“打扫卫生,然后加班。”

“这么乏味?”粤然刚才已经留意到,她离开很久,但家里每个角落都很干净,完全不像懒人的居所,原来这孩子的周末都是这么耗的。“为什么不去找朋友?郁杰明敏之类的?”

“郁杰去西部调研了,类似送法下乡这样的。明敏有见过面,老说要来我们家……”苏航不想说了,为了她们共同的生活,不免对过于熟悉的朋友有所疏远。

“很苦恼,是不是?”粤然喂苏航一口粥,柔声问。她自己没有这么亲密的朋友,所以没有这种烦恼。

“也不会啊,明敏还是很现代的,见我不愿意,也就不提了,不过我估计她可能以为我的难言之隐是男朋友已婚。”

粤然失笑:“那她一定很崩溃吧?以为纯洁无暇的小苏被人勾引了。其实情况更糟,你真正的难言之隐是爱上一个女人,对不对?”

社会的眼光,她们很久没有讨论这个问题了,两个人黏在一起的时候,几乎完全抛诸脑后,现在分居两地,才又想起来。

“她是艺术家啊,崩溃什么?随她想像好了。我真正的难言之隐,是我的女人出差很久不回家!”苏航潇洒又幽怨地说,靠在粤然肩上问:“还要多久呢,你们那个伟大的项目?”

“不知道。”粤然一感动,忘了开空头支票哄爱人,老实回答。

“你突然怎么这样老实?”苏航郁闷了。

粤然无奈:“老哄着你,老让你失望,对不起。”

“算了,工作嘛。”苏航捏住爱人的鼻子,“你乖乖的就好,我能自己照顾自己,但不是永远,知道吗?”

“我知道,你需要我做饭洗衣服打扫卫生……”粤然笑,她倒是真的怕这孩子不再需要自己。喝完碗里的稀饭,她推她:“起来,我去再盛一碗。”

“我来吧。”苏航接过空碗,轻轻地吻她:“今天勉为其难让你享受一天太上皇的待遇。”

粤然舒服地待着,顺手拿起苏航的手机,看见一大串陌生名字的短信,内容都是买房讨债劳动合同婚前财产公证之类的问题,而苏航回复的口吻也不像是对客户一样简洁,简直是细致到罗嗦的地步。“这些都是谁?” 

苏航过来,看了一眼,笑说:“小学初中高中同学,有的是爸爸妈妈朋友的儿子女儿。你可检查我的手机了,我也要。”

“随便,业余律师才把工作机密残留在手机里。这些人,他们拿你当免费私人法律顾问?”粤然皱眉,苏航这个笨蛋永远好欺负。

“答对了。”

苏航把稀饭喂进爱人嘴里,笑着感叹:“谁让我是学法的呢?这些人十年没想起我,要结婚生子签合同了,倒想起来找我了。而且最近特别多,大概也是到年龄了,都是这些问题。”

说起来好笑,她们自己反而完全不考虑,一方面社会不给条件她们考虑,另一方面她们感情好,用不着考虑。

粤然仔细读着苏航给别人的谋划,也有同样的想法:“这些人可真累,结个婚谋算得这么细致,太没意思。”看着看着又笑:“要是我们俩也走这些程序,不知道会斗成什么样?”

“不会的,我们不会。”

“为什么?”

“越是内行,越知道这些手段伤感情,最后不过两败俱伤。你不会这么对我,我知道,我也不会。”

苏航温暖的声音听起来让人酥软地舒服,粤然也不禁温柔:“多亏我多聪明,人财情双手奉上,换得百分百的信任。”

“臭美!”苏航把碗放在边桌上,躺倒在粤然腿上,拉下她的脸来亲吻:“你只可以对我这样,知道吗?别的人,说不定会吃了你的,谋财害命。”

粤然专心地吻,懒得回答,她当然知道。

“你用手机打这么多字,不累吗?又都是这么鸡婆的小问题,可真有耐性。”

“你不在,无聊嘛,我权当消遣了。”

“这两天,我好好陪你。”粤然忍不住歉疚。“你待着,我来打扫,然后带你出去玩儿。好吗?”

苏航想了想,做了一个决定。“你星期一要找的部门,周末办公吗?”

“办啊。怎么?”

“那你去办事情吧,我在家打扫。然后周一周二我请假陪你,还可以送你去机场。这样我们在一起可以久一点。”周一周二是薛晴枫要看结果的日子,既然决定让给余佩文,自己不如不要出现。

“你可以请假?”粤然惊喜又忧虑,“不怕耽误工作?”

“我现在是梁听的授薪专助,她目前还没有派任务。”

“薛晴枫的案子呢?完结了?”

“没有完结,但我以后不主攻这个方向了,不如放给别人。”

“谁?”粤然敏感地问。

“余佩文。”苏航看见粤然的眼神渐变,柔声说:“亲爱的,别多想。薛晴枫喜欢余佩文,跟梁听又不合,我想避免搅和在其中而已。”

粤然冷笑:“你以为,我会信?”

苏航抬起头来吻住她:“你要信。”

粤然在她动情的吻里慢慢融化,心里浮起微妙的感觉,总觉得苏航哪里不一样了,好像是因为自己在她生活里的这一段缺席,又好像不是。

……

星期一,苏航分别向李作霖、梁听和薛晴枫请假的同时,粤然接到了董宇的电话,让她回所里一趟。

于是苏航陪着她回去,在楼下的café等她。

“上海有另一个大型外资并购的合作项目要我们参与,你英语好,又没有家庭牵绊,我们准备抽调你过去,林雪莉会带着你。”董宇告知粤然工作的变动。

“那现在手头的工作……?”

“你在家再休息两天,周四回去交接给胡巍巍就行。新项目必须在五个月之内完成,这段时间没什么重大事件不要来回跑。”

五个月,粤然心情沉重。谁说她没有家庭牵绊?

“你好在还没结婚,小粤,看开些,趁着年轻多拼搏。”董宇传达自己的价值观。

粤然苦笑着答应,跟领导告别,到苏航身边坐下。

“怎么了?”苏航觉得爱人情绪不妙,轻轻握她的手。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要听哪个?”粤然勉强展露笑容。

“坏的。”苏航安静地说。

“五个月。”粤然简短地表达,她知道她能明白。

苏航双眼凝住,默默松开粤然的手,扭头看窗外,一片无云却灰蒙蒙的天空,发呆良久,再回头,轻轻地说:“五个月……还好,不是一年。”

粤然牵起她的手:“我可以陪你到周四。”

“太好了。”苏航小声回应,心里苦苦的。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