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三十二章 生活与情感——分离

2012-11-12

苏航没有料到,薛晴枫原来有着强劲的人脉资源,张自有的案件成为了当地报纸社会版头条——“最悬疑涉黑案件”,检察院在舆论压力下也针对主犯作出了抗诉,二审的步伐迈进得相当顺利。

顺理成章地,承办律师薛晴枫和余佩文都受到了广泛关注,成为业内一时的名人。薛晴枫一向给人很大压迫感,大家适应起来没有困难,但余佩文因为迅速窜红而衍生的趾高气扬,就让一众平辈愤懑不已。

曾经让机会溜走的苏航没有觉得可惜或者不平,旁人却对她颇有微词。

“都是苏航,竟然对余佩文不战而败,把这么好的机会给了那个女人,现在天天支使我们做事。”

午饭的时候,融安抱怨。她和苏豪已经过了司法考试,正在实习期,因为所里没有招新助理,余佩文就来支使她,让她十分苦恼。苏航最近一向跟着梁听出出进进,很少跟大家一起午饭,于是她肆意地议论。

苏豪拍拍融安的肩膀宽慰她:“没什么嘛,这种气苏航也没少受,不是都过来了?你看她现在,工资涨了,活轻松了,多好。小姑娘,向前看啊向前看!”

“说真的,小苏挺奇怪的。这一年多两年没请过假,偏偏那两天请假了,薛晴枫就把余佩文提上去了。”崔小捷也插嘴分析。

“嗨!她都打算专跟梁听混了,还管薛晴枫干吗?何况老薛跟老梁不对付,路人皆知啊!”李翰林作为梁听的亲戚,没有得到与苏航同等的好机会,一直耿耿于怀。

“所以……苏航真的是故意让余佩文的?害人!她倒做了老好人!”融安自顾自下结论。

成为被议论的对象,也许这就是远离人群的代价。然后苏航没有余佩文泼辣,所以她就成了要为别人的不幸负责的那个人。

这个世界充满好笑的悖论。

还好苏航没有感觉。

她渐渐地习惯了工作和生活,习惯了和粤然距离遥远的爱情,找到了稍微舒服的生活节奏和谈情说爱的方式。

因为职责清楚,苏航在所里几乎是半个自由人,只要梁听不叫,她就可以在家里办公。但她还是愿意待在所里,甚至周末也常常回去加班,图个热闹,偶尔,也会约约因为她曾经“重色轻友”冷落多时的朋友。梁听经常带着她出去应酬,有的时候为了商量案子,会把她带回家开小会。

苏航也才知道了,梁听独身,不知道是否曾经有过婚姻,总之目前就是独身,有着一所大房子和可观的名气财富。而李翰林,是梁听的姑表侄子,为免听家里人闲言碎语,梁听虽关照他,却并不把他留在身边。

所以苏航自觉地沉默,应酬时别人问起梁听的私事,她就自己给自己灌酒,慢慢地酒量也越来越好,偶尔醉了,也是虽然肠胃翻滚,却不会失去意识的醉。梁听作为师傅会在那种时候带她退场。其实,江湖也没有那么凶险。

但她不会把这些事情告诉粤然,怕惹她烦恼忧心。

也许名声的开拓使心情开阔,渐渐地余佩文也随意地和苏航打招呼,像一般交情还不错的同事一样。薛晴枫余佩文和梁听苏航两对师徒,像这所里的两支竞赛队伍,各自较量着捷报频传。

苏航甚至懒得去数日子,任由时间就这么在她的日渐冷静和成熟中过去,五个月,可能很快,也可能很慢,都没有关系了。粤然对她生活的影响越来越少,只是心里一直记得,她和她相爱,她变成她必须记着的一丝牵念,不允许变动和失去的一种存在。

工资涨了,苏航买了一个新手机,配了一个新号码,专门用来和粤然联系。只不过,为了不让自己失望,她把这个手机留在家里,从不带在身上,每天晚上回了家才看,然后放在枕边入睡。因为这样,错失了粤然很多电话,然后她给她发长长的短信:

“家里天气有些热了,晚上一个人睡倒也舒服,不像你在的时候,总是恨不得半夜再起身洗个澡。你那边怎么样?大概整天待在空调房里,没感觉吧?如果有时间,到室外走走,总关着对身体不好。跟谁去都行,只要心里想着我。钱也别省着了,给自己买点夏天的衣服吧。最近工作很忙,跟着梁听认识了很多人,还跟牛老板碰面了,以前的老板和现在的师傅争着请我吃饭,感觉很妙呢。就是,很想你……”

署名不再是“苏航”,而是四个字:

“等你回来”

可是因为和外方合作,视频电话会议要协调对方的时间,粤然常常晚上比白天忙,白天有空的时候,苏航又不理她。

在很多次的烦恼焦急误会中,粤然摸到了苏航的规律,于是每天晚上会查看手机,读那些平淡如水却也柔情深重的句子,或者听那个越来越冷静镇定的温暖声音——她的变化令她放心,至少,不会因为思念而痛苦,却仍然思念。

也许这就是最好的状态。

但粤然不习惯。她习惯苏航缠绕着自己的温情脉脉,习惯苏航像孩子一样依赖自己——明明此刻她也无法被她依赖,明明知道如果苏航此刻还是满心温情会痛苦,她还是怀念并向往。

陷入一种关于爱情态度的矛盾痛苦中,粤然时常问苏航:

“你还像以前一样想我爱我吗?”

每次听见或看见这个问题,苏航总是苦笑着沉默,然后用冷冰的文字或者清冷的语调陈述一个意思:“当然一样,我每天都在等你。只不过,我不愿意自己每天都哭,哭得累了,你也还是不在身边。你怀疑吗,我在等你回来?”

她知道,她不在身边,她只能学会自己坚强,否则,难道要找另一个近在咫尺的关怀吗?

粤然也就很少再说什么,每天数着日子,希望时间快点过去。对于她来说,忙碌的工作太过无聊。只有她跟林雪莉参与这个项目,其他的合作伙伴都是公司企业里的白领,无论男女,都拼命力争上游较量表现,人和人之间是恰到好处的疏离,其实每个人都能一眼就看穿是孤独的,却总是扮演着工作之外拥有一个精彩温情的私人生活。身处其中,粤然越发地觉得冷漠。

并不是没有休息日,但由于项目很大,林雪莉要求她一定留守在上海待命,以免出现突发情况没人应付,也是因为觉得她没家没口没牵挂。“到处逛逛,体验一下上海,当作旅游。”林雪莉常常抛下这样轻巧的安慰就拖着行李奔去机场,回家看儿子或者男朋友,或者去别的地方视察工作。

粤然很烦闷——谁说她没家没口没牵挂?她和苏航的爱情难道不需要被尊重?——的确是的,因为别人根本不知道她们的爱情,就算知道了,也未必会尊重的。

她只能沉默地叹息。房间里有很多精美的购物袋,里面是漂亮的衣服鞋子首饰,都是她放假的时候在上海的大街小巷为苏航买的。

其实可以快递回家给她,但粤然更愿意做一个殷勤的圣诞老人,亲手把精心挑选的一切送到心爱的孩子面前,看她欢快地跳进自己怀里。

只是需要等待。

也拍了很多照片,用彩信发给苏航,告诉她,这里是外滩,这里是金茂,这里是东方明珠,这里是南京路……也没忘了那些著名的小吃,生煎馒头,南翔小笼包……

苏航真的有认真看粤然为她记录的一切,对她说:“东方明珠晚上的灯光太多色彩。我喜欢金茂,像一个可爱又纯粹的怪物。”……“外滩一个人走很冷清吧?以后别去了,都是情侣和游客。除非以后我陪你!”……“我喜欢南京路的感觉,如果我跟你一起逛,一定可以自由自在地败家吧?”……“生煎馒头看起来很香呀,你回来的那天,给我打包回来?算了,还是不要,飞机不让上的。把你自己打包回来就行了。”……

所有这些来自苏航的短信,粤然一条都没舍得删除,就是电话里她这么说的,她也恨不得录下来——这是她怪异聪明的孩子才会说的话,是和她记忆里一样的她。

苏航总是忘了手机有彩信功能,所以她提醒她:“宝贝,发你的照片给我看吧?”她真的很想看见她的小圆脸。苏航会说:“你先给我看。”然后她只好先把不自然地自拍发过去,收到苏航“瘦了,多吃点啊”“头发该收拾了”之类的回复,才能看见,那个孩子穿着睡衣笑吟吟的样子。

“笨蛋,你才真的瘦了。”粤然说。她知道,越是经常到酒楼饭馆应酬的女人,越容易瘦,因为那些精美的菜式根本不养人,跟倾注爱心的家常菜没法儿比。

她想念她,虽然漫长但确切的归期是她们唯一的安慰。

两个月过去了,董宇过来和客户高层应酬,顺便视察安抚军心,敏锐地察觉出粤然有点阴郁,特地找她谈心。

“小粤,家里,是不是有感情的牵挂?”

粤然不答,客气地笑笑。

“这个年代感情靠不住,作为女人,更要趁着年轻奋斗自强。就像现在,你不变,难保对方不变,如果你结婚了,好歹有法律的约束,可是现在不是你们都还自由嘛,还是想开些、潇洒些好。工作是绝对不会辜负你的。”董宇依照经验断定着后辈的感情生活,表达的是自己的亲身体验。

粤然最讨厌诸如“没有婚姻就无法约束爱情、没有婚姻就各自自由”之类的论调,因为她给不了苏航婚姻。

因此她的脸色愈加阴沉。

董宇继续开解:“小粤啊,工作对于我们来说是很重要的成就。你知道为什么我们所这么吃香?因为我们的团队稳定,除了所里不会轻易炒人,团队成员也不会轻易离开,为什么呢?因为我们的业务挣钱。不良资产的变现处理之类的项目,如果能够成为负责人,可能一个个案就能完成个人资本积累,比那些小打小闹的个体户律师挣得多不止十倍百倍,更比虚无缥缈的感情来得可靠。” 

看见粤然脸上显出期待神情,董宇认为劝解有效,满意离开。

粤然在想,如果真如董宇所说,那么好好表现,尽快增长经验,争取负责项目,也许很快,她就可以负担苏航的生活,不再和她分开……带着这个想法,她对工作添了几分热情。

董宇放心而满意地飞回大本营,粤然的团队来了新成员。

客户公司派来了一个小文员,专门搜集法律事务的分析结果,翻译成第三方文字给董事会成员作参考。

于是这个叫罗小丽的女孩子成了粤然和林雪莉的跟屁虫。

粤然感觉到小女孩似乎有意无意地观察自己,不明原因,所以她不予理会。

这一个周末,林雪莉要飞去北京盯另一个项目,粤然独自留守在客户的办公室分析数据。

罗小丽精巧的瓜子脸突然凑近来,两只亮亮的眼睛闪动,微笑着悄声问:“小粤姐,你是P,还是T?”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