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三十三章 生活与情感——混合

2012-11-12

粤然错愕,年龄不过相差几岁,罗小丽在工作场合的直白顿时让她觉得自己老了。微微一愣,她说:“什么?我不明白。”

罗小丽噘嘴不服:“你别装了。我大学虽然读的是法律外语,可好歹也是法科,观人入微,也不是不懂的。不说也没关系,你猜猜,我是P,还是T?”

粤然对小妹妹的挑战觉得好笑,于是戏谑地说:“我真不明白。要不,你给我解释解释,什么是T,什么是P?”

“哈哈!你是T!”

罗小丽得意地大笑:“我问的顺序是:‘你是P,还是T’,可你反问的时候却说‘什么是T,什么是P’,小粤姐,从心理学的角度,可以推知你是T,没错吧?”

看着罗小丽得意洋洋,粤然也不得不承认小女孩的确有点小聪明,只是有点自以为是——如果从另一个角度理解,自己因为更在乎喜欢T,所以是P,其实也通的,心理学的皮毛,可以反着穿。

而且按照罗小丽自己的逻辑,粤然也很容易推知,她是T。

但粤然不准备继续这个话题,所以并不争执,装作没听见,继续忙碌。

晚上回到酒店房间,粤然给苏航打电话,抱着有可能变成未接来电的心情,她一边拨号一边放洗澡水。

那边却响起了苏航的声音:“今天这么早,不用加班?”

“不用。”粤然把浴缸的水关上,走回房间坐在床上专心跟爱人通话。“你呢?最近忙什么?”

“某公司重组上市,一堆数字是否合法的问题。”苏航笑着回答。

“累吗?不喜欢吧?”

“不累,就是有点枯燥,工作嘛,喜欢不喜欢不重要,做好就是了。”

“房租水电费交了吗?房东太太没有为难你吧?”粤然问,苏航样子和善,那些欧巴桑很喜欢欺负她。

“交了,房东太太没有为难我,只是问我,你是不是搬走了,以前都是你张罗这些事,最近却一次也没看见你。”

苏航顺嘴说完,两个人都沉默。

她们聊工作聊生活琐事,把想念和爱吞进肚子里,不想用这些连心的字眼折磨对方和自己的相思。但是,不说,不等于没有。

“那你怎么回答?”粤然两腿弯曲缩到床上,把脸埋进膝盖,忐忑地问。

“我告诉她,你很快会回来。”苏航柔声说。

“亲爱的……”粤然还是忍不住叫,“你是不是也觉得,我好像……好像……”好像不再存在你的生活中间?她问不出口,怕得到肯定的回答,也怕苏航真的这么去想,她恨自己的口不择言。

苏航站在自家窗前,看着路灯映照的白玉兰树顶,那个曾经焦急地靠在树干上等待她回家的人,现在让她等着。手按住心脏的位置,苏航努力不让泪水涌上眼眶,用尽量平和的声音说:“别傻了,我爱你,我一直在等你。”她恨死她的问题了,终究还是忍不住流泪,声音也发抖。

粤然的泪水渗进膝头的衣料,用同样发抖的声音说:“苏航,我觉得自己变态了,听见你哭,反而觉得安心。”

“疯子!”苏航泪眼模糊地笑,“你不是变态,你是……傻瓜。”她想说她狠心,还是忍住了,免得她更难过。

“我是傻瓜,你是笨蛋,不是正好?”粤然回嘴,心里怪异地感觉是自己在向孩子撒娇,让她觉得很不自然。

苏航也觉得了,出门在外的爱人似乎分外地有些脆弱,于是温柔地叮嘱:“多注意身体,房间里空调的温度不要调得太低,知道吗?”

“知道了。”粤然乖乖答应,瞬间觉得自己一家之主的形象在逐渐崩坏,寻思着说点什么严肃的话题。“亲爱的,我们工作这么久,好像没怎么遇见同类?”

“怎么没有?我身边不是有余佩文?”苏航何其敏感,“你现在遇见了?”

“是,有一个,小孩子,猜测我是T还是P。”粤然想起来就好笑。

“小孩子?可爱吗?”苏航不去管那些她不明白的TP区分,她只管粤然的心。

粤然被她问住,“可爱?有点吧……笨蛋!不要胡乱吃醋!”她忽然高兴起来,意识到自己提这件事情,其实潜意识就是希望苏航吃醋。

苏航在这边皱了眉头:“我怎么闻到点儿外遇的气味?你跟她说了什么?都老实招了?”

“没有,你想像力不要这么丰富好不好?我就是觉得现在的孩子真大胆,只不过是客户方面的人……”粤然觉得自己越解释越像有鬼,住了嘴。

苏航沉默,她发现自己忍不住去怀疑,但又不相信粤然真的会怎么样。

电话两头的氛围突然奇怪起来。粤然站起来,走到窗边,拉开布帘,看向窗外跃动的灯火,那些在寻找归处的流动光芒。

“宝贝?”粤然轻轻地叫,她有些后悔了,乱了苏航的心神,一时半会儿又无法近距离地安抚。

“粤然,我警告你,”苏航缓慢认真到说:“你要是敢乱来,哪怕只是我觉得,我就立刻把工作辞了,飞到上海去,把你扔进黄浦江!”

“……”粤然作不得声,又想哭又想笑,她几乎想立刻假装外遇一番,如果这样真的能见到苏航。

“还有,”苏航把事情翻过来又想了一遍,“既然是客户的人,如果你不敢得罪,你就辞职回来!不要拿工作需要做借口来外遇,你知道我没有这么笨!”

粤然轻轻地笑:“辞职,你养我吗?会很辛苦的。”

苏航忧郁地回答:“粤然,人心是肉长的,会疼会逃避,千万不要自作聪明,弄假成真。”

“苏航,放心。”粤然沉着声音笃定地说。她站在酒店房间的落地大窗前,看着窗外的纷繁夜色和室内灯光映照下自己的模糊镜像,所有这一切,都掩盖不过心里想念的那个小小身影。

情感是会浮动的,所以,要小心。生活也会有变数,所以,更要当心。

一大早,大牌律师们都未见现身,所里只有前台和几个年轻后辈在兢兢业业。

张自有的亲属突然驾临。

十几人之众,浩浩荡荡,气势汹汹。明亮的白炽灯映照他们阴晴不定的脸,前台李影觉得胆怯,立即通过电话把常驻所里的苏豪李翰林几个男同事叫出来一起应付。

“请你们先到接待室坐一坐,薛律师余律师还没有回来。”李影认得其中几人,客气地对待,几个男同事站在身后,她才觉得没有这么害怕。

“赶紧打电话!十分钟之内我们要见人!”发话的是来人中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皮肤黝黑,青筋爆现,声音洪亮。

李影和苏豪对视一眼,苏豪转身出去打电话,李影和李翰林几个人忙着端茶倒水。客人们坐得东歪西倒,眼神不善,几个人甚至翘着二郎腿冷笑,诡异笑声里是深重的愤怒。

李翰林纵然是男人,也觉得有些莫名胆寒。

苏豪急匆匆回来,对凑上来的李影等人耳语:“两个人都没开机……”

“哐当”一声,有人把杯子摔了,李影吓得身子一抖,几个年轻人赶紧回头,张自有家的人全都应声站起,一个中年妇女在凄苦地抹眼泪,语调愤懑不平:“你们也找不到人?我就知道,二审判决下来我儿子加刑之后,就一直找不到她们!不管这么多,今天我们一定要见到她们!”

“对!给我们一个交代!”

“当时估计结果的时候可是说得好好的,现在怎么也不能躲着!”

其他的人也七嘴八舌地叫嚷起来,中间夹杂着许多市井的不堪秽语,场面十分热闹难看。

李影苏豪等人这才醒觉,真的有好几天没看见薛余二人。或者有,也是一个短暂的出现,很少见她们如往常一般在所里办公。大家顿时紧张起来,苏豪叫李影立刻通知主任李作霖。

……

苏航到小区附近的面包店买早餐,准备拿着在公车上啃——她渐渐觉得这样感觉很不错,似乎同车的其他一样在路途中狼狈地填饱肚子的人,都成了自己的伙伴,有一种艰辛的浪漫。

面包店的老板娘是一个富态的中年妇女,热情地招呼早晨的客人:“这位小姐,搬来有两个月了吧?”

苏航正准备从钱夹里掏钱付款,一时愣住,看一眼老板娘,默默地把一张大票递过去。

老板娘接过钱边找零边说:“谢谢!我看你最近两个月常来,以前没见过,估摸着是新搬来的吧?我们这里的红豆夹心可好吃,以前一个长挑身材的漂亮小姐也时不常地来买,有时周末怕来晚了没有,还头天晚上来告诉我给她留着,不过最近这几个月倒是没见着她人影了……”她絮叨着把找零和电脑小票一起递给苏航。

苏航牵强扯出一个礼貌微笑,匆忙离开,不肯去细想面包店老板娘话中的漂亮小姐是谁,和那种日常明白细致的体贴。

越是不想,就越是清楚,苏航跳上公车,手握着还有些温热的红豆面包,心被牵扯着无助,只觉得人群拥挤的狭小空间里,氧气不足,光线昏暗,却无处可逃。

手机适时响起的铃声救了她。

是明敏。

“小苏,是我,小敏。”明敏的声音似乎永远都这么快活。

“小敏,这么早,有事?”苏航笑着答,不情愿地听见,自己的声音虚弱无力。

“对,很重要的事。”明敏笑,“你这几天抽一个晚上给我吧,我请你吃饭?”

“可以啊,但是为什么这么郑重?”

“没什么,到时你就知道了~!记得啊,定好了时间通知我,我告诉你地点。”明敏洋溢着欢乐挂了电话。

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苏航的心安定下来,在公车上摇晃着回忆当天的工作计划和时间安排,想像着明敏一大早的欢喜是为了什么。

快要下车的时候,手机又响,来电显示是所里的电话,苏航接起,听见李作霖阴柔的男中音略微有些不淡定:“小苏,你在什么位置?”

“还有两站路就到所了,主任。”

“那好,你哪里也不要去,直接回来!”

苏航本来就是要回所里去的,于是自然地答应了。

挂了电话,李作霖对李影说:“告诉那些人,一会儿会有人来给他们一个交代,请他们安静一点,否则影响我们其他的客户,大家都不好看!”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