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三十五章 生活与情感——蒸馏

2012-11-12

下午,人都走没了,李影进来转了一圈,惯性地看见苏航在加班,笑着叮嘱:“走的时候记得关电源总闸。”

苏航答应了,低头继续忙碌。

李影走了两步又回头,看着专心盯着电脑屏幕的苏航,心里感慨:又是一个孤独的女强人。年轻的时候不经营生活的情趣,年纪大了想经营也经营不起来,像梁听和薛晴枫……薛晴枫,哎!今天可被她害惨了!李影摇摇头,心有余悸地走了。

苏航其实一直留意着门口的人影离开,她松开放在键盘上的双手,手肘撑在桌上,两只手掌捂着脸,闭上眼睛,在自制的黑暗里彻底地放松。

紧张的感觉从早上一直延续到现在,可能向她给出问题的人都走了,苏航此刻才敢把大脑放空白。

把文件收拾好,关了电脑,苏航在空荡荡的大所里闲逛。

今天自己这一着险棋,走得对不对、好不好,可能很快就知道了,也可能要等上一段时间……

李作霖让自己临时顶上,可能是想用自己的重新参与来安抚张自有的家属吧,但是这样一来,余佩文会认定自己出尔反尔的;而薛晴枫究竟用了什么手段来促进案件往她的期望发展,有没有违法违纪,自己也不知道,这样参与太危险了;再说,薛晴枫想利用自己,已经很明显,毕竟自己曾经参与过这个案子,如果将来真的出事,难保不成为替死鬼。

所以,不如选择跳出来,做一个监督评判的中立角色。跟张自有家属的对话,确实令人触目惊心,这个案子的背景复杂,结果难以预料,而薛晴枫和余佩文,显然偏于冒险求胜,却不够谨慎配合。如果薛晴枫发现了余佩文的轻率许诺,说不定也会希望自己重新参与,但是现在自己留下的笔录,等于捅了她一刀,虽然只是在本所内部,但以薛晴枫记恨的个性,应该不会再来找自己了。即使她销毁笔录拉自己下水,没关系,包里还有一份自己誊写的备份。而余佩文,也不会怀疑自己要跟她争抢什么。

只是有一点算漏了,如果余佩文也知道了笔录的实情,知道了融安不过是自己的幌子,不知道会闹成什么样子?只能期望所里的领导讳莫如深,绕开她。

余佩文,不是我暗算你,实在是……你自己太不谨慎啊!

至于融安,跟这个案件没有关联,只是做一份笔录,应该不会连累她。

苏航心情矛盾地转回自己的办公室,发现手机已经在响个不住。

“小敏?”

“死丫头!大律师,摆架子是不是?自己看看,几个未接来电了?这要是你的客户,你敢吗?”明敏气得声音都跳起来。

苏航赶紧赔笑道歉:“对不起嘛,刚才走开了。你到了?”

“到了,你快飞奔下来吧!”

苏航平稳地从电梯空降到一楼,惊讶地看见,明敏甜滋滋地挽着一个四眼西服男的胳膊,一贯特立独行的好朋友此刻几乎半挂在那个男人身上。

这就是爱情啊,把高傲的艺术家变成春晚舞台上的伴舞小孩。

笑吟吟地互相打招呼,苏航知道了明敏的男朋友叫邓与帆,然后她像一个电灯泡似的照耀着好友和陌生男子的甜蜜,跟着他们走到了写字楼的停车场,上了一辆日资品牌小轿车。

怪不得明敏早上说“我们来接你”。苏航独自坐在后座微笑,原来是要把男朋友介绍给“娘家人”,很好啊,自己重色轻友这么些年,还能得到这般重视,太值得庆幸了。

三个人一路无话,明敏终于忍不住了,回头看苏航一眼,明朗的声音对男朋友说:“与帆,我这个同学啊,很害羞的,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去做律师。”又回头朝老朋友调皮地笑。

邓与帆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苏航微笑不语的脸,不屑地说:“看起来害羞的人可能很有主见的,民间不是有俗语吗:‘无声狗,咬死人’啊!”

苏航忍不住哈哈大笑。

明敏尴尬万分,捶打邓与帆的肩膀:“怎么说话呢你!笨得跟猪似的!”又转头朝苏航道歉:“你别理他啊,学理工的,嘴巴笨,词不达意!”

“民间确实有这么句俗语。”苏航温和地笑着回答。

艺术系女生配理工男,传说中的互补吗?苏航转头看车外电影胶片一样闪烁的夜景,她想粤然了。

邓与帆为苏航的应对感激,又从后视镜中看她别转了脸,以为自己还是得罪了女朋友的老同学,赶紧乱找话题:“苏航是吧?一会儿我带你们去一个好地方,吃点健康食品。你们做律师的,每天忙碌,想必也没好好吃饭,我们家敏敏也是,食无定时,该好好补补。”

“说什么呢你!”明敏娇嗔,幸福又羞涩地回头看苏航。

“我们家敏敏”,苏航听见这个称呼又忍不住笑,这也是一种爱情里的“物权公示”吧,就好像粤然第一次见明敏的时候,也说“我家小苏怎么怎么”,不过,她倒是很少说带自己出去吃饭补充营养,而更喜欢亲手为她做平实的家常小菜。

这就是女人比男人优胜的地方……自己也是女人,可什么也不会做,粤然会不会山呼倒霉?苏航笑着笑着,窗外清晰的光点变成了模糊的光晕。

“看你!瞎说什么,惹我同学笑话!”明敏看见苏航脸上熟悉的微笑,再次捶打嗔怪邓与帆。

一整个晚上都是这样子,任意的什么小事情,也会引得明敏和邓与帆之间暧昧的调笑,苏航不奇怪,她知道初相爱的感觉。

只是她和粤然,没有这样展示给别人看。她们一直都是悄悄的,所有的甜蜜只有自己知道。

“小苏,你觉得他好吗?”闹市里停车场爆满,明敏趁着邓与帆去一个街区外的停车场拿车,小声地问苏航。

苏航斟酌着,明敏不是初恋了,却第一次这么郑重地介绍男朋友,也许,是打算结婚?其实她对这个男人没有好感,但也谈不上讨厌,只有祝福好朋友判断准确,不敢贸然评论,于是她笑着说:“你肯定不希望别人觉得他太好吧?不然你可有危机感了。”

“哎!你可是变坏了啊!说话这么流里流气的,是不是你男人教你的?”明敏晶亮的眼睛一瞪,捶打苏航,一如捶打邓与帆。

苏航真觉得受不了平日里豪气干云的好朋友突然这么……娇俏可人,连忙求饶:“拜托,我不是你男人,别跟我这么肉麻兮兮的好不好?”

明敏一愣,稍微有些尴尬,继而咯吱苏航,两个人不要仪态地扭打躲闪,像高中的时候一样。

“小敏,是不是打算结婚了?”苏航理着头发,喘着气问,她很久没有这样疯过了。

“倒也不是,就是觉得他年龄比较大,稳重,事业也稳定,跟以前那些人不一样。”明敏以前的男朋友多是艺术群体里面的男生,浪漫,但是生活动荡。“他说想见见我的朋友,我第一个就想到你,他惊讶得要死,以为我除了艺术圈子里的疯子就不认识真实世界的人了,切!”明敏得意洋洋。

苏航却哑然:好厉害的爱情,叫明敏话里话外透着对艺术的鄙夷而不自知。“那你,现在和他,住在一起了?”她问。

“也没有啦。偶尔会去他那里。我那里太乱了,他不喜欢来,说我再收拾也是个丐帮长老的窝。”明敏笑得幸福。

苏航安心了,她问明敏:“我能不能搬去你那里住一段时间?不是马上,也不一定会去,但有这个可能。可以吗?”

如果薛晴枫和余佩文真的出事,失踪、被胁迫或者别的什么,协会一定会调查,公安也可能介入。苏航曾经参与一审,也脱不了干系要被询问,她不能让调查波及到她和粤然的家,让别人得以窥视她们的关系。明敏和她是好朋友,又是外行,受到的影响会非常小,现在又另有了容身之处,再好不过了。

“可以,随时都可以。不过……”明敏认真地注视苏航,“小苏,你一直不肯多谈,我也就不逼你,但是,他是不是欺负你?如果只是随便玩玩的感情,你赶快抽身退步吧,都奔三了,我们玩不起!”

苏航沉默,她感激老朋友的关心,但没有办法解释,只好沉默。

她和粤然有多认真,彼此知道就可以了。

“小敏,如果将来有人问起,你可不可以告诉人家,我从毕业起就跟你同住?”苏航小声说。她看见,邓与帆的银灰色小轿车徐徐驶来。

“当然可以,如果你想重新开始,我这个老朋友一定会帮你的。苏航,你其实十分美好,要对自己有信心。”明敏搂着老朋友的肩膀安慰。

苏航哭笑不得,但感激是一定的。她把明敏送上了邓与帆的车,自己坚持要打的回家。

明敏叫:“你别瞎扯了,我们有车还让你打的?赶紧上车!”

观察邓与帆的神色,苏航低头从车窗问:“城西,方便吗?”她记得刚才明敏说邓与帆住在城东,所以故意说在城西。

果然,邓与帆长叹一声:“哦哟!刚好相反的方向,不太方便啊……”

明敏皱眉回头,苏航笑了,拍拍好朋友搭在车窗边缘的手说:“路上小心,我自己回去。”目送他们离开,她才伸手拦了出租车。

拐一个弯,表都不用跳,苏航就到家了。踢掉高跟鞋,她就满屋子找电话——她和粤然的电话。

原来就在枕边。

很多很多个未接来电,很多很多的短信,担忧牵挂责骂,苏航窝在沙发里笑着看完,才慢悠悠地拨过去。

“其实我也挺变态的。”苏航想。

粤然对着电脑心不在焉,又困又睡不着,半夜十一点了,连个短信也没有。好不容易,手机终于一边震动一边唱歌,是属于苏航的铃声。她恨恨地接起,声音却不自觉地担忧温柔:“怎么这么晚?”

“出去吃饭了,刚回来。”苏航的声音甜软,今天发生许多事,她格外地想她。

“吃饭?为什么我打你的那个号码,说我没有权限?”粤然苦恼而气愤,她明白苏航工作的时候不想被想念折磨,但是家里的孩子简直把她关在了门外。

苏航惊诧,她没想到,自己刚把粤然的电话设为禁止访问,就被抓包了。“我把你设为拒接了。”她讷讷地老实交代。

“为什么?”粤然沉声问,已经猜到自己被她禁止访问,如果不是努力地劝服自己相信她有她的原因,早就发飙了。

“粤然,最近工作有些状况,可能会被调查,你不要给我那个手机打电话,也不要给我发邮件,知道吗?我不想调查触及你,然后曝露我们的关系。”苏航本来没打算告诉爱人的,不想她担心,但是又想,不说的话可能误会更多,所以临时决定还是打打预防针。

“调查?什么案子?你怎么了?”粤然情绪一下由愤怒转为忧虑,心脏有点负荷不了,“要不要我请假回来?”

“不用不用,是别人的案子,只是跟我有点关联,没事的,你别担心。你回来也帮不了什么啊,何况也不一定会调查,也许平安无事呢?”

“你受的影响大吗?”

“不知道。正常的情况下,应该只会被波及一下。”苏航尽量在客观中轻描淡写,这样也许比较容易令聪明的粤然信服。

“那如果情况不正常呢?”粤然皱眉,她在认真考虑回家去,离得这么远,无法亲自真实地估计情况,她很不放心。

“那可能就会被波及两三下。”苏航笑。

“少跟我耍滑头!”粤然斥责爱人的调笑,“老实告诉我,真实情况到底多严重。”

“真实情况就是,什么都还没发生,你的老婆我在杞人忧天。”苏航还是笑。她但愿自己真是杞人忧天。“亲爱的,如果真的调查我,这个电话跟你的联系也会暂停几天,你要乖啊,要等我。”

“一定要这样吗?你有问题了,我们要装作不认识没来往?”粤然胸口气闷到疼痛,虽然明白苏航是为了保护感情,但真的很难接受——她有事,却要她独善其身?

“不是我有问题啊,所以没必要让他们牵三扯四地。如果真的是我有难了,肯定会找你的,也没有别人能帮我,不是吗?”苏航后悔把实情告诉粤然了,但还是在尽力说服。

粤然沉默着思考,如果真的不是大问题,搭上她们的感情和自己的工作确实不必要,苏航的做法她能理解,可是,如果真的有大问题呢?

但以苏航的专业素养,工作上闯祸的可能性不大。

“如果你应付不了,一定要告诉我。大不了就是被人知道我们在一起,你不要一个人硬撑。要是被我知道你骗我,回去就有你好看!”粤然严肃地警告,虽然她自己也觉得这种恫吓简直是骗小孩的伎俩。

可她的苏航不就是小孩吗?在那边鬼声鬼气地装哭:“知道了,坏人,威胁我!”

粤然终于忍不住笑了,“今晚跟什么人吃饭?”

“明敏和她未婚夫。”

“未婚夫?艺术家要嫁人了?”

“对呀!学电气工程的理工才子,传说中的互补神话。”

粤然听出了爱人话语间的戏谑:“你不看好那个男人,是不是?”

“当然不看好了!我只看好女人,而且就一个。”苏航笑,不肯议论好友的爱情,反正她的看法也不重要。就像别人的看法,对她和粤然也无足轻重。

“知道了,你看好的人也只看好你!”粤然说,手指勾着自己脖子上的戒指,心脏的位置又软又疼。

……

张自有的家人无师自通,还是到检察院和法院门口闹腾了一番,又找当地媒体哭诉,眼球效应赚足之后,薛晴枫和余佩文果然出现,她们说去其他共犯的家乡调查取证了,因为偏远,所以接收不了手机信号。

苏航松了一口气——这下应该天下太平了吧?

薛晴枫很快知道了前几天所里的闹剧,但她不肯跟后辈计较,所以没有对苏航怎么样。

余佩文却来找苏航,气急败坏地:“苏航,你什么意思?捅出我向当事人承诺案件结果,想抢回这个机会?”

苏航摇头,再次佩服薛晴枫,竟然真的把实情告诉余佩文,借她的嘴来责难自己。

“我告诉你,不可能!这一次,我们会彻底地赢!”余佩文恶狠狠地瞪视苏航,怒气冲冲转身离去。

李翰林无语地摇头,却不像以前一样对苏航表示同情了——他觉得这些女人都强悍到显得男人的同情多余的地步。

“但愿你们赢得顺利。”苏航在心里默默地说。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