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三十六章 生活与情感——浸取

2012-11-12

“喂?”

“粤然?”

“是我。”粤然把手提电脑屏幕合上,靠在椅背上轻笑,“你是谁?”

“是我啊……”苏航奇怪地皱眉,怎么爱人连自己的声音也不认得?

“我知道是你,可你是谁?”粤然看着书桌前的镜子,想起以前带苏航去开房,那孩子老是问:为什么酒店标间的镜子一定要在书桌正上方呢?这样真的要在酒店办公或学习的人,不是会觉得很诡异吗?

现在粤然就觉得很诡异。因为,每次晚上工作到一定时候,抬起头来,她看见镜像中的自己,脑海中反射的却是苏航的样子,模糊的,清晰的,令人难过又欢喜的,一个成熟的身体,孩子的灵魂。

“快说,你是谁?答错扣分挂电话!”粤然笑着对电话那头恐吓。

苏航眉头深锁,然后慢慢松开,她明白她的鬼主意了。“我是……苏航。”

“苏航是谁?快说!”粤然不依不饶。

“管家婆。”

“还有呢?”粤然大笑,这个答案不错,但不是她想要的。

“笨蛋。”

“哈哈!还有!”

“小苹果。”

“还有!”

“学生妹。”

“还有!”

“啊……宝贝。”苏航说遍所有粤然给她起过的外号,就是不说那两个字,在这边忍笑忍得肚子抽筋发抖。

“是,你是宝贝,但是还有。”粤然走到床边,把自己扔进软绵绵的被褥,合上双眼想像苏航此刻既无可奈何,又非要调皮地死扛的表情。

“还有?啊,你的爱人,你的亲爱的……”苏航自己也窝进沙发里,不去看自己抖落的一地鸡皮疙瘩。

“呵……”粤然翻一个身,低头,脸俯进棉被里,声音跟着心情飘浮起来:“还有,亲爱的,还有。”

苏航脸上的笑容凝结,心软了,遂了她的心意,柔声说:“你老婆……亲爱的,我是你老婆。”

很长很长的沉默。

她以为自己习惯了分别,她也以为是。成年人的生活很忙碌,她们都以为心里产生了对爱情和现实的自适应系统,能随着距离的远近随意转化。

但是,其实,一旦听见彼此的声音,一切就土崩瓦解,只剩下那一缕不死孤魂一般牵引的柔情,两端绕着心头,越勒越紧,窒息得一面恨生命太长,一面又怕相爱太短。

“明知道我想听什么,为什么要耗这么久才肯说?”她轻轻地责问。

“不知道……”她也在心里问自己,“可能……怕说了,会更想你。”是了,就是这样子。

“快了,还有两个月。好好地等我,不要犯傻不要生病。”

“天啊,还有两个月!你要乖乖地,不许喝酒不许外遇。”

她们一起笑,粤然很不满:“你就这么不放心我?”

“是啊,一点也不放心。”苏航老实承认,“你又不像我这么乖,一点也不用你担心。”

“我怎么不乖?”粤然不服,她天天除了工作就是想她,出门也是给她买东西,还得等她的电话,还不乖?“谁说我不担心你?你上次说可能要调查的案子,现在怎么样了?”

“应该没事了吧,她们进展挺顺利的,一旦最后结案,就没我什么事了。但不排除有中途崩盘的可能。”

“不管怎么样,注意保护自己。”粤然叮嘱,她们的职业是不能互相通报情况给意见的,只好选择互相信任。

还好,那个孩子在家里笨,在外面倒还有些精明强干。

“这一次,你不能再这么笨了!必须谨慎小心,现在是紧要关口,如果出问题,就是大问题,清楚了?”薛晴枫冷冷地提出警告。

“是,我知道了。”

余佩文阴郁地答应。其实,之前对张自有的母亲放话,明明就是薛晴枫自己授意的,要她告诉当事人家属薛律师有实力,通过努力是可以实现他们的期望的,并且如果找不到她们,可以直接到所里去。她只不过用一些对方能够听得懂的语言直白地翻译了一下,错就全到了她头上。如果不是苏航做了那份笔录,她还不知道,薛晴枫自己原来应对得这么谨慎。

所以,这一次再审的代理,余佩文提醒自己,要分外小心。“关于行贿受贿的那些证据,是不是交给检察院妥当一些?”她问薛晴枫。

“我们这么辛苦查到的,就便宜了检察院?还去做举报人?好让人家来报复?”薛晴枫冷冷地抛出几个问题,不悦地注视余佩文:“就因为苏航的一份笔录,你就变得前怕狼后怕虎?这要是检察院立了案,少不得调查撤换法官,我们这个案子要拖到什么时候?”

“那……我们怎么利用?”余佩文发现薛晴枫不仅大胆,而且她的思路自己很难跟上。

“暗示性地利用。”薛晴枫向徒弟传授属于她自己的方法。

……

“原来是心理战术而已……”余佩文拿着文件袋,小心谨慎地走进法官办公室,在心里暗自思量。

薛晴枫是个有办法的人,一个电话,能够让助手登堂入室来交证据。

“跟着老薛,有前途啊,小姑娘。”经办法官是一个脑满肠肥的中年男子,三七开的半秃小分头,眼睛里是精明贪婪的光芒。接过余佩文交来的牛皮纸袋,他打开锁绳把里面的文件一股脑儿倒出来,准备清点之后签收。

余佩文在旁边紧张地等待着,她听见他懒洋洋地感慨:“这么多新证据啊?是想证明被胁迫吗?”她看见他一面滔滔不绝地自言自语,一面用白胖的手翻检着面前大小不等的纸张,翻着翻着,突然停了下来——“这些,”他仔细地看了看,声音变得警觉:“这些是什么?”

“啊!抱歉!”余佩文适时地在他已经看清楚的一刹那伸手把一些笔录和照片抢回来,“放错了,这些不是要呈交的新证据,不好意思!”

男法官皱一皱眉,想追问,又忍住了。之后他不发一言,清点完毕后对余佩文说:“行了,你可以走了。告诉老薛,转告你们的当事人,等待依法判决。”

“依法判决?”余佩文心里默念法官的最后四个字,感觉很不是滋味——她们精打细算,可不仅仅是为了依法判决,还要给当事人一个惊喜,给业界留一个经典案例。

清了清嗓子,她鼓足勇气对法官的后脑勺说:“其实刚才您看见的材料……是我取证的时候无意中发现的……”

薛晴枫叮嘱她一个多余的字都不要说,那她就以自己的名义说好了。

法官身子微僵,给了余佩文一个沉默的侧脸。

“张自有既然有被胁迫的情节,是不是可以比照法定刑减等……”余佩文的声音在寂静空旷的法官办公室里飘摇。

法官的声音分外深沉:“这话是老薛交代你说的?”他侧脸的半条眉毛向上扬起来。

“不是,是我自己……”余佩文讪笑着小心地回答,但法官听见“不是”两个字,就再没给她机会,阴沉而冷漠地说:“出去。”

高跟鞋的声音孤独地在法院阴森的走廊回响,余佩文心里很振奋:“我努力过了,没有遗憾了,结果,应该也是好的吧?”薛晴枫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人,但能跟着她办成一个经典案例,也是很幸运了。

此刻她甚至有些感谢苏航——爱情算什么呢?事业给人的满足感才是实实在在的。

苏航跟梁听一起回到所里,一路商量着手上的案子可能需要做一些金融方面的材料补充,路过薛晴枫的办公室,听见里面的人喊:“苏航,帮我关一下办公室门!”

苏航停下来关门,发现薛晴枫一个人缩在墙角看着闪动的手机沉思。

梁听笑着驻足等徒弟跟上来,平和地说:“她真的很有能力是不是?再审说立案就立案了。不管结果怎么样,这个案子都会成为经典。”苏航笑笑,不回答,没什么可后悔的。

薛晴枫组织了一下思路和语言,才接起了电话:“哎,老同学,怎么样?证据小姑娘送到了?”

那边说了什么,她惊讶地皱眉:“什么材料?我没见过!什么什么照片?哦!张自有的老大的吧?那不是公安卷附的嘛,我们找了几个疑点而已……别的?没有啊,没有没有,肯定,对。哎呀,您老兄一向公正,我怎么敢发表意见……”

挂了电话,薛晴枫涂满浓妆的脸在盛夏的空调房里渗着细密的汗珠,“余佩文啊余佩文,你果然不知道忍字怎么写!” 

另一边,一个男人挂了电话又再拨出,深沉的男低音小声说:“可能有个人要处理一下,警告,对。他的案子还在审,不能用他的人。那我不管,你的事。”挂了电话,这个人阴沉地笑:“年轻人啊……哼!”

……

夏天的阳光猛烈,晒得人胃口全无,苏豪李翰林一进餐馆就忙不迭地叫服务生拿冰水,崔小捷融安也热得一个劲儿拿手当扇子似的摇着。

点了菜,大家照例要说说新闻。

“哎,最近苏航很走运,你们觉不觉得?”李翰林的话,别人听来怎么都透着不服气。

“得啦!你跟着主任也没少捞好处,就别总惦记你的表姑妈梁听了,你没看人小苏每天加班,还越来越瘦?”崔小捷很不耐烦听男人诉苦,特别是这种自以为怀才不遇的苦。

“得了得了得了!”李翰林挥手,“我说的是另一回事,你少打岔!你们没发现,自从上次她摆平来闹事的当事人家属之后,所里的大牌和小挂靠都特别买她面子吗?”

崔小捷和苏豪对视一眼,同时摇头:“没发现。”融安细声细气地说:“就算是也不奇怪啊,小苏姐越来越有范儿了,那天在接待室……”

“打住!”李翰林做个暂停的手势,“接待室的事情你绘声绘色描绘了不下十次,我们都知道,苏航现在是你的偶像……当初也不知道谁背地里说了人家多少不是!”

融安立即脸红着辩解:“当时不是因为余佩文嘛……”

“就是说的余佩文!”李翰林用筷子敲一下空碗,发出清脆的“铿~!”“你们没发现,最近她对苏航的态度也好得诡异?”

苏豪和崔小捷再次对望一眼,同时对李翰林说:“没有永远的敌人,没听过吗?”苏豪朝崔小捷笑一下,接着说:“真正诡异的是另一件事。李影说,最近总有人在我们所外面转悠,不像来咨询的客户,也不像去隔壁公司的,倒像是探路的,你们小心点。”

“探路?”融安不解。

“最近我们所不是有刑事案件在办?涉黑的?”崔小捷点醒她。

“啊!好恐怖啊!”融安捂嘴尖叫。

崔小捷苏豪同时哈哈大笑,李翰林摇头,“紧张什么?你又不是目标人物!”

几个小朋友瞬间又嘻嘻哈哈。

所里的前辈们却神情凝重。

李作霖和梁听等几个高级合伙人开会,薛晴枫请假缺席,前台李影和于安娜倒在场。

“你确定?是探路踩点的感觉?”梁听问李影。

“对!”李影的神色慌张,“好几天了,早上中午傍晚都有,有一天我忘了拿家里的钥匙折回来,刚巧碰上苏航加完班在锁门,她也说看见生人。那时已经是傍晚六点半。”

大家都不吭声,思量片刻,梁听说:“这段时间小心,估计跟我们手头的几个刑事案件和经济债务纠纷有关,自己排查一下,跟小朋友们私下说说,出入注意安全。”

李作霖点头同意,阴柔的声音有点沙哑,转向梁听:“你要注意苏航,她经常加班。”

“知道。”梁听慎重地答应。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