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三十七章 生活与情感——冷凝

2012-11-12

“林组,我是粤然,刚才走开了没听见电话。”

“哦,没什么,告诉你今晚的视像会议取消,明天外方人员过来,客户会设晚宴,白天就补补眠吧,不要带着黑眼圈见人。”

“好。”粤然觉得好笑,林雪莉这样的女强人,相处久了也会很亲切。挂了电话,看看时间,“唔……不用开会了。正好泡个澡,然后等她的电话!”粤然美滋滋地去洗手间放洗澡水,想像着苏航会什么时间找自己。

有细微的“叮咚”声音传来,水流声哗哗,粤然侧耳注意了一下,才确定是自己房间的门铃响,狐疑地把水关上,走去开门。

罗小丽一张精致小巧的脸微笑着:“小粤姐,明天要给外方看的文件里,有几个中文词汇我不知道德语用哪个好,来请你翻成英语给我对照一下。”她想推门进去,却发现活动的保险栓链子还挂在门上,推不开。

“拿来我看。”粤然随意地把手上的水擦在衣角,伸手问罗小丽要文件。

“小粤姐,好几个词汇呢,我们可能要讨论,你不让我进去?”罗小丽占了面部面积1/2的双眼圆睁。

粤然看着小女孩尖尖的瓜子脸,勾勾嘴角,下了保险栓,自顾自朝里面走。罗小丽就跟在她身后进了房,关上门。

“你坐那里。”粤然指一指茶几旁的单人沙发,她自己坐在了书桌前。“说吧,什么词汇。”

罗小丽笑:“小粤姐,刚才我看见你脖子上的戒指了,是对戒里的男款吧?你有P了?”嘴上说着不相干的话,手上倒是没有停,把文件铺开了在茶几上。

“什么词汇?什么P?”

罗小丽愕然,抬起头,看见粤然脸上一抹略带讥诮的笑,心里一动,认真地跟她讨论文件里的几个关键词汇。

粤然的英语很好,不仅给出了相当用途的参考词汇,还用英语解释了一下,罗小丽的问题很快解决了。

“谢谢你,小粤姐。”罗小丽仔细地收拾着零散的纸片,也不忘抬头绽露笑脸。

“你客气了。”粤然看着小女孩笑,“所以,德语其实是二外?”

“不,三外,我的二外是西班牙语,发现用得少,就自己又修了德语。”罗小丽一直笑。

这个外P内T的小女孩,也挺了不起的。粤然笑笑,准备送客,却发现小女孩的一沓文件总也理不顺。

“小粤姐,我猜得没错吧?你有P了?”罗小丽旧话重提。

粤然拿出手机,低头查看时间,不回答。

“难道是T?小粤姐,你这么女性化,难道真的是TT恋?”罗小丽一边观察粤然的神情,一边低头排列着文件的页码。

粤然低头,轻轻地笑——苏航是P吧?这么依赖自己的一个笨蛋。可是,不管在家里还是在外面,苏航都能辖制自己,倒也不是那么地被动顺从,工作上的强悍不用说了,就是在床上,她也很有一手……但自己怎么都不能把她当成T。“管她是T还是P呢,反正她是我的!”想着想着,粤然微微地红了脸,笑意洋溢。

罗小丽没了声响好一会儿,粤然才想起她来,抬头,蓦地皱眉。

“放下!”

粤然沉着声音喝道。

罗小丽吓了一跳,差点把手里那颗精巧圆润的粉红色水晶苹果掉在地上,好歹握稳了,松一口气笑道:“小粤姐,你买这么老土的礼物,送给你的P吗?”她不知什么时候注意到了粤然房间里一堆礼盒购物袋,刚好一个盒子打开,里面就是这个小苹果。

粤然慢慢地走近罗小丽,脸上挂着不羁诡异的笑,轻轻握住了小女孩的手。

“小粤姐?”罗小丽微微地有些脸红,不知道粤然为什么有这个动作,只是觉得好看。

下一秒,粤然的另一只手握稳了那颗小苹果,就放开了罗小丽的手,脸上笑容不再,只有冰冷阴郁。她转过身,把小苹果小心地放进礼盒里,冷着嗓音说:“没事了吧?我要休息了。”

罗小丽稍一愣神,尴尬地笑着离开。

粤然把门栓系好回来,把堆在地上的东西全部放进衣柜仔细地收好,才觉得稍微解气,坐下来发呆。

手机慢慢地响起了属于苏航的歌声,粤然接起的时候心里还觉得堵着,“今天这么早?”声音略微有了点温度。

“梁听叫我最近没事不要加班,我就早回来了,忙来忙去,越忙越想你。”苏航的声音摇摇晃晃的,透着一股子娇俏。

粤然这才笑了:“为什么让你不要加班?”

“她说我最近可以缓一缓,免得中暑。”苏航笑,“你不高兴我早打来?”

“不是,只是我本来今天有个会议的,差一点错过了,我会捶胸顿足的。”

“啊?那会议取消了?”

“对,改成明天晚宴。”

“哦,那我明天晚上可以出去野了,半夜再找你。你会不会捶胸顿足,像大猩猩一样?”苏航自己把自己逗乐了,叽叽咕咕笑个不停。

粤然气死了:“去!你见过这么帅的猩猩吗?”

……

窗外下着大雨,苏航看了看雨势,大概一时半会儿收不了,看看电脑时间,也才下午五点半,所里就已经没了人。虽然灯还亮着,也显得空旷寂寞。

“粤然晚上大概要半夜才有空,不如加一会儿班,回家可以跟她聊久一点,明天睡个懒觉再来?”苏航心里盘算着,就打开本来收好的文件和电脑,忙碌起来。

忽然,外面有轻微细碎的脚步声响起,越来越接近。

“这么晚,是谁还回来?”苏航皱眉,张望门口。

余佩文一走进还灯火通明的所里就知道,八成又是苏航,一看,果然就是。

“又加班?”她笑着问。

“是。”苏航也笑着回答。

“你忙吧。”余佩文说完,走回自己的办公室,埋头苦干。最后的冲刺了,她要把申诉材料做得好一点,再好一点,这样将来这个经典案例中会有更多她的痕迹。

时间滑过,夜幕降临,窗外的雨线渐渐稀疏,敲打在玻璃窗上,一下一下如深夜静寺的钟声,只是细小得多,密集得多。

苏航伸一个懒腰,收拾好一切准备回家。

临走,苏航回头,走到余佩文办公室门口站住,温和地微笑:“最后的申诉代理词吧?”

余佩文茫然地抬头,看见苏航,也淡淡地笑:“是。”

“加油。”

“谢谢。”

“别太晚了,走时记得关电源总闸。”

“好,我再五分钟就可以了。你慢走。”余佩文笑着朝苏航挥手。

苏航转身离开,觉得一切安静而美好,她和粤然,还有曾经纠结的所有人……不容易得到的一种美好。

到了门口,她帮前台李影查看复印设备有没有断电,估摸着余佩文大概也不需要用,又顺手铺上挡尘的罩布。

一边整理着,一边笑,苏航觉得这所里设计得最妙的是洗手间,就在自动玻璃门的一侧,黑色丝绒沙发待客区的对面,任何人离所之前都会问自己,一会儿路途远吗?要不要方便一下,补补妆?

也许雨势还会加大吧,苏航决定到洗手间把妆卸了再走。

有许多隔间的洗手间里安静得可怕,苏航站了一会儿,汗毛耸动,神经质地过去一个一个隔间推开来查看……

根本空无一人。

“神经!”她笑自己,拿出手袋里的化妆包,对着镜子专心地卸除睫毛膏,然后是眼影,唇膏,粉底,最后才拧开水洗脸。

水声总是容易让人联想成各种各样奇怪的声音。

比如此刻,苏航隐约地听见好像是女人的尖叫声,像真的一样,吓得她抬起头来细听,又没有了。

正要低头继续洗,洗手间的门被人猛地撞了一下,实木受力,发出巨大的“砰!”的一响,门略微开合了一下,却并没有人进来。

愣了两秒,一种强烈的直觉袭击脑门,驱使苏航湿着手脸拉开木门迅速地奔出去,看向自动玻璃门外的电梯间。

空无一人。

苏航只瞥见一个人半边身子闪进了拐角的安全楼梯,然后就是无边的寂静。

慢慢地,她听见一些细微的声音在自己身后响起,是呼吸一样的音节:“SU!……HA!……SU!……HA!……”

回头,苏航看见一个穿着黑色套裙的女人躺在地上,脚朝着自己,头朝着里面,两手微抬,一下一下地痉挛。

苏航慢慢地迈步,一瞬间,变为急切地奔跑——奔过去握住那一双痉挛的手,苏航看见一张熟悉的脸,脸下面细细的脖子裂开,流淌着暗红色的浓稠液体,显露着粉红粉白的一些组织,脸上的眼睛圆睁看着自己,鼻孔张大,嘴巴开合……

大脑一片空白,两耳嗡嗡地响,她听见自己的脑膜在发声:“余佩文!佩文!”

……

不知道意识放空了多久,苏航才松开一只手,拿出手机,拨了110,120,她听见自己带着哭腔的虚弱声音说:“快来!请快点来!杀人!杀人!”然后在对方镇静的询问中勉强而机械的报出了地址……

然后,然后她握着余佩文的手,看着原本汩汩而流的血渐渐干涸,苏航冲去洗手间,找出自己的手提包,拿出粤然为她准备的手帕盖在余佩文的脖子上,又重新握着她的手,轻轻问:“怎么还不来?他们怎么还不来?”

她惶恐地向四周看,对自己说“大厦物业……大厦物业!”她又松开余佩文的手,到前台翻找李影的电话薄,找到那个号码,报出地址,说“有人……杀人!请来帮忙!”对方挂了电话,她呆呆地听了几声悠长的“嘟——嘟——嘟——”,才想起来把电话放下,跑回余佩文身边,握住她的手。

却发现,手已经冷了,那双眼睛上翻,像被拍死的鱼,两片雪白,没有生气……她还是紧紧握着她双手,忍受着窒息,轻轻摇头……

然后,有深蓝色制服的人进来,用对讲机“呜噜呜噜”地焦急吼叫……

再然后,白色制服的人来了,她被推开,看着余佩文被放上担架,那颗细小的头颅被勉强地固定,仍然摇摇晃晃……

再再然后,黑色制服的人也来了,她被架起,架到一辆车上,又被架起,架进医院,安置在一张冰冷的长椅上……

周围有很多人声,有人把一杯温热的液体放进她手里,她抬头,看见一盏红色的灯,亮了,又灭了……

她听见,自己的脑膜嗡嗡地响:“加油,余佩文……”

她听见,别人说:“先把她带回局里吧,等神智恢复了再做笔录。”

……

粤然一直记着苏航说的,不许喝酒,所以她坚持着,红白葡萄酒都不沾。

晚宴很乏味,只有罗小丽那几个小姑娘跟老外频频敬酒,林雪莉一早就退场了,让粤然留下听听,有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

于是粤然留到了最后,大家把烂醉的罗小丽交给了清醒的她。“她家在上海不知哪条街,不管了,你把她带回房间安顿一晚吧,反正都是女的,出不了事。”罗小丽的主管结巴着交代。

她只好扶着小女孩回了自己房间,把她扔在床上。

“谁说女人就出不了事?小粤姐,他们都是瘪三!他们都不懂!”罗小丽倒在床上就开始叫唤。

“你那个P,是个老P吧?喜欢水晶苹果的老P?其实,她们最后都会走的,嫁人,生孩子……”

粤然不理她,拿出手机站到窗边,一遍一遍地拨打,却没有任何应答。

现在是半夜,不,凌晨,一点半。

粤然咬着嘴唇,觉得窗外跃动的灯火太不安分,讨厌之极!她的身后,传来一声声绵软的呼喊——

“会走的!没有人会守到最后!走,都会走……”

“你别吵了!”

粤然怒喝,坐在梳妆台上看着双手乱舞的罗小丽,她衬衫的扣子被绷开了两颗,露出里面一线粉红的蕾丝和一抹酥软的雪白。

粤然想起,苏航也曾经喝醉过,唯一的疯话就是问她要玫瑰,还有一声一声地呼唤她的名字,吵着不肯回宿舍……

“粤然,粤然……小粤姐,你的名字真好听,你的P都叫你什么?然然?小然?小然然?”罗小丽撑起身子想看粤然,又撑不住朝后仰倒,

“小然然,我们来一场TT恋怎么样?会幸福的,说不定,会幸福也说不定……”

粤然再拨了一次电话,还是没有人接听。

苏航说过,这个电话她永远会铃声震动一起开,只要她在家,就一定会听。

所以,苏航,半夜一点半,她不在家。

粤然看着眼前的罗小丽,面色绯红,仰躺着也能看出她身姿曼妙……苏航也说过,“不许外遇”,“不要自作聪明,弄假成真”……可是,苏航,你现在,在哪呢?

“小然然,我们来,TT恋……”罗小丽的声音越来越细。

粤然给服务台打了一个电话,沉默。然后,她慢慢地笑了,慢慢地走向床上的小女孩,看着那张绯红的精致小脸,俯身,握住了小女孩的肩膀。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