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四十六章 清酒苦心——微醺

2013-01-05

她们的手臂紧紧环绕着对方,像两条缠绕在一起打着死结的绳索,心里情感的膨胀又让这绳索勒得更紧,嵌在肉里,刻进心里,不是,是把心里已经很深的铭刻再次穿透。忘记了去在乎,她们感知到身边很多人来来去去,也许还有打量的眼光议论的碎语,她们知道,越是知道,越是拥得紧,贪婪地深呼吸,呼吸着彼此身上的气息,这一种缭绕心头分别许久也不会陌生的气息——意识不要了,什么也不管了,只要这一个温暖柔软的怀抱,和甜美醇香的气息……

许久许久,她们才想起要好好看看对方的样子。

她看见,她还是美丽着帅气,只是长得搭在肩前的马尾有很多分叉,大大的眼睛下有深重的黑眼圈,脸色苍白而忧愁,只不过,那忧愁在慢慢地被欣喜驱散。“头发也不剪么?”她用手指拈着那些分叉,温暖柔软的声音轻轻地响起,又抬眼和她对望,再用手指轻轻划过她下眼帘的浅灰色,“黑眼圈这么深,你要变成老太婆了……”她的眼泪终于在看着她的眼睛里藏不住,滴进她托着自己下巴的手掌。

“你不在,我不想去打理这些事情。老了吗?那你还爱吗?还会这么远跑来见我吗?”她清亮的声音一样是轻轻地。轻轻点头的孩子穿着球鞋,站在她面前更加显得娇小,她看见她侧绑着的一团乱发,蓬松乌黑,有一点随意慵懒,又有一点匆忙缠绕,小圆脸的轮廓还在,只是有了微尖的下巴,和她含泪的双眼一道,似乎一种硬冷在慢慢融化,苍白憔悴之中,带着虚弱却动人的病态撩动着自己的心。“为什么把自己收拾成这个样子?像个找不到家的小孩?行李也只有这一点?”她觉得自己的心又开始软软地疼。

“着急,所以随便了。也想看看你是不是还认得我。”她淡淡地笑,几乎想要咬上她的唇,如果没有人刚好从她们身边经过的话。

“认得的,我的宝贝我怎么都认得的!”她多想吻掉她脸颊上的泪,只是这里的光线太晃眼,她不想别人看见她害羞的模样。“饿吗?我们在这里吃了饭才走?”她放开孩子的小圆腰,握着她的手,只觉得,连这软嫩的手也更小了。

“飞机上吃了。”她说,赧然地发现,自己迫不及待地只想跟她走。

那些记忆里各种各样的故事和人物都淡去,她只想看着她。

粤然牵着苏航,越过人群,坐车回酒店。

车里很安静,苏航看着窗外,忽然觉得心跳和紧张,好像第一次等待粤然拥抱自己的心情。

粤然看着苏航的侧脸,仿佛第一次在实习外勤的车上仔细观察般怦然心动。那张孩子一样的脸上,多了许多思索的痕迹,也多了一抹让自己心疼的、成熟女人的柔软。

她一路看着她,她一路不敢看她。

“觉得这里好吗?”粤然怀着些微不满问,终于对一路吸引苏航眼光的风景吃起醋来。苏航只是点点头,觉察到爱人的不满,回过头来看着她。

只看了一眼,就再也挪不开。

一直到酒店的电梯里也是一样。

反正苏航什么都不用管,只是跟着粤然,像在一起的所有日子里一样。只是,好像很久没有在一起了?所以她贪心而专注地凝视她。

粤然心满意足地给她眼神的回应,牵着她的手,旁若无人。

却有人安静地在角落里暗自留意她们。

罗小丽目睹粤然牵着一个女人走到自己身边,两个人胶着的眼神令周围的空气都显得稀薄,根本没有留意到自己。她直观地感觉,穿着套装的粤然牵着一身艺术气息装扮的小个子女人,简直像一本正经的家庭教师在拐带无知高中少女,只是那个女人对粤然完全的信赖让人不忍打扰,否则她真想叫一声粤然,求证一下这个看起来娇小笨拙的女人是不是就是她的老P。

电梯到了,罗小丽看着粤然摆布着那个女人站在远离楼层按键的角落里,又掩护着不让进来的其他人推搡。那个女人连脚下都不看,只是看着粤然,完全的依赖近似于崇敬。她仔细地观察女人线条柔和的脸庞,温婉信赖之中流转的眼波,慢慢地,终于觉出一种跟粤然同龄的韵味来。

估计应该是了。罗小丽心里下着结论,又眼睁睁看着粤然牵着那个女人走出电梯。电梯门合上,她才想起,自己是想约最近明显寂寞失落的粤然去酒吧坐坐。但很显然,现在寂寞失落的只是她自己。

在密闭的空间上升又下降,罗小丽走出酒店,站在下午微黄的日光下,心里一种羡慕到嫉妒的感觉涩涩上涌,令她急切地想要找一个人来听心里隐藏的愿景,却茫然没有目标。“她们真的这么好吗,相爱到眼睛里看不见任何别人?”罗小丽心里轻轻地问。越是好奇,越想接近。

“这里,没有别人,只有我们。”

关上房门,粤然在苏航耳边温柔重复着她曾经对自己说过的话,温柔地轻舔她的耳垂,两臂满满地拥着软小的身体,一切旁支末节就这么扔在门边。

在微痒的酥麻里等待着,苏航安静地感受这久违的纵情拥吻,思想放空,意识放空,只剩下身体的感知放大着心脏的每一次跳动。

粤然流连着苏航脸颊和脖颈之间每一寸让她心心念念的肌肤,轻轻地啄取着储存在爱人身体里的相思,直到觉得自己就要融化,终于深深地吻上她等待的双唇。

唇舌贴合粘连的一瞬间,她们同时听见彼此一声悠长的叹息,是漫长等待之后的满足,是艰涩相思之后的热烈。

牵念的情愫和汹涌的欲望被这一声叹息催请得澎湃,她们都变得贪婪。

柔软的舌像缠绕的蛇,无始无终难分彼此,轻微的喘息像悄悄的情话,一声一声你哝我哝,心是热的,身体是软的,双手像灼烧通红的柔软烙铁,碰见一处,毁灭一处……

苏航的脊背贴着硬冷的墙面,身体被粤然骤然释放的渴望灼烧,她放弃了,放弃跟粤然势均力敌的抗衡索取,沉默着喘息着,奉承着全心给予……她的一切都被掀开了,所有的柔软脆弱曝露在室内微凉的空气中,一点一点被燃烧成灰烬,她不害怕,不抗拒,只是清楚地知道,这燃烧她的力量充满了疼惜怜爱……不用防备,不用谋算,不用计划也不用准备尖锐的利刃,她只需要做一个柔软的女人,一个任凭粤然肆意掳掠的女人……那些在身上啃噬印记的唇齿让人感觉疼痛吧?可她愿意记住自己属于她……软弱的心尖被吮吸含舔的感觉令人颤抖吧?只是她愿意被她无尽地索取……她的手像藤蔓末端轻巧纤长的细叶,挑动着自己放浪形骸,指尖沾染点滴的暖流汇聚,涌上来又陷下去,坠入身体欲望的深涧……

她是她历经艰险的奖品,她是她隐忍孤绝的恩赐。

怎么才够?怎么都不够!得到了一点,会想要更多;感受到她虔诚的接受,却更想狠狠地侵入占据……粤然重新深深吻上苏航的唇,双手试探着穿越冷硬的阻隔,寻找她幽深温暖的柔软湿润……却突然被她死死地摁住……

“怎么了?”粤然看着爱人绯红的脸颊,抑制着强行攫取的欲望轻问。

“我们……刚从外面回来,你的手……”苏航的声音细若柔丝,胆怯又娇羞。

“呵!”粤然伏在孩子的耳边轻笑,“你忘了?我不一定要用手的……”

慢慢地,苏航在颤抖的等待中感知,覆盖着自己的身体被一下一下湿润的热吻带着下滑消失,身体最脆弱的一处被曝露又攻陷,最易融化的冰点被舌尖一次又一次地撩拨,四散的酸软和涌动的快感令她心颤神驰又孤苦无依,只能哀叹着乞求着,任由一切倾泻而下……在被占据吞噬的同时,温柔接纳……

……

“自己收拾一下,洗个澡,睡一觉,桌子上有给你买的零食,衣柜里有些你可能喜欢的东西,自己看看。”

苏航仍旧觉得头脑混沌,却在感觉到粤然帮自己整理衣物的同时,听见她柔柔地说着什么。她不解又不舍地看着她:“你要走么?”

粤然笑着吻她的脸颊:“我晚上八点要开会,很快就回来。”

惊慌失措地,苏航抓住粤然的衣襟,哭着呻吟:“不要走,粤然,不要走!我不要你走!”离开就像失去,可怕而难过。

原来,近在眼前的分别和远在天边的思念一样,令人心疼。粤然拥住苏航,吻掉那些流淌着惶惑的泪珠,轻轻地安慰:“我会回来的,就在这酒店的会议室,很快就回来,好不好?”她爱她,爱得一切事情也需要她的同意认可。

她们抱了又抱,就是分不开。

“你连房间也不进吗?就这么在门边跟我……然后就要走了?”苏航皱着眉问,脸上的泪水任粤然怎么吻也吻不干。

“有你在,要是再见了床,我还怎么走?”粤然笑着咬她的耳朵。她真的害怕自己走不了,就这么沦陷下去。

苏航终于慢慢地放开粤然。

“等一下!”她忽然又说。

粤然双眼定定地看着苏航,心里说:“不要再留我了,你再说一句不舍得,我就真的不走了……”可是,她听到的却是……

“你,漱一下口再走吧。”红着脸指一指嘴唇,苏航讷讷地说。怎么能让她带着自己的……味道,去和别人说话?

粤然一愣,随即哈哈笑倒在苏航肩膀上,狠狠地咬了一下孩子柔软的肩头,仍然是忍俊不禁:“呵!好!”她走去洗手间,又出来,捧起她的脸笑问:“还有什么吩咐?”

苏航摇摇头,轻声说:“只要早点回来。”她的双眼流淌着绕心的温柔。

她们吻了又吻,她终于在她牵绊的眼神中不舍离去。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