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四十七章 清酒苦心——沉醉

2013-01-05

有的时候,在爱情和工作之间切换,人会有些茫然不能适应。脉脉温情能很快消融冰冷的理智,令人放下选择的细致与审慎而瞬间投入;但是反过来,繁复的程序和对话的机锋,则只令人更留恋那彻底交托和全心信任,久久仍在品味怀想。

于是意识有些恍惚,行为机械地完整,可偏偏,情感给予工作的灵感出人意料地完美妥帖,与平日不同。

粤然此刻就是这样。

脑海中一直是苏航的身影,心一直在跳,因为相聚太短还不能相信她真的就在身边,理智一直不安分的回忆适才的每一个细节,粤然几乎要觉得,会议桌上的冰凉的骨瓷茶杯也是温暖柔软的,手上资料文件的沙沙作响也像那勾魂消魄的轻喘,放不下挥不去,满眼满心小小的苏航。

林雪莉就坐在旁边,粤然对自己说,完成好工作,就能回到苏航身边。这么想着,又不知不觉地轻轻微笑。好不容易地,从想念中把坚硬的理智提控在大脑皮层运作,她听清了客户合同部人员的发言,并指出了法律应用方面的问题,虽然有些迟钝的缓慢和不必要的客气。

却换来众人莫名其妙的赞赏。

会议结束,林雪莉说:“小粤,今天的工作方式很好,以后也要多婉转一些,不要总是那么直来直去。”粤然收拾着自己的资料,应付地淡淡微笑着回应,心早就溜走了。

“今天心情似乎好了很多?”林雪莉看着徒弟眼睛里跳跃的欢喜,忍不住问。

粤然仍旧只是沉默微笑。

她和她的甜蜜,也许不需要别人的分享和见证。

急匆匆地回到房间,粤然傻了眼——苏航不在,每一个角落都找遍了,没有身影也没有留言,连行李也不知所踪。

难道,她在怀里娇喘的美丽只是一场梦境?

她一直害怕,她给的踏实爱恋只是一场梦境。

心痛而急,粤然拨打苏航的手机。

“还不回来吗?”那个柔暖的声音充满了牵念埋怨。

“你在哪里?”同样是埋怨的,只是粤然有更多的惶恐着急。

“我在房间啊!”柔暖的声音简直是在叫屈。

粤然微微一愣,醒觉,笑着急忙奔出去。

……

苏航告诉自己,什么也不要想,在这里就好。

这里有粤然为她准备的一切,所有能想到的能做到的,她都做了——一大堆的零食摆在桌面,也许是为了怕来不及和自己晚饭,里面有可以冲泡的即食米饭,有巧克力蛋糕。床上有合身的粉红色蕾丝内衣裤,同样粉红色的碎花大睡裙,一看而知,是已经洗过的。还有自己喜欢看的《法学家茶座》,最近的三期……见到她之前的忐忑疑问都不见了,苏航知道,这一切不是一天能够准备完的,也许,她早就在等自己来,就在自己等待她回家的同时。

就记住眼前这些温暖并且纵情投入吧,把心里那些寒冷的鬼魅驱除。

洗了澡,穿上粤然准备的衣服,苏航一直靠在窗边,看着城市中心边缘的景致。

窗外,天边还有灰黄浅淡日光,微弱地衬托着路上星点华灯。从房间看下去,川流的车灯和居民楼里的各色灯光,虽然显得矮小不定,但是焦急着归途和等待着迎接的生活气息,令留恋罩染一切的夕阳余晖也显得苍白。

苏航安静地,看着河滩一样的灰粉色晚霞慢慢包裹住下沉的日光,窗外的世界笼罩在温暖的黑暗中自己点亮自己,她所在的地方,还是充盈着温暖灯光。

她相信她会回来,又忍不住问,为什么还没回来?

她却着急地问她,在哪里,全然忘记了自己“金屋藏娇”的安排。

也许长久的想念会使人变笨?

……

一开门,就看见那张傻笑也难掩着急的面孔,苏航的嗔怨就烟消云散了。

“我以为你走了!”一进门,粤然就迫不及待抱紧爱人,“又或者是……根本就没有来!”她用力地拥住她,生怕她突然蒸发消失不见。

苏航轻轻地亲吻爱人,试图抚平这高挑俊俏的身躯里,颤抖的脆弱。

吻是真实的,眼泪也是。

它们都是温热动人的一种存在,消融着怀疑和不安。

她们都是爱情里的孩子,又是彼此唯一的救赎。

粤然渐渐动情,苏航却忽然吃吃笑起来。

“笑什么?”她懊恼地问。

“以后我们买房子,门厅一定要够大,最好能有个隐形的塌塌米……”她说着又忍不住叽叽咕咕笑着躲进她怀里。

她看着自己的衣服上,留下她湿漉漉的前额小小的水印,不明白也不想问,就这么抱着她闭眼发呆。她累了,思念等待得累极了……

“现在看了床,再抱着我,走不了也没关系吧?”她感觉到那种只对自己释放的疲惫和依恋,柔声轻问。

她终于知道她在笑什么,难得地在孩子面前不好意思,却又不甘示弱,强硬地把她压在墙上坏笑:“在讽刺我眷恋门厅吗?你不觉得这样……很有情趣?来,我们再做一次!”

那些吻落下去,那些手指拂过的地方,却没有任何反抗,而是软软的承接。

“你不是不喜欢这样吗?”她停下来,安静地注视她的双眼,看见她眼尾一条很浅淡很浅淡的笑纹。

“只要是你,只要你不走,我都喜欢。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想在哪里就在哪里。”她的声音温暖,一如最初。

一直都是这样,彼此纵容着索取。

“走吧,也许床会舒服些。”粤然笑着,也觉得自己变傻了。

然后她开始生气。

“给你买了这么多东西,怎么什么都不吃?这都几点了?”看着桌上纹丝不动的零食,粤然实在按捺不住心疼的责问。

“那你呢,你不是也开会吗?”苏航眨巴着无辜的双眼反问。

“我们有工作餐啊,三明治点心什么的!就是怕回来没空陪你吃饭才买了这么一堆,你却动都不动!是不是想我揍你?”粤然一双大眼睛瞪着,真的想打这个孩子的屁屁,狠狠地打。

“就是知道你去跟别人吃点心了,我就是不吃!要揍要打随你便!”苏航嘟着嘴毫不示弱地回敬爱人。其实她根本就没这么想,只是吃不下。

粤然气结,又心疼,忽然也觉得自己没理了,干脆打电话叫酒店送现做的外卖,好歹新鲜些。安排好了,又认真看那张有了尖下巴显得分外倔强野蛮的小圆脸。

“吃飞醋了?故意气我,要我心疼?”

苏航靠进她怀里,手指顺着她的肩线溜进她的手心,眼泪簌簌掉下来,轻轻说:“是,胡乱找个借口撒娇,想看看你是不是还那么疼我……”

粤然无奈地笑:“你倒是够直接!”却是觉得感动又安心。

还好,仍旧是谁也离不开谁。

……

“喜欢上海吗?”粤然抱着苏航,让她坐在膝头,一点一点地喂她吃饭。苏航每吃一口都要很小心地低下头,免得汁液滴下来弄脏衣服或者地毯。——其实这个姿势并不舒服,但她们就是不愿意分开,宁愿黏在一起小心翼翼。

“喜欢啊,这个城市阔大而安静,却处处透着细小温情的琐碎。”

“你才来几天,就看见了细小温情的琐碎?”粤然觉得好笑,虽然她也觉得苏航说得不错。

“呵!半天,不过已经觉得了。”苏航自信地笑。她这么说,自然有她的道理。

“哦?说说看?”粤然很好奇。

“这里有丰富的零食,柔软干净的睡衣,还有,”苏航笑,“合体舒适的小内衣。”

粤然眯起眼睛,不相信她的爱人这么笨:“你以为,这些是谁准备的?”

“你啊!”苏航笑着,吻上爱人的唇。

全是酱香排骨的味道,油滑油滑的,粤然无奈地白她一眼:“既然知道是我,那跟上海细小温情的琐碎有什么关系?”

苏航吃饱了,整个身子靠在粤然肩上,把她的头抱进怀里,爱怜地抚摸她长得不成样的黑发,认真地说:“上海除了你,还有什么更吸引我?”她是为着她来的,对于她来说,粤然就是上海有意义的全部。

粤然只觉得听见的话语和触碰到的身体一样酥软,令人沉醉,无法自拔。她开始隔着衣料忘情亲吻,又慢慢地把柔软的隔阂掀去,像孩子一样追寻着吮吸着索取着,热切的吻和灼热的爱抚覆盖怀里人柔软无助的两瓣心,很快地,她听见摧人心弦的喘息。

情难自禁,但是她停下来。

“到床上等我,我去洗澡。”粤然微笑看着苏航的红脸蛋,像一个新鲜爽脆的小苹果。

苏航盖着被子等了一会儿,毅然起身走进浴室。

粤然正在犹豫是用莲蓬头随便洗洗呢,还是放满浴缸的水,然后再把那个孩子拐骗进来……却被人从后面轻轻环住。

“想干什么?”粤然轻轻地笑。

“帮你放洗澡水。”苏航理所当然地回答。她不肯承认,自己是打算送羊入狼口。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