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四十八章 清酒苦心——迷醉

2013-01-05

水漫过两个人的身体,一些动人的细节被放大,她们同时察觉对方的一点点紧张。

粤然轻轻把苏航揽进怀里,脸上没有笑容,心里对拥有的珍惜感恩令她想哭。她不知道苏航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恢复联络的第一天,电话里的痛哭让她心疼,心疼得不忍心再问。设想过许多种可能,她甚至有些不敢问,只要苏航在她身边,她只想好好地疼爱她、照顾她。

苏航被抱着安静了很久,不声不响地,双手在粤然身上游走摩挲着滑高走低,眼睛一直专注地看着爱人精致的脸庞。她的黑眼圈,让她很心疼。

粤然被她撩拨着从心事里醒来,只是不打扰,合着双眼,安静地感受,等待着她一贯温柔的占领。

苏航的吻落在粤然的耳边,轻轻说:“亲爱的,不公平。”

粤然微微勾起嘴角:“什么不公平?”

“你可以亲我,而我不可以。我只可以亲到这里。”苏航绵延着一路吻到粤然的锁骨,抬起头来咬她的唇,轻轻地,像小蚂蚁在舔着蜜糖,手在她锁骨下面就着柔软轻捏,小心翼翼又调皮不已。

“为什么……不可以?”粤然在水里轻微地颤抖,只是勉力控制着不让自己喘息,虽然她知道,苏航总有办法的。

“因为,如果我从这里亲下去……”苏航的手慢慢地下滑,“一直到这里,我可能……”她咬住了粤然的耳垂,舌尖轻轻撩动,和手指的动作节奏一致,微微地用力,“会被淹死!”

粤然正想要笑,全身的力气已经被苏航轻巧地卸掉,那些久远的爱恋空缺,都被爱人细致地填满。

她回到她的身体里,慢慢旋转着唤醒她的记忆。

“好久不见……”苏航在爱人的身体里缓慢地呼唤,同时安静地轻挑粤然的冰点,动作一直很慢很慢,一只手做两件事情不容易,但她更怕她疼。“好久不见,亲爱的。”她在她耳边轻柔地一语双关。

粤然却渐渐喘息着低回地哭泣,脆弱全被苏航的声音和动作唤醒,再也无法自持。“我很想你,担心你,想你,爱你!”她睁开流泪的双眼,在爱人怜惜的目光里,认真地叙述着。

“我知道。”苏航吻去爱人的泪水,忽然害怕起来,怕再述说下去,粤然要问起那些鬼魅。她不愿意去想起,不愿意粤然知道之后痛苦,她宁愿忘记。

轻轻抓起粤然的手,放在自己的身上,苏航温柔地说:“我一直在等你回家,来,粤然,回家。”

她也回到她的身体里,热烈撞击着倾诉她的想念。

粤然深深吻上苏航的唇,她们把彼此欲望的轻叹吞进自己心里。

无休无止地,身体相连,唇齿相依。

水汽氤氲之中,她们感知着对方体内的痉挛和自己的心跳,一起迷醉,一起筋疲力竭,又互相催请着对方更深的欲望,互相较量着不肯认输。

看见苏航轻轻地皱眉,粤然知道,这是孩子累了的信号。“累了就停下来,”她柔声说,“让我来,带你回家。”

顺服地双手搂住粤然,苏航的脸上露出娇羞,依着爱人的摆布,让她在自己身上纵情,在放心的交托里,声音被体内的痉挛带着轻漾。

粤然一直听着,倾听这让她愿意连着生命和灵魂一起迷醉其中的声音。

孩子的单纯一直没有变,女人的娇媚却每每让她惊喜。

“我爱你,苏航。”

粤然慢慢地停下来,看着身下虚弱无力的孩子,水波潋滟的光罩在她身上,那么脆弱又动人。“我们到床上去,好吗?”粤然揽着孩子的脖颈轻声问。

苏航只够力气轻轻地点头。

……

等粤然将衣服放进洗衣袋叫服务生拿走,再回到床边的时候,斜靠在枕头上的苏航已经恹恹欲睡意识模糊,只是硬撑着保留一点意志力,看见她站在自己身边,轻轻地从被窝伸手拉住她。

“你先睡,我还要洗衣服。”粤然坐下,轻轻拍苏航的肩膀,一下一下缓慢地帮她入睡。

苏航摁住她的手,含糊不清地说:“明天再洗。”

粤然失笑;“小裤裤也明天再洗?笨蛋,你自己在家就是这样?”

“哪有!我自己在家洗澡就洗了,哪像你在旁边这么多事!”苏航委屈又窘迫,迷糊的意识清醒了一些。

“呵!觉得我在旁边多事,那我走好不好?”粤然低下头,在她耳边低声调笑。

苏航沉默一会儿,低声回答:“你去洗吧。”说着转了个身,背对粤然。

粤然亲了一下爱人的耳后,进洗手间小小地忙碌。她的心情是轻快的,虽然心里还有疑团没有解开。但是为着苏航做一切事情的时候,至少,她知道自己在照顾她,不像某些时刻,无力地等待,连观望也不能。

她知道苏航仍然不想说,也准备好了要等。今天,不过是重聚的第一天。也许事情真的太难过,她不想逼迫她去回忆。

关了灯,粤然睡下,温柔搂抱着身边的人,却渐渐觉出轻微隐忍的抖动,心里一惊,她伸手摸苏航两腮,果然是满脸的泪水,连枕头也早就湿了。

苏航在流泪,可她硬是忍着,没有声音也没有动作,只是流眼泪,好像要自欺欺人——她没有哭,只是睡着了。

“怎么了?”粤然只觉得心忽然被揪紧,不知道原因地就面对苏航这样的泪水决堤,还无知无觉过了这么久才发现,令她很自责又难过。“怎么了,快告诉我!”她想把背对着自己的爱人扳过来,和她面对面,却遇到了强而有力的沉默抵抗。

苏航也不推开她,就是不肯面对她。无论粤然怎样温柔地用力,她就是不肯。

粤然急着跪起身,移到苏航面向的一边抱她,可是又被另一个转身动作躲开……她努力了很多次,来来去去只感觉到一个拒绝自己的脊背。

惊慌失措地,粤然觉得即使苏航就在自己面前,自己也不了解不知晓她的想法。

“为什么哭?告诉我,好不好?是不是我……哪里做错了?还是有什么事?”她只能苦苦哀求。

苏航渐渐哭出声音,沉默的流泪变成痛哭,似乎有许多的委屈和难过,一下子倾泻出来,无穷无尽地淹没了粤然。

粤然跪在她背后,弯腰抱着她,脸贴在她被泪水沾湿的头发上,继续哀求着:“告诉我好不好,告诉我你为什么哭?骂我也没关系,什么都没关系,只求你告诉我。”她听见她哭泣之中的委屈万难,这使她不忍用强,只能慢慢地接近。心里苦极,她流着泪吻她。

苏航用力地躲避那些吻,无情地决然地。

这种举动摧垮了粤然的理智,一种害怕失去的冲动令她开始强硬,强硬地亲吻强硬地占有。体力上,苏航从来不是她的对手,很快迫不得已跟她面对面。

“说!为什么哭,为什么拒绝我!”粤然钳住苏航的手臂,压在她身上逼问。不是不心疼,只是她没有别的办法。

“你走开!走啊!”苏航侧脸躲开她的吻,哭着叫。

听见“走开”,粤然一愣,心里痛极,动作更加强硬,嘴上恨恨地质问:“为什么要我走开?为什么!”

“你不是很想走吗?走了七八个月还不够,我飞到你身边,你也还说要走!走啊,你走!我不要你管,反正已经自己生活了这么久,再也不用你管!”苏航在粤然的吻里扭动着,感觉已经不能自持,却还是倔强地抗拒。

粤然明白了,是因为自己刚才那句“我走好不好?”她心里恨死了,恨死了自己这张胡乱说话的嘴,可也不明白,为什么苏航变得这样纤细敏感,变得如此脆弱。

也许是因为自己离开太久,令她对类似的对话难以承受……她想好好地跟孩子解释,那只是一句玩笑话……可是,根本不可能。

身下的这个孩子张牙舞爪地,丝毫不给她机会。她只能沉默着,用强势的吻和对身体的入侵,来表达自己的心意,表达她对她的爱和无限留恋。

渐渐地,在粤然的动作里,那些委屈愤怒的哭声变为带泪的喘息,苏航的防卫解除,绵软着任由她摆布,只是两只手,紧紧地扣住粤然手臂,嘴里仍有迂回的呜咽。

苏航觉得害怕而难过,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突然这样对许久未见的爱人,这样去伤害,这样不给她机会解释和了解……

对不起,粤然,也许我只是需要发泄,需要在你的身边你的怀里发泄,让你看见我哭,让你听见我的痛和挣扎,对不起……

苏航在心里慢慢地整理出这些思绪,感觉着粤然在自己身体里的无助探问和哀求,渐渐恢复的理智令她对爱人此刻的难过心疼无比。默默地,她给她温柔的怀抱和接纳。

悄无声息地,粤然感觉到张牙舞爪的孩子重新接纳自己,重新变成温柔宽容的女人。像奋力挣扎之后终于被救起的溺水者,她无力地停下来,伏在她耳边,忍着心里的痛,含着泪认真地倾诉:“我不想离开你,不要赶我走……”

她用温柔的吻,无声地回答:“对不起,我知道!”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