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四十九章 清酒苦心——渐离

2013-01-05

她伏在她身上,听着她的心跳入睡又醒来;她接纳着她的钳制,感觉着她的呼吸在梦境与清醒之间流转……鹅黄色的晨光中,一个女人安静地匍匐在另一个女人身上,一个孩子拥着另一个孩子的任性仰赖。

分不清楚谁是谁的孩子,谁是谁的女人,这根本,是一种悄无声息的相互勾连。

苏航轻轻地,把左手抚上粤然侧在自己胸前的脸庞,食指凭着感觉描画她的五官,眉毛,鼻子,人中……也许拂过嘴唇的时候有些痒,手指头被轻轻咬住,没有多大的力道,却也是不肯让它继续游走……苏航知道粤然醒了,右手温柔地摩挲她的头发,丝丝缕缕轻轻地在手心滑动,像所有剪不断的思念。

粤然松了口,在苏航身上轻轻挪了挪,不声不响地环住她的腰。

苏航把手掌覆上粤然的脸,她长长的睫毛在她的手心颤巍巍抖动,像消亡时间又延续时间的小小秒针。

“还不起来工作吗?”苏航轻轻问。

粤然装作没有听见,只是睁开了眼睛。苏航在身边,她需要回忆才能想得起工作的安排。可是现在回忆里,全是心痛的感觉,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不想在柔弱的爱人面前脆弱,可又无法真正地坚强——她连看她都不敢,只想这样在她身边,安静地。

苏航不知道,但是感觉到一些不一样,自己的强硬令她害怕,她的脆弱也让自己害怕,是原本就如此而不自知,还是慢慢变成现在这样?她不知道,只是突然觉得,渐变是这么令人惶恐。

“你在想什么?”粤然低沉的声音忽而响起。

“你。”苏航轻声回答。心里在自问自答:是吗?好像也不全是。

粤然抬起头来,看着爱人,专注地仔细地,“想我什么?”

苏航看见一双大眼睛,里面装了许多许多的内容——害怕、依恋、探询、疑惑、疼爱、关切……黑眼圈衬着黑眼珠,幽幽深深地,似乎要把自己装进去,肿肿的眼袋,又填满了委屈。心里疼着,苏航小声说:“想你,这么肿的眼睛,怎么出去见人?”

“那我不去就是了。”粤然笑,她看见苏航眼里的疼,知道那是为了自己,心里就慢慢暖起来。

“可以吗?”苏航伸手描画粤然笑容的弧度,不经意地发现她有一点点法令纹。

粤然看着苏航认真地想了想,“不可以。不然,你就不用飞过来了。”

两个人同时笑起来,亮了很久的天光终于照进这个屋子。

“粤然,我们为什么要这样?”苏航觉得自己被一些事情摇晃着,忘记了很重要的什么。

“因为,我们要的不是一时,是很久,甚至,永远。”粤然起身,慢慢地把爱人扶起来,她们抱着坐在床上。

苏航觉得怀抱那么暖,阳光也那么暖,想起,经历这么多,是为了粤然要给的永远——这是一个太好的理由。她有一种活过来的感觉。

“累吗?”粤然低头问她。

“你比较累吧?人家哭的时候也好意思来……”苏航把红了的脸缩进爱人的怀抱。

粤然拥着她微笑:“不然怎么办?要不怎么都说夫妇间,床头打架床尾和?”

“是妇妇!”苏航的声音在粤然怀里嗡嗡。

“什么都好,不许赶我走。”粤然回应着,心又被思绪揪紧。

“我其实是怕你走!”苏航把脸抬起来透气,下巴搁上粤然的肩膀,“你的女人,什么时候口是心非,你都不懂?”语气里透着失望,但,谁都知道是装的。

“懂。以后我都懂了,你要我走,就是要我进去!”粤然笑着说。事实上,她觉得苏航的心里多了一些冷硬机巧,在面对自己的时候会灼烧,昨天晚上,她几乎要被烫伤。

“对。”苏航忽然抬起头直视粤然,“以后都是这个意思,我要你走,其实就是要求你进来。”嘴角一抹笑,却更显得认真。她真的很怕,自己莫名其妙的爆发会把爱人吓走。

也许生活在一起,彼此都要学着时时重新认识对方和自己,而不仅仅是去寻找或记住那些产生吸引的从前样子。

“上午十点到下午五点要工作,没有办法陪你。”粤然看着苏航,担忧不舍。

“我等你。”苏航看着爱人笑。其实等待比让人等待轻松多了。

“觉得闷的话,自己出去走走。只要记得回来。”

“不去。我是陛下藏起的阿娇,得了准许也不敢擅离。”

“为什么?朕圣旨已下。”

“阿娇到处有,金屋只一间,我还是好好守着这一亩三分地吧。”

她们都笑,有些默契长在心里不会变,谁为着谁的安心,谁心里清楚。

“周末带你出去玩。”粤然亲苏航的额头。她有些等不及,要带她到处走走。

“好。”苏航闭上眼睛,享受爱人的宠溺,一种久违的安心,好像是在回忆,又好像在重新学习着感受。再睁开眼,她问:“你穿什么衣服去工作?”

“我的衣服都拿过来了,衣柜里。”粤然躺下,等着被伺候。

苏航起身,打开衣柜,看见粤然的几套衣服,和很多礼盒礼袋。她默默地拿了衣服,合上衣柜的门。

“看见什么了?”粤然笑问。

“一个大懒虫。”苏航拍打爱人起身,“快换衣服,该迟到了。”

然而,就在粤然洗漱的时候,她又忍不住去看那些五彩缤纷的物事,心里隐隐约约地高兴,又嘲笑自己的物质。

“都是你的。”粤然从后面环住她,亲她的耳垂和面颊。

“我的?什么?”苏航偏过脸来,迎接爱人的吻。

“爱。”粤然说完,自己也忍不住笑。

“不觉得肉麻?”苏航回身抱着爱人,和她额头相抵。

“肉麻,但是真的。”

有了这样深情的拥吻,也许不用吃早饭了?

“还要回房间吗?”苏航看见粤然把她的房卡带走。

“要去拿笔记本和资料。”粤然回答。还好过了法律组的待命周期,不用时刻笔记本随身。

“呵!防着我!”苏航叫。

“胡扯!”粤然捏孩子的鼻子,“不想你背上商业间谍的嫌疑。”

专业操守,她们彼此都明白。她送她出门,却开门前忍不住撒娇:“粤然,我饿!”

“有很多零食。早饭午饭我一会儿帮你订。”粤然发现,自己对不懂事的孩子宠得有些过分。“金屋藏娇,自然要包吃包住。”她给自己找了个很不错的解释。

她们笑着吻别。

比起苏航在的地方,粤然觉得自己住了几个月的房间有些陌生,匆匆拿了笔记本和资料就要走,却接到一个让她哭笑不得的电话。

“这么快想我了?”

“不是……是,想你了!可是,我在房间价目表看见一个很恐怖的数字,你换一个地方藏我吧,银屋铜屋,木屋也行。”苏航说得很认真,“这里住到你项目结束,我们将来房子的首期就蒸发了!”

“哈哈!”粤然大笑,“哪有这么夸张。那个价目表不要管,我是按照公司的内部价给的钱。不用动用我们的首期,光是我外勤的补贴也够了,我能应付。”她有意外惊喜——苏航能陪她到项目结束,之前并不知道。

“你能应付?”苏航关注另一个问题,声音里透着不悦。

“是——”粤然很快意会,“我们能应付。”

“我们?我可没有参与决策。”

“啊,是!那现在请老婆大人批准,让为夫动用一些资金来金屋藏娇,可否?”粤然忍着笑,认真请求。

“唔……好吧,哀家准了!”苏航忍不住笑,大笑。

“好好吃饭,等我回来谢恩。”

林雪莉看见眼睛略有些肿却遮掩不住笑意的徒弟,很有些讶异:“小粤,什么事情这么高兴?”

“没有,也许因为天气好。”

“昨天接来的朋友安顿好了?”

“安顿好了,给她另外开了房。林组,放心,所有资料不会外泄。”

“呵!这个我不担心。小粤,朋友是男是女?看你这么春风满面的。”

“女的。”粤然一直在笑,能让她春风满面的,也就只有这一个女人。

傻傻地笑为她,忧心忡忡也为她,等待隐忍为她,喜怒无常也为她,只有她……

她却在房间里对着一堆粉彩缭乱的物事惊叹——“粤然,你什么时候学得这么败家!”——看看手里晶莹透亮的小苹果,她甜蜜地笑:“算了,原谅你……”

……

罗小丽被派往另一个项目组成部门协助翻译,忙乱中,远远地看见目前只有评估任务的法律组成员轻松聊天,粤然一个人坐着,没有和谁说话,嘴角一直有浅浅的笑,大眼睛里也满是笑意,若有所思的眼神表明,她正在阅读一些甜美的记忆,只是偶尔,又似乎有些哀伤。

“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人?”罗小丽越发地想知道。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