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五十章 清酒苦心——心醒

2013-01-05

“最喜欢什么?”到了下午,粤然越发地想念苏航,周遭都是人,不好通话,直接问她在干什么,又嫌太没有创意,于是在短信里旁敲侧击地问。

“小苹果。”苏航回复。

“为什么?”粤然笑,想忍也忍不住。

“因为她漂亮可爱。”

粤然看见“她”字,想了一会儿,明白了苏航的臭美,于是写:“是,她漂亮可爱,是最完美的小苹果!”就满足一下她的虚荣心好了,粤然想。

“完美?不,不完美。”

“不完美?为什么?”粤然准备好了接受怪调调。

“苹果里少了住着的虫子,所以不完美。”

“虫子?”粤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对啊,一只叫粤然的虫子,住在小苹果的心里,可是现在没有。”苏航躺在床上得意洋洋地欣赏自己的杰作,摁了发送键。

粤然笑着无法生气,玩笑的心情忽然就认真起来:“如果可以一直住在小苹果心里,变成虫子也幸福。”

客户合同部的人员看着一向不苟言笑的粤然,看见她一会儿傻笑一会儿眼眶湿润,觉得十分稀奇,手里拿着待审文件,要给又不敢给。

还是粤然自己抬起头来看见,问:“要联合审查?”

“是。”看见粤然脸上少有的灿烂微笑,来人也觉得开怀,客气道:“辛苦了。”

粤然看看数量,不算多,由衷地回答:“不辛苦,你客气了。”

年轻的男人如获至宝一般离开,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感叹冰山美人解冻之后的如沐春风。

苏航继续调皮:“虫子啊虫子,你什么时候回家啊?”

粤然回:“快了,别吵,要工作了。”

她不会生气的,她知道。

……

苏航喜欢这个时刻。

粤然在离她很近的地方,小小地耐心等待,她就会回来。

这一个房间的大窗户外面,是城市的下午,一种奔忙着即将结束的感觉,既希望挣取更多,又等待着停歇的安宁。

苏航坐在窗边的地毯上,看看天,看看地,看看楼房,又看看人群,心里有种小小的寂寥和渴盼。她知道,粤然也曾经这样,在想家想自己的时候,在等待自己和她联络的时候。

能体味一次爱人经历过的寂寞,再走一次她的心路,也是一种幸福。

那么自己的心路呢?那些挣扎痛苦呢?苏航问自己:“你敢吗?舍得吗?让她知道那些种种?”她不敢,更加舍不得。

可是她也害怕,如果粤然经由别人知道,也许会更痛苦。

传言会把故事里的苏航说成什么样子?会给故事增添什么色彩?

谁也不知道。

可是……这里离家千万里,俨然一个世外桃源,逃避一下,可以吗?

苏航对自己说:“可以。”她替粤然纵容自己。

……

“想我吗?”

这是粤然进门的第一句话。

“想。”

这是苏航的回答。

然后她们在门厅接吻,苏航又忍不住笑。

“别笑了!”粤然咬着苏航的舌头恼羞成怒。

苏航大笑,在粤然的怀里。

粤然只能无奈地抱着笑得发抖的小身体,安静地等她笑完。

“你饿了,我听见你的肚子在叫。”苏航忽然柔柔地说。

“不是,那是心跳。”粤然笑着牵她进房间。

“不是,是饿了!”苏航嘟嘴坚持着。

粤然看着苏航,觉得这是个永远长不大的可爱孩子,“我看,是你饿了吧?非要栽赃到我身上。”

苏航笑嘻嘻,不说话,把粤然牵到窗边,指一指窗外暗凉的暮色,欢快地说:“看,天要黑了。”

粤然勾起嘴角笑:“然后呢?”

“我们在一起。”苏航的笑容里忽然有泪光。

“笨蛋……”粤然伸手去握她的脸颊,“我们不是一直在一起?”

“是。可是,粤然,如果很久很久不见我,你还会不会觉得我们在一起?”

“当然会。虽然想你会心痛,但也只是更提醒我,我们在一起。怎么,你怀疑我?”

“没有。”苏航软软地歪靠在粤然肩上。她只是有些怕。“粤然,我们会变,是不是?我怕自己变得你不认识,也怕你变得不爱我。”

“我们会变,会变老,变完整,但是我们会在一起,一直都会。”

“你凭什么确定?”

“不知道。”

她抬起头来看她,看见不问原因的相信,她明白了,正因为“不知道”,所以才更真。“我饿了。”她轻轻说。

“带你出去吃,还是就在这里吃?”粤然笑着问。

“就在这里吃吧。我想在只有你的地方。”苏航在粤然的颈间深呼吸。她是她的氧。

粤然觉得痒痒,看着窗外,第一次觉得那些灯火这么可爱乖巧。

……

“在家自己都做什么吃?”粤然看着苏航吃饭香香甜甜的样子,舍不得眨一下眼睛。苏航觉察,喂给她吃,“面条,速冻饺子,粥,之类的。很多时候梁听也会带我出去吃。”

“跟什么人吃?”粤然目光灼灼。

“各种各样的人。”苏航陶醉在美食里,敏感度降为零,丝毫没有意识到爱人眼里猎人一般的锐利目光。

“喝酒吗?”

“喝……”等苏航反应过来,已经晚了。她看见粤然脸上有一种淡淡的笑意,但很明显,里面有冷冷的愤怒。碗里的美食顿时没了吸引力。

“醉过吗?”粤然继续问,她要看看,自己的女人会挑战底线到什么程度。

“梁听都会带我走。”苏航跳过关键的部分,直接回答比较好听的情节。

“梁听带你走?送你回家?你不是很保护我们的家?”粤然慢慢地笑开来。

苏航有些怕,她不明白那些笑是什么意思,跟在那笑后面的会是什么。“不是,她会带我回她家,或者去办公室。”

“她家?”粤然觉得头脑膨胀,有些又苦又酸的滋味在舌尖打转。跟苏航毕业以后住在一起,她很久没有尝过这种滋味。

“梁听家只有她一个人……”苏航解释,却发现更糟,她的粤然也是女人。“梁听只是借一个地方给我醒酒,不怎么理我的。”她记得粤然说过,吃醋会心痛,所以努力地解释。

粤然哼笑,酸涩的感觉好了些,可仍然难受,“所以,你宿醉在外面?”

苏航不说话,看着粤然,不知道该给什么表情和语言来回应。

“我离开家,你学会喝酒,醉酒,宿醉,整夜不回家?”粤然的双眼变成闪亮的寒星,“苏航,我在这里,可是一滴酒都没有沾过。想你,也只是到酒吧喝一杯果汁。”

“粤然……我不得不喝,我们工作环境不一样。”苏航试着解释。她开始恼恨自己提起梁听。可是如果不是那些满不在乎的应酬令某大人物对她印象良好,也许她在被人捞出来之前就跨掉了。但这件事,她还不想告诉粤然。

她宁愿承受她的责骂,好好地过完这个假期。

“不得不喝?”粤然琢磨着苏航的这四个字。“我不在身边,你觉得一切无所谓?明明能够拒绝也不去拒绝,是不是?”粤然猜测着。因为对爱情的想念怀疑而变得放纵,这种心情,她很小的时候有过。那些难受的情绪消散,她体味着她们共同的无奈。

苏航微微地发愣。

好像是这样的。

粤然不在,她真的对许多事也无所谓,特别是那些时间。粤然不在的时间,真的不知道怎么打发,工作和应酬,帮助她很容易地度过了许多无所谓的时间。

“是吗?”粤然看着苏航的双眼,一样的黑白分明,只是多了一些内容,和思考的迂回路径。也许,她要再读懂,需要多花些时间。

苏航不想点头。她希望自己有更好的理由,有不仅仅是因为粤然的理由。她害怕,害怕再次意识到自己对粤然的全心依赖。

不幸的是,她没有更好的理由。连做粤然不会认同的事情,也还是为了粤然。对她来说,粤然是一个包围圈,把她的心围得密不透风,怎样兜兜转转,仍是什么都是为着粤然。

“我,变成你讨厌的样子了……是不是?”

苏航幽幽地叹气,心里无力地悲哀。她一直很用力保护爱情,却忘记保留自己原本的样子。也许还有更多变化,是粤然不肯接受的。

“不是。”

粤然看着苏航,虽然有些难受生气的感觉挥之不去,但是她更加心疼。“苏航,你只是变得越来越让我担心。”

她了解她的无奈,越单纯,越难适应,更不懂得拒绝。

可是她害怕她的宽容,又害怕失去这种宽容。

“粤然……也许,我以后尽量不喝。”苏航说着,自己也知道这很难做到。

粤然微笑着说出她们都知道的事实:“酒桌上,名声一传开,整个圈子都知道,你跟某人喝过,再去拒绝旁人,就是不给面子,比从来不喝,更加得罪人。苏航,你不是因为这样,才一直制止我喝酒?” 

苏航沉默,忽然站起来,到粤然身边蹲下,低下头,脸贴着她的大腿。不知道是怎么变成这样的,她只想求得原谅,和重新的接纳。

曾经猜测过的,将来的种种,正在慢慢地汹涌而来,这才是开始。

粤然捧起苏航的脸,给她宽容安慰的笑,认真关顾的眼神:“我在身边,就听我的,我不在身边,就多想想我说的话。我在家,就回家,我不在家,也要记得自己有家。知道吗?”

如果一路爱下去,需要接纳她的许多变化,她愿意温柔地去做这件事,既然她逃不开去爱一个太过单纯的孩子。

苏航放弃支撑那些自尊,把脸埋进粤然的腰腹,深深地躲藏,不去面对任何一切。一个包容的怀抱把她安然地笼罩。

也许,真的可以忘了自己,全心去依赖信奉,只因为,粤然是允许她这样的一个爱人。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