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五十二章 清酒苦心——思醉

2013-01-05

一条江的两岸,几乎是完全不一样的景致。在外滩,充满着悠闲的小情小调,附庸风雅的各种购买与出售,但在这一边,则是同为景点却气质高傲的金茂和明珠,以及更多的巨型高楼。

下了船,粤然慢慢地带苏航走到她曾经在短信里说的、跟明珠相比她更喜欢的金茂。

苏航一路跟着,看着阔大的马路车来人往,安静严肃的一种感觉,而牵着她的粤然,也是安静严肃地,认真地带她走着一段似乎很熟悉的路途。

“你常来这边吗?”苏航问。

“来过两次。”粤然看着路况,小心地保护着爱人。

苏航有些奇怪:“你一个人,来两次干什么啊?跟……别人来?”她忽然想起,不仅是粤然不在她身边,她也不在粤然身边啊!“而且,你怎么这么熟悉这些道路?”

粤然拉着苏航走到一处安全岛,默默停下来,认真地注视爱人,也许是阴天的雾霾,让她在她些许的怀疑里忧伤。“第一次来,不知道你喜欢这里,所以只记住了去明珠的路线。后来你说喜欢这里,我就又来了一次,把路线记好,等着可以带你来看可爱又纯粹的怪物。两次,都是自己一个人。”

她这样认真地叙述解释,只为让她放心。可是说着说着,却有了一种忧伤被甜蜜浸润的奇特感怀——她曾那么孤独地设想着和她同游的场景,终于实现了,虽然笨笨的她在怀疑她,质问她,可是,她就在身边。

看着爱人的安静认真,听着没有什么修饰的简单叙述,苏航却觉得,好像听见了一个苦恋的故事——她给粤然的苦恋。“两次,都是自己一个人。”这话语里,有她才能体会的寂寥和盼望。

“现在第三次,我们两个人。”苏航看着粤然微笑,轻轻地说。

粤然的心被触动,刚刚的哀伤变为缓慢流淌的甜蜜,红灯转成绿灯,她拉着心爱的孩子过马路。

金茂真的是庞然大物,她们看见一个男人躺在地上,用广角为身高大约一米六的女友拍照,蹭了一身的灰,换了许多角度,只为在女友的头顶摄入金茂的顶端。

“好虔诚的爱人啊!”苏航感叹,虽然她爱的是女人,可是看见一个男人为自己的女人做了地底的泥而不亦乐乎,还是会感动。

粤然摸摸苏航的头,笑着说:“来,我们绕着你喜欢的怪物走一圈。”

她拉着她在金茂外围行走,看见很多在游人观看的景点泰然自若出入的白领,三三两两用各国语言认真地讨论商业社会的种种——他们行走的是现实,游人观看的是理想,二者居然如此和谐共存,这也是上海为什么总受瞩目的原因之一吧。她一边想着一边跟苏航分享自己的想法,不去管孩子眼中的探问。

苏航虽然觉得爱人说得极其有道理,可还是按捺不下心中的疑问:“你怎么不问我,要不要你像那个男人那样做啊?”她奇怪,她为什么不借机表现一下对自己的疼爱呢?

粤然抿嘴笑:“你不会舍得,我又何必问?”她只是更相信默契而已,虽然并没有忘记,身边的人还像孩子一样爱娇。

“能那样躺在地上为一个人,是很不容易,可并不代表那个人不在眼前的时候,他还能为了她做地底的泥。但是,我可以为了你,走更多一个人的路途,只为相信有一天,我们能够一起走。”粤然牵着苏航,一路走,一路慢慢地说,只觉得很久没有这样表明心迹了,她也有点不好意思,不敢去看爱人用什么表情来回应自己。

苏航看着牵住自己的一只手,安静了好一会儿,突然说:“你好肉麻啊……”

然后两个人都笑得眼泛泪光。

“我们是上金茂看全景,还是上明珠看全景?”粤然问苏航。

“哪个好看?”苏航相信爱人的判断。可是,却听见粤然回答——

“不知道。”

“不知道?你没有上去过?”

“当然没有!上去一次一个人要一两百,我有病啊一个人跑上去,你又不在。”

“啊,这么夸张,要花一两百坐电梯?我还想两个都上去看看呢!”

“你少来,不许贪心!只能选一个,上哪个?”

苏航哈哈笑,在粤然耳边回答:“我很专一,不贪心。只能选一个上的话,我上这个。”她点一点粤然的手臂,大笑不止。

粤然气死:“再胡闹,我就大庭广众之下揍你!”

她们决定还是上明珠,因为苏航想看金茂冷硬的全貌。

其实远远地看全了,冷硬的金茂是很孤独的,像任何一个看起来刚强的人一样,有着渴望伴随的内在语言。

她们在明珠最高的一层观景窗前依偎,看着下面灰蒙蒙的江景和许多遮掩人影的巨型建筑,真有相伴出尘的感觉。

高处不胜寒,但有爱人就不一样。

……

她带着她去败家,却发现她除了观光之外,只对吃的有兴趣。

“让你到那边坐着,怎么不听呢?”

城隍庙的南翔小笼包很吃香,人龙排了长长的一条,又下着雨,到处湿,一团混乱。粤然让苏航到旁边的长凳上休息,等自己买好过去一起吃,可是苏航总是走开两分钟又粘过来,被人推搡着傻乎乎的样子,让她忍不住心疼得发火。

“一个人坐着很无聊啊,人家都是成双成对的。”苏航粘着爱人垂头丧气地撒娇。

粤然看了一圈,几乎笑死:“谁?谁成双成对?那几个大妈?还是那几个老伯?还是那几个横冲直撞的小孩儿?睁着眼睛说瞎话啊你!”又有人捧着热乎的包子撞了一下苏航,烫着了她的手臂,粤然不知道该凶那个路人,还是该凶自家不听话的孩子。

“那人家想跟你站在一起嘛……”苏航低头小声呢喃,两眼无辜地看着粤然。

没办法招架了,粤然只能把苏航护在自己前面。后面立刻有大嫂大叔叫唤:“哎!小姑娘怎么插队啊!”

苏航脸红不知所措,粤然回头瞪人家一眼,清亮的声音有着爽利的泼辣理直气壮:“我们本来就是一起的!”

那些人没了声息。苏航看着前面的好多人头吐舌暗笑,得意洋洋。等了一会儿,回头跟粤然耳语:“我刚才听见一个大婶说,每个人只可以买两笼。我们两个人,可以买四笼。”

粤然惊愕的双眼变成铜铃:“你要吃四笼!”倒抽一口凉气——馋猫啊好吃猫啊这些稀松平常的词汇都不足以形容这个小孩了,或者,“你什么时候变成大胃王?”

苏航笑着捶打她。

最后买了三笼,果然是不够。“你坐着吧,我再去排队?”粤然看着苏航的馋样问。

“不要了,好花时间,我们逛逛吧,那边好像还有一个什么小吃。”

粤然苦笑:吃,还是吃!这一路可真就没花什么钱。

可是苏航很快忘了别样的小吃,被九曲桥下的鲤鱼吸引了。

那些鲤鱼都被游人娇惯了的,要有人投食才会上浮聚集,可是苏航不知走的什么运,她一探头就看见鱼群,弄得身边的游人也凑过来挤着看。

粤然忍不住逗她:“人家都说沉鱼落雁,美人出现,鱼会沉底,可为什么你一出现,鱼就冒头?”

苏航白她一眼,骄傲地说:“因为鱼知道,我是被人霸占了的美人嘛,所以出来同情一下我啊,哎!”

粤然出乎意料,只好明知故问:“谁,谁霸占了你?”

苏航手一点她的肩膀,笑而不答。

粤然说:“既然这么值得同情,你就大把大把地花霸占你的人的钱吧!”她带她去南京路。

结果又是另一种哭笑不得。

苏航对巨型的标语啊装饰啊什么的分外青睐,对那些人潮熙攘的商铺却缺乏兴趣,勉强进了店门也是转一圈就出来了,丝毫不流连。

永安百货的阁楼上有一个男人在演奏Saxophone,悠悠扬扬又淡淡袅袅的音律飘荡,苏航站在路中央着迷地仰望,认真聆听Kenneth Gorelick送给情人的“Songbird”,线条柔和的小圆脸上满是陶醉的神情。

粤然看得心里软软的,不忍心打扰孩子这种闹市中宁静的情怀,在一边安静陪着。

阁楼上吹奏的男人也被苏航的仰望感动,停下来跟她们挥手致意。

她们依依不舍地离开。

粤然轻轻地感慨:“别人的女人到这里,都是东钻西钻挥金如土,可我的女人在这里,只看上阁楼的一位大叔。”

苏航轻轻地笑着说:“你真的这样以为?”

当然不是。

粤然默默地笑,牵着苏航慢悠悠地走。苏航的心是安静的,她们有属于她们的,平实悠扬的恋爱和生活。

不真正跟最爱的人走一次,永远难以想像她会给你怎样奇特的体验和回忆。

……

“你先上楼吧,我去前台查询一下,他们有没有把洗衣费和餐费算进我的房间。”粤然把苏航送进电梯,看着门慢慢合上才转身,对上罗小丽一双探询的眼睛。

“是她吗?”罗小丽精致的脸蛋再次为粤然表现的细心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

粤然没有回答,跟小女孩擦肩而过,径直走向服务台。

罗小丽在电梯门口等着,等到粤然办完事过来等电梯,又问:“她有那么好?叫你鞍前马后,无微不至?”

粤然沉默不回答。

罗小丽等了一会儿,咬牙离开,听见背后一句无所指的自言自语:

“只不过在我心里独一无二而已。”

回头,罗小丽看见粤然低头微笑的侧脸。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