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五十三章 醇——远声

2013-01-05

满室的阳光中,有一张沮丧的脸,一个小小的身影在窗边席地而坐,阳光围着她落寞的轮廓。

“怎么了?”粤然问苏航,“在想什么?”

“在想你,你就回来了。”苏航愣了一下,看着出乎意料在正午出现的爱人,温柔地笑。

“进入任务后期了,我们外聘人员能参与的工作越来越少,所以跟林雪莉轮流值班。”粤然盘腿坐在地毯上,苏航的身边,歪头仔细看她双眼的表情变幻:“你在骗我。你不是在想我。”她在她眼里看见一些迂回,逃避她追寻的迂回,这令她慌乱:“我说过,不允许你骗我。你答应过。”

苏航看着窗外,眉头微蹙:“不要怀疑,我在想你。”

“是为了我,在想一些事情?”粤然看见微蹙的眉间有恐惧,很淡,但是很明显。“是什么事情?”

“没什么。”苏航看着外面,马路上奔忙的车和人,觉得生活的向前时间的向前多么无奈,“你的工作还要多久?”

“五天以后结束。想家了?”粤然察觉苏航在用力地、尽量不着痕迹地转移话题。

“房东太太打电话来,催缴租金。”

被审查,被排挤,跟粤然度假,水深火热也好,烟雨蒙蒙也好,她们总是跟俗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苏航醒悟:即使自己不去想起,也必定会被提醒。

“我去转帐,问她要账号了吗?”粤然笑。苏航一向怕应付这些事情,也许是因为觉得被打扰了。

“没有要账号,回去交吧,我要回去了。”

粤然沉默。苏航一直不看她,但脸上的忧伤怎么也遮掩不了。“为什么要回去?”她分明看见她脸上的不愿意。

“梁听打电话要我回去。”

“放假的时候没有说好假期长短?你说过,陪我到项目结束,一起回家。”

苏航苦笑,如果可以,她真希望粤然能够晚点回家。这一次,可能真的逃不开。恐惧令她的胸腔疼痛,克制使她的头脑发昏。

她开始讨厌自己的执拗。

粤然已经觉得不妙,爱人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多于哀伤和恐惧,简直是绝望。“宝贝,有事情要告诉我。”她凑过去拥抱她。

在爱人的温暖里融化,苏航脸上晶莹串串:“粤然,我陪你到后天。然后回家等你。有些事情,能不能允许我准备好再告诉你?”

粤然说不出不能。她直觉,这不是“爱不爱我”的威胁可以诱导的问题。

“记得有我。”她轻轻说。

……

“我记得。”梁听看着面前气势凌人的薛晴枫,冷冷地说:“我们搭档期间你的人际关系我都记得,这一次,其实不是钱大有,是你,对么?”

薛晴枫木着脸:“梁听,老江湖了,话不要太多。等你的徒弟回来通知我。”确认梁听通知了苏航,她转身离开。

“薛晴枫,我真不知道,连钱大有的老婆妻弟你也能利用。”梁听看着薛晴枫的背影,冷调里透着厌恶。

薛晴枫回头,得意的笑容里有着不屑:“梁听,这是协会的福利和负责任,跟利用什么人无关。”

……

“协会这种福利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上次有一个同行被跟踪导致不敢出庭,不是也启动了心理辅导?”林雪莉在越来越少人的临时作战室里悠闲地翻看着时尚杂志,跟董宇交流两边的工作动态。

董宇在办公室里看着其他外派工作组电邮的简报,心不在焉,“但这次不仅仅是福利,莉莉,他们同时启动了对小朋友的内部调查。”

林雪莉有些惊讶,合上手里的杂志:“不是排除嫌疑了吗?内部调查什么?”

“好几个理由,职业道德,代理案件手法,文件归管的规范问题,好几条。”

“那心理辅导的理由呢?”

“避免她目睹凶案现场有心理阴影,体现协会的人文关怀。”

“瞎扯淡!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要有阴影早自杀了,这会儿才关怀?这内部调查也够滞后的,这段时间小姑娘没办案?”

“就是因为她放假了。莉莉,时间滞后不是问题,我们协会的动作什么时候迅速过?哪次开会领导迟到少于半小时?”

林雪莉笑:“那是!我们工作风风火火,他们决策慢慢吞吞。但是李作霖薛晴枫都是常委,就压不下对自己人的调查?”

“压不下,主管局长亲自点的名。”

“钱大有?蹊跷了,这事情怎么引起他的注意?”

“不知道。不说了,我们一向跟他们联系不紧密,不管也罢。小粤最近怎么样?”

“挺好的,有个小姐妹来了,除了工作就是玩。”

“小姐妹?什么来历?住在小粤房间里?”

“不是,好像是什么同学,来度假,顺便一起玩。粤然给她另外开了房间。年轻人图省钱,问我能不能要内部价,我就帮她打了招呼。别的我可没管,不影响工作就行,小宇,我们一向尊重隐私,对吧?”

“那是!连你的男朋友几岁我也不知道!小粤工作怎么样?”

“没有再闹情绪,工作方式也比先前成熟。哎,你可别动调她外联的念头啊,她是实力干将,我还没用够呢!”

“最多再给你用半年到一年。”董宇笑:“我们的外联是专业模式,又不是火坑,你不用护了一个胡巍巍又护一个粤然,才女美女都被你占着,外联部门现在三十岁以下的女人数量是零。”

林雪莉也笑:“零就零,干吗非要三十岁以下的女人,我们哪个人出去像三十岁以上?保养好了打扮好了,都是专业的,就够可以的了!”

董宇大笑:“是,是,最年轻就是你!说起保养,莉莉,从上海帮我带点东西……”

……

薛晴枫远远就看见日渐发胖的钱大有在露天茶座向自己招手。

“小薛,这边!”

“别‘小薛’了,听着恶心。现在人家都叫我老薛。”

“呵呵,我们识于微时,跟别人不一样。”

“跟你们家女神说好了?”

“说好了。什么女神,整个一木头!”

“谁让你图年轻来着?又不要孩子。女人有了孩子,都会鲜活起来。”

“还孩子?她连蛋都生不出来!算了,不说她!小薛,事情过了这么久协会才介入,有点麻烦啊!你要是早点说,不就不用跟李作霖闹掰了?”

“早?早我也不知道小丫头跟公安都说了什么,也不知道死人跟她有渊源,怎么早?”

“渊源?她跟死了的小余?”

“不是余佩文父母告诉我她喜欢女人,我也想不到这一层。我说呢,难怪两个人一碰面就交恶,变态的感情果然难以理解。”

“什么……我没明白。”

“肯定是私底下余佩文对小姑娘因爱不遂而生恨,故意为难呗!”

“既然这样,你还担心她们互通消息?”

“可是后期小姑娘跟余佩文关系好转,动心了也说不定。谁知道余佩文拿什么换小姑娘的心?很可能就是我的办案手法和信息来源。要不然,平日里假清高不会转弯的一个人,会知道扣下笔录以防万一?肯定是余佩文告诉了什么,她才知道使阴招算计我。看小姑娘对付公安的策略步骤,心里肯定还装着事,不问出来我不踏实。”

钱大有目瞪口呆:“小薛,你的意思是,两个小姑娘恋爱,你徒弟把你卖了?但是,余佩文父母为什么告诉你这些?为什么既要内部调查又要心理辅导?我还是不明白。”

薛晴枫冷笑:“你不是早就知道,我是被现在的父母抱养的?余佩文父亲,是我亲哥哥,不然我才不用他这个浮躁蠢笨的女儿。来看完尸体,他非说要见给女儿送终的小姑娘,我就觉得不对劲,三两下问出来了,原来有这么档子事儿!内部调查,我们协会有公安厉害吗?小姑娘大概把爱情当鸡血打进脑子了,对公安都扛得住,我们协会的调查算个鸟?再说调查的资料要存档,我能放心吗?不过是个幌子罢了。心理辅导就不一样,不是可以催眠嘛,催眠了什么都得说,再说协会请的那是你妻弟,说了什么直接告诉你,跟我有关的抽起来不入档,多保险!”

钱大有恍然大悟:“小薛,你一向聪明。当年要是我们……”

“得了得了,旧事不要重提。”薛晴枫打断钱大有,“当年要不是你娶了那个死鬼高干老婆,你也没有今天飞黄腾达,我也就没有今天。我没有怪过你。你现在女神不讨喜,尽可以来找我,不需要说太多。”

钱大有含情脉脉地握上薛晴枫的手。

旁边侍应生看见一对中年男女眉目间传情,只觉得怪异。

……

“你好!我叫罗小丽,是小粤姐的上海同事,认识一下?”

粤然一直安静地看着苏航沉思的脸,没有看见酒店餐厅里突然出现的熟人,身边突然有人说话,她和苏航一起有些错愕。

“你来这里干什么?”粤然不悦地问,心里厌烦罗小丽打扰了自己和苏航的时光,尤其是她现在近距离打量苏航的眼神,让人十分讨厌。

“呵!小粤姐,我来交点资料给外方人员,他们也住在这里,你忘了?”罗小丽观察粤然的表情,发现自己被当作潜在情敌被排斥,一时间觉得更加好玩。

“我知道外方人员住这里,也知道你可能来交资料。我是问你,为什么来这里,餐厅,这里没有外方人员!”粤然直白地表达排斥情绪,毫不掩饰。

“餐厅里没有外方人员,但是有晚饭啊!小粤姐,你们能来吃饭,我也能来。”

苏航把思绪收回现实,看粤然的眼神,那种熟悉的醋意令她隐约明白眼前小女孩的身份。

“我可以坐下吗?”罗小丽问苏航,“还不知道怎么称呼?小粤姐的朋友,我也想认识。”

苏航抬头,看见一张十分精致的瓜子脸,年轻有朝气的好奇眼神,除了那声过于自以为是的“小粤姐”令人觉得不舒服,她觉得眼前这个女孩子还好。

“坐吧。”她微笑回应:“我姓苏。”

罗小丽欢快地坐下,粤然皱起了眉头。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