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五十五章 醇——归去

2013-01-05

收拾行李是一件令人烦恼的事情,尤其在心绪烦乱且目的地是并不想前往的一处的时候。苏航只觉得那个小小的袋子装不进任何她想要带走的东西,完全不似来时一般顺遂。

她干脆放弃,将一切撒开,托着粉红色的水晶苹果发呆。外面日光游动夜幕轻垂,一切也与她无关。

这个行业对经验和资历的讲求使人踏实,也令人疲惫。在人丁凋零的作战室枯坐一天,粤然给自己画了张图,要能独立担得大任,做到董宇口中所说“完成个人资本的积累”,似乎还须三五年。

但她已经有些着急。

孩子也好女人也好,她不想让她再身处江湖,虽然她有矫健身手,却没有放声吆喝的天然心性,那些累正在淹没她的心,那些勉强铸就的冷硬在包裹她天然的柔暖。即使她舍得失去她的柔暖,也不舍得她经受冷硬浇铸的痛太久。

现阶段,她仍然必须认真地累积,小心地守护,用所有的细腻来弥补能力的不足,幸好她们都是女人。

可她很快怀疑她只能是孩子,不会是女人。

“你干了什么?”粤然捧着特地打车去买来的热辣辣生煎馒头,一进房间,看见星球大战的遗址。

苏航捧着冰凉透亮的水晶苹果,侧过脸来朝她笑,“捧着苹果等虫子。”

她也只好笑。

“都想带走吗?”粤然看见床上所有自己给苏航买的东西都有收拾好又折腾乱的痕迹。

“当然,我的东西都要带走。”苏航看着爱人,意味深长。

“那怎么不收拾好?”粤然在读着孩子眼中的寓意,那些不舍,占有的欲望,和不信任的威胁,她心疼又沾沾自喜。

“收拾不好,装不下。”苏航手一指来时带着的小旅行袋,看着粤然的眼神依然。

粤然笑:“你来的时候才带了多少东西?现在想小蛇吞大象?当然收拾不好。”她把装有生煎馒头的饭盒放在茶几上打开,整个房间都是白面混着红肉的火热香气,“你先吃吧,我下去商场给你买个箱子。”

她轻轻握她的手,笑着出门,想像着大箱子回来,小饭盒已经空荡荡。

但事实出乎她的意料,再进门,饭盒里仍然满满当当,所有原先凌乱的一切已经井井有条,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悄悄做了女人。

“怎么只收拾,不吃东西?凉了就不好吃了,浪费我特地去买的心意。”粤然看见苏航脸上还是有着复杂深邃的表情,暗暗地心疼,要拉她坐下吃东西。

“先收拾吧,我怕装不下,再大的箱子也装不下。”苏航却把她拉到床边,指着她买来的大箱子,脸上有怀疑的笑。

粤然略微地意会那笑里的内容,忍着不去提,只是轻轻说:“装得下,你想带走的都能带走。来,我们一起收拾。”她拿起一沓衣服预备放进箱子。

苏航伸手阻止,把粤然拿起的衣服放回床上,认真地指着打开的行李箱,对粤然说:“你先进去!”她命令着,也知道自己此刻的表现不是常人,却怪异地无法笑出来。

粤然不动,只是轻轻地摸孩子的头。

苏航用力地拉扯粤然,朝箱子的方向,强硬地说:“进去!我的一切我都要带走!”一瞬间已经泪流满面。

粤然也鼻酸喉涩,只是勉力忍着,拥住苏航说:“不用把我装起来,我会回去,放心。”

苏航抹一把眼泪,只是沉默。她想让她回去,又怕她回去,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我不想再和你分开,我怕!”只有这点是清楚的。

“不怕,我只比你晚三四天回去,到时候,你给我开门,好不好?”粤然吻着爱人的耳垂,希望用爱的酥软融化她心里的惶恐。

苏航犹豫着,没有办法给出肯定的答案,僵硬地沉默。

“不好?”粤然敏感地皱眉。

“我没有家的钥匙。”

“我的给你带走。”

“家里太乱,很久没有人住过,会很多灰尘。”

“你稍微收拾一下,我回去再大扫除。”

“我懒……”

“苏航!”粤然沉着声音打断企图蒙混过关的孩子,“你还是不敢回家?要去哪里?”

“我们已经撑了这么久,不能功亏一篑。我要弄清楚情况无害再回家。我去明敏家。”苏航发现,自己在粤然的逼问下,竟然一瞬间整理了思绪。

是了,就是这样,谋定而后动。

“那如果,我回去了呢?你也不肯回家?”粤然几乎就要继续逼问事情的原由,如果不是苏航脸上思索的冷硬给了她明显的距离感。

苏航在思虑中醒转,看着她心里最珍视的爱人,不确定却真挚地说:“粤然,我会跟着你回家。”

“即使仍然不安全?”

“如果不安全,就要辛苦你……”苏航脸上的冷硬崩溃,柔暖却无法恢复,整个人诠释着脆弱。

粤然用很多的吻很完整的怀抱来呵护爱人的脆弱,只是命令着:“不要去明敏家,去我父母家,我需要知道有人在照顾你,明敏是个自顾不暇的艺术家,不懂得照顾孩子。”

“我不是小孩。”苏航哭着皱眉:“而且你妈妈……”她渐渐脸红。

粤然脸上漾起笑意:“你什么都不会做,又懒,比小孩还不如。不要怕我妈,她要是再问你,你就告诉她等她女儿回去再把我们做过的坏事详细汇报给她……”

“做坏事的是你,不要拉我下水!”苏航叫,眼泪自然而然收了。

事实上,她们谁都没有心情做坏事,一直拥着到天明,一秒钟也不想分开,一直到苏航走进登机口。

转身之前,她对她说的是:“离罗小丽远点儿!”

她哭笑不得,心里却傻傻地欢喜:傻孩子的心被这么多事情压着,最在乎的仍然是和她的爱情。

大不了什么都不要,只要爱情。她相信她和自己一样,早有如此准备,所以才会尽力挣扎争取,什么都不怕。

还没有走出机场,粤然就接到苏航的电话。

“一会儿起飞要关手机了。”每次分开都是这么不习惯,无论在一起多久,苏航已经接受自己对粤然的依赖,“你再跟我说点什么吧,问我什么也好。”穿衣戴帽,吃饭喝水,任何叮嘱她也要。

粤然停在原地笑:“你怎么从来不对我说,叫我不要送你,不要看着你的背影难过?”她要她知道,她也一样不舍。

“因为如果没有你,这条路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走。”苏航不假思索地回答。

她们都微笑着沉默。这是事实,不管是现实里的路,还是爱情里的路,她都需要她。

……

“姐夫,这么弄下去我们所可要大红大紫啦!”于安娜歪在姐姐家的长沙发上,风情万种地嗔怨,一双美目看着悠闲自得品茶的李作霖。

李作霖在茶香里闭目沉思片刻,阴柔的嗓音缓缓发问:“安娜,你说,薛晴枫为什么一定要把事情像挖坟一样挖个透底?”

“谁知道!”于安娜不屑地撇嘴,“你们这些人精,动起歪脑筋来一个个都不正常。不过,我猜测,她肯定是想借这个由头打压梁听。”

“打压梁听?”李作霖眼神微亮了一下。

“没错。薛晴枫这么多年最不服谁?不是你李作霖,也不是别人,就是当年什么都不肯牺牲,还稳打稳扎奋斗到跟她平起平坐的梁听。她把爱人丢了,又背了很多人情债,不黑不白地一个人混到今天,也只是跟爱惜名声羽毛的梁听打了个平手。到了今天,徒弟死得不光彩,梁听倒明显得了个好助手,她能服气吗?把苏航搞臭,再把梁听的羽翼剪除了,又在你面前显露了她的手段,姐夫,她这是一石三鸟啊!”

李作霖细想于安娜的话,抿嘴点头:“安娜,你越来越聪明了,什么时候考个执照,做我的助手?”

“哼!算了吧!”于安娜摇晃着一头新做的枣红色离子烫,后怕地说:“这一行,后生可畏呀,你看看苏航,那天我差点就不认识她,以为她一不小心被妖怪‘画皮’了!”

李作霖沉默,脑海中过滤着苏航所做的一切,他也有同感,“小姑娘让人大跌眼镜,确实!”

“那是!再不是任人欺凌的小丫头了,如果没有这件祸事,跟着梁听再多一两年,姐夫,你手下又多一名杀人不见血的猛将。不是已经有小辈说她是‘温柔一刀’嘛!哎!可惜呀,招惹了薛晴枫和余佩文这一对疯狂师徒!”

听着于安娜嘴里的江湖语汇,李作霖忍不住笑,也忍不住思量:“安娜,你说,是薛晴枫的价值大,还是梁听加上苏航的价值大?”

“那不用想,肯定是梁听加苏航的价值大!姐夫,梁听什么时候给你找过麻烦?苏航是绩优加潜力股,有双重投资价值。而且,姐夫,说良心话,那天小姑娘不是必须要我到场,她是为着她师傅梁听,还有所里其他人,才把事情弄得众人皆知。李翰林那些笨小子想不通说她奸猾,我冷静下来,却不能不说她厚道。这样的人你出手保她,绝对能换回知恩图报,不像薛晴枫那起白眼狼,你小心养了她这么多年,该咬你的时候一点也不含糊!”

李作霖对这番话不给反应,因为他早已经考虑过,也差不多下结论了。他只是问:“安娜,你很看不上薛晴枫?”

“我跟她可没什么仇。就是吧,苏航这丫头平日里跟我言语来往比较多,我婆婆向她咨询过后都说她心善有人情味,看着她被薛晴枫这么整,人心里过不去!”

“呵!我们家安娜很有人情味嘛!”李作霖坐到于安娜身边揽她的肩膀,没料到被挣脱。

“姐夫,有人情味的人少了,可不是没有,苏航还给余佩文送过证据,末了又给她送终,结果呢,被当成嫌疑犯审了,现在又被拿职业操守作文章来调查,可真冤!你们这些人啊,越来越冷血!”于安娜说着也觉得待在李作霖身边阴冷阴冷的。

“冷血?好,好好好,我们家安娜如果想帮小姑娘,我自然有办法!”李作霖强硬地揽过装腔作势的美人,阴柔地笑。

他已经计划好怎么帮苏航、给薛晴枫一个警告,但不是为了什么狗屁人情味,而是为了“投资”——梁听加上苏航,的确比薛晴枫值钱,无论实力,人品,还是青春。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