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五十六章 醇——来兮

2013-01-05

飞机上的人总是很沉默。

许多人同时间沉默会令人昏昏欲睡或情不自禁地思考。苏航思考了所有的可能性,大致上明白,如果没有有力的人物出面,李作霖作为协会常委老大,不会批准对自己的调查。而且公安已经结案,协会的调查应该另有目的。可能性之一,是有人想拿职业道德来作文章无事生非,可能性之二,是薛晴枫对自己不放心,要抓住机会打落水狗。

不管哪一种可能,都不能坐以待毙。

苏航下了飞机,自觉整个人硬朗起来,仿佛从温柔乡里清醒回神,就要回到战场涉险。上了机场大巴,还没有坐稳,粤然的电话就追来。

“下飞机怎么不打给我?”

“要拿行李,出闸口,还要找机场大巴,你知道的,我不擅长这些,要专心应付。”苏航尽量地温柔。

但粤然处处听出她一种“不想多事”的情绪,声音冷淡令人难过:“现在呢?都弄好了?”她还是温柔关切。

“上了大巴,两个小时就到市区,放心。”

“我给家里打了电话,妈妈说会给你准备晚饭和床铺。”

“不,粤然。去他们家跟回我们自己家都一样,如果有事,还会连累老人。我回明敏家。”

“苏航,走之前你答应过我……”粤然在千里之外忍着气。

“那是我没想清楚。粤然,在你身边我一向听你的话,想不清楚。”苏航冲口而出,她发现,自己心里在怕粤然的温柔,怕自己对她的感情。

那些温柔使她柔软不能对抗外界,那些感情令她无法狠心。

但是眼下要应付的事情,却令她必须狠心强硬。

所以她急于摆脱。

“你是说,我不在你身边才好?没有我你才清楚?”粤然问完,立刻后悔,谈话这样下去结果必定不妙,而她们现在是处于随时可以挂掉的电话两端。

“粤然,并不是所有事你都有能力帮忙!我总有必须依靠自己的时候!”苏航开始生气,觉得粤然现在的关心和疑问都是故意为难。她们的职业,彼此应该互留空间,粤然很清楚。

“我根本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你怎么知道我没有能力?”粤然忍不住爆发,自问;难道一直忍着不问,一直尊重她的决定是错?所以现在她才变本加厉?

“如果你知道是什么事情,恐怕你真的会觉得自己无能为力!”眼看着离市区越来越近,苏航临战的神经越来越紧绷,被粤然轻轻碰了一下,弹出强烈的回响——所有的危机不过是因为粤然过去跟余佩文的不清楚,所以她才百口莫辩虚与委蛇处处危机!

“到底什么事?你在责怪我?我跟你的案子引起调查有什么关系?”粤然越听越觉得不对劲,莫名地被讥讽,她几乎发怒。

苏航深呼吸几下,强压下对爱人的抱怨,仅存一点理智告诉她,这不关粤然的事,但情绪已经不受控制,“粤然,不要自以为是!”她说。心里不是不后悔歉疚,但仍然收不住嘴。

“我自以为是?苏航,是谁一路自作主张?现在又对答应过我的事情反悔?”粤然在几乎没有人的办公室值班,气得咬牙,并且着急,清亮的声音不禁高亢。

罗小丽正巧进来,听见这语气不善的话语,又听见苏航的名字,投过来探询的目光。

在另一个城市的高速路上,苏航的两眼酸涩着发红,干涸的难过比流泪的挣扎更加折磨人,“我自作主张?那是因为你根本没有办法帮我!反悔?粤然,如果我反悔,我大可不必这么辛苦!”

粤然愣住,才听出来,苏航所经受的事情似乎跟自己有关……正在思量着要怎么问,那边苏航却把电话挂了。

不可置信地看着显示通话结束的手机屏幕,在愤怒和疑惑中发呆,粤然只觉得苏航一离开自己的眼前,就好像一切突然都脱轨了。

她丝毫没有留意到身边悄悄站了一个人,脸上写满好奇。

“小粤姐,你和苏姐姐,恩爱夫妻也有吵架的时候?”罗小丽抱着文件夹在胸前,甜美的脸上似笑非笑。

粤然莫名地看罗小丽一眼,思绪还困在苏航所说的话里无法抽离,“苏姐姐?”她轻轻地皱眉。

罗小丽轻轻地笑:“对,你的宝贝,苏姐姐。你不是在跟她吵架?看来老夫老妻总难免要吵架?”

冷冷地看罗小丽一眼,粤然沉默着,慢慢地想通了什么,又有什么还是想不通,她想了又想,给苏航发短信——

“对不起,我只想关心你,不是想打扰你,我爱你,如果你的辛苦跟我有关,希望你告诉我,我会尽自己的能力帮你,只要你需要。”

摁了发送键,粤然只觉得时间太长,长得令人难过。

苏航看了粤然的短信,心疼又愧疚,想打电话给她,又在接通前挂掉,想发短信给她,又什么都不能说,要安慰她,自己现在根本没有心情。

她默默对自己说:“等她回来吧,回来了再说,自己的错,她的错,别人的错,怎么说都好!”现在,她要去弄清楚事情究竟坏到哪一步。

粤然还有三四天就回来了,苏航只觉得时间太短,短得可怕。

……

许多流言突然被放了出来。

从区法院检察院和刑警队,事务所,圈子里同事同学之间的电话线等等各种缝隙,有关苏航和余佩文命案的诸多蛛丝马迹被释放出来,原本整个行业讳莫如深的事情被大肆讨论:

“苏航把涉案文件交给公安之前还知会了所里,真厚道……”

“苏航硬是顶过了公安超过24小时的审查,最后才在所里专管员知情的情况下交付了涉案文件,还留下了公安的收条,很厉害……”

“苏航做的笔录,除了有死者余佩文的事情,里面还涉及大律师薛晴枫……”

“苏航被人误会故意引余佩文上死路,说她职业操守有问题,实在太冤枉了!之前余佩文开庭忘记带证据,她还火急火燎地赶去救场,职业操守算好得不得了,要是这样还审查,我们律师都去修道算了……”

“听说涉案律师薛晴枫反而没有被调查,明明后台很硬,结果所里的小朋友她就不保,蹊跷啊蹊跷……”

“公安结案很久,协会才开始调查苏航,是不是有什么隐情?难道想通过苏航整其他人?但这件案子统共就涉及三个律师,余佩文死了,苏航公安审查过没问题,那就剩下薛晴枫……”

流言有时能杀人,有时也能救人;流言会脱轨造成事故,但只要有人引导得法,就能成为好用的工具——舆论有时比法律更有力。

短短两天之间,苏航的名字通过许多人的嘴变成了本城同行津津乐道的传奇,同时隐隐约约地,伴随了许多同情和猜疑,衍生出对薛晴枫和余佩文死因的更多猜测。

李作霖端坐在办公室,满意地体会着自己利用关系网简单操作的结果;苏豪李影李翰林则在领导的授意下津津有味地通过电话线跟同学朋友分享着身边同事的“传奇”故事;小姑娘融安终于在甚嚣尘上的流言中恍然大悟——小苏姐不是差点害了她,恰恰相反,是很用力地保护了她。

而梁听,则苦笑着发现,流言始终是流言,慢慢地在人们的信息不对称和五彩想像之后,有了许多不同的色彩。苏航明明是自己扛住了公安的审查,再被老师和师傅用人际关系捞出来。结果其他所的朋友反馈,却听说苏航是因为有前男朋友在刑警队,她利用感情利用女人天性逃出生天……

许多原本不认识苏航的人,也开始对这个名字津津乐道,包括胡巍巍和舒娟,只不过,她们都躲着董宇才敢谈论。

而苏航,则根本觉得整个人四分五裂,无所适从。

她心里装着事情原本的样子,却从别人的眼光和语气里看见了很多个奇怪的自己。

“小苏,你怎么了?我看你这两三天心情是越来越坏。”明敏从客厅走进房间,又看见苏航在入定一般地想事情,忍不住问。

苏航略微抬头,看着明敏问:“小敏,给你带的明珠模型,喜欢吗?”

“喜欢啊,不过我更喜欢你拍的照片,‘创新是一个民族的灵魂’,哈!居然矗立在闹市区醒目位置,真是集体的行为艺术,小苏,你走那么远去拍一条标语,也是一次行为艺术。”明敏笑得欢快。

苏航笑笑,心情略微平静。这时,手机亮光闪动,是粤然的短信:“可以打电话吗?”

“小苏,在上海有艳遇?这两天频繁地悄悄话?”明敏爽朗的声音一响起来,任何事情听起来也美好,“但你好像在犹豫?看你每次接电话回短信脸色也不太好?”

苏航沉默低头,明敏识趣地退出,顺手关上了房门。

“下班了?”苏航把电话拨过去,听见那个声音,心一样是柔软的。

“还没有,现在才下午三点半。你怎么回事?”

“没怎么。我没有去上班,就对时间没有概念。”

“苏航……”

“我没事。昨天去所里,梁听告诉了我调查的大致内容,似乎是职业操守和纪律一类的,明天开始,所以她让我今天自己调整状态。”

粤然没有说话,她只想听苏航说。

“粤然,回来你可能会听见很多离奇故事,关于我的。”

“是吗?”

她们在两边同时无奈微笑。

“是的,如果你相信,大概我们就完了。”

“我会把耳朵捂起来。”

“对不起。这几天我只是害怕。”苏航忽然想道歉,外面的人态度一日三变,只有粤然依然对自己纵容,她却只拿她出气,太不应该。

粤然对着办公桌温柔地低头轻笑:“我知道。你这两天都没有去上班,为什么?”

“调查没有完,梁听和我都觉得对案子影响不好,干脆再等等。”

“我后天就回来。”粤然平静地说,她甚至不确定自己回去苏航是不是高兴。

“太好了。”苏航轻轻说,“后天,大概我被扒了层皮抽了骨头,你还要我的话,来明敏这里把我抬回去养尸。”

“苏航!”粤然难过,“不要说得这么难听,我当然要你!”

“粤然,如果我受不了,让他们知道你和我……你可以不承认。”苏航笑着哭出来。

当梁听告之协会将对她进行心理辅导的时候,她根本无法接受这怎么看也另有所图的“福利”。尤为恐怖的是,她知道,一些心理治疗手段比讲求法律程序的审问审查更为温和深入,作为被动一方,她更加难以掌控局面。更令她胆寒的是,梁听说,负责治疗的心理医生很可能是薛晴枫的人。

但这一切,即使粤然知道了又能做什么?她比自己更被动。

“没关系。我去接你回家。如果你被留在协会,我去协会接你,如果你在明敏家,我去明敏家接你。”粤然很清楚自己能做什么。

也许她不得不让她一个人经历过程,但自己一定会和她一起承担后果,无论什么后果。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