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五十七章 醇——道字不正

2013-01-05

天光灰白,道路清冷,一个面容白冷到极致的女人开着私家车在路上疾驰而过。

她永远把自己收拾得一丝不苟却清淡素雅,因为想跳脱于这个五彩斑斓却混乱的世界;她将油门踩到尽头,飞快地冲向目的地,因为急于离开这个狭小的代步空间,这车,是那个肮脏的男人赠与的;她心里有更渴望见到的人,但她不允许自己去见她,因为自己沾染了这车,沾染了那个男人,不能再去沾染她……她唯一能去找的,只有那个比自己晚两分钟来到这个世界的弟弟。他也住在那个男人赠与的物业里。

她的整个世界都是肮脏的瘟疫,包括她自己,只除了她,那个为了她从明快爽朗变为明艳妖媚的她——于是她为了保护而疏离她。

值夜的保安见是一个熟悉的车牌号码,恭敬地行礼放行,然后在晨雾中暗自思量:为什么这个面容白冷的清高女人每隔不久就会这样出现?她从来不开口说话,不知道那样清丽的脸孔之下的嗓音是否一样冰冷?

“尹挚!”

刚睡醒躺在床上看着窗外微光发呆,尹挚就听到姐姐无助颤抖的声音,很细小,但是穿过虚空的客厅传到了他耳朵里。

尹挚掀开被子跳起来,三两步跨进客厅,抱住蹲在地上瑟瑟发抖的姐姐。

也许是相同的血液能更快使人温暖,也许是双生的弟弟和自己的心跳频率一致,尹执心慢慢不再颤抖,无波的眼神飘散,面容仍然白冷。

尹挚将尹执心扶到沙发让她坐下,倒一杯热水给她捧着,坐在一旁等待。

他在等她的眼泪。从某个时刻开始,尹执心只有接触温热的液体才能流出眼泪,就像坚冰要遇热才能融化。

流泪可以帮助人意识到回忆只是回忆,而不是现在。

尹挚看见尹执心冷冷地落下两行泪,第一滴还挂在下巴上晶莹着没有落下,眼角的水迹已经渐渐干涸。尹挚把尹执心手里的杯子抢过来,摔向墙角。

玻璃碎裂的清脆声音令尹执心微微醒转,看向尹挚。

“尹挚,他在外面明明有人,为什么还要上我的床?”尹执心声音平缓,面容平静,好像是在陈述一件事情,而不是在问一个问题。

因为这个问题对她来说,无解,解了也没有用。

“姐……”尹挚这么叫着,自己也觉得很无力。他是为了姐姐改行,所有的成就却只是通过技术帮助肥胖妇女控制食欲,或者稍微了不起,通过治疗手段帮助抑郁症患者留恋生命,但是自己姐姐心里的结,他始终打不开。

“我帮你打电话给小杰。”尹挚站起身去找电话。只有在郁杰面前,尹执心才有人的温度和情绪。

“不。”尹执心冷冷地说,她的身体早就有另一个人的残留,郁杰知道,但不能看见,否则,她再也无法面对她。

“姐!离婚吧!他不能把你怎么样!”尹挚摇着姐姐的肩膀叫。能医不自医,他觉得自己掌握的那些手段无用之极,还不如像普通人一样直来直去。“妈妈和陈静阿姨欠他的,已经还了,你该过你自己的生活!”

尹执心很平静,“妈妈也欠陈静阿姨。”

“那是妈妈欠的,她没有资格要你来还!”

“应该还。尹挚,你没有见到,陈静阿姨……”

“对!你再说一万次我也没有见到,那又怎么样?现在不是天天有女明星对着千万人做一样的事?”

“可她是因为妈妈,因为妈妈背叛她。”

“妈妈背叛她,你为什么要把自己搭进去?”

“妈妈要我这样做。尹挚,你不懂,两个女人相爱,什么都可以给予,包括生命和子女。”

“姐姐,你给了谁?是陈静吗?是害死她的男人!”

“可是这个男人连她死了也不放过,他只要我。”

“那小杰呢?你这样算不算背叛小杰?”

尹执心嘴唇微微颤抖,声音仍然平缓:“她会过得很好,一个人。但如果我让她看见希望,她也许会像陈静阿姨那样傻……”

“小杰不会,她很坚强明智。她也一直在等你,你不知道?”

“我知道。所以,也许我们可以等到钱大有死,帮妈妈还了陈静阿姨的债……”

尹挚沉默地叹气,再无话可说。尹执心的心里就这样,一环套一环,帮她解开一个,立即又有另一个,而一切的源头,就是她孩童时期见过的一幕惨剧。

梦魇一样的缠绕,她只能把它冰封。

连亲弟弟也凿不开。

天已经大亮,尹执心站在尹挚家的阳台,在日光中仿佛通体透明,看起来沉默脆弱。

“姐,明天苏航来诊所,你也一起来吧,叫上小杰也可以,反正只是一场戏。”尹挚看着姐姐的光影说。

“尹挚,为什么你和小杰都希望我见她?”尹执心冷冷地看着弟弟。

尹挚微微地笑,虽然他只见过苏航一次,但是那种温和装裹的倔强令他印象深刻。“因为她固执。”他对姐姐说。

都是为着爱情,都一样倔强固执,但苏航跟尹执心的方向不同。

苏航是爱情大过天。

为了爱情,她可以遇神杀神,遇佛杀佛。

坐在协会的接待室里,苏航在心里模拟审问了自己许多次,最初的紧张已经慢慢消散,现在是满心的狠意——她在计划着,怎么在言语之间明示或者暗示薛晴枫办案手法的不光彩,或者甚至,回想记忆中薛晴枫其他违法办案的蛛丝马迹。同时她也在思量着,如果对协会说无用,还可以动用陈之力和云哥的关系。

总之,一定要薛晴枫吃不了兜着走!

谁让她逼得自己和粤然几乎无路可走?

“苏律师……?”

协会负责接待传话的小姑娘推门进来,看见正在发呆,却一脸狠决笑意的苏航,有些惶恐——不是都风传这个“温柔一刀”喜怒不形于色吗?这一抹可怕的笑是怎么回事?

苏航回头看向来人,浅浅地笑,又是温和的了,因为对方是陌生人。

小姑娘打了个寒战,心想:人说律师有八张脸,分别面对上帝撒旦财主穷人好人恶人仇人爱人……果然是没错啊!

“什么事?”苏航轻轻问。

小姑娘回过神来,觉得这声音那么温暖,总不是装的吧?略微添了好感,她对苏航说:“调查取消了,苏律师,协会从其他方面取证证实您职业道德良好,办案严谨,没有问题。”

苏航愣住,慢慢回味着小姑娘的话,脸上显现感谢的真诚。

“您可以走了,苏律师,抱歉让您白跑一趟。”小姑娘微笑着道歉,又说:“原定明天进行的心理辅导改为今天下午,这是医生的姓名和诊所地址。”

苏航接过卡片,看见一个略有印象的名字:尹挚。

……

薛晴枫听着钱大有的道歉十分不耐烦:“行了!不用说了!你不就是想说,外面舆论一边倒,你有压力么?再就是命案加上律师被调查,你的顶头上司也介入了,你害怕,不就是这样么?”

“不是啊,小薛!我不是自己害怕。你想,连老郑都介入了,那问出了什么他肯定会直接过问,万一苏航那丫头乱咬,说你什么,那我可就盖不住了,我这是为了你呀,小薛!”

“扯淡!老郑老郑,你就是没本事!人家姓郑就混了个正职,你呢?十年大副!没用的东西!”薛晴枫生气地把电话挂断,瞬间恢复冷静。

事实上,她松了一口气。

钱大有说的对。如果苏航乱咬,第一个就会咬她薛晴枫,因为梁听早就说过,已经提醒徒弟提防自己。虽然薛晴枫知道这是梁听的一种心理攻防战术,想吓住她,但也是事实。苏航的思维缜密,就算是瞎编,配上那副娇憨的模样,也令人不得不信。但是钱大有已经失了主导权,压不下对自己的不利因素,所以,调查很可能会蔓延到她。

更可怕的是,为了给侄女报仇,张自有的判决书一下,薛晴枫就把举报法官受贿涉黑的证据匿名递给了检察院,却没想到法官只是被问话而没有被双规,他已经怀疑她。如果苏航乱咬的内容刚好再和张自有案件重合,被法官知道,他一定会认为她为了自保而先下杀手……两团火要是烧到一起,她薛晴枫不死也得残废。

都怪李作霖,竟然蠢到丢帅保卒,但更蠢的是她薛晴枫自己,好端端地为什么想为余佩文报仇?不是早就知道,这个世界好人不能做吗?“蠢货!”她骂自己。

幸好还有一个钱大有,薛晴枫要他永远都觉得欠了她。

片刻之后,薛晴枫又拿起电话拨出去。

“小薛,不生气了啊?我真的是为了你……”钱大有像获释的囚犯一样感激着解释。

“那心理辅导呢?你自己的老婆妻弟总能辖制了吧?”薛晴枫冷冷地问。

“没问题,保准让她把黄疸水都吐干净!”钱大有保证着。

薛晴枫阴冷得意地笑——她永远有后着。就算暂时不能把苏航梁听怎么样,至少她有办法掌握苏航知道的一切。

……

梁听请苏航吃了午饭,开车送她到尹挚诊所所在的大楼。“小苏,真的没关系?”她关切地问。

“没关系,这是福利不是调查,我就当凶案之后的治疗好了。”苏航轻松温和地对师傅笑。

梁听却不是这么想。“小苏,他们可能会问些私人问题。”她一直记得苏航的家,和那个对她无微不至的女艺术家。如果被发现是同性恋,在这个表面民主内里保守的圈子,苏航会很难走,而且,可能会给薛晴枫新的把柄。

“问就问好了,我的私人问题没什么不光彩的。”苏航虽然奇怪梁听的顾虑怎么和自己原先的担忧如出一辙,却摸不着头脑,只是感激地朝师傅挥手,自己走向电梯。

梁听不禁佩服徒弟的勇气。能这样坦然做人也是一种福气,就算行业不容她,大不了就让她一直做自己的助手好了,一个有能力却没有坏心和野心的助手,已经很难得,梁听暗暗打定了主意,开车离开。

苏航经过思量,已经想好了:如果问到私事,就承认自己喜欢女人了事,请求对方不要再继续深究,其他问题随便问。这样总可以吧?只要不提到粤然就行。

大不了被同行或客户因为是同性恋而冷冻失去业务,但是只要粤然没事,她不是早就说过会养自己吗?怕什么!苏航对着电梯里的镜子甜甜地笑。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