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五十八章 醇——娇唱歌

2013-01-05

L大的学生永远有着自己的骄傲,哪怕是课堂上面对授课恩师,也不一定非给面子不可,但有两种情况是例外:一是堂上先生实力超群成绩卓著,二是讲台上的人比明星好看。

郁杰刚好是二者兼而有之,于是她的课堂永远满座而安静。

“我们是法律帝国的臣民……我们争论该当如何行事之际,即是我们在精神上受其约束之时。”郁杰读完教案上的一句话,发现手机在震动,是尹执心。她抬起头来,一双美目自信地扫射台下百多名学生:“德沃金在《法律帝国》前言里的这句话,反映了一种重要的法律判断思路,究竟是什么,大家思考讨论十分钟,形成陈述,但不允许直接引用原著里的言辞,并且要延伸观点。一会儿我来提问。”

在百十双眼睛的注视下,郁杰拿着电话站到讲台边的角落,低声细语。

“执心?”

“不是说让我见苏航吗?她现在尹挚办公室,走吧。”

“执心,我在上课……”

“那算了。”

郁杰听见尹执心在冷淡的短句之后立即挂了电话,呆呆地矗立在墙角,身后的百十号学生都看见了年轻老师落寞叹息的双肩。

……

尹挚再次见到苏航,不得不感叹,人总是会变的——当年在温柔和暖之中忽然倔强固执的小女孩,今天脸上的线条依然柔和,但神情间早已多了一抹决绝和不屑——所有这些,应该都是经历的赋予,遮掩不了,丢弃不掉。

但在简单握手招呼之后,尹挚很快愕然:她还是那个她。

“尹医生,我喜欢女人。”苏航冷静地开场白,看着面前有些眼熟的男人,缓缓地说:“我想,行业里知道这件事情的人不多,如果可以,请你不要过问我的感情私事。但如果你非要问,我先自觉告诉你,我喜欢女人,她和这次引起事端的案件无关,所以,希望你不要再继续问下去,至于我是同性恋这件事情,你要写进报告就写。谢谢!”

尹挚很多年没有这么想要大笑过:谁说人会变?面前这个女人在爱情受到威胁的时候化繁为简的决然和固执一点也没有变!

“苏航,还认识我么?”轻轻地微笑,尹挚低声问。

苏航微愣一下,仔细地打量尹挚白皙冷峻的脸庞,慢慢地在回忆里对照上一张腼腆斯文的脸,心里忽然温柔地伤感:“你是林敏静男朋友的同学吧,我们曾经相亲……”她柔和的声音组织叙说着回忆里的点滴,脸上不禁漾开笑意。

不管对方是敌是友,无论共同的一段回忆多么荒诞,青葱岁月里遇见过的人,总是叫沙场里拼杀的心情忽而恍惚着美好。

“对,我们曾经相亲。”尹挚冷峻的脸上浮现腼腆的笑,“那时侯你还说,如果我毕得了业,你才会考虑我做你男朋友的可能性,现在我毕业了,你却说你喜欢女人。”他不知不觉用了遗憾的语气,也许,只是忍不住用这种方式拉近彼此的距离。

苏航笑着,微微地脸红。

还会脸红的女人,总是未脱稚子情怀,总是可爱的,尹挚笑着想。“私事我不会问,今天我们要谈的是公事。”他缓缓地说。

苏航在信任里怀疑,黑白分明的双眼注视打量着不期而遇的故人。

“我不瞒你。今天的会面是有人安排的,授意我问你一些问题。”尹挚把一张打印的问卷递给苏航,“你看着回答吧,我会进行事后的修饰。”

天上掉馅饼的时候,捡起来吃之前,要小心有毒。苏航扫了一眼那些问题,就知道是薛晴枫在忌惮自己,但是眼前这个故人,为什么要帮自己呢?她冷静而警惕地观察他。

“这些问题也可以稍后再谈。苏航,你目睹了一场凶案的发生,近距离体验了死亡,按常理来说,也是需要心理帮助的,这才是我们今天的主题。至于为什么我会这样处理这些问题,”尹挚指一指苏航手里的问卷,“谈完今天的主题,我再向你解释。”

苏航咬唇点头。许多日子以来,身边有跳梁的小丑,或者贴心的爱人,她没有花时间去回忆那个远去的灵魂,但是偶尔也会有知觉,某些鬼魅在心里徘徊。

……

心情低落地捱到下课,学生们三三两两地离开,郁杰一遍一遍地拨打尹执心的电话,却一次一次地被挂断。没有办法,她只好边走边发短信。

“执心,对不起,在哪里?”

“我在这里。”

郁杰刚到教学楼一楼,就听见身后小型停车场传来一个熟悉冰冷的声音。“执心?”她回头惊喜地微笑,明艳的脸庞带着孩童一样的欢欣向在暗处也白得发亮的尹执心走去。

尹执心安静地打量郁杰,睫毛在眼镜后面轻扇:“多媒体教学?脸上一点粉笔灰也没有。”清冷的语气中有一点点失望的涟漪。

郁杰脸上的笑温暖和煦,轻轻说:“是多媒体教学,所以讲台上设备很多,虽然有空调,也还是热,你看,有汗。”她指一指自己的鼻尖。

尹执心认真地看着郁杰秀挺的鼻梁,从硬邦邦的皮手袋里拿出柔软的丝质手绢,细心轻轻地印掉郁杰鼻尖上细细小小的汗珠。

郁杰眼波流转着深情,温柔低声说:“谢谢,执心。”

尹执心沉默,看牢郁杰的笑脸,只有近在咫尺,才能看见她冰冷的眼神中深邃的眷恋。“跟我走。”她忽然说。

郁杰微笑点头。

“学校里,开慢一点。”郁杰系好安全带,看着尹执心冷漠的侧脸柔声嘱咐。

尹执心没有回应,沉默挂档,驱车在人群密集的校园主干道上慢慢滑行。

“等了很久么?”郁杰看着熟悉冰冷的侧脸,柔声问。

“一个小时。”尹执心回答。一出了校门,她就开始狠踩油门,间或猛然刹车。她喜欢这种感觉,尤其是郁杰在身边,她更喜欢这样,有时甚至期盼来不及刹车,一场车祸,她和她同归于尽,但每有危机,她又忍不住刹车,因为忘不了她在身边。

“怎么不告诉我你在等?”郁杰在一冲一刹之间声调仍然平稳,她早已习惯她的节奏。

“你在上课。”尹执心薄薄的双唇陈述得理所当然,“小杰,那个苏航,是不是比我温柔体贴?”却问得很不自信。

郁杰微笑:“不知道,我不关心。但是粤然说,被她管得连吃饭钱都没有。”

尹执心沉默,冲了一个又一个黄灯,她总是有办法在变灯之前冲过路口,终于在一处红灯笃定地停下等待。

“粤然一定很宠爱她,也一定被管束得很幸福。小杰,你羡慕她们的幸福。”尹执心烦躁地对一直不跳的红灯轻轻皱眉,她冰冷的脸上有些微的燥热。

“执心,我在等我们的幸福。等到有一天你愿意,我们会比她们更好。”郁杰轻轻说。

尹执心觉得视野忽然模糊,看不清红绿灯的转换,直到后面的车不耐烦地猛响喇叭。

……

“小张,你先下班。”尹挚将电话打到门外接待处,把值班护士放走。

“尹挚,我可还正常?”苏航笑问故人,一番谈话令她的神经放松。

“从我们的角度看,没有完全的所谓‘正常’,也没有绝对的不正常。就好像没有完全合法又合理的事情,也没有法律完全不能解释的不合理。”尹挚平缓地解释,脸上似笑非笑。

“所以,你是法学院心理学最优秀的毕业生,又是法学功底最扎实的心理医生?”苏航浅笑不变,小小地揶揄。

“呵!不错。”尹挚忍不住微笑,“你目前的心理状态算是不错,但是你有些事情没有说出来,苏航,你不信任我。”

苏航微笑不答。余佩文和粤然不算关系的关系,她一直小心地隐藏遮盖。

“那才是你最大的问题。”尹挚恢复淡然,“藏得越深,说明你越在乎。有一天你忍不住诉说,倾听的那个人未必受得了。”

苏航沉默,忽而发问:“尹挚,你为什么帮我?”这时有人推门进来,她看见郁杰,和走在郁杰前面的一个瘦小却神情高不可攀的女人。

“因为她们。”尹挚说。

……

粤然疲惫不堪。

客户举行对项目组的答谢晚宴,工作期间一向很节制的林雪莉竟然喝得烂醉,她不得不全程陪同,末了还要送她回房。等回到自己房间才发现,也不过是晚上十点。知性精英们的放纵来得也太早了点,粤然不置可否地笑。

手机忽然响了,是家里的电话。“妈?”她接通就问,电话那头却悄无声息。“妈,什么事?”粤然忍不住皱眉,声音略大。

“我不是你妈。你要找你妈?好,我帮你叫。”

一个温暖柔和的声音传来,粤然一听而知是谁,却用了几秒钟才能相信,待她颤抖着双唇要问清楚,已经晚了,那边传来了调皮恶作剧的大喊:

“阿姨!阿姨!然然说要找您!”

“干吗?”温暖柔和的小声音变成了干练泼辣的女中音。

粤然忍不住甜蜜地苦笑:“她什么时候来的?”

“刚刚来,说还没吃晚饭,我正给她做呢!”

“辛苦你了,老妈。”

“没事儿,这丫头好养着哪,一个西红柿炒鸡蛋就能应付过去。”

“呵!是,您别忘了,不要放……”

“得了,知道!不要放糖,她喜欢吃西红柿的酸味,知道。你跟她说吧!”

粤然笑着,听见电话那头传来轻细的装神弄鬼的声音:“什么事呀,小然然?”“别闹!你拿着无绳机进房间听,好不好?”她回答,自觉声音像浓稠的蜜糖一样厚重甜腻。

“我现在就在你房间,在你床上。”苏航抱着据说粤然从小就抱的小枕头,把眼角滑落的泪滴印在上面,笑着看它们变成一个个湿润的斑点。

粤然听见孩子软软的腔调,眼泪挂在微笑的嘴角,不知如何是好。她想问“没事了?”又不敢,想夸她“真的回家了,真乖!”又不肯,到了嘴边说出来的还是那句:

“我爱你。”

粤然啊粤然,你真没创意!她伸手摸自己的额头,掩住双眼。

“谁不知道啊?大傻瓜!”苏航柔柔地嗔怪。“明天来这里接我。”她命令。

“是。”她遵命。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