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五十九章 醇——睡巨浪

2013-01-05

试过这样吗?

心里怀着巨大的渴望和澎湃的欢喜,却板着脸沉默着,一个字也不想说,一个笑容也不想有,深怕说了、笑了,谁知道了那些心事,就把等待已久才到来的一切都夺走偷走,又或者那些渴望和欢喜被声音和笑脸吓跑了,不再回来……只敢静静地,悄悄地,一点一点接近,那些意料之中掌握之外的向往。 

从登机到起飞,粤然的沉默渐渐令林雪莉觉得异样。

看着徒弟把一切杂事处理得井井有条却不发一言,表情里也看不出对回家的高兴和对工作结束的轻松,林雪莉觉得这趟只有师徒二人的旅程平淡安稳得有些诡异。孩童心性一起,她想起一个形容词:“深不可测。”用来形容这个经常满腹心事,工作却极其出色的徒弟,再恰当不过。再想起董宇前一天晚上告诉自己的一个本城新传奇……

林雪莉仰在座椅靠背上轻轻哼笑,转头,却发现身边闭目养神的粤然也弯着嘴角在笑。

“小粤,在笑什么?”林雪莉玩味地笑问。

粤然恍然睁开双眼,发自内心的天然笑意消失,代之以礼貌的微笑:“没有啊,林组,我没有笑。”心里暗暗慌乱:难道,只是想一下她,就忍也忍不住,不知不觉笑出来么?她对自己很无奈。

“想男朋友了吧?”林雪莉问。她们一般不谈论私人问题,但是一个将近半年的项目做完,许多相处的戒律会不自觉松懈。

但对粤然来说,这是底线。“我没有男朋友。”她严肃地回应,本来的礼貌微笑变成浮在脸上的勉强。

林雪莉看见,自觉失态,于是笑笑不语。半晌,终是觉得下不了台,于是没话找话:“到你们这一辈,女孩子都挺强的,对吧?男孩子都自觉配不上了。不像我们啊,两个人一穷二白在一起,到了半路才把人吓跑。”她本来只是想调侃一下粤然,没想到感怀起自己的身世来,一时悲凉,竟然叹气。

这种时候,身为小辈,最好什么都不要说。粤然对路过的空姐招一下手,“小姐,帮这位女士拿一杯苏打水。”却没有给林雪莉任何表情和语言,免得她尴尬。

林雪莉感激地看徒弟一眼,笑着说:“小粤,如果你是男人,不要说姐弟恋,母子恋我也跟你谈。”说完自己哈哈地笑。

粤然仍旧是没有回应,心里却忍俊不禁:“前辈果然已经是行业翘楚,连带对个人魅力也十分自信,难道你肯谈,我就跟你谈?苏航啊苏航,回去告诉她,她肯定会酸死吧……”

林雪莉住了笑声,意犹未尽:“小粤,你们很快会接上我们的班,但是竞争也会比我们激烈,你们这一辈,都不简单!”

这是一个还算正常的话题,粤然扭头看向师傅,一双晶亮的大眼说着:“愿闻其详。”

“之前不是说一个年轻同行被调查?”林雪莉饶有兴致地想着解封了的故事,忽然很有叙说议论的欲望,“一个小姑娘,见了死尸,对付了警察,利用了老情人,拯救了事务所,保住了自己和同事,硬朗勇敢机智狡猾,不容易啊,小粤,以后要跟这样的人竞争,你有没有信心?”职业习惯吧,她从模糊概括的描述入手,希望引起粤然的兴趣而发问,再慢慢深入详细地述说传闻。

但是粤然没有问任何问题,只是微笑着平静地下了一个结论:“盛名之下,其实难副。”就再度闭目养神。

一听便知,林雪莉说的是苏航。苏航说过,会有许多离奇的传闻,自己答应过,要把耳朵捂起来。林雪莉口中的传奇色彩着实令人惊愕,但即使事实如此,苏航也必定有自己的解释,即使真的,苏航在外面如此可怕了不起,她也是自己的怀里人……除非她亲自告诉自己,其他所有,都不必相信。粤然在闭目沉思中,嘴角重新勾起由衷的微笑。

看见那一抹含义不明的微笑,回味着年轻属下意味深长的结论,林雪莉感怀更深——新的一辈果然已经成熟,也许,自己和董宇的世代正如日中天,但新的世代已经在慢慢上位。

……

“钱大有,怎么总找这样的地儿?太阳晒着不嫌辣?”薛晴枫对钱大有选择的露天茶座十分不满。

“太阳大,才能化了你这冷冷的‘雪’嘛!”钱大有半是温柔半是玩笑地涎着脸调侃,“露天的地方,才不怕隔墙有耳啊,小薛。”

后面一句话有道理,薛晴枫也不再对环境嫌弃什么,摊开手板:“拿来了?”

钱大有双手奉上尹挚写的一份详细记录。

薛晴枫认真仔细地翻看半天,心里一块大石落地,却又不敢掉以轻心:“看来小丫头不知道什么。但是,钱大有,这可靠吗?会不会你的女神和妻弟有所隐瞒?”

钱大有白胖的脸上是自信的笑:“小薛,应该是你的侄女亲疏有别,没有背叛你,你应该高兴啊。至于那木头两姐弟,对我有所隐瞒?哼!谅他们也不敢!”

薛晴枫想想,余佩文的头脑在同行中确实算是简单,又的确跟自己有血缘关系,钱大有说的有道理。看着钱大有得意的自信,她不禁好笑:“那,多谢了!不过,钱大有,你凭什么这么相信他们姐弟?可都是高干之后啊,你到底什么本事,让他们臣服于你?”

“高干之后?没落贵族,不如路边乞丐!”钱大有不屑一顾。

薛晴枫听得解恨,进一步揣测:“是不是,跟你的死鬼老婆有关系?”她看着钱大有的微笑眼神很快僵住——

“小薛……有些事情,不该问的别问,你应该明白!”钱大有的脸上,是狰狞恐怖的似笑非笑。

……

苏航此刻觉得自己真的需要心理医生。

重新着手处理手头事务,她需要花一些时间来想起流程和运用法律法规的方式方法。请假的阶段,梁听曾经将一些低级程序交给融安暂时跟进,苏航回来一接手,惊讶地发现自己一直在嫌弃小姑娘工作的粗糙和方法的失当,恍然意识到,自己已经有工作的固定套路——这是一种专业风格在渐渐形成吗?她忍不住沾沾自喜,需要心理医生来帮助自己镇定。

另一方面,苏航发现有一些奇怪的尊敬和好奇围绕着她。一向都是自己复印打印的,一向都是自己对谁都恭敬客气,忽然间,事情不一样了。李影很恭敬地说:“苏律师,有非机密材料要复印的话,不用亲自来,打电话到前台,我过来帮你。”小姑娘融安是跟她差不多同期进所的,却跑过来眼巴巴地说:“小苏姐,谢谢您!”苏航思考半晌,才明白,是为着笔录的事情——她从来没料到过这件事情会被抬上桌面来说,毕竟,所里有人使了不光彩的手段,但是看来,他们很好地处理了公开与遮掩之间的平衡?李翰林自从确定梁听不会特别关顾他之后一向就怪怪地,中午居然策动苏豪崔小捷等人,要请“大难不死,不畏强权”的苏航吃饭……这是因祸得福,忽然而至的声望吗?可是她习惯低调,根本不想要这些名头和仰望,她知道自己不是他们眼中的样子,却不知道该怎么表明,需要心理医生来帮助自己厘清思路。

心理医生……要去找尹挚吗?苏航对自己轻轻微笑摇头——他和他姐姐尹执心都深不可测,为着郁杰可以给出有限度的信任,但不可能完全相信。“谁都是不能轻易相信的”,苏航去找告诉她这句话的人。

“梁律师,我不明白。”走进梁听办公室,苏航坐下直接地问。连对师傅的感觉也变了,此刻她觉得梁听更像一个经过患难的前辈战友,彼此拥有安全距离之外的默契。

梁听冷漠的脸对徒弟微笑,“因为你的价值,小苏。”

“有形?无形?”

“都有。他们做不到的事,他们需要外界重新评价我们,这是无形。你做过的事,你将会做到的事,你将为所里带来的收益,有形。”

“他们确信?”

“不确信,但期待。小苏,正因为这样,才有人们隐晦不明的讨好与奉承。一旦确定你能或不能,他们就只会等待尊重或者遗忘鄙视。”

苏航浅笑,她明白了,只要不在乎遗忘鄙视,她仍然可以恬淡,可以选择。

梁听一向知道,踏实的人有踏实的聪明,这个徒弟不会得意忘形。“小苏,把你从刑警队带出来,徐局帮了许多忙,今晚没事的话,我们跟人家一起吃顿饭?”梁听不声不响转移了话题。

答谢是应该的,但是苏航不想去——去了必定要喝酒,怎么能一身酒气去粤然父母家?怎么能让粤然一回来就忍受自己应酬到半夜?“可不可以改天?”她小心却笃定地要求。

梁听意外,但理解地点头:“可以,但是小苏,这个时候要小心,为人处事,不能让人觉得你开始端架子。”

苏航微笑认可,只觉得疲累。

梁听是恩师,但不能真正帮助自己,苏航知道,应该去找另一个人。

那个人已经在全心全意等待她,带着盼望和柔情。

一出电梯,苏航就看见了粤然,那张离开一天也想得心疼的脸。她走到她身边,等她牵起手。

“这么早下班?”粤然牵着意外又感动的孩子往外走。

“想回家等你。你来了很久?为什么不告诉我?”

“想看你突然看见我的样子,想你快一点见到我。”

“看见了?”

“看见了。”

“喜欢吗,我突然看见你的样子?”

“傻傻的,很可爱。”

苏航低头沉默着,被牵引着走在粤然身边,觉得一切虚浮又踏实下来。“行李呢?”她问一些琐碎的问题,属于她和她小生活里的问题。

“放回家了,我们自己的家。”

“所以,你现在是带我回婆家,还是回家?”

粤然笑,“婆家”,她喜欢苏航这个说法。“回婆家,吃你婆婆做的‘满汉全席’。”

“吃完呢?”

“在婆家睡觉,明天周末,我们回家一起打扫。”她笑着回头观察她的表情。

她很配合地苦了脸:“你打扫,我睡觉!”

“好。”她什么都肯答应,也料到她会继续捣乱。

“你干吗答应?”其实她已经得意洋洋。

“还要问?你不会不好意思?”

“不会啊……”

不好意思的是老人家。

“然然你洗碗吧。小苏你坐,我和你妈去休息了。”吃完晚饭,略坐了一坐,粤爸就暗示粤妈回避,女儿和女朋友眼神动作间难以掩饰的小甜蜜,还是让他们有点无所适从。

苏航坐在沙发上尴尬地看着粤然。

“你看你,把你公公婆婆都吓跑了。”粤然等父母进了房间,坐下,搂上苏航的腰,贴着她的脸笑。

苏航扭着起身走开:“不是我,昨天我还陪他们看电视来着,他们怕的不是我。”

粤然站起来把苏航拉回怀里,抵着额头看进她的眼睛,冷冷地但暧昧地命令:“去洗澡,然后回房等我!”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