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六十章 醇——枕帆缆

2013-01-05

“硬朗勇敢机智狡猾”,这几个林雪莉用来形容苏航的词汇一直飘进粤然的脑海,引她思量,令她疑惑。她理解这个职业需要女人硬朗,也可以想像在自己面前不肯动脑筋的她面对外人“勇敢机智”,可是这“狡猾”,可能吗?

原来是可能的……洗完澡走进房间,粤然看着满床铺的不明物体,不得不承认。

“摊这么多东西在床上干什么?”把自己的相簿、书籍和很多硬皮精装的本子拨开,粤然勉强在苏航身边找到容身之处坐下,沉着脸问。

“怕你为非作歹。”苏航看着粤然的脸小声说。

“我不为非作歹,你把东西收好。”粤然命令着,隐约觉得苏航神情间有一些……委屈?

苏航不声不响地把东西归整回原来存放的位子,不回嘴,也不说话不笑闹。

真的不对劲。

粤然把爱人拉进怀里圈住,看见一张没有笑容的脸,写满的不只是委屈,还有掩饰不了的哀伤,盯着地板,看也不看自己一眼,令人心疼又慌乱。“怎么了?不喜欢在这里过夜?就这么一会儿,就不高兴了?”她着急地问。

苏航抬头看着粤然,在那双眼真切的疼爱中扁嘴,欲言又止,嘴唇开合好几回,终于还是摇了摇头,低头玩弄粤然的衣角。

粤然抱着这个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叫嚷着“我委屈”,却死撑着不发一言的孩子,哭笑不得。不过没关系,这是家里,明天休息,有很多时间很多方法可以用来撬开她的嘴……粤然对自己说。

“生我的气了?”她轻轻地问。

苏航摇头。

“想回家?不高兴在这里?”

苏航摇头。

“不想我回来?”这纯粹是个捣乱的问题。

苏航摇摇头,忽然反应过来,姿态狠命地捶打粤然的手臂,力道很轻很轻。

“好疼呀……你不怕我疼?”粤然两只手臂环着爱人,不理会那些小雨点一样的软拳,只是看着孩子的眼睛笑。

苏航回头看粤然的眼睛,忽然眼泪吧嗒吧嗒地掉,抱着粤然的脖子默默流泪,一下一下地往她身上靠。

粤然有种奇妙的温暖感觉:“你在心疼我?”只是一种直觉,但她莫名地确信不会有错。

苏航的下巴点着粤然的肩膀点头。

“为什么?”粤然觉得爱人泪水里的温热在一圈一圈地包围自己,只是不明白原因,所以才没有溺毙其中。

苏航哽咽着缓缓背诵:“如果付出我心底的爱注定要面临背叛,不如不要。如果说着爱我的人眼角的媚笑是为了他人,不如不要。如果将来所有的爱情也是一样,不如不要。如果那些看起来完美无缺的相遇邂逅承诺相伴最后都会消逝,不如不要。如果无法确信地全神贯注地爱,不如不要。如果……”声音越来越小,“我不值得人全心地爱,不如不要。”她伏在粤然的肩上无声痛哭,两只手紧紧地抓住粤然后背的衣服,手指每一下抖动都是心疼。

粤然眼里的泪水涌上来又退下去,轻轻地叹息着微笑:“为什么偷看我的日记?为什么看完了还背下来?”她的声音很轻很柔,不是为着青涩诗句里的往事,而是因为怀里这一个为了她十七岁的失恋伤心痛哭疼痛难忍的爱人。

苏航不回答,只是哭着,轻轻地抚摩粤然的脊背,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才能抚平那些她到来之前就有的难过,不知道怎么把自己的爱给那个无助绝望的十七岁的她。

其实一点也不想哭,可粤然控制不了眼泪,为了有一个太好太傻的爱人。她沉默地接受她企图有追溯力的爱抚,不肯说任何话来打扰她给予自己的真挚安慰,她只是有点后悔,从前写下那些伤痛的字句,令现在的她心痛若此。

许久许久,“都过去了!”她轻轻说,像是叹息,又像是感慨,像是在告诉爱人,又像是在告诉自己,“你在,就什么都好!”

苏航抬起头,给她濡湿的深吻。也许吻是很简单的事情吧,但能包含太多的情愫,比罗嗦的言语有用得多。

粤然在苏航的懊恼中结束这一个世纪长吻,小声问:“你嘴唇上的是眼泪还是口水?”结果自己的嘴唇招来一通狠咬。“别咬了,一会儿忍不住叫救命引得老妈来看,丢脸的可不是我。”她只好说。

“哼!你都没有为我写日记!”苏航恼羞成怒,随便抓个由头闹意见。

“你对我这么好,我写不出这么伤感的话啊!”粤然边说边笑,这是真的。

“那……”苏航眨了眨还沾着泪珠的睫毛,“你可以记我对你的好啊!人家对你不好你倒记,哼!”她才发现,自己原来很吃醋。

粤然要想一下才能懂得怎么解释:“我不是在记人家对我的不好,我是在对老天爷诉说心情,因为那时没有人会听……”她很快发现自己说错话,苏航又开始心疼地掉泪,于是赶紧补过:“然后老天爷听到,就把你派来,我什么都可以跟你说,所以就不用再写日记。”话说圆了,她自己却真的哭了。

兜兜转转,谁知道是为了等她呢?可是等到了,就什么都不必计较。

“什么都可以跟我说,不要再这么难过,不要再想这些灰色的念头。”苏航轻轻咬爱人的耳垂,是温柔的叮嘱,也是警告。

“好,我知道。”粤然慢慢平静,“那你呢?”她捧起苏航的脸,很认真地问:“你是不是什么都跟我说?”她知道,有一个很严重的故事,自己一直不知道。

苏航看着粤然期待的大眼睛,躲不开,不知道怎么办。她问自己:要说吗?说那些死亡,那些挣扎?就现在?她发现自己还是怕,不是怕那些事,而是怕对粤然说,怕粤然自责,怕粤然心疼。

粤然看见苏航眼里的思考,似乎很痛苦,似乎左右为难,她知道,她还没有准备好。“想好了,会对我说,是不是?”她不明白为什么她要在说与不说之间徘徊这么久,但也直觉一定是很难以陈述的事,和相爱一样,她相信她会有准备好的一天。

苏航立刻点头,仿佛瞬间获得了释放。“会,我想好会对你说。”她认真地表白。

粤然看着孩子认真的表情就觉得可爱,忽然想起一件事,使她很想知道孩子的反应:“今天林雪莉说,如果我是男人,别说姐弟恋,就是母子恋她也跟我谈。”

苏航慢慢地皱起眉头:“你很高兴?”

粤然冤死!万料不到孩子竟然是这种思维,天知道,她只不过想看她会不会吃醋。“没有啊,我哪里高兴,只是觉得好笑,告诉你而已!”她赶紧解释。

“好笑?你是不是对人家乱放电了?”苏航真的恨起来,觉得老老少少的都是情敌,林雪莉、罗小丽,还有余佩文……情绪忽然低落。

“没有,除了你,我对谁也不放电。”粤然留意到孩子情绪微妙的变化,心疼又着急。

“不要,不要招惹那些滥桃花。”苏航忽然很后怕,趴在粤然肩膀上哀求。

“是,遵命。”粤然心软着后悔,吃醋会心痛,是她自己说的,却又忘记了。“她只是开玩笑的,我也没有对她放电……”她预备好好解释一番,忽然感觉脑后的头发被抓起——相爱五年的经验告诉她,孩子的思维又跳跃了。“你要干什么?”她问。

苏航果然抬起头来端详粤然,左看看右看看,抿着嘴笑。

“笑什么?”粤然等着又一个怪念头横空出世。

“要是你现在剪短发,唔!”苏航自顾自点头:“应该比以前更帅!”

“然后呢?”她知道还有下文。

“所以嘛,她们爱过以前那个很帅的你,我爱着现在更帅的你,还有以后更帅更帅的你,啊,赚的还是我!”苏航甜甜地笑着,“如果剪了短发让别人看见你的帅,不如不剪!”她打油她本来就很打油的诗句。

“睡觉!”粤然笑着把爱人摁倒在床上。这是她从小就睡的床,她是她一辈子的爱人,是第一个被父母允许睡在这张床上的女人……她有太多理由想要她,最重要的,是她想她,近在眼前也想得心疼。

“喂!你说过不为非作歹的!”苏航小声抗议,却躲不开受制于人的命运。“你妈妈会听见的!”

“怕她听见,你自己克制一下声音就是了!”粤然说着,忍不住埋首在她胸前大笑,“不过你的声音这么好听,不忍也罢,我们家门隔音很好……”她听见小小的呻吟,不想再说话,专心地吻。

“你……”也许是羞怯,也许是爱,苏航的声音软而细小,“走开!”她说完,立刻知道自己说错了。

她们都记得在上海说过“说走开,就是在要求进去”……

“不用给我指令,我很愿意进去。”粤然咬着爱人的肩膀,探进她柔软的身体。

她钻进她怀里,忍耐着体内痉挛带来的冲击,安静而用心地做她的女人。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