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六十二章 醇——原心定罪(一)

2013-01-06

“送你回家?”梁听看着脚步有些浮动的徒弟问。

“不用,我回所里呆一会儿。”苏航轻轻地笑,眼神迷离之中仍有倔强。徐局已经算很给面子,喝的是红酒,自然姿态不会太难看,但毕竟自觉有恩于她,灌得狠了点。

“好。”梁听不勉强。她明白苏航的坚持,即使自己知道了她的秘密,也没有必要戳破。既然她们要长期合作,就应该保持必要的距离和尊重。她把年轻的搭档扶回自己的办公室。“不带锁的抽屉里有些零食,酸奶也有,你自己看着办,我走了。”

苏航坐在梁听的大班椅上,安静地跟师傅挥手告别。

周围忽然很安静。

苏航拿出手机,拨给粤然。

“在哪里?”

“所里,来接我。”

“好。喝点热水。”

这是第一次,喧闹的应酬过后,她可以等她来接自己回家。苏航伏在师傅的桌上,想着这感觉很幸福,轻轻地笑。

但笑里面有酸涩的泪。

这幸福,是不是欠了另一个人的?

苏航站起来,走到余佩文原来的办公室,她的桌子拨给了一个男同事,桌上镇了一尊小巧的领导人塑像——这一行,死人疯人倾家荡产大起大落见多了,百无禁忌,做一些小动作令自己心安理得,生活还要继续。

就好像那些人,杀手背后的人,薛晴枫,张自有,李作霖,陈之力和他的领导……他们不都好好活着吗?可他们,才是真正要为死亡负责的人。

苏航扶着门框,仿佛看见余佩文最后奋笔疾书的小小身影,连那个身影也在摇头——人太渺小了,比起那些自以为是的、贪嗔痴怪的意念的庞大力量,太渺小了!

余佩文,你死之前大概都没有机会后悔,后悔自己好胜心切不择手段,和我抢的竟然是一个招引死亡黑手的机会吧?就好像,我也来不及后悔把机会让给你。如果是我,也许结局会不一样,因为我不那么好胜,我输得起,除了粤然,我都输得起。我把机会让给你,还差点害了粤然……余佩文,错的是你的好胜,还是我的谦让,还是他们的贪婪?可惜粤然,她什么都不知道,却要因为我牵连其中……

“谢谢!”

苏航耳边恍惚响起余佩文最后说的两个字,她在想,这是什么意思?

手机铃声打断了她的思路。

“我到了,现在上来。”粤然说。

“不要!”苏航阻止。她不要粤然跟这个鬼魅的事件有任何联系。“你在楼下等我,我自己下来。”

“苏航……”粤然为爱人这种完整的保护感动,也难过。

“等我!不许上来!”苏航踉跄着关灯离所,不去管脑海中那一双挥舞的手。

……

“满身酒味,是不是很难闻?”苏航靠在粤然的怀里,小声问。

“不会。”粤然帮爱人拨开脸上的乱发,看着她线条柔和悲怆的脸,柔声说:“休息一下,到家叫你。”

“粤然,我爱你。”苏航小声呢喃。

“我知道。”粤然附在她耳边说。留意到出租车司机从后视镜看了自己一眼,她冷冷地说:“师傅,专心开车!”

“粤然,不要难过,不关你的事……”苏航在爱人怀里松懈,意识迷糊,“是他们各怀鬼胎,她自己急功近利,要怪,也怪我,如果我不让……什么事都没有……余佩文,对不起……”

“不关你的事,宝贝,不关你的事!”粤然贴着爱人的脸,默默流泪。

连她自己,事隔两月,知道余佩文死讯也惊惶痛心,更何况苏航要亲眼目睹?即使是普通同事,也会难过悲伤,更何况她们之间那些过往的纠葛?苏航说着不怪自己,自己尚且怀疑自责,更何况苏航曾面对严酷的审讯?

她终于知道她心里的巨大恐惧和压力,终于能够猜测她所承受的可怕,她几乎也要在这种知道和猜测中被击垮。

现在该由她来支撑,支撑她的梦魇和自责。

……

“我没洗澡你也让我上床?”苏航在自家窗台的鸟叫声中醒来,看见清晨灰蓝色日光中一张关切的脸。粤然侧躺在苏航身边,撑起头看着她。

“不然怎么办?把你扔地上?还是我来帮你洗?”粤然温柔地笑,心是疼的。

“大概帮不了吧?我醉得像烂泥?”苏航在爱人的温柔里继续沉醉。

“不是烂泥,是我的笨蛋。”粤然低头亲吻爱人的唇。

苏航挣开,“这吻味道不怎么样吧?都是酒臭。”话未说完被粤然强行吻上,几乎舌头连着呼吸都被吞掉。

“我以前酒醉,你有没有嫌弃过我?”粤然放开肆虐的唇舌,轻声问。

苏航笑:“当然没有。我爱你。”她明白她为什么这么问。

她知道她明白,所以再次深深地吻上。

“今天请假吧,可以吗?”她请求。

“半天吧,下午要去,梁听有个案子国庆回来开庭。”她说。

她起来洗澡,她为她做早饭。

两个人都想,真好,像以前一样,甚至更自由。又问:真的吗?

……

“我昨天醉了……有没有说什么?”苏航吃着粤然做的面条,小声问。

粤然看着爱人,歉疚温柔地笑:“你不记得了?”

苏航一呆,放下碗,略微有些紧张:“我说了什么?”手甚至有些发抖。粤然看见了,伸手去握住,柔声说:“你说,你爱我。”她的眼睛微微湿润。

苏航沉默半晌,微笑,轻轻吻粤然的手背,“对,我爱你。”

粤然轻轻叹息,在考虑是不是要告诉爱人自己知道了事情的大部分情节。“苏航,你被调查的事情,为什么一直不肯告诉我详情?”她等到她吃完了面条才问。

苏航僵住。因为怕回忆,因为怕她难过,因为怕她莫名自责,因为怕她怪自己自作主张,因为不想提被审讯那些令人痛苦的情节,甚至……因为不想她为了一个她没有爱过却执意纠缠她和自己的女人死去难过……但这一切理由,不也就是答案吗?她彻底地沉默。

她是不相信自己?或者心底也在怪自己?还是,她只是不敢回忆?粤然看着苏航的眼睛,猜度着,惶惑着。但她确信一点——必须要令苏航说出来,否则,余佩文的尸体就会永远横在她们中间。

对余佩文的死,也许她们都有错,也许她们都没错,无论如何,她们是一体的,必须一起面对,一起承担。

粤然准备试试,试着帮苏航说出来:“昨天回所里,听他们说,圈子里现在叫你‘温柔一刀’?”她脸上有淡淡的微笑和期待,想一步一步地深入,引导她慢慢和盘托出。

苏航的脸硬起来,眼神冰寒。“还听见什么?”她感觉到她的试探。“还听见什么?你大可以一起说出来,然后问我为什么,问我是不是!说吧!”她的声音冷沉,这一刻,爱人也是仇人,因为她在逼她,在试探她,在用她们都懂的方法诱导她说心里一直不愿意回忆的一切。

“苏航……”粤然看见,爱人的眼里有恨,很深很深的恨,以及厌恶,冷得她心痛。

“不用叫我的名字。说吧!你知道了什么,想求证什么,说!”苏航冷冷的语调也吓了自己一跳,但是她无法自控。她知道她会受伤,但她管不了自己。

粤然在爱人的冰寒眼神注视下僵硬沉默。

她用自己的温柔去融化她的寒冷,却觉得越来越痛,终于觉得无力。

“没什么了。我去洗碗。”粤然拿着空碗进了厨房。

她们都松了一口气,忐忑不安。

……

沉默的一天。

粤然一直在做家务,洗衣服洗被单拖地,甚至连窗帘也洗了挂起来,筋疲力尽,心里也还是不安静。

死去的故人大概始终恨自己,身边的爱人却不肯面对自己。

过去的乱七八糟,原来并不只是过去。

她一直是这么温暖柔和的人,却为了自己变成冰刀一样冷硬尖利;她一直单纯善良,却被逼着要接受审讯,应付那些难缠和难堪;她一直简单地长大,却为了自己去忍受内心的折磨和外界的猜疑议论……

粤然,你果然在害人!

“你怎么了?”苏航走进厨房,看见擦洗灶台的爱人在低声哭泣,心疼,却不肯靠近,只是远远站着问。

她几乎连家也不想回,怕回来要吵架,但没有想到,她竟然在哭。

粤然止了哭声,轻轻摇头,眼泪依然在流,她转身背对着苏航沉默。

“没事吗?”苏航问。心里冷笑:自己居然问得出这种问题?对爱人的眼泪视而不见?自欺欺人!

粤然悲哀,她明白苏航不想面对,于是尽量平静着声音说:“没事,你去休息吧。”她没有回头,听见爱人走进了房间。

努力地平静着情绪,粤然听见自己的手机在房间里响动,苏航没有接,铃声响到尽头停下。慢慢地眼泪收了,她洗干净手,擦干,听见自己的短信铃声,然后是苏航的脚步声。

粤然回头,看见苏航拿着自己的手机站在厨房门口,眼神对她恨之入骨,鄙视透顶。

全身冰冷,粤然强迫自己不要逃避,慢慢地靠近爱人,哀伤地注视。

苏航缓缓地举起粤然的手机,放在她脸前鼻尖的位置,双眼像刀子一样直挺挺地剜向粤然。

粤然忍着心里的颤抖接过手机,垂下双眼细看。

未接来电:罗小丽

“小粤姐,我来你们城市出差,招待一下我吗?上次你给我开房的事情,我们还没有了结,见个面吧?”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