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六十三章 醇——原心定罪(二)

2013-01-06

沉默的对峙。

她在等待,等待她的冰寒出现一丝缝隙,好让她把温柔注入。她在忍耐,忍耐着自己用言语行动伤害她的欲望,却发现这忍耐本身已是伤害。

她看见她眼里的冷有轻微摇摆,透着一丝不忍,于是,泪水涌上她等待的双眼。她看见她发自内心无声的哭泣,那种脆弱令她害怕,不忍责怪却不能原谅,她转身离开。

“什么都没有。”粤然抓住背转身的苏航,紧紧钳住她的胳膊,急促地解释,“我和罗小丽,什么都没有。”

苏航站定,没有回头,原本温暖的声音冷得可怕:“我没有这么愚蠢。你‘给’她开房,和你‘跟’她开房,这之间的区别我懂。她要跟你‘了结’,不是跟你‘叙旧’,这中间的不同我也懂。”

粤然的眼泪滴下来,转到苏航面前,低头看她的眼睛,柔声问:“既然懂,为什么还生气?”她以为会看见眼神里的酸,却惶惑地发现,她眼里的依然是恨,深深的恨。

带着恨意的寒光太冷,她慢慢地放了手。

“既然懂,为什么恨我?”粤然轻声问。

因为我爱你,所以才会恨你!

苏航冷冷地笑:“她没有得到你,却一直觊觎你,也一直有机会觊觎你,难道,这是她一个人的错?我见过罗小丽,年轻,聪明,漂亮,即使没有爱情,她也不至于不要自尊。但对你,却从上海纠缠到这里,难道,不是因为她觉得有机可乘?你如果足够冷淡,她有机会发这样的短信?”

“你的意思是,我给了她机会?”粤然也冷起来,不是愤怒是心寒。她那些日日夜夜的思念,根本容不下任何应对诱惑的心情,也容不下现在眼前的怀疑。

“我的意思是,这是你的习惯!”苏航的冷硬之中多了一丝狠决。只有她自己知道,对这句话的解释将会伤粤然多深。她一直忍着不想,不说,却终究还是说了,在还没有来得及想清楚的时候。

“习惯?”

“对,习惯!我不怀疑你对我的认真,但是,面对罗小丽这样的人,你就会像从前一样,随心所欲,不明不白!”

“随心所欲,不明不白?”粤然觉得一股苦血直往脑门冲,沉着声音回应,“她是同事,工作难免碰面,她的行为言语我不能管,但是我自己从来没有招惹她!开房的事,也是因为所有人都醉了,她也醉了,我听你的话滴酒不沾,才被要求照顾她,因为心里想着你,不想留她在我房里,我才去给她开房,帮她垫付房费。苏航,我这样做,叫做‘随心所欲,不明不白’?”口苦心苦,如果对象不是苏航,她真的懒得解释。

“你觉得自己做得很对?很好?”苏航不能自已地不依不饶。

“苏航,你明白我和她什么都没有,为什么还要无理取闹?”这辈子对任何女人也没有解释这么多,粤然心里升起一股厌恶。“这样的穷追猛打,你到底要指责我什么?”

“粤然,我也有工作,为什么我身边就没有这些麻烦?你呢?连顶头上司也不要矜持地说什么姐弟恋母子恋,客户派来的同事才认识几天就觊觎你,你真的觉得自己没有问题?”

“我有什么问题?罗小丽是自作多情,林雪莉是中年妇女的玩笑话,我有什么问题?”

“你本身就是问题!罗小丽不要脸吗?不要工作吗?她凭什么自信可以跟你暧昧而不危及职业生涯?凭什么确定对你表明取向不会招引猜疑歧视?因为你,看你一眼就知道你是什么人!因为你不够小心不够冷淡!因为你总是给人机会!”苏航冷冷地说。

粤然冷笑:“我就是问题?我是什么人?苏航,在你心里我是什么人?怎么才够小心?怎么才够冷淡?”忽然间看不懂爱人的眼光,看不懂爱人眼里的自己,她的难过无法形容。

“对没感觉的女人,你一向不拒绝也不接受,以为这样就没有错,你不就是这样的人?怎么才够冷淡小心?我教不会你!”苏航的心在发抖,她对自己说:停下来,停下来!

“教不会我?”粤然摇头轻笑,“苏航,你要教我怎么恋爱?还是怎么做人?”她觉得很讽刺,她全心地爱她,她却在看不起她对爱的态度。

苏航在粤然的笑里完全失控,越来越冷的声音说着越来越残忍的话:“你在笑?笑没有经验的我竟然想教经验丰富的你,对吗?”她是她的第一个爱人,这笑令她觉得屈辱。

粤然摇头,只想尽快结束这无稽的争吵,随意地回答:“对,你说什么都对!”她径自走进书房。

苏航冰寒的双眼瞬间灌满泪水:“不错,从头到尾我就只有你!可你经验丰富,爱过许多人也被许多人爱过,你有许多对待爱对付女人的体验方法,当然对!我怎么比得上?”她咬牙看她的背影,恨又多了一层,夹杂着委屈。

粤然停在书房门口,缓缓回头:“你什么意思?”她的心在发颤。

“我的意思是,你有这么多经验又怎么样?不过都是一些‘不如不要’的失败而已!而我,我只是不想成为你的失败之一!”

“苏航!”

粤然再也无法冷静听下去,声音嘶哑,流泪的双眼写满伤痛,两手不自觉地握拳,僵硬但无力,仿佛全身筋脉被挑断,整个人愤怒难堪又虚弱。

不仅仅是指责她处事的手法,也不仅仅是指责她对爱的态度,苏航的话,根本是在否定她的整个人生!

……

她看着她,觉得也许这辈子再无法原谅她。

她看着她,不知道她们之间谁更恨谁一些。

她们都没有眼泪再流,也都没有办法再面对彼此。

粤然走进书房,轻轻地关上门,在门合上之前,再看苏航一眼——还是一样地冷。

很久没有去想了,从前的种种。可是她却逼着自己去想。如果是以前,也许等不到听这些伤心的话,已经离开她身边。如果是以前,也许在听见的一刹那,已经夺门而出永不回头。如果是以前,也许是有真的错失才会解释,或者,仍旧根本不解释。如果是以前,也许就此分开,真的再去招惹一个,让她尝尝胡乱猜忌的苦果。如果是以前,此刻心里必定充满了恨。

可是现在,不仅恨不起来,而且怕,怕得撕心裂肺。怕她嘴里伤人的话,怕她不原谅,怕她对自己整个人生的否定看不起。即使伤得这么痛,也还是离不开,走不掉,不仅仅因为心里一直记得答应过她,“再也不会走”,而是心里对她深深的眷恋。无法靠近她,也还是分不开……

粤然伏在门上,无声地哭得颤抖,没有能力面对也没有办法放手,被她伤了心,却仍然疯狂地想她,又如此害怕面对只隔一道门板的她……

更可怕的是,粤然意识到,她也在害怕,苏航成为她的“失败之一”。从开始到现在,这种害怕就从来没有消失过……而苏航,到今天为止,也从来没有信任过她!

为什么这么软弱?为什么一点主意都没有?她问自己。

为什么这么狠毒?为什么一点歉疚也没有?还……觉得自己说的是对的?她问自己。

苏航靠近书房的门,又慢慢地离开,回到房间,倒在床上,两眼瞪着雪白的天花板,找不到答案。

不是早就想好了,不再苛责她的过去吗?

不是一直害怕别人怀疑她,伤害她吗?

为什么要去揭她的疮疤?

为什么要亲手伤她这么深这么狠?

爱呢?那些柔软的情怀,温暖的感觉呢?

为什么到现在,仍然觉得有些话没有说完?那些……是什么?

苏航慢慢坐起身,撑着床沿低头思量。

……

好吧!我的整个过去都是失败的,承认好了,如果她这样认为。去向她承认,只要她明白现在和以后,去向她哀求,只要她不成为我的另一个失败。……粤然在自嘲里恢复,妥协着坚定。她走出书房,走进房间,蹲在苏航身边,伸手抚摩她漠然的一张脸。

“对不起。”粤然说。

苏航抬头看她,冷漠不解:“对不起我什么?”

“任何事。”粤然止不住泪水,“只求你相信,遇见你以后,我的眼里再也没有别人,只有你。”

她是在哀求自己,很低很低地哀求,她知道,可是却笑出来。

“呵!那又怎么样?我在遇见你以前眼里就没有别人,整个人生到现在就只有你!”苏航轻轻地说,脸上有浅浅的微笑。

一瞬间,粤然彻底地绝望。她缓缓地站起来,看着苏航微仰的脸,那张脸上此刻没有一丝温柔。“对,你的单纯干净我永远无法用过去还你,你想怎么样呢?”她听见自己的声音飘浮在空气中,像一缕无主的孤魂。她开始后悔自己的问题,怕听见那两个字。

分手吗?苏航问自己,嘴角一抹自嘲的笑浮现:“我不想怎么样,我只能忍。”她终于知道自己究竟想说什么,立刻被这内心真实的想法吓怕,抬头紧紧地盯着爱人,期待她给自己镇定的力量。

可是粤然给不了,她崩溃了。

“你忍?我做了什么要你忍?不管罗小丽还是林雪莉,我和她们什么都不会发生!我不会背叛你!会有什么事情要你忍?”

于是苏航也崩溃了。

“不背叛就没有伤害吗?什么也不发生就不会危及我们的感情和生活吗?”

“怎么伤害?怎么危及?”

“余佩文是怎么来的?你跟她发生了什么?你为了她背叛我吗?我受了她的折磨多久?生前死后!粤然,余佩文死了!因为你!”

苏航所有的盔甲都卸除,只剩下颤抖的哭泣。

粤然在颤抖里惊诧:“因为我?”她终于明白,一切都只是她的借题发挥。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