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六十四章 醇——释放

2013-01-06

不明白她的想法,不知道她的经过,粤然第一次体会到,一直简单的爱人心里,有一个她无法陪伴的过往。

原来,是这样的害怕和痛苦。

“余佩文死了,为什么说,因为我?”粤然不解,也害怕。她一直以为,苏航对自己的隐藏是为着保护她们弱势的爱情,但现在,牵涉到余佩文,苏航又说是因为她……“我做过什么?”

一切在心里都是那么理直气壮,苏航流着眼泪冷笑。“你和余佩文的死,不过是子和伯仁的关系!”

子不杀伯仁,伯仁却因子而死。

“如果不是你对她随心所欲,不明不白,她不会有机会跟着你四年,不会有理由相信你们有过去,对不对?”这是一切的源头,苏航一直不肯承认自己这样认为,现在嘴里说着,她依然不肯承认。

但是粤然点头,她承认,不得不承认。

“如果不是你给她的机会和理由,不是你招惹了她,她就不会跟来这座城市,企图要你给她一个未来,或者一个赔偿,对不对?”

“我已经跟她说得很清楚了。”粤然辩解。她清楚地记得,当年跟苏航开始之前,她小心地处理这一切时,战战兢兢的心情。

“你不知道她是什么人吗?不知道她好胜偏执吗?你不知道,一个人付出越多,就越容易蛮不讲理地要求回报吗?四年,你一次解释,就算道理明白,她那种人放得下吗?”

“那你要我怎么办?跟她在一起吗?装作不知道我对你的感情?”粤然反问,她明白苏航所说的,可她只是相信她们会幸福,难道她真的没有资格吗?

苏航摇头,不理会粤然的问题,“就因为她放不下,因为她偏执,因为你自己也说不清楚的四年,她千方百计地报复我们。进来我们所,刁难我,欺负我,让我一份五百字的证据说明写十次,当着许多人奚落我的实力和师门。而我,还懵懂地什么都不知道,你甚至都觉得没有必要告诉我她的存在。可她却在我对这份自己根本不喜欢的工作毫无经验的时候尽情地折磨我!”苏航说着,觉得粤然多么可怜,自己也多么可怜,可是能说余佩文错了吗?她根本已经死了!

“因为我不知道她在你身边,你所有这些苦也不肯跟我说,即使我看出来了问你,你也不肯告诉我!”粤然说着自己的委屈,心里讨厌着自己在爱人面前的无力。

“因为我不知道会跟你有关!我不喜欢做律师,你知道,可我不想你觉得我应付不了,我怕自己的软弱吓走你,不想一开始就成为你的负担。如果没有余佩文……我们现在会多好!”苏航摇摇头,这不是她要说的,“事实上,有她!当你告诉我,你的历史里有她,一切都不一样了。她不是公事上的敌人,而是我们感情的债主,虽然你没有对她做过什么,可她是这样认为的,我也可怜她。是我傻,一次一次地忍让她,没有原则地让她,她还不知足,直到我把大好的机会让给她!”

“是,我不光彩的过去害你受苦了,然后呢?”粤然开始恨,恨苏航所有背着自己的隐忍,可是她也痛,她知道那是因为她爱她。

“然后,她害怕自己不能赢,她要抓住机会青云直上,于是不择手段追求胜利,最后,招徕杀身之祸……如果她不是那么好胜,如果我不让给她……如果不是你,我不会让给她……”

“我没有要求过你让给她,你甚至没有给过我机会表达意见,苏航,这不公平!”

“公平?我去问谁要公平?余佩文死了,她去问谁要公平?不错,你没有要求过,一切是我自己的选择。我以为让给她就会好,也几乎就要都好了。那天下午,我们对彼此微笑告别,粤然,我以为,干戈化为玉帛了。可是一转眼,她被人谋杀,没有断气之前,叫的是我的名字,我握着她的手,叫救护车,叫警察,我看着她,一点一点没了气息……”苏航低头,声音越来越微弱,呼吸困难,“我握着她的手,她在那个时候死去……她死在我手里……,我想到了,他们也几乎查到了,她是因为那个案子被杀的。可那个案子……是我让给她的,我是为你,才让给她的。凶手被击毙了,究竟为了什么杀她,再没有人知道。我只知道,是因为我,我把机会让给了她,她才会有机会为了赢得判决不择手段,才会引来杀身之祸。连那些警察,也是这么说的……”

粤然终于明白,这是一个死结。

余佩文的死很可怜,原因十分复杂不简单。但是,自己和苏航,也许永远摘不出去,是这个死结的一环。而苏航,亲眼看着一切发生,却不敢去回忆,是因为回忆太可怕,太恐怖,听来已经是如此,何况她亲眼所见亲身经历?

“对不起”没有用,“我爱你”只会让她更愧疚,粤然不知道自己还有什么能给。她只知道,她们不能没有彼此,即使这爱情里有尸体横陈,她也不能离开她。

苏航陷在她一直刻意忽略的回忆里,想着,还有,还有,她死了,可一切还在继续……有人拥抱她,她看见满眼哀伤的粤然,痛和恨又涌上心头,她拼命地推开她。“都是因为你!余佩文死了,他们问我,为什么初相识就和她交恶,为什么把这危险的机会让给她,为什么为什么,所有的为什么都是因为你!找不到凶手,也找不到证物和线索,他们不断地审讯我,调查我,如果他们知道你和余佩文莫名其妙的过去,我的嫌疑就更加坐实,百口莫辩!我只好遮遮掩掩,还是免不了藏头露尾,我几乎就要崩溃,几乎要被迫把你拉下水,一边想着你,一边遮掩你……”

那些情节的回忆令她痛苦,她一次一次推开粤然,力道一次比一次大。

“不要再推开我!”粤然喊叫着哀求,“对我公平一点,苏航,我并不知道,你经历这一切的时候我无从知道!”

苏航不管不顾地仍旧挣扎,挣扎着要脱离她明明很依恋的怀抱:“对,你都不知道,都是我自己的选择,我活该!可是那个时候告诉你,你又能做什么?”

“我不是这个意思!”粤然跪在地上紧紧箍住苏航的身体,艰难地表达:“我只是希望自己能和你分担,如果那个时候不行,至少现在,不要再剥夺我的资格!我相信你,什么也没问,忍着不回来,错了么?苏航,我在你心里究竟是什么?你什么也不告诉我!”她有她的愤怒和委屈,苏航一下一下拒绝的力量更令她难过得发狂。

“告诉你,你只能担心,只能伤心,我不想。如果你回来,走近我,一切会更糟!”苏航辩解着,“是我的错,我让给她是我的错,可这都是因为你,都是因为我爱你!”她忽然发现,这爱是多么罪过,于是狠命地挣扎,要脱离她的怀抱。

粤然再无法忍受苏航决绝的抗拒,她把她推倒在床上,凑近她的脸问:“爱我?那为什么现在还一次一次推开我?”她俯身去吻她,去寻找温暖柔软的接纳,再次绝望地被拒绝。

“放开我,别碰我!”苏航放弃了肢体的挣扎,只是在神情间注入了决绝的寒冷。

体谅没有用,尊重没有用,关心没有用,温柔没有用,心疼没有用,爱,也没有用。粤然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不能失去她!

她开始强硬地无所顾忌地攻击占有,不去管身下的人对自己是冷还是暖,她只记得:不能失去她!

“别碰我!”苏航再次冷冷地说。

粤然狠决地冷笑:“不碰你?你想让我碰别人吗?”心狠着,她的动作纯熟而野蛮,就快要得手……

“我知道你还会有别人,不断地有,余佩文,罗小丽……”苏航忽然看进粤然的眼睛,充满恨意地缓慢叙说。

粤然僵硬着停下,看向怀里冷漠到陌生的一张脸……如果是别的女人这样侮辱自己的感情,她必定已经出手,叫她遍体鳞伤……可是面对苏航,她却做不到,只能忍着痛,冷冷地注视。

“不要强迫我,不要让我更恨你!”苏航的心也痛,却做不到不狠,至少这一刻,没有办法。

粤然慢慢抬起身体,远离她即使努力漠视也被灼伤的寒冷。

苏航起身,关门,离开了家。

粤然一个人呆坐在床上。

“不要让我更恨你!”原来,她已经恨我……“不要再那样离开我!”我答应她,可是,她却离开……原来,她真的会离开我!

因为那些痛苦,所以,我,我的爱,对她来说,也只是“不如不要”,是这样吗?

两行清泪落下,她整个人写满无助和绝望。

……

眼前的光亮越来越暗,像她们爱情的前路。她以为自己要瞎了,却原来,只是天黑了。窗外浅淡的光照进家里,细小的人声传来,这应该是初秋凉爽温馨的夜晚吧?

从前这时候,她们在干什么?

她会是在洗碗,那个孩子一样的爱人,会搂着她的腰,贴在她背上说:“粤然,你的心跳真好听,像音乐,我一个人的音乐。”

或者,她把她抱在怀里,两个人窝在沙发上,听她半真半假地说着,最近流行什么,要剥削她本来就不多的零花钱买来,她什么都会答应的,只要她要求,即使只是她撒娇的玩笑,她也会记得。

又或者,她们在书房加班,两盏灯亮着,分析着那些数字和规条,权衡着别人的利益和得失,累了,回头,就能看见她柔软的身影,或者默契温暖的笑脸,令她相信,她们会不计得失,永远相随。

可是,现在,她呢?

粤然问自己,久远之前的错,真的令自己没有资格再爱吗?令她这样决然地舍弃自己?

她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她要去找她。

她急急地在小区昏暗的灯下行走,就要接近门卫那盏惨白的小灯走进夜幕,身后忽然有一个柔暖的声音说:

“我在这里。”

她回头,看见靠在白玉兰花树干上的她。

慢慢地走近,她看见她神情温柔的脸,温润的眼神,有一些哀怨包裹的依恋……她流着眼泪微笑:“要跑,为什么不跑远一点?”

她柔暖的声音回答:

“怕你找不到。”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