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六十八章 醇——奈君何

2013-01-06

“真的恨,十分恨。”粤然看进爱人的眼睛,认真地说。“但是,恨也只是一瞬间。那些事情不容易度过,你需要有人听你说,我就是那个人。你需要有人分担,我就是那个人。你不可能有别的选择,我也不希望你有。你哪些话是心声,哪些话是气话,我听得懂,会体谅。”

她停下来,亲吻她闪现惶恐的双眼,“要是连这点都不懂,连这点委屈都受不住要去怪你恨你,我就白做这二十几年的人了,也白让你爱一场。”看见孩子露出宽心的表情,她又忍不住要逗她:“不过,你胡搅蛮缠起来,可还真的有点离谱!”

苏航刚刚放松些许的神经果然又紧绷起来:“你讨厌我吗?看见我胡搅蛮缠的样子?会不会……不再喜欢我?”她有点千年道行一朝毁的自责恼恨。

挑逗的目的达到了,粤然不想爱人无止境地陷入另一种自我折磨,温柔地说:“不讨厌,人本来就有很多面,对我不胡搅蛮缠,你还对谁胡搅蛮缠?而且,我也不是那种人。”看见孩子仍然一脸疑惑,她继续认真地表白:“只喜欢爱人甜美可人,却不能接受爱人小小的刁难,自己毛病一堆,还硬要求爱人完美,我不是那种白痴混人。再说了,撒泼耍赖的女人我见多了,你那点胡搅蛮缠,算不得什么。”

苏航听着,也想着,对啊,要是她恨得不爱自己了,也不用处心积虑把自己带回家,可是……“撒泼耍赖的女人我见多了”,她刚才是这样说的吗?所以,难道……

粤然发现孩子又走神了:“喂,你在哪个国家旅游呢?”真郁闷,她可是正在给她甜言蜜语啊,她却在神游四方?

“请教你一个问题。”苏航认真地说。

“什么?”

“以前……”噢!苏航心里惨叫,她不想提以前,可是又不行。“你的每个女朋友要分手,你都想这样迂回的缓兵之计,这么处心积虑地挽留?”是的,我又在吃醋——她对天地神佛承认。

很好,又神游到我的“以前”去吃飞醋了……粤然无奈地笑:“当然不是,管她们爱走不走。只不过你好像不是我的女朋友,是我的老婆?”

“老婆……你以前还不是也这么叫她们?不是一样走了一个又找一个?”苏航追问着,又不安着。

呵!还要刨根问底?“现在年纪大了,懒得甩了一个再去找另一个回来调教。”粤然忍俊不禁,她知道,孩子是想求证在自己心里的独一无二,可她就是不肯轻易满足她。

“那你大可以,找一个不用调教的……”没有听见自己想要的答案,苏航没有办法刹车。

“还是懒得,谁知道会不会又是一个‘不如不要’?”粤然无所谓地笑着,心里仍然忐忑——如果连苏航都成了过去,还有什么能成为将来的永远?“你问这么多?是不是还想跑?我告诉你,休想!你跟了我五年,这时候才跑,天涯海角我也把你抓回来!”她严正地警告。

苏航满足了,钻进爱人怀里甜甜地笑。“天涯海角有多远?不就是海南嘛,坐飞机很快就能到。”她继续小声地捣乱。

“你再跑一下试试,别说要坐飞机,就是只到楼下我也打得你屁股开花!”她对被自己宠得无法无天的孩子恶声恐吓。

“哎呀,我好怕呀,老公大人饶命……”

“想我饶命就快起来收拾好,一会儿陪我去买菜!”

……

她十分后悔带她去买菜。

因为想不到要吃什么菜,她们一直闲散地瞎晃。

大型肉菜市场的一角有围观争抢的人群,人群中央的小贩在大声地叫卖,人声鼎沸,听不清楚,苏航拉着粤然走近凑热闹,想看看能否为晚餐桌上的菜式带来些许启发。

粤然只能帮她拨开人群,凑近看小贩到底在叫卖什么。

苏航却在看清的一刹那僵在当场。

“新鲜活鸡咯!现杀现卖咯!”

小贩叫嚷着抓起一只羽毛艳丽的活鸡,割颈放血,开水烫毛,然后大卸八块掏心挖肺……整个过程迅速流畅,近在眼前,一清二楚。

苏航定定地看着,整个人呆住。

直到看见鸡内脏被掏空,粤然才猛然醒觉,拉着爱人挤出人群。找到一处偏僻给她完整的怀抱。

她们在闹市之中沉默相拥,她的眼泪渗进她的心里。

“想哭就哭,我在这里。”她在她耳边柔声说。自己真该死,竟然没有想到……她心疼地自责。

她不可自抑地哭,为脑海中忽然而至的许多回忆和感触,为爱人温暖的怀抱慷慨的容纳。

这个世界有它生死存亡的轨迹规律,人有自己的命运选择,真的,不应该把自己想得太重要,不应该对自己和爱人冀望过于完美。

人和万物一样,生命和能量有限,承担我们所能承担的人和事,就已经很好。

“粤然,答应我。”她抬起头,痴迷仰赖地注视。

她认真而专注地迎向她的目光:“好,都答应你。”任何事情。

“一直在一起,时刻在一起,只要我们能够。”

“当然。”

不能在闹市接吻,但仍旧可以眼神缠绕。

……

“你放心,我不会从此天天要求吃素。”

厨房里,苏航抱着爱人,贴在她背上听心跳的声音。

粤然整理着刚买回来的豆腐豆干面筋腐竹莴笋青菜,在想如果天气再冷一些,打个火锅多省事。可现在夏末秋初,只能一样一样地做成家常小炒。

“我无所谓,你喜欢,觉得舒服就行。”她回答。“我也请教你一个问题。”不想她无限制地思维滑落,她开始一个新的话题。

“好啊,你问。”她深呼吸,最喜欢爱人身上的香气。

“你前几天说,看我一眼,就知道我是什么人。”她洗干净手,转身和她相对。厨房窗户西向,投射进傍晚的阳光,一种炽热的温暖艳黄,映照她线条柔和的小圆脸,像一个可口的奶油蛋糕。她忍不住轻舔她嫩红的唇。

“在你眼里,我到底是什么人?看我一眼就知道的我,是什么样子?”对她气恼中脱口而出的断言,她不恨,但无法不在意。

她柔柔地笑,心里的爱满得就要溢出来。“会夺走人灵魂的人,值得爱的人,只要被你爱上,就永远不用害怕孤单的人。只要看你一眼,就会好奇,想要接近,想得到。”那些爱令她想流泪。

她意外地感动,“我还以为会被形容成花心大萝卜!可是你看我第一眼之后,好像并没有想接近我?”六年前的记忆涌上心头,似乎很遥远又很贴近。

“那是因为,我不知道自己可以爱你。”她的眼神渐渐迷蒙,“可是她们知道,还好,我比她们幸运。”

“幸运的是我。”她没有办法不吻她。

……

“还回家么?”粤然把折好的衣服放进衣柜,看向窝在沙发里翻阅杂志的爱人。

“你陪我就回。”苏航抬头微笑。

“如果我不想陪呢?”粤然戏谑地笑着,走到爱人身边坐下。

“那我就自己回,”苏航自觉地歪进爱人怀里,“你远远地跟着。”她憋着笑,一本正经地模仿爱人几日前夜幕下寂寥的语气。

“何必?”粤然也憋着笑,咬一下调皮的孩子小小的唇。

“我们再买一个柜子吧,用来摆你买给我的这些?”苏航拿起边桌上的水晶小苹果,举到粤然面前晃呀晃。

粤然眯着眼睛不回答。她知道,她突然转移话题指向是有原因的。

苏航只好唱独角戏:“小苹果得安安稳稳地,不然,她走了,小虫子呆哪儿去呀?是不是?”她用冰凉的水晶去贴爱人完美无暇的脸蛋。

果然是歪理一堆,粤然决定投降,所以懒得接招。“那要赶紧订票了,买几号的?”

“你想几号就几号。”苏航满意地看着自己“百依百顺的爱人”,得意地笑。

手机铃声打破了她的得意,粤然伸出长手拿过来看一眼,不满地交给怀里的孩子,“不知死活的追求者。”她冷冷地说。

是苏豪。苏航笑着接起来,一路说着“恭喜”,“好,没问题。”好半天才挂了,看住粤然倾泻醋意的双眼笑:“你的情敌要结婚了,高兴吧?”自信满满的感觉像在颁发大奖。

粤然毫不掩饰惊喜轻松:“太好了,有人肯消耗他。谁?”

“崔小捷,近水楼台。”苏航感慨,“看来看去,才知道天成的缘分就在身边,人真有意思。国庆不回家了,他们一号在所里办一个仪式,三号要摆酒,我要做伴娘。”

粤然正想问小孩儿她的天成缘分在哪里,却听见“伴娘”二字,不禁皱眉:“又做伴娘?怎么谁都愿意找你?”想起她要穿着礼服裙帮新娘子挡酒她就心烦。

“因为我们算感情不错的同事吧。”苏航说。其实苏豪是为了她最近的名气,还有她的酒量酒品在业内的名声,这些她懒得说了,免得粤然担心。

但是粤然猜到了:“是因为你酒量好吧?我看你干脆就借机在他们婚礼上装醉吐一次,让别人传一传你不过徒有虚名,免得日后没完没了!”自家的女人醉态动人,被别人见了,她怎么也没法子舒服。

苏航点头同意,为她家养的恶魔想出来的邪恶办法暗自赞赏。“好,我按你说的做。”她顺从地回答。

粤然略有些宽心,可还是不乐意:“我也有工作,为什么我身边没有这些麻烦?”她借用她的疑问句表达内心不满。

可她的麻烦很快就来了,手机忽然闪动着罗小丽的名字奏乐。

苏航温柔地笑笑,低头继续翻阅杂志。

粤然略想了想,接起电话,听着对方俏皮的声音微笑,然后回答:“好,见一面吧,时间地点你等我通知。”

苏航抬起头,面无表情地看着爱人挂掉电话,脸上笑容犹在。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