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六十九章 醇——醇(一)

2013-01-06

“我答应和罗小丽见面,你和我一起去。”

“为什么?”

“因为你是我老婆。”

“我不想去求证她的想法。”

“那就顾左右而言他。问东答西,你不是最擅长?”她宠溺地拥抱她。

“你怎么知道我会答应去?”她在她怀里噘嘴。

“我其实不知道。只是想着,如果你不答应,我就再拒绝她,做一个言而无信的人。反正我也不在乎。”她随意地说着。她在乎的只有她。

“原配出马收拾第三者,这种粤语残片里面的戏码,终于轮到我身上了。”她深深地叹气,“老婆老婆,真是名副其实……”说不出什么感觉,有种爱情尘埃落定的踏实,又有种换了旅程的怅然。

她听出她话语里对岁月失落的感慨,不禁温柔微笑:“不喜欢的话,我们都不去。如果你想去,时间地点你选。”她是真的大方,也是真的懒,懒得为跟别的女人会面动脑子。

她想都不用想,地点现成。“时间你定,不过,这两天我只想安静地和你呆在一起。地点,叫她在你们所附近等,到时会合一起去。”她决定做一个气势凌人的原配,反正老公给的机会,为什么不表现得像个最佳女主角?

“好。”她笑着答应,已经感应到孩子的小宇宙在膨胀升腾。

……

是不是女人都会觉得夜晚比白日浪漫?那些灯影的摇曳、暗夜的深沉……令一切疲累也显出慵懒的情调,把轻佻换成魅惑的样貌?所以,对于女人来说,私人的认真约会都选在晚上?

罗小丽在宾馆房间里挑选着衣服,自己跟自己琢磨。

粤然是一团表面披着冷纱的火,内在的燃烧太消耗她的能量,所以,那些表面薄薄的冷,不过是她的保护色,冻不死人。挨近了,受住了,你会发现,那一层冷纱下面有多么瑰丽的色彩,每分每秒都在跃动。

可那是为谁?

她那些沉郁的、若有所思的深邃眼神,提起另一个女人时骤然升温却竭力掩饰的情感奔涌,面对试探时的应激性抗拒,那一副冷傲的遐想面容,说着“独一无二”时不自觉的温情笑意……都是为了她吗?

那个连走路也迷恋地注视粤然的“苏姐姐”?

虽然乍一看会觉得根本还是个小女孩,可是她眼睛里的婉约深沉,也显示她并不小了——在这一个对人和消费品一样快速消耗的年代,25岁以上的女人,算不得“年轻”了吧?价值在逐年减退……

粤然也不年轻了,可作为被依靠的一方,她的价值会逐年递增。

她们在一起多久?已经多久,还有多久?出色的人总会为人所向往,她们怎么在这个情感摇摆多于稳定的年月一直携手?

罗小丽决定还是穿黑色的连身裙——漂亮的脸蛋够明亮,就不要让别的色彩抢了注视。上海滩大都会,像她这样懂得装扮的年轻精英不少,但能得到符合期望值的爱情,仍然要碰运气。想要遇见一个合适的女人,似乎更有些难……即使只是无害却令人有所期望的暧昧,也难有合适对象。

所以,她更好奇她们是怎么做到的。怎么相爱,怎么相守,怎么相互坚持,是的,她只是好奇。

又或者,粤然给了机会,可以与她交往得更深入些?女人和女人之间,只要感情始终有所保留,付出的代价,始终是有限,对不对?

能赚得原本属于别人的感情,哪怕只有百分之一,也是赚,因为,不需要什么成本。

罗小丽踩上十一寸的香槟色高跟鞋,快活赴约。

一走进夜幕下的凉风之中,感受着身上裙袂摇摆时的翩然多姿,她对自己轻轻微笑,下了一个决定——今晚,不提第三个人,只谈自己和她。

要一个只属于两个人的夜晚,无论是什么层次的情感交流。

……

“不如我们爽约吧?到别的地方去二人世界?”粤然牵着爱人的手,看着她长发在夜风中轻轻飘动,罩在文化衫牛仔裤外面的格子长衫下摆随着走动的节奏摇摆出隐约腰线,只觉得熟悉之中有些陌生,一种让她想重新认识她的陌生。

“别的地方不是一样有许多人?你就是这样,任性起来随心所欲,女人最讨厌被人耍,会想要报复的,知道吗?”苏航柔柔地笑着,看进爱人隔着镜片也晶亮的双眼嗔怪。

粤然是一贯的休闲派职业装,变化款挺括白衬衫加西裤,不管多严肃的衣服在她身上,总也透出一股随意的洒脱,加上她淡淡的冷峻,叫人不敢太靠近,却又十分好奇,只除了她带笑温柔注视一个女人的时刻。

“我不想用心的时候就随心所欲,对不起。”她轻声向爱人道歉,虽然也不是很确定自己到底错哪儿了。“可是,你似乎很了解女人要报复纠缠的心态,为什么?”

“因为我直接面对过,细心去体谅过。”苏航脸上的笑意冲淡,替上了些许感慨,继而是丁点儿狡黠:“亲爱的,如果你哪天对我也开始不想用心,你要小心,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最高段数的报复,什么是无法摆脱的胡搅蛮缠。”

她哑然,真不知这莫名的阴火是怎么烧起来的。“我从来不觉得有这样的可能性。”她说,“而且,开始的时候你不是说过,要是无法对你用心,告诉你就可以了吗?”那是静园里的对话,她们第一次约会。

“那是五年前,对于现代爱情来说,五年等于一个世纪,你能按照一个世纪以前的格式撰写文书吗?”苏航笑,她不会说什么五年青春之类的俗话,但有更迂回却无法反驳的表达令她明白,她不会愿意离开她。

正中下怀,她觉得夜色美好,认真地戏谑:“不能,回去列个表吧,哪些你从前的行政许可事项撤消了,我得背下来。”她伸手轻搂一下她的腰又放开。

她才懒得跟她笑,远远地向一个年轻俏丽的黑色窈窕身影挥手。

……

“苏姐姐?”罗小丽瓜子脸上的一双大眼睛圆睁,眼头的白色泪眼点缀像极了真的泪滴。

“你好。”苏航微笑轻轻点头,看向身边的粤然,看见一个礼貌的笑脸。

“等了很久吗?”粤然问,声音是有距离感的清亮。她自己听见了,在心里笑问:是因为老婆在身边吗?

罗小丽有些失望,又有些尴尬,按着一般社交礼节摇头:“一小会儿。”可是看向苏航的目光,仍是露出了一点……不喜欢。

苏航捕捉到了小女孩的不乐意,温和地解释:“我们刚巧碰见了。”她发现自己还是缺少一上来就吓退情敌的凌人气势,无奈只好接受现实。

“呵!”罗小丽冲口而笑,这什么烂理由?分明是盯梢,还解释说刚巧碰见?太拙劣了,她转而看粤然有什么表情。

粤然饶有深味地看爱人,她知道,自家孩子的段数不会这么低,她等待着。

苏航也等待着,如果罗小丽不追问,她准备就这么算了。

但聪明人总是不喜欢被人误解为笨蛋。罗小丽娇俏地笑说:“真难得的刚巧,真难得的碰见,真难得的缘分,对吧,苏姐姐?”她不喜欢被人当成傻姑娘糊弄。

苏航没有把她当傻姑娘,她发现,自己又自以为是地善良了,于是把潜台词说尽:“对,我和粤然总有难得的缘分,天天刚巧,时时碰见。我们有比任何人都难得的缘分。”她看着小女孩眼中亮起又黯淡的神光住嘴。

粤然笑着揽上爱人的肩膀,低头看脚尖。这确是她家孩子的风格,借着对方的问题回答,没有一个字直接明白,听的人却无法不明白,连假装不懂都不行,又不敢求证真实意思,否则,会显得很蠢。

罗小丽讶然,她总不能像社交场合的破铜烂铁王老五一样说:“哈!苏小姐真幽默!”她还有自己的身价和架势,不愿意俗成那个样子。无奈地,她发现,自己脑海里能想到的合适对白只有一句:“为你们难得的缘分干杯。”可是手边并没有杯,她也不想那么说,只好讪笑着盯着苏航的脸沉默。

“走吧,附近有很不错的餐厅,别致,也舒适。”苏航脸上换了更加温和的浅笑。既然在场三个人都是明白人,她也不必掩饰,挽着粤然的手臂,轻轻说:“走吧。”

这个地方她和梁听来过几次,离本所远,环境别致,能时时提醒自己,职业和人生“如履薄冰”。

“呵!好通透晶莹的地方!”罗小丽轻呼。

粤然眯起眼睛看苏航,猜测着她怎么知道这里,跟谁来过。

“苏姐姐,这里叫什么?怎么没有大字招牌?”罗小丽是聪明人,走过来一小段路,她已经对这个夜晚的三人行认命,同时也发现,苏航跟粤然相比,是另一种有趣。

苏航牵着粤然带路往里走,边走边卖着关子解释:“也许老板很固执,所以餐厅的名字有些孤傲,但又怕吓着了客人,于是不顶招牌,静等有缘人。这里客流不多,但来过的人,大多希望再来,因为环境和名目都有趣,菜色也不错。”

罗小丽的好奇心被勾起,不等苏航带路,急步走到里面,看见两个透明的玻璃大字嵌在透明的玻璃幕墙上,日光灯照着,需要仔细辨认才能看清:

“无缘”。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