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七十章 醇——醇(二)

2013-01-06

无缘。

这是太明显的暗示拒绝,罗小丽杏眼圆睁,微有愠色,冷冷地扫视苏粤二人。

“名目很有意思。”粤然淡淡地在苏航身边说,双眼注视着罗小丽,慢慢地携苏航走近。她知道,一个女人恼羞成怒,场面会很难看。

罗小丽带着一脸寒霜坐在一张玻璃桌旁,冷冷地打量周围。

这是一个概念奇怪的所在,一切看起来都脆弱易碎,只椅子是黑色实木的,于是坐着的人明明很踏实,眼里心里却不踏实。周围的客人似乎都很理解并配合老板的概念,纷纷穿着浅色衣着,就连苏航和粤然,也是一个粉蓝杏白,一个亮白浅灰,素面朝天。只有她罗小丽,一袭黑裙,妆容精致,亮眼,却也突兀。

她忽然觉得周围晶光刺眼,十分不适,简直想要立刻道别。

看向苏航的眼光就有了年轻的肆意骄纵。

“小罗,喜欢坐在这里吗?”苏航没有坐下,站着温和地问。于是粤然也陪她站着,等着看自家女人有多大的葫芦。

“不太喜欢,光线太晃眼,觉得讨厌!”罗小丽直直地看着苏航说。

粤然的脸霜冻起来。

“好,等一下。”苏航招手叫过侍者,递给他一张名片说:“请转告卢经理,苏律师想要‘亦缘’厅,如果方便的话。”

侍者看着眼前穿着随意态度温和客气的女人点了点头,无声地朝里间走去。

连侍者也是冷的,但面部表情自信松弛,不像打了肉毒杆菌般僵硬。

“你的名片?”粤然发现,家里的孩子还有很多事情是自己不知道的。

“不是,梁听的。”苏航回答。她也有名片,只不过名头还太小。

罗小丽捕捉到了另一层有效信息:“苏姐姐也是律师?”她听见了苏航对侍者的话,有些不肯相信。她开始觉得需要重新评估这个女人的价值走向。

苏航微笑点头。

一个客气又尚算儒雅的年轻男人走过来,穿着毫无修饰的黑色西服,衬衫领子挺括树立,没有领结。“苏律师,这边请。”他毕恭毕敬却不卑不亢地邀请。

“谢谢,卢经理。”苏航淡淡道谢。

没有任何多余的对白和询问,她们被带进一个玻璃小房,仍是玻璃圆桌黑实木椅子,只是地板也换了黑色实木,周围的玻璃幕墙间或挂了浅棕色布幔,光线整个沉实温暖下来。

这里备有四个位子,餐巾上俱有四个字——“无缘亦缘”。

所谓的没有缘分,其实也是一种缘分,不然,你又怎么会去和某些人某些事,而不是另一些人另一些事,讨论有缘无缘呢?

世界是一张回环往复的网,人生是一场回环往复的遇见错失。

“请坐吧!这里还好吗?我也是第一次进来,以前都是和同事坐外面大厅,只听见别人谈论过里面的小厅。”苏航问着罗小丽,后半截话是解释给粤然听的。

粤然沉默,注意着罗小丽的情绪,直到确定无害,才向苏航招呼:“你也坐吧。”

罗小丽随意地坐下,打量四周,不禁点头称赞:“不错,比外面温情多了,无缘亦缘,很有意思。苏姐姐,这里还有别的小厅吗?你怎么知道这里?”她问了许多问题,也有信心苏航会回答,事实上,她不得不承认,对自己,苏航比粤然温和亲切许多,也认真许多。

粤然也转向苏航,等待答案。

“前辈同事带我来的,为的是在提携我之前忠告:做人做事必须小心翼翼。只不过这里菜式很好,西餐中餐都有,实在有意思,后来又一起来了几次,我才慢慢地知道有三个里间小厅,分别叫无缘亦缘,缘生不失,失亦是缘。”苏航说着,侍者走进来,呈上菜谱。

“苏律师,卢经理请问,能否留下您的名片?”侍者有礼地说。

苏航略微有些诧异,但还是递上了自己印刷简单的名片。侍者接过,安静地退出。

罗小丽沉吟了几遍“无缘亦缘,缘生不失,失亦是缘”,只觉得里面禅机太深,弄不清楚苏航想暗示些什么,于是看向粤然。

她忽然觉得,如果苏航拉开架势说大道理,那自己和粤然,似乎就有种“一丘之貉”的“同甘共苦”了,禁不住好笑。

粤然也在沉吟那十二个字,很容易地,她明白了爱人的意思。“这次出差,是做翻译还是什么?”她问罗小丽。

苏航正把菜单递给小女孩,罗小丽先对苏航说“谢谢”,又对粤然说“是,翻译”,不慌不忙,两面玲珑。

苏航轻轻一笑,对粤然说:“我帮你点?”

粤然微笑点头,继续跟客人攀谈:“出差半个月了,翻译工作很繁重?”

“是,一些文件,为了节省人力资源,我需要利用法科背景顺便审核。”其实远不止如此,但事涉商业机密,她也不得不谨言慎行。

“任务延伸到国庆之后?”

“大概不会,这两天就结束了。”她之前还有些兴奋,因为走之前能见到粤然,可是现在,她也不知道该有什么感觉,只知道自己是将走的过客,而粤然身边的女人会一直在这儿。她开始觉得自己莫名其妙。

“这么说,如果今天我不答应赴约,就不能实现债权了?”粤然轻笑。这是今天的正题,她终于引上来了。

转过头,粤然发现自家孩子在专心研究菜谱,也不知是真是假。“其实转帐就很方便,不一定要见面,是不是?”她挑明某些看法。

“是,不过相识一场,难得出差来这里,想请一请你而已。”罗小丽也发现了苏航心无旁骛地研究菜谱,好像不关心爱侣跟自己的互动,毫无心机的样子跟刚才简直判若两人。她试探着玩文字游戏,光说“你”,不说“你们”,明明是打算“被请”,却表述成“请”。她等着粤然说“该我来请你”,这样,苏航的存在会显得小小多余吧?就当是对“无缘”的报复。她有些得意地笑了。

“今天我请你吧,不过你欠她的钱还是得还。”苏航忽然慢悠悠地说,仍是低头看着菜谱,不着痕迹地“物权公示”。

罗小丽不服气地接招:“苏姐姐,你请我,不请小粤姐?我还不还她钱,你还能做主?”她想看看,能不能激得苏航表明和粤然的关系。

粤然不说话,只关注着爱人情绪的变化。

苏航抬头,这次没有笑容,她感觉到了自己最不能容忍的挑衅。静静地看了罗小丽几秒,转头看粤然:“我点什么你吃什么,是不是?”声音冷而硬。

粤然知道爱人在按捺着不爆发,口中问句的真实意思是“我做什么都没问题,是不是?”她微点了一下头,笑着沉默。

苏航的气消了大半,重新对罗小丽微笑:“我们常一起吃饭,没有什么请不请之说,我请你,我们自己自然也要吃。你得还她钱,因为她欠着我许多,你不还她,我怕她还不起给我。”粤然给她打了事关一辈子的白条,不是得要慢慢兑现?这算是不太完美的一语双关吧,她看向粤然自嘲地笑。

“对,她说的没错。”粤然适时地追认苏航代理权限的有效性。

句句“我们”,但还是没有提到她们的关系,罗小丽一时也无法说什么了,她已经开始相信,就算顺着苏航的话头问下去,对面的两个女人还是会有办法把自己绕走。

“想好吃什么了吗?”苏航问看起来有些气臌的罗小丽。

罗小丽笑:“既然苏姐姐请,就苏姐姐点吧。你总不能只帮小粤姐点,这样很偏心。”她是在开玩笑,但方向确实是挑衅,玩上瘾了。

苏航淡淡地笑:“我偏心她很正常,只见过你一面,总不可能偏心你,也不可能同等对待。不过,帮你点,没问题。”她有些生气了,为小女孩的肆无忌惮试探。

总之碰到跟粤然有关的事情,她内心的火就会像炮仗引线一样,很容易点着。

粤然用力忍着没有笑出来,在桌底握了握爱人的手。

侍者估摸着时间进来下单,苏航说:“我和这位要黄和绿,对面那位小姐要紫。”

罗小丽好奇,低头查看菜谱,才发现这里的套餐有七种,分别是“赤橙黄绿青蓝紫”,“真有意思!”她感叹,又问:“小苏姐姐,为什么点黄绿紫?”

“我们俩最近倾向吃素,所以点比较以水果蔬菜为主的黄绿,至于紫,我来过这许多次,还没有试过,所以为你点了,劳烦你品尝体验。”苏航笑眯眯地说。

“啊,‘紫’套餐排名最后,所以苏姐姐点菜也很讲求先来后到,排在前面的先尝试?”罗小丽调皮地笑。“一切有先来后到,包括感情,这是你对事情的认知?并且认为别人也应该遵循这个规则?先来有缘,后到无缘,或者要等前者缘尽?”

小丫头,你真不知死活……粤然在心里哀叹,笑着摇头。

“其实不是,主要原因是,”苏航犹豫了一下,待看到罗小丽得意洋洋,她也就放心了,“西方有人认为紫色是寡妇的颜色,我想着自己有爱人,寡妇这个字眼有点儿可怕,所以就有些忌讳。你年轻,大概不会计较在乎吧?”

罗小丽僵住。

粤然忍笑忍得肚子疼,“洗手间在哪儿?”她问苏航。

“你到门外问侍应生吧。”苏航白她一眼:你自己惹回来的麻烦,还笑!

粤然拍拍爱人的手背,起身出门,不忘对爱人回眸一笑:我老婆够厉害,没问题。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