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七十二章 片段(一)

2013-01-06

粤然,抱紧我……我爱你,即使有一天我走了,必定也是爱你的……啊!不要掐我,我只是假设……睡醒了,现在给你讲故事……

 

郁杰的女朋友,她叫尹执心。

第一次见她,是在一个下午,我接受协会心理辅导的那一个下午。

我说过,郁杰帮过我两次,受牛老板嘱托从刑警队接我出来,是第一次,那天下午,是第二次。

可我直到最后才知道。

心理医生叫尹挚。

你记得吗?在学校里,我们集体相亲那一次,我觉得他腼腆斯文,印象还好的那一个男生。就是他,现在是一个斯文儒雅的男人。他把一些具有攻击性的问题交给我自己处理,其中包括过问私人感情取向和经历的问题。

我问他,为什么帮我?他说,辅导完给我解释。

那是我第一次平和地向别人叙说整个过程,但不完整,我不相信他,许多细节没有告诉他,他也知道。……你在笑?对,我最相信你,只相信你,如果我真的有病,大概只有你能治好。……我再次问他,为什么帮我?他说,因为她们。

有两个女人走进来。我站起来认真地看。

其中一个,是郁杰,她还是喜欢穿花裙子,浅灰色暗花直版连身裙,盘着蓬松的高髻,看起来明艳而硬朗,可她脸上的表情很柔和,不是一贯见我们时阳光明媚的笑,是柔和。她笑着跟我点头,眼神就飘向了站在她身前一侧的另一个女人,我知道,那些柔和是为了那个女人。

我这才发现,那个女人一直在打量我,带着一种严肃的探究,认真地、毫不客气地观察我。我不知道她是谁,于是微笑点头,和她四目相对。

她是一个透明的发光体。身高跟我差不多,穿着灰粉色伞状连衣裙,很瘦,脸很小,五官也小巧精致,脖子细长,戴着眼镜,框架也是透明的,头发盘得很干净,额前没有一丝乱发,皮肤白皙,白到透明的地步,只有嘴唇是鲜嫩的红色。

这是我看她第一眼的感觉。

尹挚把窗帘拉开,阳光射进他的办公室,我发现,她是一个没有任何表情的人,很冷,我甚至有些抗拒这种冷,隐隐约约,似有若无,像要掳走我自然散发的所有温暖。……我当然是温暖的,我了解自己。……可她的冷是会发光的,即使在亮白的日光里,她的清冷光芒也会跳脱出来,引人瞩目。

尹挚站在我身旁介绍:“郁杰你认识了,这是我姐姐,尹执心。我会帮你,是因为她们。” 

电光火石间,我觉得一切有种混沌的美妙。她们,所以,郁杰和尹执心,是“她们”,就像我和你,是“我们”。郁杰和我们的渊源不浅,所以她会为了帮助我向尹挚要求,我相信。但尹挚会答应郁杰的要求,我要相信,除了猜测中的裙带关系,还需要更牢靠的理由,就是,他们之间的渊源。尹挚所帮我的,不是一个小忙,所以,“她们”必定不是一天两天,甚至不是一年两年,所以,追溯远一点点,尹挚和郁杰,早有渊源?甚至,相亲的时候,也许他们就认识……

粤然,郁杰多么地深不可测……是,你有先见之明……可她的女人更加深不可测,即使在我微笑点头的时候,仍然面无表情,但我知道,她在细致认真地研究我。

不需要问什么,一切心照不宣,我伸手邀她相握,并且说:“你好,尹执心。我是苏航。”她是朋友的爱人,我不想和她客气,叫不出“尹小姐”,可初次见面,也无法亲切,更叫不出“执心”,于是叫了她的全名。

“你好,苏航。我知道你,终于见到你。”她的声音是柔软的,像拉着夜曲的小提琴,一种清冷悠扬的柔软,浅浅的,淡淡的,仍然没有感情的色彩。她依然注视我。

我不想问什么,也不想说什么,并且觉得,在这样的几个人面前,道谢太多余。所以只是微笑。可她的注视像一种研究,很深很深的研究,我有些不自然,却不至于不舒服。我看看郁杰,发现她一直看着尹执心。

忽然感觉,郁杰的眼光在融化尹执心通体的冷,从外面一点一点地渗透,像愚公移山一般,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完全融化那深邃的寒,但她锲而不舍。与此同时,尹执心就像一个安静的受体,完全不抗拒地,安然地,接纳郁杰明艳热烈的温暖。

“你想她吗?”尹执心忽然说,声音比之刚才有了点强音。

当我醒觉这是在问我的时候,才把眼光从郁杰身上收回投向她,呵!虽然她还是没有表情,可我知道,她在吃醋,在不喜欢我看她的郁杰。那些醋意像细小的暗器冷冷地向我飞来……对,我是醋坛子,所以对小小的醋意有天然的识别能力。

我不怪她。要是有别人目不转睛地看我的粤然,我会比她更恐怖。于是我说:“对,我想她,很想。”

郁杰和尹挚都笑了。

“坐吧,苏航。”郁杰对我说。

“姐,坐吧。”尹挚对尹执心说。

可他们都只看着尹执心,一个是缠绕的温柔,一个是关切的温柔,我觉得自己被很温馨地冷落了。

也许当时突然放松了,也许是想着你很快会回来,一时调皮,我也笑着,故作温柔地说:“尹执心,请坐吧。”

她本来就一直看着我,我也一直看着她,那一瞬间,我看见她牵动嘴角,小小地笑了,并且对我说:“谢谢。”声音里忽然有了水晶折射的微光,不算暖,但是柔和明亮。

郁杰看我一眼,又继续专注地看她,眼神里的温柔更加绵软。粤然,她们一直没有任何肢体接触,甚至,尹执心一直在看着我,根本没有和郁杰对望。但我依然能感觉到她们之间的交融,那一种凌驾于距离和接触之上的,浅淡又厚重的依托,渴望又克制的倚赖。

有一点忧伤……刹那间,我就觉得,她们的故事,难问,难说。

粤然,那一刻,我多想你在身边,抱着我,像现在一样。因为我觉得有一种刺骨的寒凉。

我说:“谢谢!”大家都坐下以后,我终于说了,同时对着她们三个。郁杰和尹挚沉默,只有尹执心,再次用水晶光芒一样清冷的声音说:“我很愿意。”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流泪了,看着尹执心流泪了。眼泪挂在眼角和睫毛上,没有成行成线地滴落,但一直有。

郁杰把纸巾递给我说:“不要客气。等粤然回来,请我们吃饭就是。”

我印掉眼泪,点头答应。

尹挚说:“你们女人的聚会,一对一对的,我就不去了。”

然后我们讨论如何修饰针对那些复杂攻击性问题的答案,尹执心给了很多意见,告诉我们怎么整理或有限度地透露才会过关。她的聪明,和对审阅报告的人心理及欲望的了解,让我觉得深不可测。

在尹执心陈述那些修饰的方法的时候,我看见郁杰的眼里有痛,为尹执心了解的一切而痛。

所以我知道,她们有很深的故事,这个故事,有遗憾,有痛。

整理好问卷之后,我们就散了。但直到告别,尹执心还一直在看我,郁杰一直在看她,连跟我说再见的时候也是。

跟她们挥手,背转身之后,我又觉得有眼泪贴在眼角。超高写字楼之间的穿堂风令我觉得很冷。那时侯,我好想你在身边,想你快些回来,抱着我。

……

她拥着她,安静地聆听,体会着她叙说中所有的感受和情绪。她明白,她所述说的片段里,那一种带着冷的暖,那一种不可言说的、物伤其类感同身受的忧伤遗憾。

也许,忧伤遗憾,是许多她们都有的,却又各不相同。

对于他们来说,幸福都是一样的,不幸却各有各的不同。

但,对于她们来说,幸福是各有各的努力幸运,不幸是各有各的忧伤遗憾。她们为爱温暖相连,却为与爱无关又纠缠不放的一切冰冷受伤。有多少人能不放弃?她们的爱,柔软微弱,也绵延坚韧。

“宝贝,不要哭,我在这里。”粤然亲吻怀中安静落泪的孩子。她深深地感念自己的幸运。“那我们约她们出来,吃饭?”

睫毛闪动着泪珠的孩子轻轻点头:“昨天晚上跟尹执心说了,四号或者五号晚上,她要先跟郁杰商量。”

“那我们等她们通知。起床了,好不好?你明天要回所参加别人的仪式,大后天又要做伴娘,今天陪我去一个地方吧?”

“好,陪你。去哪里?”

“静园。”

“回学校?干什么?”

“重走来时路,回忆回忆,都有哪些你曾经对我作出的许可要被撤消……我等着你给我确立新的行为准则。”她笑着吻她,一下一下从头脸蔓延至全身。

“准则一!现在,立刻,陪我起床刷牙洗脸!”她轻呼着挣扎,扭动至沦陷。

“不用着急,静园的午饭供应到一点半……”她在她耳边说着,温柔地宠爱她。

中午十一点半,节前的校园小径已经十分安静,尤其是人迹罕至的静园附近,更是只有树影蝉声,不闻细语人言。

忽然几声娇笑打破了宁静。

是两个女生。一个穿着灰蓝牛仔裤白T恤戴着淡黄色小宽边圆草帽,一个穿着浅绿小背心墨绿低腰工装裤,披着扎有许多小辫子的枣红色小卷发。她们互相搂着腰依偎而行,小声说话大声笑,旁若无人,自得其乐。

她们身后很远的地方,出现一辆银白色的小车。车里有两个女人,一个白皙瘦弱清冷孤傲,另一个明艳美丽知性热烈。

小车缓缓在校道上滑行,两个女人和两个女生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她们是么?”尹执心看着前面连体婴一样行走困难的小女孩问。

“或许是吧,我的学生,在课堂上也想要拥抱。”郁杰淡淡地笑。

“幸运的孩子。”尹执心的声音像没有涟漪的湖水。

“要有将来,仍须努力。”郁杰转头,看向尹执心白皙的侧脸,“执心,今天为什么来?”

“昨晚,我见到了苏航。今天想来问你,郁杰,为什么你没有爱上她?”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