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七十三章 片段(二)

2013-01-06

一吟二唱动听笑闹,三言两语不合叫骂。

前面的连体婴儿忽然像相斥的磁铁,撞击着分开,面红耳赤地互相瞪眼指责。

“你想听什么答案?”郁杰明艳的笑脸略有些僵硬,不再注视尹执心,转而将视线投向一边吵架一边闪在路边的两个学生。

她们比她们幸运,能够肆无忌惮地路边争执,一转眼和好了,又能手拉着手如胶似漆。

将来怎么样?将来再说。曾经她们也这样想,慢慢地,她们变成现在的样子,现在,成为了曾经的将来。

与当初设想的不一样,但无法逆转。

尹执心将车滑过静园边上的幽静小路,转入校园主干道,车速只能更慢,到处都是提着行李准备回家或结伴出游的学生。真不明白孩子们,出行几日而已,为什么要大包小包?日后的路长而无奈,能紧紧护在身边的物事与人,实际少之又少,一路,只能不断地扔弃。那些执着不肯放手的人,太傻。

“这条路人太多,不好。”尹执心冷冷地说。

“只是这一个时间人多,下一刻未必。”郁杰的声音勉强和蔼,也并不温暖。

“早知道,有机会,该走没有人走的,容易的路。”尹执心轻轻地碰了几下方向盘中央,喇叭声叫嚣着吓退了挡路的学生。他们散开又聚拢。

“不需要早知道,不需要有机会,没有该走的路,只有要走的路。容易或是困难,抵不过我甘愿。尹执心,停车!”郁杰知道自己的声音寒得透顶,她不想身边的人更冷,只能自己要求离开。

小车就这么停在路中央,车上下来年轻的大学讲师,陆续有学生兴奋地叫:“老师,您没有回家?”

郁杰略微点头,嘴角勾着假笑,美目望前,走了几步,听见身后有男生在大叫:“哎!这车怎么停在路中央啊!太没有公德心……”跟着有许多人附和指责的细碎声音。她回转头,看见尹执心的车一动不动,还停在她下车的地方。

叹息着跺脚,郁杰急速回头,拉开车门,弯腰低头,看见面容孤清眼圈微红的尹执心,笔直地坐着,两眼看定方向盘,如女神塑像。

“执心,下车,坐那边。我来开。”她柔声说。

尹执心冰冷的眼神闪了一闪,解开安全带,缓缓地下车,身上月白色丝绸连身裙的褶皱随着动作瞬间展平,柔和地反射着树影间斑驳的日光。

周围前仆后继议论着公德心的男生女生忽然看见一个白得发亮的女人从驾驶室现身,都没了声响,连路也走得慢了。

尹执心只是站着,不发一言,没有任何动作。郁杰托着她的手肘,牵引她坐上副驾驶位,自己才上车,在学生们的观望中开车离去。

“对不起。”郁杰低顺地道歉,一边看着前路,一边微侧着脸打量尹执心的神情。

“专心开车。”尹执心冷冷地说,偏头看向车外。

“去我的宿舍,好吗?”郁杰叹着气,尽量温柔地问,埋怨自己不该心浮气躁。

尹执心没有回答。

这就是默许了。

单身教职工住的是老式的红砖五层楼房,以前是用来供给苏联专家住的。一排十栋,每栋有三个楼梯口,楼梯两边是对门的两户一房一厅人家。这种楼房虽然旧,但墙体厚实,冬暖夏凉,而且建于校内林阴之中,幽静深远,比许多高级住宅小区更有学院派的优雅。

郁杰分到一个三楼的单位,不上不下,不冷不热。尹执心每次跟在她身后上楼梯,冰冷的眼睛里会有温热的气息氤氲——如果这是家,多好?安静,清幽,简单,有她。

可惜,不是。

但郁杰布置得很像一个家,该有的都有,所有的一切都是双双对对,连枕头也是,虽然尹执心从未在此留宿过。

“带我上来,要说什么?”尹执心站在客厅中央,眼光追随着走来走去倒水拿水果的郁杰。

“给你答案。”郁杰笑着把水递到尹执心面前。“坐下,听我说。好吗?”

尹执心双手接过,是稍热的温暖,她就这么捧着水坐在郁杰深蓝色的棉布沙发上,眼睛一直看着杯里回旋的水汽。

郁杰蹲在尹执心面前,轻轻说:“我没有爱上苏航,因为我爱你,尹执心。”

尹执心睫毛扇动,冷冷地回应:“如果她比我先出现呢?”

“我还是会等尹执心出现,然后爱上尹执心。”郁杰明媚的声音蒙上一层柔软的棉絮。她在路上已经想明白,尹执心为什么这样问。

“执心,我爱你。”她再次说。

一滴从冰寒中诞生的温热水珠落进杯中,水汽弥漫至整个屋子。

“小杰,你很久没有说了……”尹执心的声音也变得湿润,像夏日炎热中融解的冰块,冷得叫人怜惜。

“是,我错了。”郁杰明媚地笑起来,腮边停留晶莹的泪滴。这许多年,尹执心敢要的,只是她嘴里的这一句“我爱你”……

“我很自私。”尹执心的声音融化成带水的冰珠。“这么多年,一直不放你。”

“是我找到你,是我不放你。是你可怜我,一直在我身边。”郁杰看着尹执心眼边的泪珠,不忍拭去,不能拭去。

“坐在我身边。”尹执心自己把眼泪用手帕印干,声音恢复清冷。郁杰依言坐在她身边,沉默地凝视。

“昨天晚上,我才理解你欣赏苏航的原因,甚至,替你嫉妒粤然。”尹执心看着郁杰,缓缓地说。

郁杰略一思量,笑逐颜开:“你看见苏航的时候,她在做什么?”

“她在沉思,心不在焉。”

……

昨天我回“无缘”查账,看见卢经理桌面有梁听的名片,她是我们餐厅不多的常客之一,通过钱大有,我知道这个人,也知道她就是苏航的师傅。随口问了问,原来是姓苏的用这个名片要了亦缘厅。

我想,该是苏航。于是叫卢经理去要她的名片,果然就是,于是再派人去请她见面。

因为你,我才对她好奇。

小杰,你的朋友不多,可她是其中一个,你甚至想我认识她。

我见过她,很温和,也不怕我的冷。我觉得不真实,不喜欢她。可是,她是你的朋友,我想知道,你和尹挚都赞赏的固执,怎么跟那种温和并存?

可她昨天晚上不温和,甚至有些冷,不淡泊的冷,有点狠决的冷。虽然她极力掩饰,对我微笑,我还是能分辨那种冷,像警惕的刀锋,在蠢蠢欲动。

她说:“尹执心,没想到是你,很意外。”

我问:“苏航,你怎么不说,很高兴见到我?”

她回答:“对不起,我心里有事,抱歉。”

我继续问:“你在生气,还是,在谋算谁?”我想知道那种冷,是为了什么。

她回答:“是有点生气,谋算着,怎么利用你餐厅的名目去跟一个小女孩讲人生大道理。”她竟然叹气。

原来,跟她一起来的人就是粤然,和另一个女孩子。她笑着说:“可能是情敌。”我觉得好笑,问她:“那为什么一起吃饭?”

她反问我:“难道让粤然和她吃?当然不可以!”那一刻,我竟然看见她挑起眉毛。

小杰,她肯做恶人,对付潜在的敌人,粤然很幸运。

我说:“看来找你聊天,不是时候?”

她还是微笑:“没关系,一会儿再去收拾残局,一样。”

但我觉察,那是故作潇洒。我很奇怪,难道她对粤然没有信心?难道粤然不值得信任?于是我问她。

她却说:“懒得去考验她。能两个人面对就两个人面对,信任是一回事,在乎又是一回事。粤然也希望我在。”

小杰,你和尹挚说得没错。表面温和的她其实很固执,在乎爱人的时候很固执。她跟我不一样,我只是固执地走自己的路,她是固执地走爱情的路,谁要妨碍她和粤然,她都会准备开战。

我看得出来,其实她很不想伤害那个女孩子,但如果那个女孩子伤害或者意图伤害她和粤然的爱情,她也作好了准备让人家体无完肤。

我跟她聊了一会儿你和尹挚,说好了约出来一起吃饭。

只聊了几分钟,她终于忍不住跟我说:“尹执心,我们下次约郁杰出来一起聊天,但是现在,对不起,我没心思跟你聊。粤然吊儿郎当的,我怕她漏电让别人误会。”

当时我也忍不住笑了,没有办法不笑。我想,她因为你,把我当成朋友,所以那样直接。于是我对她说:“那你走吧,以后请叫我‘执心’。”

后来她们走的时候我远远地看着,原来粤然也很不错,其实已经变成了绝缘体。看起来,她们最后还是宾主尽欢。

那一刻我才觉得,她们的幸运,有她们的道理。小杰,我多希望能像她们一样,无所顾忌地和你在一起。

你怎么没有爱上她呢?如果你爱她,会多幸福?像粤然,所有好的坏的局面她都肯陪着,连面对诱惑都是。

……

郁杰摇头:“执心,不要说傻话。我解释过了。”她倒是真心希望,尹执心能放下先人的债,无所顾忌地和自己在一起。可那些根深蒂固的阴影,她和尹挚努力了许多年,也还是没有办法消除。

没关系。

“你一直在我身边,我会继续等你。”郁杰充满希望地说。她们有她们的路,就算不太顺利,也还是有路,不同于粤然和苏航的路。

“小杰,我答应苏航,跟你和她们一起吃饭。”尹执心直直地看着郁杰,看她脸上盼望失望苦恼隐忍的表情交替出现。

“什么时候?”郁杰问。她恢复在尹执心面前一贯的平静温柔。

“四号或五号。苏航让我们选择。她很体贴,是不是?”尹执心双眼紧盯郁杰的眼神变化。

郁杰的眼神充满怜惜:“苏航是很好,对粤然来说。不要和她比,对我来说,只有你,任何比较都没意义。”她的感觉复杂。尹执心表面孤傲,但提起苏航却总是忍不住流露自卑,似乎想要放下自己去学习那种为爱情的投入,这令她隐约向往。但尹执心是尹执心,是她心里的独一无二,她无论如何不想尹执心变成别人,哪怕是一点点,也会让她心疼。

“小杰,我也很久没说了,你想听么?”尹执心清冷的声音忽然发问。

郁杰呆住,眼泪悄悄涌上眼眶。

“我,爱你。”尹执心的声音在安静的屋内轻轻响起。

郁杰慢慢靠近她,轻轻拥住她。

片刻,尹执心缓缓走出郁杰的怀抱:“小杰,我们不能做更多。钱大有每天都会检查我的身体,气味、头发、身上、衣服上,每一处都会检查,即使他未必要我。”她冷冷的声音像在诉说一个科学研究实验过程。

郁杰的心被绞碎,悬在半空七零八落。她咬着牙忍着泪,不能点头也不敢摇头,任由五脏六腑发抖,不愿走开又不能靠近。

尹执心很少说爱,很少表露感情,因为怕彼此的情不自禁,因为怕引起郁杰的欲望却无法满足。因为,她每天晚上要忍受钱大有对她的身体的审视。她不能令钱大有怀疑她的忠诚,不能让钱大有知道郁杰和她的感情,否则,她们将彻底失去彼此。

“对不起,小杰,不要离开我。”尹执心冷冷地恳求。每一次看见郁杰难忍伤心,她会这样说。

只有郁杰明白,尹执心的冷里面有多少无法忍耐只能冰封的痛楚,所以她心甘情愿地接受这咒语的催眠。

“执心,放心。”郁杰在泪眼里强迫自己平静,轻声说:“我们约苏航和粤然她们五号吃饭,好不好?”

没有肌肤之亲,没有共同生活,至少,她还能见她,还能彼此相爱。至少,在她饱受折磨的生活里,她能给予一点爱的能量,支撑她的人生。

至少,还有苏航和粤然,让她们看见希望。

还有这么长的路,她愿意陪着她,慢慢走,慢慢等。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