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七十四章 瓶中诗歌(一)

2013-01-06

“今天要去参加别人的婚礼,怎么情绪这么低落?”粤然看着沉默了一个早上的爱人问。

苏航穿着一身烟粉色及膝连身裙,外面罩上粤然在上海给她买的宝蓝色小外套,很有一点用硬朗遮盖婉约的感觉。她正在化妆,描淡了怕对不起人家婚礼的隆重,描浓了自己不爽,正在灰黑棕三种颜色的眉笔间焦躁地犹豫,只沉默摇了一下头,当作对粤然的回答。

粤然走到爱人身后,弯腰扶住她的肩膀,把下巴轻轻放在她的头顶,看进镜子里的小圆脸,囫囵着说:“用灰色。”

苏航想都不想,立刻扔掉另外两支,对着镜子描画起来。粤然的下巴锥在头顶,她不仅不觉得不舒服,反而顿感安心,像所有涌动的不安潮水都被定海神针化解一般。

粤然笑笑,伸手从化妆包里帮爱人选好睫毛膏眼影腮红唇彩,一一排列放在桌面,然后说:“大白天的,不要用眼线了,天气越来越干燥,定妆粉扫薄一点。晚上回来,我们一起做面膜。”

“啪!”的一下,苏航把旋转到一半的睫毛膏拍在梳妆台桌面,气鼓鼓地从镜子里看住爱人,重重地叹气。

粤然脸上的笑更明显:“还闹脾气?再不化好就来不及了。”她眼神温柔地,也从镜子里注视着她的双眼,看着里面暖洋洋的两团火,只觉得有趣。

“都怪你!”苏航轻声叫。

“怪我什么?今天放假,我一大早起来给你做早饭,帮你挑选衣服丝袜,收拾头发,现在连化妆也帮你参谋,还准备乖乖在家等你凤驾归来,这么好的老公,你还好意思怪?”她说着,笑着,一点也不委屈。她太清楚她了!

“怪你!就怪你!怪你怪你就怪你!”苏航咬着嘴唇越叫越急,只是声音小而娇,一双眼睛瞪着,不吓人,反而楚楚可怜。

她恨死她了!只要跟她在一起几天,许多辛苦学习伪装的东西就会不知不觉被扔掉,到了要用的时候,找到了也拾不起来,一点底气也没有,只想窝在她身边,还没有出门,已经盼着早点回来。她居然还用关心牵念诱惑她!

粤然很清楚,在孩子琼瑶式的莫名嗔怪中笑着开解:“别当作是去应酬。今天不是只是见证仪式吗?就当去看别人的爱情热闹好了。你的爱情,”她轻柔地把手掌覆在她的颈后传递温热,缓慢低沉地说:“安静地在家等你。”

她在外面是“温柔一刀”,在她面前,是没有形状又黏糊粉嫩的一颗棉花糖。

在爱人传递的热量里深呼吸,苏航才从焦躁里平静。“你帮我化!”她任性地命令。

“好。”她笑着答应。幸好自己也是女人,她这时想。

“一会儿送我出门。”

“好。”

“我打车过去。”

“行。”

“你陪我打车过去,然后自己坐公车回来。”

“呵!你还真忍心。好吧。”

“你在楼下等我,然后一起回来。”

“你欠揍是不是?任性起来还没谱了?”

她笑着不说话了。从任性里找到感觉,也不错。

她知道她所有的任性也只是试探,让自己陪着去独自回这种事情,她是不会忍心的……“要化嘴唇了,先亲一个,别一会儿你走了我还得洗脸。”

她们深吻,然后她为她描上淡粉色的唇彩,牵着她下楼打车,看着她花枝招展又依依不舍地去做人家的伴娘。

……

“小苏!”

梁听从停车场上来,看见从另一部电梯先自己一步到达的苏航,从后面叫住徒弟。

苏航回头,热情地笑:“师傅,早!”

梁听原本冷中淡笑的脸顿时眉开眼笑,快活地点头。苏航一般随大流叫她“梁律师”,只有在得到重要胜利或者听到罕见教诲的时候会叫她“师傅”,她事实上还是喜欢后者,毕竟彼此不是单纯的合作,长期下来有了情义,也互有恩惠。“元气恢复得不错!”她打量面前重显圆润温暖的徒弟夸赞,又问:“休息得好,案子大概还没怎么做吧?”

苏航自信地笑:“俗务忙完会加油的,师傅放心。”

“我从来对你都放心。”梁听像一个和蔼的长辈一般半拥着苏航的肩膀进所。最近,她觉得自己心肠越来越软,对于需要杀伐果断的律师行业来说,这不是个好现象,幸得有勤奋又有能力的徒弟让她栽培,给她辅佐。

一旦萌生退意,无私地传授经验就会变成无上的乐趣,更甚于不断得到胜利的狂喜。梁听十分享受这种感觉。

苏航很幸运,遇见了梁听,并碰上她有地位有经验却正要准备退位让贤。有的人就不是那么幸运了。

李翰林看着苏航在梁听的蔽护下进所,莫名地烦躁,就连手中的活计也让他不满。

苏航好奇地打量着俨然被布置成小型礼堂的前台大厅,不说张灯结彩,但彩带气球是少不了的,旖旎的粉红色在各种黄的白的灯光映透中显得特别温情,前台后面的所标上还贴了双喜,感觉奇怪但很妙。她由衷地笑出来。

“羡慕吗?以后你结婚也可以来这么一下。”李翰林走过来和两人搭讪,但语气怪怪的。梁听看他一眼,朝自己办公室走去。

苏航也没有答话,只是笑着说:“苏豪很有心,崔小捷很幸福。他们在这里相识相知定情,让同事齐聚一堂见证,很有意义。”她在心底由衷地生出祝福。

“鬼咧!你想得这么简单浪漫?其实是李影建议主任要求苏豪在这里办这么一下,给所里冲冲喜。咱们这前一段时间不是出人命了嘛……”李翰林滔滔不绝地说着,直到看见苏航变了脸才住嘴,竟然露出满意的笑容。

“李翰林!”穿着西服打着领带的苏豪突然站在两人身边轻喝,“我警告你,要是被崔小捷听见你刚才的屁话连篇,别说以后兄弟没得做,就是走路我也绊死你!”

李翰林被吓了一跳,看着一向平和内敛的苏豪突然间恶形恶状,悻悻然地走开了。

苏豪跟苏航握手:“本家师妹,谢谢你肯赏光。今天你也是主角之一,后天要辛苦你了。”曾经他对她有意,但被客气而技巧地拒绝,现在心有所属,他很有风度地客气周到。

苏航真诚地微笑:“师兄是好男人,小捷会很幸福。衷心地恭喜祝福你们百年好合,你们是当仁不让的主角。”

“谢谢,小苏。”崔小捷从里间出来和苏航拥抱。一贯朴素的她今天穿着玫红色套裙,美艳非常。对于新娘子,多么艳丽的颜色也不为过。“大家都很给面子,据说会有五十多人回来,后天酒席几乎全到,我很开心。苏航,我没有为你准备礼服,你……后天像今天这样穿就很好!”

“是,遵命。”苏航高兴地答应。不准备比准备要好,否则低胸紧身高叉什么的一出现,粤然又不开心,她还得想办法换。

苏豪笑着接话:“我们比较不懂这些,你不介意就好。红包随意,不用太多。辛苦你一场,我们才要讲究回礼。”

他们寒暄一阵,融安忽然跑出来叫:“准备好了,进来吧!”却只看着苏航笑,眼神里都是尊敬。

崔小捷拉苏航:“走吧。”

苏航轻轻说:“你们先去吧,我仔细看看这儿的布置。”

听着她忽然安静的声音,苏豪大概知道为什么,拉着崔小捷说:“我们先去吧。”又对苏航点头:“你也快点,大家等你。”又神秘友好地笑着离开。

苏航一个人安静地站在前台,看着地板,跟思想对话。

她发现,新换的深棕色地毯看起来很温暖,曾经总在眼前挥动的一双手,也没了踪影。她仔细地,认真地寻找,这一个空间,只有粉嫩甜美的一切,没有悲怆。轻轻地,她说:“佩文,谢谢……”眼前漾一片轻雾,很快渐渐散去。

“小苏,来。”梁听在叫她。

她们走进助理室,里面有十几个人,李作霖、薛晴枫和几位高级合伙人都在场,还有于安娜李影李翰林融安,苏豪和崔小捷依偎着站在一边,齐刷刷地看向苏航鼓掌。

懵懂不解中,苏航发现,原来摆着六张办公桌的助理室,现在变成了单独一张深色原木办公桌和黑色高背转椅。身侧的门上有一个金属名牌,写着:

苏航授薪律师

李作霖走到苏航面前跟她握手:“小苏,祝贺你,下个月开始,你可以独立办案了。一路走来不容易,你的才干和人品我们都心里有数。这是所里为你安排的独立办公室,看看还满意吗?”

苏航来不及回答,在场的人就纷纷跟她握手恭喜。薛晴枫说:“能有独立办公室的授薪律师并不多见,尤其在我们这样的百人大所,就出过两个,一个是你师傅梁听当年,一个就是你。虽说是因为几个助理都晋升为实习律师了给你腾出来的地儿,也终究是难得。恭喜!”她也过来跟苏航握手。

在这突如其来的许多真心假意中,苏航有些茫然无措,她轻轻转头,定定看向站在自己身边的梁听。

梁听只说了四个字:“谨言慎行。”

沉默中,苏航点点头,回头面对众人微笑,眼里滴下泪来。

大家都以为她是饱受折磨之后,守得云开见月明,因此喜极而泣。

其实,她是不想。

不想要这建立在一些生命和冤屈之上的虚名,不想要这些身后跟着许多利益期望的追捧,不想踏入领衔征战的旅程,不想脱离踏实沉稳精彩纷呈又低调的专业生涯。她热爱专业,也喜欢钱,但不热衷喧嚣的名利。

但路走到此处,似乎由不得她。

她想家,想粤然了。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