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七十六章 瓶中诗歌(三)

2013-01-06

“阿姨,叔叔,我们先睡了,晚安。”

“哦,好,好,晚安!”

从浴室出来,苏航怯生生地跟粤爸粤妈打了招呼,慌忙又小心地逃进粤然的房间,关上门,用力地深呼吸。

粤然伸长腿坐在床上,嘴角弯弯,大眼睛漾着掩藏不住的笑意:“现在报时,北京时间十九点三十三分。睡觉?苏律师,您的逻辑很强大。”

苏航嗔怪地噘嘴:“那不然怎么办?我怕他们,他们也怕我,还是不要勉强大家的好。借口拙劣了一点,不是更显得和你父母之间有默契?”

不互相排斥已经很难得,应该给一点时间大家适应相处。彼此都不要强迫对方接受或者改变。苏航是这么想的,粤然知道。“是,谁也辩论不赢苏律师。”她伸手示意孩子到自己身边坐下。

“不知道那些所谓‘正常’的情侣夫妻,面对长辈的时候什么感觉?情不自禁的时候是放任自流还是隐忍压抑?”苏航一边走到爱人身边,一边自语般询问。

“不知道,你要不要去找个人体验体验?”粤然笑着问,忽然觉得有些奇怪的不悦。她看着爱人的小圆脸,惊觉自己在怀疑什么——苏航不像她,甚至也不像她之前的任何女朋友,她们都一早知道自己喜欢女人,排斥男人,可苏航的性向并不是这么明显,她在生命里目前为止只对自己动过心,如果万一有能打动她的男人出现……粤然忽然十分惧怕。

“不要!”苏航想都不想就笑着否决了爱人的提议,挨着她斜靠在枕头上,数着她的睫毛柔声说:“我只爱你,如果你变成男的,我就勉为其难体验体验,其他人,免谈。”她知道,那个问题是爱人缺乏安全感的试探。

粤然看着爱人柔暖的脸庞,细想着她话语里的意思,禁不住笑中带泪:“要我去变么?”她觉得自己坏极了,也笨极了。

“不要。”苏航靠进粤然怀里笑。

“为什么?”粤然拥着她问。

“第一,危险,又花钱,还不保证效果,”苏航为这个理由笑得不好意思,赶紧说,“第二,我喜欢你现在的样子,所有一切,真的喜欢,不需要丝毫改变。”

“为什么?”粤然还是问,想听到更窝心的答案。

这是个奇怪的问题,苏航不想再讨论,“你是我会爱上的唯一人选,既然都长成这样了,那就这么着吧!”

唯一,这是最好的答案,粤然满足了。“宝贝,坐这里。”她让孩子坐在自己腿上。

苏航听话地坐在粤然腿上,和她对面相拥,两脚伸到她腰后盘住,抵着她的额头边吻边笑:“亲爱的,你说我们这个姿势像什么?”

“什么?连体婴儿?”粤然宠溺地看着她在自己面前一贯孩童心性的笑脸。

“不是。”苏航继续笑。

“什么?”粤然吻着她耐心地等待答案。

“《爱经》里面的姿势。”苏航把脸窝进粤然的脖颈之间,不好意思地躲藏。

“你可真是!”粤然掐一下爱人的腰,“今天又什么都不能做,还诱惑我?”她也忍不住笑,在一起久了,两个人连例假时间都几乎一致,以前听人说这件事情会传染,她还不信,现在却不得不相信。

“我可没有诱惑你,是你自己整天使坏。”她抬起头笑问:“你以前……高中考试都考几分?”问完大笑着继续躲藏。其实她是想问,她以前跟别人是不是也常常使坏,硬是忍下来了。

“59分。”她知道那个“以前”的色彩必定不像试卷这么单纯,于是隐晦地暗示:“现在才经常100分。”

“哈哈!”她听懂了,更好笑,“100分?谁给你打的?自大鬼!”

“那你说,多少分?”她有些无可奈何。

“90分,最多。”她重新露出小圆脸,摇头晃脑地说。

她不禁皱眉,不满地抗议:“90分?还最多?为什么扣掉我10分?”一个没有经验的老师,面对开放性试题,不是应该很容易给满分么?何况她这个学生要勤奋有勤奋,要能力有能力……

“长期作战能力占10分,现在还不能下定论。”她边说边脸红,虽然其实要表达的不是那个意思。

“呵!”轮到她大笑:“长期作战到几时?你要什么时候才下定论?”她还真没想过长期作战的问题,原来孩子很贪心?

“世界末日。”她依然笑着,却忽然认真温柔起来。“明白么,世界末日?你,愿意么?”她再次温柔地表达。

她在她的温柔里听懂了,安静地点头。她当然愿意,做她的唯一到世界末日。

其实什么也不做,只听听彼此的心意,也能美好得叫人发颤。

“明天去哪里见郁杰她们?”粤然轻声问。

“西子心门。”苏航回答,又问:“是不是奇怪为什么不去无缘?”

“不奇怪,我们四个见面,当然不去无缘。”

……

“为什么来这里?”坐在窗边,尹执心冷眼打量着窗外“西子心门”附近的环境,只看见一片安静的住宅小区,但道路宽阔,绿树成荫,初秋的午后阳光美好。

“苏航选的,她说这里环境好,人也少。她怕去无缘你会不让她们做东。”郁杰看着尹执心近在身边的身影解释。其实,她知道,自己和执心都不想去无缘。

尹执心沉默数秒,缓缓回头:“她很周到,是不是?”

郁杰凝视着尹执心的脸轻轻点头,明媚地笑说:“执心,你今天很美。” 

跟平日里的淡雅素净不同,尹执心今天穿了浅粉绿底子墨绿疏朗流线碎花伞裙,腰间用深棕色腰带束着,勾出了身体的轮廓,显得不那么单薄,脸上虽然仍是不施脂粉的苍白透亮,却换了橙红色的唇膏,衬着肤色和衣着,把她原来轻飘透明的白皙显得明朗透亮。郁杰看得出,她刻意地打扮过了。

尹执心在郁杰的赞美里微微低头,又慢慢地抬起来,看定郁杰明艳素净的脸庞:“小杰……你今天,没有化妆。”

夕阳耀目的光线从窗外照进来,郁杰觉得尹执心的脸在背光的阴影里微微泛红,轻轻扇动的睫毛下面,冷冷的眼波中流淌着回忆里的温情,她知道,她在想自己以前阔朗率性的样子。“只和你,和朋友在一起,不需要。”她的声音不自觉地轻柔。

尹执心略微点头,仍旧转头看向窗外。她觉得窗外的阳光闪烁着,像要把面前冰凉的玻璃窗刺穿,再刺进她的心里。

郁杰看着尹执心盘得紧紧的发髻下,亮白细柔的肩颈线条,似乎在阳光下有着重合的浅影。“执心,是不是,不习惯见我的朋友?”

尹执心轻轻摇头,沉默,她看见窗外,楼下,两个年轻女人手挽着手缓缓而行,怡然自得地说笑,神情间恰到好处地亲昵,令人羡慕。她轻轻地抿了抿难得鲜艳的嘴唇。

……

“我告诉你一件事情。”苏航牵着爱人的手,仰头看头顶树叶间遗落的亮眼天光,一本正经地说。

“什么?”粤然无奈地忍受着爱人像小朋友一样晃动她们握在一起的手,心不在焉地问。

“尹执心很漂亮。”苏航说完,眯眼斜睨着观察爱人脸上的神情。

粤然笑着摇头,对孩子这种时不时出现的幼稚试探深感无语,再看到那道假装威胁的眼神,更加好笑,故意拉长着声音说:“你现在观察我没有用,要等我见到真人,那时侯的表现才能作准,是不是?”

苏航脸上装出来的嫉妒威胁被爱人的满不在乎打散,恢复柔暖的微笑。

一路都是暖暖的阳光,她们悠闲地走得很慢。

……

尹执心忽然把脸转回,紧抿着唇看住餐厅门口的方向。

郁杰感觉到身边人明显的紧张情绪,轻声问:“你看见她们了?”

“她们来了。”尹执心的声音冷冷的,也是紧紧的。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如此。

郁杰顺着尹执心的视线看去,见到牵着手翩然而至的两个人,一致的白衬衫牛仔裤,一致的短翘小马尾。她向她们轻轻招手。

尹执心看见,苏航还是暖暖地微笑,眼神里透着热情,安静地朝自己和郁杰挥手。而粤然,只是淡淡地点了点头,她肩上挎着一个机车包,而苏航手里,却什么也没有。

“郁杰,执心,你们来得真早。”走近了,苏航笑着招呼,一边接过粤然递过来的机车包,放在自己身边。

尹执心注意地看,粤然只是微低着头,留意着走进卡座的苏航不要被桌角撞到,而苏航只是看着自己和郁杰,可是,她们交付接手的动作却默契地毫厘不差。

苏航和郁杰对望一眼,略点了一下头,看着粤然说:“粤然,这是郁杰的朋友,尹执心。”又看着尹执心笑说:“执心,这就是粤然。”

尹执心看见了,介绍自己之前,苏航和郁杰的对望点头,和介绍粤然时甜蜜的笑容,她都看见了。她也听见了,自己被称为“郁杰的朋友”,而不是“女朋友”。她向粤然伸出手,说:“你好。”声音像冰块被敲碎一样冷脆。

“你好,尹执心。”粤然微笑着握了握确实白得透明发亮却冰凉的一只手,就准备照料苏航坐下,以免她不小心坐到自己的大包,却听见对面初次见面的朋友冷冰冰硬邦邦地问:

“粤然,你的握手很马虎,是怕苏航吃醋吗?”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