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七十七章 瓶中诗歌(四)

2013-01-06

三个女人一台戏,无聊或者热闹。

那么,四个女人,而且是两对经历各异的情侣,是不是会变成互相观看?结果,或许和风细雨,或许,暴风骤雨?

粤然看见自己的爱人憋了一张红红的小圆脸,分外令人怜惜;再看郁杰,这个曾经肆意搅局几乎破坏自己和苏航爱情路程的冷艳女人,此刻是个表情瞬息万变的呆美人。

“执心……”郁杰注视着身边人冷傲的侧脸,轻声呼唤。她的声音有些微不易察觉的发抖,眼睛里闪现着尴尬、了解、心疼,甚至,惊喜。是的,她惊喜着,为了尹执心痛苦之外的另一种炽烈的情绪波动。

尹执心听见身边人嘴里低声吐露自己的名字,暗含情绪多重,不易察觉地咬了一下牙,双眼仍是紧紧盯着粤然。她的体内,有许多断裂的冰屑在斜插乱飞,冰冷混乱地搅动着意识。

粤然意识到,在这个突然清冷的局面中,能够救场的只有自己。淡淡地一笑,她平和地回应尹执心:“不是的。我一贯对人平淡,并不是不认真。让你误会了,很抱歉。你看,我甚至都没有跟郁杰握手。”说完,她把冷傲的女王留给对面虔诚的信徒关顾,自己转头专心照料身边尴尬的孩子坐下,稳稳地握住了孩子的手。

苏航看见爱人眼里带笑的揶揄,只是微微笑着回应,并不多作表示——郁杰和尹执心算是难得的朋友,对这样的朋友,她的容忍底线很宽很宽。

郁杰略微动了动,眼神还是落在尹执心的脸上。

尹执心看见对面两个人内容丰富的眼神交流,轻轻扭头看向郁杰,看见她眼中微有些湿润的、自己冷白的影子。慢慢地,她回转头,重新面对苏航和粤然,视线落在桌面的瓷白色水杯上。

“苏航,”粤然看着双眼像被钩住一般追随着尹执心的郁杰,又看向面容清冷情绪不可捉摸的尹执心,略一思量,淡然地笑说:“苏航和我,都很期待今天跟你们的会面。”

尹执心下垂的视线重新落在粤然脸上,又落在苏航脸上,像一阵微凉探问的轻风,无声地拂过。

粤然没有在意,只是看着郁杰笑——不管怎么样,自己的女人不对劲,总该出来救救场吧?可这个聪明伶俐狡黠多思的老对手,此刻却是沉默温柔。她只好认命地轻笑,回头问脸上红潮慢慢褪去的孩子:“渴吗?”

苏航点点头,乖顺地看着自己的爱人,很有些同情,因为莫名变成聚会的主导角色,是很奇怪的。

粤然了解又无所谓地笑,打着响指叫侍者过来,要了两杯柠檬水和菜单。侍者很快一一送到。

总归今天是自己和爱人请客,主动些也无妨。她一边把柠檬水送到爱人面前,一边把菜单递给尹执心——粤然真不想主动去招惹这个女王,但郁杰和尹执心的角色一望而知,她只能招呼理当最优先的一个——“看看想吃什么,今天我们做东,不要客气。”

尹执心沉默接过菜单,不声不响地看。郁杰此时恢复了思考说话的能力,对苏粤两人歉然一笑,“想带执心看看这周围,所以来得早了一点。你们呢,怎么来的?打车到楼下?”她用随意的寒暄打破沉默。

“我们家吝啬鬼不肯打车,所以坐了公车。下了车慢慢散步过来。这里附近环境清幽,这个季节也舒服,确实可以看一看。而且,附近有个酒吧,也很不错。”粤然笑着回应郁杰,末了忽然想起几年前两人之间一笔不了了之的旧债,信手拈来调笑这个昔日的对手今日的朋友。

郁杰也想起来了,笑着点头:“是的,那个酒吧确实不错。这里周围环境也不错。白天和晚上,各有各的安静景致。”她和粤然相对一笑,又看向苏航,却发现老同学在微笑里小心谨慎地打量着自己身边的人。

粤然也觉得手上一紧,苏航软嫩的手忽然加重了相握的力道。

“粤然,你和小杰,是很好的朋友?你怎么知道这个餐厅,和那个酒吧?”尹执心冷脆的声音不期而至,郁杰说过,曾经差点拆散眼前的两个人,她记得,又问郁杰:“你怎么知道这里晚上的景致?还有那个酒吧?” 

粤然听到“小杰”这个称呼,跟认识中的郁杰形象反差实在太大,不禁莞尔,再看郁杰在女王冷酷的问话下有些呆楞,于是回答:“我和郁杰,算是不打不相识。至于餐厅和酒吧,是通过苏航知道的。”

尹执心听见答案,扭头期待郁杰的回答。

郁杰宽厚地笑笑,说:“我晚上来过,所以知道这里晚上的景致,那个酒吧,也是去过,所以知道。”

看见郁杰竟然有些紧张,又意会她对尹执心的回答中缺乏技巧的隐瞒,苏航和粤然对望一眼,同时将笑容藏在嘴角。

“不打不相识,是为什么?”尹执心看着粤然问,“小杰说晚上来过,去过酒吧,是和你一起吗?”她直觉是跟粤然有关,因为郁杰说话时的腔调语气和笑容。

见尹执心不问郁杰问粤然,苏航轻轻地噘了噘嘴,郁闷自己的爱人怎么就变成女神审问的对象了。她看看尹执心冷白的小脸,又看看郁杰明艳之中温柔泛滥不知所措的漂亮脸蛋,最后把视线落在粤然的脸上,充满怜惜同情地眨着眼睛。

粤然看着孩子脸上的神情变化,只觉傻气得可爱,笑着伸手环住她的腰,转向尹执心淡然地回答:“不打不相识是为了苏航。郁杰什么时候第一次来这里和去酒吧,我不得而知,但她确实和苏航晚上来过,也带她去过那个酒吧,所以苏航才知道这里,又告诉给了我。至于我跟郁杰,除了苏航之外没有任何交集。”

无缘无故地成为朋友的爱人提审的对象,她只觉得莫名有趣,但这个朋友,是第一次把自己的女人拐进酒吧的人,她可也记着,两厢情绪一碰,她小小地恶魔了一把,完整地陈述了事实。

苏航听爱人这么一说,被搂着的腰都要抖起来,她料定郁杰要惨了——如果是自己,听见爱人曾跟别人晚上来这样的地方,还有酒吧,也会醋意乱飞的,更别说再有什么“不打不相识”的情节提供无限幻想空间。但是粤然所说的,又确实句句属实并无虚言。她只好向郁杰投去同情的眼光。

郁杰一双美目顿成寒星,光芒直刺粤然,嘴角虽然有笑,神情也已经不轻松。

尹执心定定地看着粤然,冷冷的眼神收回,停留在桌面犹豫着飘移向苏航,最后定在了郁杰脸上,声音冷而沉静:“你为了苏航和粤然打架?你和苏航晚上来这里,还,去酒吧?”

郁杰黑着脸狠狠地瞪视粤然,稍有些苍白的红唇紧抿,迎向尹执心的冰冷目光,低沉而温柔地说:“没有和她打架。跟苏航来这里,是想谈一些学校里不方便谈的事情,跟项目有关。去酒吧,只是饭后散步路过,进去看了看。”

尹执心沉默地思考身边人的话,冷而静的脸上忽然眉头一皱,又问粤然:“那你为什么说,不打不相识?”

粤然无所谓地牵一牵嘴角,看着郁杰说:“不打不相识,不一定是面对面打架。不过,都过去了,那时侯大家都……虽然不小了,但也还挺幼稚的,至少比现在幼稚。对吧,郁杰?”

郁杰在霜冻的表情里,也牵着嘴角笑,冷冷地点头。

苏航向爱人看去,虽有些抱怨嗔怪,也依然是温柔的。

想当初,她们刚在一起,受了许多的苦和考验,特别是粤然。虽然不全跟郁杰有关,但她在暗处优雅轻巧地翻手为云,也确实为她们增加了许多额外的干扰。所以,家里这个恶魔小小地恶作剧一下,苏航能理解。

可是当下,她不能不同情郁杰,还是抱怨地看着粤然,眼神诉说着:为什么提那些事啊……粤然看着孩子,宠溺又调皮地笑,大眼睛忽闪着撒娇和无辜:这是事实啊,我总不能骗人吧?再说,我也没说什么……

苏航无奈,对爱人撇了撇嘴,正想着说点什么,把注意力从这尴尬的话题引开,尹执心又发话了。

“我知道,小杰说过,她为了项目差点害你们分手,粤然,你说的不打不相识,是指这个吗?”

“项目?”粤然笑了,“郁杰……”

她想说:郁杰,那之前很久,你和苏航连项目影子都没见过的时候,我们之间就不那么痛快了吧?

但是她忍了。事情都已经过去,自己和苏航也好好儿的,现在大家朋友相聚,玩笑开过也就算了。“郁杰说是就是吧,我也不清楚。”她最后平静地说。

“可是为了谈项目,需要到这里吗?学校,学校附近,或者远一点,没有合适的地方?这里离L大非常远。而且,那个酒吧,是什么酒吧?散步为什么要进去酒吧?为什么要散步?”尹执心眼望着桌面,边思量边发问,声音细而清脆,伴随着冷,像是一片冰层在小声缓慢地“呲啦呲啦”,不知不觉四分五裂。

郁杰抿嘴,眼望着粤然,要怪又不能怪,只好担忧地看牢尹执心沉思的侧脸。她不知道该怎么给解释。

粤然和苏航相视沉默,也不知道该给这个场面什么反应。尤其是粤然,眼里有揶揄爱人的笑意,也有无可奈何。

尹执心此刻纠结的问题,和她们有关,她们也能大致猜到一些模糊的原因,但真正有能力解释的,就只有郁杰。总不能,让她们来剖白郁杰当年捉摸不透的内心吧?

很显然,郁杰也不想这么做,板着明艳的一张脸沉默。她慢慢醒悟,尹执心今天的情绪波动,和当年自己看着粤然一步步得到苏航时的感受,几乎如出一辙。于是,更加不愿意说明当时的心态,不愿意强化尹执心内心的挣扎。

四个人表情各异地安静,像一潭清澈见底却深处微澜的湖水。

有两个声音打破了这种安静。

“苏航,你怎么肯跟小杰来这么远?又怎么肯跟她去酒吧?粤然,那时你们已经在一起吗?你不担心吗?”尹执心冷脆的声音向着并不熟悉的朋友同时发问。

“几位小姐,需要吃点什么呢?”等待召唤许久的侍者终于耐不住过来询问。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