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七十八章 瓶中诗歌(五)

2013-01-06

粤然不爽了。不是生气,只是不爽。她仰后倒向卡座沙发柔软的靠背,脸上摆着一种意味深长的期待,看着尹执心和郁杰沉默,左手搂着苏航的小圆腰,紧了紧力道,暗示自家的孩子不许说话。

凭什么要她们来为场面的气氛负责?而且,对面的两个人,一个冷酷强硬毫无所谓,一个沉默温柔束手无策,根本是在实际主导和放任着今天的气场由明朗转向诡异。粤然右手拿起面前的杯子,悠然自得地喝着柠檬水,决意在这一个晚上把自己和爱人放在观众的位置上,在忍受不了主动退场之前,看一场意料之外的戏。

戏的名字叫:一物降一物。主角:尹执心,郁杰。

苏航懂得爱人的意思。腰间修长缠绕自己的一条手臂已经在霸道地传递信息,她自然是不敢违逆爱人的旨意接尹执心的话茬儿。

事实上,她也不知道怎么接。难不成,告诉朋友的爱人,自己当年一早识破了郁杰同类的身份,知道她对粤然的挑衅,所以想顺着郁杰的意思来看看,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当然不行,以尹执心的智商,很快能推出郁杰和粤然之间其他的芝麻绿豆纠葛……郁杰在爱人面前是什么形象?

可她无法像爱人这么潇洒,看着站在桌边的侍者思量着该怎么打发。

尹执心还在冷冷地等待答案,眼神定格在粤然和苏航紧挨着的肩膀中间,那一道几乎不存在的缝隙。

郁杰坐得笔直,一双美目波光流转,视线的方向是粤然的一脸泰然自若,实际上目中根本无人亦无物,只有许多情绪在交替奔跑撞击。

愣头青侍者大概只有二十出头,站在桌边,发现四个年轻漂亮的女人都沉默着不理睬他,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创伤,早过了变声期的嗓音如出水的野鸭一般响起:“四位小姐,请问需要点什么?”他大概是有些不忿了,但是不敢造次,餐厅的规矩很严。

“要不,我们简单一点,来两份情侣套餐吧?”苏航暖暖的声音轻柔和缓地飘在沉闷的空气中。她看向尹执心露出征询的微笑。

情侣套餐……尹执心小小的头颅点了点,忽然觉得心里泛着冰渣的冷镜闪了一下温暖的柔光,令她整个人稍微柔软地松弛。

粤然更加不爽了——自家孩子不听话!一双大眼睛严厉地盯住苏航的小圆脸,她把五官凝结成一个精致的威胁。

苏航朝爱人嘟起了嘴,皱眉眨了眨眼睛,无声又无辜地申诉:不然怎么办嘛……粤然撇了撇嘴,放过不习惯作恶的爱人。

尹执心看着她们,脊背又冷硬地挺了挺。

“本店提供四种情侣套餐,分别是ABCD餐,A餐有两份罗宋汤两份餐包一份意大利肉酱面一份泰式烤牛排可以选择配白米饭或者意大利面另外还可以选择冷饮或者热饮冷饮有水果缤纷缤纷夏日蜜桃浓情等等六种选择热饮有咖啡奶茶红茶热牛奶其中咖啡有蓝山摩卡卡布淇诺碳烧曼特宁同时还有甜点选择包括抹茶雪茸巧克力草莓慕司芒果雪糕蛋糕,请问四位选择什么?如果要B餐的话……”

侍者看着她们桌面的中央,有如唐僧念紧箍咒一般念念有词,流利通顺却毫无标点符号地报着菜单,生怕别人不知道他的幼小心灵受到了冷落和轻视的无情伤害。

苏航听着嘴角越来越弯,不知不觉靠在了粤然肩上饶有兴味地边听边笑;粤然好歹道行比较高,来一个面无表情充耳不闻,一心一意感受爱人依靠带来的温暖。

尹执心看着两人的亲昵,只觉得侍者低沉刺耳的嗓音十分多余。

“哪个套餐最贵,哪个套餐有配酒?”郁杰的素颜忽然绽放一个媚笑,眼神凌厉地飘向粤然。

“D餐。”差点把自己弄窒息的侍者回答,顺便中止了他看起来永无止境的菜单朗诵。“请问两份套餐都要酒还是只有一份要?因为配酒的话要加收……”

“都要,要加收什么买单的时候跟对面的小姐说,不用告诉我。”郁杰的笑脸更加妩媚,眼神柔美地看住年轻侍者。

侍者受宠若惊,连忙写单,又两眼呆滞地看着郁杰说:“为四位重复一下,你们点了……”

“不用重复,请你离开!”尹执心清冷的声音忽然出现,冷冷的眼神写着不容置疑的命令,嫌恶地看着侍者流连在郁杰脸上的一双眼睛。

侍者冷得打了一个激灵,微微一呆,沉默地离开。

苏航看见尹执心冷而酸地赶走侍者,靠着粤然的肩膀,默默低下了头,小小的嘴此时几乎弯到了两边耳根,右手食指轻轻一下一下地戳着粤然的大腿。

如果说她是醋坛子,那她的醋意流淌起来,好歹也是“上善若水”,迂回曲折地把敌人酸化软掉,总归会给爱人留点面子。但尹执心,则根本是一个醋冰窖,醋意挥洒起来是直而尖利的冰屑冰刀,专伤外人,不怎么扎向郁杰,但过于明显的冷刃,也把郁杰的面子划得差不多了。

粤然想笑不肯笑,搂着苏航的手在她腰间握了握,制止孩子期待有乐共享的小挑逗,嘴角还是不自觉弯了弯,两眼闪现迎战的神情,看住郁杰暧昧不明的笑脸。

“不介意吧?”郁杰在明艳的笑里挑着眉毛问粤然。

“当然不。”粤然回赠她一个无所谓的微笑。郁杰到底恢复正常了,她想。

她们还是比较习惯这样跟对方打交道,亦敌亦友。

“苏航,如果你不让她喝,那我一个人喝就好。虽然圈子里的人都说你的酒量不错,但我估计,”郁杰对粤然抬起下巴,双眼闪着狡黠的微光,“粤然不会让你喝。”她轻松自如地挖苦对面相互牵制的恩爱伴侣。

粤然眯起眼睛认真地点头:“有我在,当然不会让她放肆。至于我跟不跟你喝,要看你有没有好的理由。”她不忘在对答里小小地揶揄对手在爱人面前的无能。

苏航和尹执心同时扭头,表情严肃冷淡地看自己的爱人,她们同时发现:某人突然自作主张,似乎是想找死?

两个某人也几乎同时回应自己爱人询问审视的眼神,但表情各异。

“别这样,我不一定喝。何况,我们和她们很少见面,就是喝,也只喝一点点,好不好?”粤然小声温柔地对爱人说。苏航眨了一下眼睛,眼里小小地露了一下凶光,不置可否。

郁杰看着尹执心冷白的小脸,收起笑容,沉沉地说:“执心,她们是朋友。你有什么问题,我来回答。”尹执心冷冷地,轻轻地,点了点头。

啊,豁出去了?粤然稍偏着头,对着郁杰戏谑地笑。

与其被她慢慢地审,还不如自己痛快地招。郁杰斜睨着粤然揶揄的眼神轻笑。

最重要的是,尹执心吃醋了,近乎直白地吃醋了,不仅如此,她还在不自觉地、非常明显地嫉妒苏航和粤然的亲密——郁杰最初有些惶恐,但终于觉得这是件好事:面对尹执心压也压不住的醋意和嫉妒,也许,她能说一点压抑许久的心声,让尹执心更明白自己的心意。就算尹执心始终不能解开心结,至少能够更了解自己,更安心。

她也只想用她的陪伴,让她安心地活着。

尹执心在郁杰的温柔里,身上的寒慢慢向外飘散,冰冷的眼神沁入清凉,对着苏航和粤然轻声说:“很抱歉,我只想知道你们之间发生过什么。”也许是夕阳余晖与室内暖黄的灯光交错映衬,她的耳根泛着浅淡的粉红。

粤然淡淡一笑,苏航微笑着摇头,她们同时觉得有一种悲凉弥漫——对面的两个人,自始至终没有丁点儿身体接触,连肩膀和指尖都不曾碰一下——如果是她们,有这样强烈的情绪交互,即使再多人在身边,怕是也忍不住紧紧地握一下手吧?互相对望一眼,粤然放开了苏航的腰,苏航把右手放进粤然的左手,两人同时坐得笔直,像对面的两个人一般笔直。

郁杰对她们露出一个笑脸,柔暖明媚。

“我们的过去,就是同学,但只有郁杰了不起,读了博士,还能留校任教。”粤然对尹执心温和地回应,不着痕迹地把话题摇摆了一下。既然对面伉俪觉悟了,她也就不再冷眼旁观。

“没有什么了不起,教书匠而已。倒是你们,外面风大雨大,还能安然无恙,不容易,由不得人不佩服。”郁杰同样温和地回应。

气氛终于放松,苏航整个人懒下来,握着爱人的手东张西望。

尹执心看着苏航的心不在焉,安静地等待着。郁杰说会给她答案,她就不问。

侍者过来摆好餐具,酒水和菜品很快陆续呈上,桌子显得有点窄小。

“执心,当时我知道这里,是苏航宿舍的一个女生告诉我,这里的西餐特别可口,进餐气氛也好,你觉得呢?”郁杰为尹执心打开餐巾,尹执心接过,自己铺好,轻轻地点头。

对面苏航却是百事不管,一切由粤然照料,而且是用空着的一只手照料。

“苏航,吃饭也握着手么?那你怎么吃?”郁杰忍不住揶揄老同学。

像一个自以为掩藏得很好的秘密被人识破,苏航瞬间脸红,松开被粤然握着的手,轻轻放在桌沿,不安地看着粤然。

“呀,原来你还有一只手呀?”粤然像幼儿园讲故事的阿姨,对着孩子疼爱地笑。

苏航瞪爱人一眼,继续沉默。

尹执心也忍不住露出难得的微笑,弧度微翘令郁杰欣喜。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