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七十九章 瓶中诗歌(六)

2013-01-06

天色已晚,窗外日光渐渐消逝,室内灯光暖黄暧昧。时间到了,从某一个角落,飘来隐约叮咚的钢琴曲,淡淡袅袅,似有若无。

心绪在乐声里流淌得潋滟,人变得感性而沉默。

尹执心似乎忘了自己的问题,只是看着对面的两个人发呆。好像在照镜子,照见了一直想要的、找不到的自己,冷雾里有一丝暖而湿润的气息,不知不觉地缠绕双眼。

粤然把汤端到苏航面前,低头在她耳边小声叮嘱:“小心烫。”得到孩子的微笑点头作应允,她才满意地抬头,一刀一刀耐心细致地把面前的一盘牛排切成许多小块,一边和郁杰不紧不慢地聊着工作,那些浅层面的人和事。

“你的老板调走了,到校办顶着硕导和教授的头衔做行政工作,听说负责学校基建工程的发包,混得风生水起,还是一样到处海吃海喝,只不过现在是人家陪他,不再是他陪人家。”郁杰一直留意着尹执心,一边说着学校里的人事变化,一边斟满了两杯酒,放一杯到粤然面前。

苏航喝了几口汤,看住了粤然面前的酒杯不动。

粤然把切好的牛排放在爱人面前,又拌好了意大利面条放在一侧,把苏航面前的汤碗挪走,才缓缓地说:“他调走了很好。郁杰,我说过,要我陪你喝,得有足够好的理由。”眼睛却是专著地看着自家的孩子,满含着宠溺的笑意。

郁杰把杯子握在手里,看着粤然不得闲的一双手笑,“在我确定你得空喝酒之前,还是把好理由留着,你随意吧。”她小啜了一口杯中流光溢彩的深红色液体,转头问尹执心:“怎么不吃?在想什么?”

尹执心回望郁杰一眼,沉默,轻轻摇头。

她无法言说心里的感觉。

苏航和她前两次见到的时候都不一样。眼前的苏航,安之若素地接受粤然的安排,顺从而乖巧得近乎于陶醉。

这情形令尹执心不舒服,却又忍不住细看,想要逃离,却又舍不得,有一种感觉在膨胀,在破坏。她看着郁杰,轻轻地皱了皱眉。

郁杰了解地笑笑,轻声说:“尝尝吧,这里的菜色不错。”说完,对自己的老同学笑:“苏航,我记得第一次和你来这里,你切牛排也很熟练?”

“退化了。因为太懒,所以退化了。”粤然不假思索地接过话茬儿,自顾自用叉子卷了一点意大利面条送进嘴里,连着几乎忍不住的笑意一起咀嚼掉。

苏航装作没听见,斯文淡定地细嚼慢咽,然后微笑着对尹执心说:“执心,这里叫做‘西子心门’,你觉得这名字好吗?我第一次来的时候,就觉得这名字很妙。”

尹执心细细一想,微微点头:“是不错。配合着装修和灯光基调,很有点出人意表的心思。”

粤然和郁杰对望一眼,笑而不语。郁杰看着尹执心的侧脸,眼波不自觉温柔流转。

“是啊,人皆知西施捧心,都以为那一颗疼痛不止的心是冷的吧?殊不知走进她的心门,原来这样温暖幽静,不得不惊喜。甚至会忍不住想,是不是正因为有温度,所以那一颗心才时常疼痛?”苏航清清淡淡地描述着心里的想像,看着眼前数次见面一贯冷傲的女人,浅浅地笑。

尹执心听着苏航说出自己不愿意描述的感觉,耳中飘进悠扬的乐声,像一缕温泉注入脑海,沿着脊椎缓缓流遍全身,暖得令她颤抖。“这里,只有这一首曲子?”她看向郁杰问。

“好像是。我第一次和苏航来,放的也是这一首曲子。”郁杰温柔地笑。她也听见了苏航的话,她知道尹执心的感觉,感同身受。

“这里只有这一首曲子。”粤然看着对面的两个人,那些明显的情愫,和拘谨的言行,只觉得辛苦,“上一次我和苏航来,她特地问了侍应生,得到答复是确实如此,据说,是老板认为,一颗心只有一首主题曲就足够了。”

沉默片刻,尹执心在郁杰专注的凝视中慢慢垂下了头。

“粤然,跟郁杰喝一杯吧,为我们的交情。”苏航看见了郁杰眼里闪动的泪光。不是明白,只是感觉,她为朋友惆怅。

粤然了解爱人的心意,默默举起了杯子,安静地等待。

郁杰回头,眼中星点光芒犹在,举起酒杯和粤然相碰,“她给的理由,就是最好的理由?”

“当然。”粤然回答。

她们都只是小小地轻啜。

“苏航,我欠你的人情,可算是还清?”郁杰放下酒杯,恢复明艳的笑容。

“我……用别的还你?”意会郁杰所指,苏航微有些惊慌,恳切地请求老同学,“那一个人情,你还是欠着,可以吗?这一次,当我欠你的?”

“好。”郁杰脸上笑容放大,爽快地点头,“我对你的要求,一样。”

几年前,苏航要求郁杰在自己没有能力的时候,尽力帮助粤然,算是偿还给予她项目资料的情分。今天,郁杰将同样的要求回赠,算是对帮助苏航躲过协会调查的回报。

都是为了她。

“一定尽力。”苏航微笑着点头,双眼不禁湿润。

粤然半眯着眼睛,看住自己的爱人。她听见一些自己不完全明白的事情。苏航回报她温柔的眼神。

尹执心也好奇地抬头,看住郁杰。“粤然,我只是要求她,不要再掐我的脖子。”郁杰揶揄地说。

粤然没有回头,仍是看着苏航,流露询问的眼神。

苏航笑:“对。我曾经要求她,不要再做令我想掐死她的事情。”她小小地抿了抿嘴唇。

略微回想,粤然合理化了这个解释,轻轻弹了一下孩子的耳垂,放过了这个话题。

只剩下尹执心一个人不懂,冷静地看着苏航线条柔和的小圆脸,想像着“掐死”两个字能有多少种非暴力解释。

苏航被看得不好意思,求助地看看粤然,又看看郁杰,忽然灵光一闪,看着尹执心轻声说:“执心,不要奇怪,先吃点东西吧。我们几个同学之间的事情,郁杰刚才不是说了?她会告诉你的。”

“呵!”听见苏航明目张胆地撂挑子,郁杰禁不住哼笑,戏谑地看着粤然:“是你调教的吧?这可不像她。”

“天赋,无师自通。”粤然弯着嘴角说完,配合着爱人的话,先吃起来。“这里的菜式都很不错,多少尝尝吧。”她不忘对尹执心客气一番。

尹执心进食的动作缓慢优雅,只是并不在意的一种冷,似乎令眼前色泽丰富味道香浓的食物也变得冷而清淡。

反观苏航,虽然也是慢条斯理细嚼慢咽,却像小孩儿一样细细地品味口中美食,黑白分明的双眼时而流露真诚的赞赏欢欣,叫人忍不住想尝一尝她碗盘里的是怎样的人间美味。

粤然看见郁杰眼里的笑意,自己也笑。

尹执心低垂着双眼,专心地切割盘中食物,但敏锐地感觉,郁杰和同学之间有许多鲜活的默契,是她所不曾了解也并不拥有的。这令她有些焦躁不安。

“这里真难得。”苏航拿起五颜六色的缤纷夏日水果冰饮啜了一下,笑着感慨,“这么几年了,环境还是一样好,饭菜的味道也一样好。”

“你们也一样好。”郁杰笑着接话。身边尹执心的情绪波动,她感觉到了。

“我们从来就很好。”粤然意味深长地看郁杰。她知道,老对手正预备要向女王有所交代,于是小小地推波助澜。

郁杰轻笑着摇头,不知道该感激还是该如何,但还是顺着接招了:“不错,那时是我多事了。”

尹执心停下手中动作,安静地注视着郁杰等待。

苏航敛去笑容,不忍地看着老同学。她觉得,要当众解释行为原因剖白内心,是残忍难受的事情。

但对郁杰来说,也许,是一种释放。她的脸上渐渐浮现沉浸于回忆思虑的不可捉摸。

粤然依旧无所谓地慢慢吃着喝着,为忽然凝重的氛围增添一点若无其事的轻松。

“执心,我第一眼看见粤然,就知道她是什么人,也看得出她对苏航的感觉。”郁杰轻轻摇晃着酒杯,靠向沙发,缓缓地开场,“因为我自己,也对另一个人有过同样的感觉。”

尹执心收回视线,看住自己摆在桌沿的一双手,十指微颤地两手相握。

粤然笑笑,动作更加缓慢。

苏航也靠向沙发,看着自己调皮的爱人高挑的身影,在郁杰充满回想意味的话语里,心忽然柔软起来。

她想起,那个时候,她还什么都不知道。

“可是苏航,单纯得过分,什么都不懂。”郁杰的视线越过酒杯,飘向苏航,看住那一双定定地注视粤然的眼睛,压低了声线。“像每个人开始之前一样,懵懂无知,容易信任。但是粤然,当时早已经过了那个时候,对吗?”她看向粤然,眼里的光芒闪烁,仍然有着挑战意味。

“你是上帝,你知道一切。”粤然随意答道,拿起苏航喝过的缤纷夏日啜了一口,发现冰冷得过分,于是回头正色警告孩子:“生冷的东西少吃,要喝就喝汤。”

苏航顺从地点头,看向爱人的眼神温柔依然。

“真让人羡慕。”郁杰忽然肆意地一笑,将杯中酒一饮而尽。“那时侯,她们还没开始,我就已经羡慕了。”

尹执心紧闭的唇微微发抖。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