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八十章 瓶中诗歌(七)

2013-01-06

尹执心听见了。

她听见了,她不是在羡慕她们当时走的路,而是在怀念她们曾经走过的路。阳光明媚,欢声笑语,一切正要开始,远远未到结束。

她也听见了,她那些细微的试探,严重的干扰,不是在嫉妒,而是在验证,验证着,这条路是不是会有不一样的结局。

她听见,她缓缓叙述中的孤苦和坚持,一路旁观里的期待和彷徨,虽然她一直知道,她的不肯放手的执着,但是第一次,清楚地听见她说出已经绝望之下,仍然倔强的希望。

尹执心都听见了。她想要了解的,害怕清楚的,她都听见了。

她觉得自己在苏醒,一边是彷徨期待,一边是痛苦挣扎;一边是对身边低沉着嗓音叙述心路的人的渴望,一边是冰封沉睡许多年不愿看清楚的回忆。

她想叫郁杰停下令她揪心的述说,又颤抖着希望听见更多,更多她们平日互相知晓却从不敢提的心事。

小小的不安变成非常的烦躁,尹执心冷白的小脸像极地将融的寒冰,在意识游移中漂浮。

“……还好,她们还是在一起。”郁杰转动着手里空空的杯子,看着对面的两个人,一双美目流转,明明灭灭亮着许多情绪。

苏航和粤然对望一眼,默契地相视一笑。

她们从来不知道,那些记忆里熟悉的坑坑洼洼,在朋友眼里原来只是这样小有波澜的平顺道路。

郁杰的声音停止,四个人忽然陷入集体的沉默。

苏航想起以前的事情,思绪纷繁,有一种路过的甜蜜,她又伸手去拿那杯甜得发腻的缤纷夏日,却被粤然眼疾手快地抓住。

“让你别喝冷的,听不见?”粤然趁机握住爱人的手。

“我想喝点甜的嘛,而且放了这么久,冰都化了。”苏航和爱人十指相扣,无辜地眨眼。

粤然不买她的帐,手指一弹招来侍者说:“上热饮和甜品吧。”

侍者背着手领命而去,粤然对郁杰和尹执心说:“喝点热的,会舒服些。郁杰,今天真该让你买单。我早就知道,你拐她去酒吧是有意的。”又伸手把冷饮拿得远远的,寒着脸警告嘟嘴的孩子:“乖乖等着,不许喝这个,听见没有?”

苏航撇嘴,不满地点头。

尹执心看着,觉得原本膨胀的意识在渐渐撕裂。

郁杰饶有兴味地笑:“你们这两个人,大概从来没有闹过分手?”

粤然冷峻的表情变为坏笑,捏着孩子的手得意地说:“闹分手,我倒是不怕,就怕有人跑不了,赔了夫人又折兵。”她想起苏航的“补偿”,止不住地低声哼笑。

郁杰琢磨着粤然的话,偏头不可置信地看苏航:“你们,分过手?”尹执心也从自我意识的挣扎里分出神来注视苏航,清冷的眼神中带着疑问。

苏航的脸瞬间通红,看看尹执心又看看郁杰,只觉得无处可躲,一向依赖的粤然又这么可恶,她恨得甩掉她握住自己的手,扭头看向窗外。但夜里玻璃反射室内的灯光,她沮丧地还是只看见一张坏笑的脸。

粤然眼里闪过一抹霸道的光,晃一晃自己被甩掉的手,对郁杰说:“看,这就是分手。”然后,她迅速又用力地把孩子的手攥回自己手里,沉着声音问:“夜景比我好看?”

她最讨厌她推开或者甩掉之类的举动,苏航知道。于是她投降了,无奈又温顺地说:“哪有夜景?窗户上的还不是你的影子?你最好看,影子也好看!”

“影子哪有真人好看?转过来。”粤然满意了,笑着命令。

郁杰眉开眼笑:“这就叫赔了夫人又折兵?”

粤然无可无不可地说:“算是吧。”她看着孩子脸红,忍着笑不再解释。

尹执心觉得更加难受,只想离开。

侍者把热饮端上来,她捧一杯温热的红茶在手,眼前雾气弥漫,冰冷的裂缝中,一线温热缓缓淌过面颊。

苏航喝着香甜的奶茶,正觉得稍微放松舒适,却看见尹执心似乎在静悄悄地流泪,不禁惶恐得不知所措。

郁杰看着粤然照料苏航,想起曾经见过的一幕:“我也一直觉得,你们轻易不会分手。只除了那一次,在苏航朋友家里,看着那个陌生的女人给她换睡衣,一样是无微不至自然而然,我还真的以为你们分手了。”她想起那天的感觉,忍不住摇头轻笑。

尹执心的眼泪已经干涸,却看着苏航由不知所措变为惊慌失措,两只眼睛惊恐地盯着郁杰,小心翼翼地把杯盘放在桌面上。

看见苏航瞬间神色有异,郁杰也终于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可也来不及了……

“换睡衣?”粤然皱眉,“郁杰,你刚才说什么?”她放下手里的杯子,仔细琢磨着,只是想了一想自己的女人被别人换睡衣……她就忍不住怒火中烧。

郁杰明艳的笑脸转向苏航,轻声问:“你没有告诉她?”

粤然转脸看向自己的女人,难掩怒气:“你什么没有告诉我?换睡衣,怎么回事?”只觉得整个晚上吃进去的味道都变幻成了难忍的酸涩,脑海中的想像令她无法忍受,只能紧紧逼视着爱人索要答案。

苏航想说“忘了”,可觉得这个答案太糟,想说出实情,又觉得有外人在十分尴尬,而且她并没有告诉粤然自己曾经晕倒……这又是另一条隐瞒的罪过。她只好沉默地迎接爱人的逼视,企图用哀求的眼神蒙混过关。

尹执心看着粤然,感觉到一种带着灼痛的霜冻凝结,让她十分不舒服。“苏航,陪我去洗手间。”她冷冷地说着,站了起来。

可苏航只是看着粤然,动也不动。

郁杰觉得也许该把空间让给两位朋友私下沟通,于是说:“执心,我陪你吧?”

“我要苏航陪我。”尹执心冷冷地固执着。

粤然皱了皱眉,看了尹执心一眼,忽然觉得这个冰雪女王很讨厌。“你要去吗?”她问自己的孩子。

苏航轻轻点了点头。

粤然起身,两眼紧盯着孩子把她让了出去,又一直看着她和尹执心拐进了去洗手间的走廊,才回过头,脸色阴郁地沉默。

郁杰看着粤然的样子,既好笑,又嫉妒。“粤然,我收回上次说你的话。”她冷冷地说。

“什么?”粤然沉着声音问。她此刻实在没办法有好脾气。

“我收回说你没有主心骨的话。事实上,苏航十分在乎你的感受,甚至怕你。”郁杰嘴上说笑,神情却不由自主地严肃。

“呵!”粤然轻叹,不再说话。她只是看着洗手间的方向,等着孩子出来。

先出来的是尹执心,冷冷地看了郁杰一眼,就拿着电话向外面走去。

粤然看着行色匆匆的淡绿色身影消失,回头看郁杰,看见一脸的痛苦隐忍。“怎么了?”她问。

郁杰沉默。

不到一分钟,尹执心回来,漠然地说:“我需要回去,你一会儿自己走,行吗?”她伸手,郁杰把皮包递给她,轻轻地点头。

尹执心注视着郁杰的脸,数秒钟,轻声说:“对不起。”

郁杰微笑:“别担心。”

尹执心匆忙离开,郁杰凄楚沉默地面对粤然的不解。

“无缘有事?”粤然看着郁杰神色不对,探询地问。

郁杰苦笑着轻轻摇头,声音飘在半空:“我早说过,她已是人妻。”扭头看向窗外,两盏车灯带着熟悉的身影缓缓远去,她的声音酸楚沙哑:“粤然,为了换一次睡衣责问苏航,你实在,太过身在福中不知福。”

粤然沉默,她知道郁杰的痛苦是不能解的,也不得不承认,跟这样的痛苦比起来,自己的那点醋意,甚至可以算是甜蜜。

她无法遮掩双眼,忽视这感情的相对论。

慢慢地为郁杰斟上酒,粤然淡淡地说:“来,我陪你喝。”

面对一些事情,说什么都是多余。

苏航从洗手间出来,看见爱人跟郁杰一杯接一杯地沉默灌酒,尹执心却不在,不禁莫名地立在当场。

粤然挪了挪身子,让出一个位子安顿孩子在身边,沉默地把空杯子放在桌面,看着孩子暧昧不明地笑。

郁杰的杯子也同样地空了,脸色沉郁地看着苏航,看着那一脸毫不掩饰的关切嗔怪,漂亮的双眼蓄满泪水。

即使只有爱人眼里的暗示,苏航也明白,什么都不必说,什么都不应问……更何况,还有郁杰的泪水,尹执心的失踪。她轻轻端起酒瓶,为爱人和朋友斟酒。

粤然笑了,看着孩子斟酒的手法笑了——很好,很不错,斟酒的动作很业余,这说明,她从不主动要求别人喝酒,只是被动地被灌……

“我不会醉的,宝贝。”粤然在孩子耳边轻轻地说。

郁杰却希望,自己能醉。

……

“在想什么?”一进家门,粤然就抱着孩子深深地吻。

郁杰的痛,她也同样害怕,除了死亡,也许这是最可怕的一种痛。她情不自禁地要确定,最爱的人在怀里,安然无恙。

“粤然……”苏航在吻里心疼地呼唤爱人。

“不要说话。”粤然抱着怀里的人,用力地拥紧,“我没有生你的气,有什么忘了说,你可以慢慢告诉我,我有很多时间可以听,现在,不要说话……”

她有她的一辈子。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