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八十一章 定位

2013-01-06

家里,门口,她们拥着吻别。

“我要去上班了。”

“我在家等你。”

“今天要开庭,我主刀。”

“温柔点,杀他们个片甲不留。”

她投身进她的怀里,吸入清晨分别前最后一口氧……“我不想走。”

“我也不想你走。”她亲吻她的额头。

“那我不走。”她靠向她的心口,听属于她的乐曲。

“好,我们等人来抄家。”她微笑抚摩她柔顺的秀发。

她笑着站直身子,走出家门。

把绵软温香的爱深深藏在心底,她去尽职地扮演另一个角色。

……

拥有独立办公室的最大好处就是自由,最大坏处,也是自由。独立的空间里,苏航总是不由自主地想念粤然,随时关起的门隔绝了别人窥视监督的眼光,也隔绝了他律。

苏航勉励自己,专心致志地再看一次开庭材料……标的额百万元上下,事关企业三角债,告来告去,三方都不可能有什么太大的获益,但不告又不行,因为每一方都觉得不见了的钱总得有个去处或来处,于是把固定资产和流动资金来源都告了个遍,现在连一套拍卖不成的大型机械也不放过……可真像有第三者插足的婚姻。

苏航代表被告,她心知肚明,不可能赢,但她有办法不输。梁听接这个案子,大概就是为了给她练手,输了,能够冷静,赢了,锦上添花,不赢不输,可以沉淀、体会、学习,一石三鸟。就是犯错坏了名头,有师傅顶着,也有机会重新来过。

这是她最后一次,作为新人出战的机会,这一次,大概算是出师之战。

“停车场。梁听”

收到短信,苏航把一切心情关闭,只带着公文包走出办公室。她的双眼带着冷淡的笑意,表情却因为思考而认真得严肃。

谁也看不出她紧张。

“紧张吗?”梁听摆动着方向盘看着路面问。

“还好。”苏航也看着路面。有时候,真觉得办公室离区院太近,还没有给自己打好强心针,就已经要走进法院大门奔赴战场。以前只是作为助手尚且这样觉得,今天作为主将,更加觉得距离太近。

梁听微微一笑,对苏航说:“不紧张,是不懂事,紧张,是更不懂事。紧张但不承认,说明你懂事了。小苏,你的答辩状像迷宫,对手大概还在琢磨你的用意。”

“还是要看那个官的水平。”苏航有些不想说话。她是在答辩状耍了花招,本来是债权诉讼,但她代入了一些物权角度,如果法官水平够,也公正,那么她能够保证不输。但是,什么都很难说。

“辩论角度一开始抓住就不要动,可以和对手周旋,但根基要稳,不要摇摆,否则失了法官的印象分,一切归零。”梁听叮嘱,她比自己当年第一次单打独斗还紧张。

“是。”苏航简短地应。她已经在储蓄力气。

“对手是R大毕业的过江龙,资历跟你同等,但是作风浮夸,想好怎么应付了吗?”

“是。”怎么应付?以踏实应对浮夸,在这个圈子,总是能够输头赢尾。苏航浅浅地笑。

……

其实法庭辩论是很沉闷的,在这个法律环境和人文氛围下,谁激动,谁就输了。所有的认真,都被装点成文质彬彬的和缓。

对方确实很有才华,唾沫四溅,滔滔不绝,激情高昂,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代理的是一起月黑风高杀人越货的案件,苏航的委托人幸好没有来,如果来了,怕是都要怀疑自己曾经做过江洋大盗。

看得出来,法官大人听得有些头晕,连书记员也不情不愿地做着记录。

苏航很容易得出结论,对方倾向债权角度,当然,因为他们是债主嘛,虽然对手注意到了她留的物权角度,也就此稍微反驳,但很显然,并不想在这个角度恋战。

看来,可以用得上留好的后门。

苏航的声音在温暖和缓中恰到好处地抑扬顿挫,把事先研究好的债权因果代入本案,很容易就瓦解了对方的整个部署,女法官开口询问:“被告代理人,请直陈你的观点。”

对方很得意,以为法官不耐烦了,苏航知道,这是法官接纳新观点的信号。她谨慎地建立物权架构,代表被告申明权利,否定对方的主张,四分钟,顺理成章,简短有力。

书记员面露微笑,记录简便,她很满意。

法官看着答辩状,立刻明了苏航事先留手耍了花招,深看了她几眼,宣布休庭。

梁听碰见熟人,到走廊死角密谈,苏航到休息室等她。

“苏律师,久闻大名。”对手走过来握手。

“你好。”苏航拿出粤然新买的手绢佯装擦汗,不去握来意不明的一只手。她甚至没有记住这个人的全名。

“这里,环境不错,是吧?”对手的手作指点江山状挥舞了一圈,尴尬地回收。

按规定,他们不应该私下接触。苏航笑笑,不置可否,拿出手机给粤然发短信。“亲爱的,我想家。”

“苏律师,帮帮忙吧,不要那么厉害,只要你输了,我们拿到设备,转手,就有钱,还给第三人,第三人有了钱,就可以还给你的当事人,大家都有好处。”对手坐在旁边,压低声音说。

苏航摁了发送键,开始研究自己的手机快捷键。

“苏律师,你厉害,我们都知道,但是做人,还是灵活一些好。法官是我的师姐……”对手越凑越近,几乎要凑到苏航耳边。“这里,是我们委托人一点小意思。”他放下一个信封,起身走向休息室门口。

苏航微笑摁了一下手机,飘出诡异的男声:“但是做人,还是灵活一些好……”她低着头沉默。

对手站在门口僵硬转身,看定苏航,走回来,拿起落下的信封,无声离开。

还好,算是有同行的水准,和默契,不至于太难看。

苏航闭上眼睛深呼吸,不知道为什么,法院里的空气总是令她觉得空旷而危险,不呼吸会死,呼吸了会怕死。

梁听还没来,她再次给粤然发短信:“亲爱的,我想你,很想。”

粤然的回复很快到达:“接连撒娇,看来事情很顺利?顺利的话,早点回家,有事做事,不要无病呻吟。”

“呵!”苏航捂着嘴在休息室笑出声来,觉得法院的空气里终于也有了人情味。

知她莫若她。

……

“请进!”听见敲门声,苏航抬头好奇地看向深色木门。门被推开,是李作霖并着于安娜笑吟吟走进,她赶紧起身迎接。

“小苏,梁听没有回来?”于安娜的美艳笑脸令人倍感亲切。

“是。”苏航浅笑回答。

“去哪里了?”李作霖翻看着苏航桌面的材料,阴柔的声音听起来很随意。

“不知道。”苏航更加随意地回答。她知道,但是没有必要说。如果李作霖非知道不可,应该直接问梁听,她不要做消息通报人。

李作霖意味深长地看苏航一眼,继续翻看她桌面的资料。“M集团的顾问业务,梁听现在全部都交给你来处理?”

“我在做M集团的一些业务,是否全部,不得而知。”苏航审慎地回答。

“你跟老梁说,中秋节以前,留一个下午,回来我们三个人开个会。”

“是。”

李作霖走了,于安娜留下,交给苏航一串钥匙:“苏律师,这是您办公桌的抽屉钥匙,还有,将给您个人配两个保险柜,下午工人就会搬进来。”

苏航接过,觉得哪里不对劲:“Anna,一定要这样?”

于安娜“呵呵”娇笑,拥住苏航肩膀:“你呀,该学学摆架子,知道吗?”她看着苏航摇摇头,又指着办公桌后面的书柜墙面说:“你需要什么书,开个书单给我,我叫房地产部的小朋友去给你搬回来,把它填满。”

整整一面墙的书柜,怎么填满?

“主任他们办公室的布置都没有这么大的书墙,小苏,你知道为什么?”于安娜看着苏航笑。

苏航摇头。

“因为你的定位,你学历算比较高,书卷气质浓厚,作战风格温柔婉约,小苏,这是所里给你的定位,你是我们着力培养的对象,未来几年,要好好成长,爱惜自己,成为所里的得力干将。”

授薪律师的稳定性比一般执业律师高,对事务所的归属感和从属性也更强,苏航理解,但她没有想到,自己已经被包装和计划。

“小苏,你知道当时协会调查为什么突然中止?是主任,利用人脉扩散了对你有利的舆论……你是聪明人,你明白,好好努力。”于安娜拍着苏航的肩膀叮嘱,翩然离去之前又指了指空空如也的书墙:“尽管开书目,精装版的也无所谓,所里出钱,帮你填满它。”

于安娜关上门走了,苏航回头,看住椅背后面高深的一面墙,只觉得空洞得可怕。她打开自己的皮包,拿出一直随身翻看的陈旧的一本《认真对待权利》,放在书架上。

不知不觉受了恩惠,要用许多来偿还,至少,她放一点理想留存身边。

……

她特意提早回家,因为知道她这个时间会去买菜。放下公文包,换了鞋子,她急匆匆赶去菜市场。

“这位大婶,要不要帮忙提菜啊?”

她听见身后传来熟悉调皮的声音,回头,没好气地笑:“上面套装下面球鞋,你才是大婶!”菜市场里几十上百个大婶,只有她家的孩子最可爱。

她看着她傻笑,并不真的接过她手里的无纺布购物袋,因为,她闻见了腥味。

她知道她只是装样子,提前下班上楼下楼地到她身边装样子,于是笑:“我拿吧,买了鱼,很腥。”

她拥着她去买香菜生姜,菜贩子大叔问:“你们俩这么亲密,姐妹?”

她转身就走。她把任性的孩子拽住:“等会儿再闹脾气,零钱还没找呢!”她黑着脸贴着她站,瞪着面前绿油油的青菜。

她从菜贩子大叔手里接过零钱,笑嘻嘻牵住她的手,跟大叔告别:“两个女人很亲密,不一定得是姐妹。”

她被她牵着,嚣张地东看看西看看,脸上都是笑。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