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八十二章 圆(一)

2013-01-09

“师娘!”“师母!”“原律师!”……

下午,原明一走进牛正的专家楼,原本在里面忙忙碌碌的一众人等纷纷热情地乱叫一气。原明也不计较,和蔼地点着头,径直推门走进牛正的办公室,看见牛正端坐在办公桌前,郁杰站在他身边讲解着什么,距离比一般谈话近,却又比耳语远一些。

郁杰不用抬头就知道,能够不请自来不宣而入老板办公室的,只有老板夫人。她抬起头,微微向原明点了点头,继续低头等候牛正的指示。

“还是从市政府着手要材料吧,我会给你一定协助,你跟程伟仁沟通一下。”牛正目不斜视地指着面前的分析材料说完,把材料往肩膀后侧一递,冷淡地说:“那就这样,你去忙。”

郁杰淡淡地笑,接过老板手里的材料,转身走出办公室,顺手关上了门。

原明看着郁杰的背影,觉得她那一头回归自然黑亮的长发闪着瀑布般的光泽实在扎眼,但曾经见过她盘起来,额边鬓角胎毛似的碎发又太过撩人轻佻,真不知道有什么发型适合这个妖冶的女学生,也许,剪个男人头最好?

“原明,想什么呢?”牛正见老婆出神,微笑着问。

原明回过头来看自己的丈夫,温婉地微笑:“老牛,你手下的女学生,几乎都是大龄未婚女青年,郑絮语,郁杰,现在陈鹃也是,你这个做老板的,怎么也不上上心,给张罗张罗?”

“哼!”牛正哼笑着摇头,严肃白胖的脸上显露不屑:“不张罗已经有人说闲话了,再张罗张罗,人家还不定说什么。郑絮语不是不结婚,是跟男朋友吹了,郁杰,她父亲都不管,我管什么?陈鹃呢,小女孩,好像对程伟仁有点意思。原明,我每天忙得脚不沾地,可没时间琢磨这些事情。”

原明观察丈夫的神情,贤淑地说:“说的也是,各人有各人的缘法。明天我们带妞妞去哪里赏月?”

“就这里楼上吧?刚分给我做研究所的时候,校工就说以前苏联专家经常在楼顶喝酒,对月思故乡。”牛正笑着回答妻子。

门外,暂代秘书职责的陈鹃刚签收了一个包裹,惊异地叫:“啊,是小苏师姐给老板的?”她把手里的东西翻来覆去打量着,又晃一晃听一听,“是月饼吧?现在不是都送月饼票吗?小苏师姐还这么麻烦地快递盒装月饼?”

正跟师弟妹交代事情的郁杰听见了,回头对陈鹃说:“给老板和师娘送进去吧,他们会高兴的。”

陈鹃将信将疑,但还是依言而行,敲了门,把包裹交给牛正,慢慢挪向门口,听老板夫妇的反应。

“是苏航吧?年年很准时。”原明向丈夫笑,脸上有感慨的温情。

牛正边拆边点头:“是她。不过今年是两盒。”他有些许得意。

原明忍不住点头:“这孩子老实,但也聪明。大恩不言谢,上门送礼请客吃饭都俗了,这么加一份,表示她记住你的恩情了,也表示不会忘本。”

牛正不说话,抬眼看见期期艾艾还没退出门口的陈鹃,面无表情地说:“郁杰在不在外面?叫她进来。”

“是。”陈鹃知道自己观察的意图被老板识破,赶紧出去通传。

郁杰进来,问:“牛老师,您找我?”

“你跟苏航联系联系,看着我的日程表凑个时间,我和你师娘请你们吃饭。”牛正不动声色地安排。

“是。”郁杰退出。

“这才中秋,远未到春天,就要未雨绸缪?”原明打趣丈夫。

牛正摇头:“她跟郁杰她们不一样,她人在外面,诱惑多发展快……”即使跟妻子,他也不喜欢把心里的打算说得太明白。

原明领会丈夫的意思,别人送的月饼票,她全部给了娘家和婆家的亲戚朋友。苏航送的盒装虽然老土,但是送上了门,就是方便,她不用再跑一趟去取,可以直接享用。

厚道人有厚道人的高明。原明在心里笑。

……

“今天不上班?”粤然坐在书房整理了一个上午的涉外案例材料,终于忍不住回头,问在自己身后对着笔记本不知是沉思还是在意识放空的孩子。

苏航摇摇头,仍然看着电脑屏幕发呆。

粤然站起身,看见爱人面前摊着零散的材料纸片,电脑屏幕显示的是文档和法规库的并列窗口,于是不再说话,继续做自己的案例搜集。

苏航忽然恍然大悟,飞快地敲起键盘。粤然好笑,回头看住孩子飞舞的手指,看着她本来只有几行字的文档迅速加长,觉得十分有趣。好半天,苏航停下来,满意地深呼吸,起身,一回头就看见爱人上弯的嘴角,愣了一秒钟,立即转身把文档最小化。

“呵!”两个人同时笑起来。

“我看不清的,那些小五号的字体。”她认真地说明。

“我知道,但是……良好的职业习惯是必须的。”她不好意思地解释。

“我明白。”粤然站起来抱住孩子的小溜肩,“做好了?”她只关心她的时间安排,并不过问她思考的内容和方式。

“还没有。想休息一下,然后,”苏航看着爱人笑:“想问你借一些资料,前五年的法规文献集合和德日案例采集。”

粤然眯起眼睛思量:“这么古老的东西,你要来干什么?”

苏航无辜地眨眼:“这么古老的东西,你搜集来干什么?”

“自然是有用。”

“我也是有用。”

她们互相对望着,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不是爱人之间的默契,说不清楚。“你怎么知道我在搜集?”粤然问。“我们住在一起。”苏航回答。

粤然点头:“行事方法,思维方式,哪怕不刻意观察,也能了解。”她回转身找出一个空U盘,下载苏航要的材料。

“如果有一天打对台,怎么办?资源,是否还能共享?”苏航接过爱人递过来的U盘,认真而沉重。一般的同行爱侣,身份和感情公开的话,也可以公开回避代理同一个案件的对立双方。可她们不一样,对于外界来说,她们算是“地下情”,如果要公开回避,别人是不能理解的,而不回避,一旦被发现,可大可小。

“我会尽量避免。避免不了,就各自竭尽所能,白热化也无所谓,但是不要把争斗带回家。”粤然疼爱地摸孩子的头。

“恐怕没有这么简单吧?一旦我们打对台,应该就不是小事。”苏航不安地注视爱人。

“要是真有那么一天,你做好你的工作就是,其他外围的东西,交给我来想。”粤然亲吻孩子的额头。

苏航忽然皱眉,举起手里小小的U盘:“你,猜到我的思维方式了?”爱人了解自己是值得高兴的,但如果连工作的思维也被窥视无遗,感觉就不是那么妙了。

“嘘……”粤然笑:“当然能猜到一些,但是我不会向你求证,你也不必否认或者承认。”

苏航想着爱人的话,端详着手里的资料储存器,忽然露出狡黠的笑:“其实,很公平,对不对?”

粤然双眼闪着精光,小声在苏航耳边说:“材料是死的,脑子是活的。”

苏航趁势环住爱人的腰靠上她的肩膀,声音温柔缥缈:“我希望,你永远比我聪明多一些。”

“尽量。”粤然笑着,忽然觉得任重而道远。

……

“今天怎么不回所?明明要工作,放着独立办公室不用,浪费家里的水电。”粤然给孩子夹菜。她们难得工作日一起在家里吃午饭。

苏航不以为然:“你还有几天休息啊?我想在家陪你。而且,又不是必须回去。”

“呵!开始摆架子了?”粤然揶揄爱人。

“才没有。为了爱人享受一下自由而已。明天就得回去了,要跟梁听和李作霖开会,所里也要开大会。”苏航只管陈述事实。

“我明天上午也要回去。”粤然忽而想起来,“好像有红包领。”说完,露出懊悔的神情。

“你干吗?”苏航对爱人的表现莫名其妙。

“啊,没什么。”粤然不可置信地观察孩子的小圆脸,笑着扮演“此地无银三百两”。

苏航含着筷子打量爱人,愣了几秒,眼神一亮:“对啊,有红包,记得要上缴!”她大笑,继而乐不可支,粤然有红包,她应该也有。

“哎,遵命!”粤然摇头假装无可奈何。“明天记得给你家打电话。”她叮嘱没心没肺的孩子,“千万别忘了,他们不会怪你,只会怪我带坏你。”她一直很小心苏家父母的态度。

“知道了。明天晚饭去你家?”苏航问。

“不用。他们单位聚餐,要我们自己解决。”粤然忽然童心大发,拉着孩子的手出主意:“我们回学校,在草地上赏月?”

“好啊!”只是想像着,苏航就兴奋起来。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