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八十三章 圆(二)

2013-01-09

物以类聚。

人的行为模式具有高度统一性。

粤然不得不承认这两个观点的真实可信性。

全所五十余人齐聚一堂,竟然没有人窃窃私语,顶多有人出入需要别人让路的时候,有非常细微的气音传来:“借过,谢谢!”每个人见面都是轻轻点头,然后落座,安静等待。可见,董宇招人的眼光很准,所里的人无论工作还是闲时都一样沉默冷静。

舒娟往主席台上摆了两瓶水,就拿着一沓红包,对着人名一个一个地发,无论厚薄,收到的人都是略微欠身,稍微热情的人,也只是小声说“谢谢”,然后把红包放进衣袋或者公文包,没有人拆开来看。每个人都严谨地接受着现实的厚此薄彼,谨慎地遮掩着喜怒哀乐。

在粤然领到属于自己的一份红包的时候,董宇和岳崇山走上主席台,开始会议内容。舒娟继续缓慢安静地派发红包,有条不紊。

“中秋节快乐。”董宇语调无波地说。看着台下安然沉默的几十个同事,她忽然安静地笑起来:“往常我们过节也不开会,红包都是各有各领。今天这么聚在一起说过节的事情,还真有点形式主义的可笑。”

有轻微的笑声响起,大家很默契地彼此对望,但是依然安静。

“只是为了表示过节的一点心意发发红包说说场面话,就召集忙碌的大家奔波回来开会,实在不是我们的作风。所以,”董宇脸上恢复严肃,“今天实际上是有工作的内容,需要总体布置。”她目光如电扫视全场,看向岳崇山,沉默地交出了主导权。

岳崇山清清嗓子,不紧不慢地开场:“应应节,大家中秋节快乐。言归正传,根据外联组获得的内部消息,北池开发区基建项目半年之内就会启动,基础设施建设阶段,会有大量的工程类项目上马,而同时,会有大量的内外资企业预备启动资金在北池区设立机构进行运营,之后,北池会成为本城的重要物流和对外贸易商业中心。所以,我们从一开始,就要抓住战机,主动利用各方人脉,抢夺针对北池的法律服务业务。今天召集大家回来,就是说明这件事情。首先,所有本所员工,不仅仅是外联组成员,即使是内析组和普通业务部门的各位同事,也必须要留意并主动获得有关信息,及时反馈。其次,所有信息,除非涉及项目或标的达到本所大型业务标准可以直接自行联系之外,其余的必须汇总反馈之后才能作出反应加以利用,不达到规模的项目我们不能轻易做。最后一点,老生常谈,但很重要,所有战略部署,必须保密。”

他说完,自顾自喝水沉默。董宇扫视全场精明的同事和下属,认真而简短地问:“各位有没有什么不清楚?”

没有人说话。

“散会。”董宇说完,和岳崇山先退场。连半句多余的话也没有。

然后五十多人安静地陆续退场,该忙的忙,该走的走。粤然跟在胡巍巍身后缓步走出会议室,同样沉默,只是心里忽然觉得,真正地喜欢这个组织。

“就走么?”胡巍巍问粤然。

“有事?”粤然以问代答。

胡巍巍明白了,笑着抬了一下手掌:“没有。慢走,好好享受假期。”

两人点头告别,胡巍巍回办公室,粤然走向大门,路过岳崇山办公室,听见他和另一位内析组长邓远芝说:“李作霖已经开始下手……大概还是梁听……不安插人手的话,就只能硬碰……那倒是,我们实力远胜他们……”

粤然随着其他离开的同事走进电梯,看看时间,才上午十一点半。她不禁想:苏航,你们开会,是不是也说这件事情?

……

“来咯!领红包了领红包了!下午三点开会之前,大家去于安娜办公室领红包,过期不候咯!”李翰林晃着手里的红包在前台大厅的开放办公区向里间的办公室一路吆喝,像过年庙会上卖麦芽糖的小贩,就差手里拿个叮当作响的铁刀条儿了。

“李翰林你胡扯什么?谁说过期不候?是让大家尽快领取!”于安娜杏目圆睁,纠正言行举止越来越不自重的李翰林。

“是,是!”李翰林点头哈腰,继续到各办公室敲门宣传。自从李作霖转而培养考了七年司法考试仍然忠心耿耿呆在所里的苏豪之后,他就像被投闲置散的一个秀才,酸得令人厌烦,却总是不甘寂寞。

“小苏,领红包,找于安娜!”他敲也不敲就推开苏航办公室的门,热情地招呼。

苏航正在给客户打电话核对信息,只好捂着听筒微笑礼貌地点头,又放开听筒应酬客户:“是,所以是准确的?”

觉得被忽视了,李翰林不知故意还是无心,关门之前不屑地“切!”了一声,这才把苏航办公室的门重重关上。

苏航恰好挂掉电话,听见了那一声充满愤懑不平和尴尬的“切!”。她只有同情和惋惜,怀才不遇也许是客观机会所致,但这个人想不通而愤世嫉俗,真的不知道该怪谁。

正在胡思乱想,手机响了,是粤然,苏航立刻忘了李翰林是谁,还没有接起电话已经开始微笑:“您好,这是苏律师的手机。”却是不忘装模作样。

粤然边走路边笑:“是,请问苏律师,粤某人是否有幸请她共进午餐?”她看看两边车流,冲了行人的红灯,过了马路,站定在苏航办公楼的大门外。

“天!你们开完会了?”苏航的下巴掉下来,一个小时前她才收到她的短信说“现在开会”,此刻她已经在跟她讨论午饭的问题。这是什么魔鬼效率?

“不止这样,粤某人已经在楼下恭候苏律师凤驾。”粤然一本正经说完,瞬间觉得自己对爱人老土得有些谄媚,立刻变了声调说:“到底来不来?给句痛快话!”

“来,当然来!”苏航迅速地收拾文件锁好抽屉,拎起小包就往外赶,“现在就下来。不如我们到大楼四层的café?”

高级写字楼大多会有几间这样的幽静所在,但律师们很少去这样的地方,工作不够严肃,会谈又不对调子,所以苏航觉得,那里应该没有熟人。

“好,我现在上去等你。挂了。”粤然应承。她发现心里竟然还有约会的兴奋期待,不得不无奈地鄙视自己。

苏航路过于安娜办公室,看见排队领红包的多是一般授薪和房地产部的小助理们,长长的一条单队人龙向里间延伸,很像从前的一篇课文《多收了三五斗》描绘的感觉,一点点滑稽的艰辛。她想起自己也没有领红包,犹豫了一下,自言自语:“管他呢!先去见她!”蹬蹬地踩着高跟鞋赶往电梯下楼。

……

“中秋节快乐!”苏航几乎是跑着进来坐下,看着粤然边喘气边笑。

粤然笑着打量妆容精致衣着得体的孩子脸上的傻笑,抿嘴说不出话来——她发现跟自己相比,苏航更值得鄙视,只是,她无法鄙视她。“我爱你。”她安静地用嘴型表白。

“呵呵!哈哈!”苏航看着爱人傻笑。过节真好,她想。

“笑什么?”粤然自己也在笑。

“上班时间能见你,开心。”苏航毫不讳言自己的感受。

“笨蛋!别笑了,人家看着都觉得你傻,哪儿还有律师的功架?”粤然训斥孩子。事实上,是她看见那笑着的小苹果就想咬,可又不能,忍得难受。

“那就不要功架了!”苏航得意洋洋,学着粤然用嘴型演默片对白,无声地说:“老公带我回家。”末了自己又吃吃地笑。

她又来了!

粤然对这个总是无意间甜言蜜语的孩子恨得牙痒痒,只好无可奈何地把视线挪开,拿出刚领的红包给她。“孝敬您老人家的。”她板着脸假装不情不愿。

“谢谢!”苏航看了一下,两眼惊讶地睁圆:“这么多?你们所都给这么多?”

“当然不是!这是论功行赏……”粤然心满意足地接受爱人崇敬的眼光。

……

“你先上去吧,我买单,回家等你。”粤然依依不舍地赶孩子先走。毕竟这里是单位所在地,她们需要避嫌。

苏航乖顺地点头,起身走到餐厅门口,回头看见爱人独自坐着看自己离开,竟然想哭,又蹬蹬蹬跑回来坐下。

粤然无奈又心疼,只好冷着脸说:“干什么?想偷懒不上班?快去!”心里说:你再赖,再赖我就拖你回家!

苏航沉默着,定定地看了爱人几秒钟,直到觉得那张美丽帅气的脸熟悉得不能再熟悉,才委屈地“哦”一声,起身离开。这一次,连回头都不敢。

粤然直看着孩子的背影在拐角消失不见,才叫侍应生过来买单。

苏航等到电梯门一开,看见梁听,委屈牵念的表情一时还扭转不来,只好勉强弯着嘴角扯一个微笑。等电梯门开全了,看见李作霖阴柔的笑脸,她才惊觉不得不进入状态,很官方地打招呼:“主任,这么巧?”

李作霖不冷不热地笑:“刚好碰见老梁,又碰见你,你们师徒,还真是有缘。”

苏航和梁听对望一眼,同时沉默。李作霖这种开场白,多数在有为难的事情要交给手下的时候,才会用到。

他们三人沉默无言地回到所里,李作霖走在前面,头也不回地发话:“现在就直接到我办公室开会吧。”

梁听冷冷地走着不回应,苏航淡淡地说:“是。”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