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八十四章 圆(三)

2013-01-09

三个半小时。

李作霖把中秋节的所务会议活活开成了一个三个半小时的茶话会。房地产部的大哥和小朋友们把桌面的花生瓜子全啃完了,高级合伙人和有点名头的律师人在心不在,出出进进听了十几趟电话,李影的手写会议纪录做了几乎半个记事簿,小授薪们的耳朵都快起茧子了,连薛晴枫都几乎耐不住要拍案而起离席的时候,李作霖终于示意于安娜宣布会议进入最后一项内容——表彰。

正在意识斗争中无限放空的苏航最后一个被叫到,领到了一个让旁人艳羡的信封,里面的厚度一眼可见。“怪不得不屑于领红包,原来啊……”李翰林在苏航路过自己身边的时候,小声地感慨。

如果是平日,苏航可能就这么路过,沉默,可是这一刻,全所的人都看见,日常温和的她站定在李翰林身边,虽然眼看着地板,却双目如刀,眼神锋利,呆立数秒,脸上又浮现浅淡的笑容,回到原位落座。

李作霖一直挂着阴柔的笑脸打量着新晋后辈的行止,沉默不语。梁听漠然地看着徒弟在坐下之后继续发呆,在一片带着许多耳语嗡嗡的沉寂中冷冷开口:“如果没有什么事,都散了吧,大家早点回家团圆,中秋节快乐。”

大家转而看李作霖的眼色。

李作霖挥一挥手,微点一下头,百八十人哄哄闹闹地作鸟兽散,会议室的门太小,急着出门的人太多,在门口扰攘大笑了一阵,才算是顺利地都走了。

“多谢!”薛晴枫向梁听伸出了手,邀她相握。

梁听随意地握了一下薛晴枫没有温度的四根手指,语调无波:“还有半年,太早了点。”

薛晴枫红唇咧开,爽朗地大笑,手一指坐在下首发呆的苏航:“有这样的好徒弟,我确信,你们很快没有时间兼顾M集团的业务。”

梁听透过眼镜片扫视一眼薛晴枫雪白的大方脸,转身走向苏航,坐在她身边。

薛晴枫冷笑着走出会议室,于安娜摇曳生姿地晃进来,手里拿着两个红包,小小的、真正的红包,分别递给梁听和苏航:“你们都忘了来领,只好亲自送上门了。两位大律师,中秋节快乐!”她的声音和笑容一样欢快,又摇曳着离开会议室。

苏航看着于安娜曲线婀娜的背影,神情漠然地小声说:“我是小律师。”

“你不是小朋友了,苏律师。”梁听坐在她身边冷冷地说,“李作霖的要求虽然太直接,但是不过分,而且,你的渠道可以说是浑然天成。”

苏航沉默。所谓渠道,是她尊敬的老师与交好的朋友……要她怎么利用?

梁听眼望着会议室首座背后硕大的所标说:“利用人际关系,是最基本的,越有情分的人之间,利用应该越自如。如果你还不会,就要赶紧学。我看,牛正对你印象很不错,你要拿到一些资源应该很容易。更何况,还有大半年时间北池基建才启动,你尽可以多作铺垫。你是聪明人,不需要多教。”

苏航暗暗咬牙。所谓资源,是牛老板在做的项目机密数据和政府保密的规划材料……要她怎么开口?

梁听看徒弟发呆的侧脸一眼,把手中的红包递给苏航 :“这一个,算师傅给你的,拿去请爱人吃饭吧。虽然过节必定到处人满为患,但贵价的地方总有空位。小苏,别忘了,人往高处。如果心里一时难受,去跟爱人倾诉倾诉,也就过去了。”

苏航看着正红色煞是好看的红包,不发一言。所谓爱人,她工作的事务所已经被李作霖列为主要竞争对手,所有信息要对之封闭……要她怎么倾诉?

梁听把红包放在桌面,独自离开去过一个人的中秋。

苏航仍然安静地坐着,不知道该不该回家。

……

又是这样。

电话不接,短信不回。粤然知道,家里的孩子心里又闹别扭了,只是不知道这次的别扭是为了什么。

初秋的微凉很容易勾起人思念的情愫,她在家里等得难过,拿着一件长袖单衣下楼,倚着白玉兰花树的树干等孩子回家。

日光渐渐流散,她终于等来了,这一个看起来十分疲累的熟悉身影。她对她微笑,知道她也看见了自己。

可是为什么,她看向自己的眼神里有着深远的回避?还是……错觉?

她沉默无言地上楼,她跟在身后,为她披上衣服,轻轻拥住她双肩。

苏航站在门口,一时想不起自己把家门钥匙放在了哪里。她转头看住粤然的脚尖,沉默地等待。粤然轻轻挪开爱人的身子,就着手开了门,把行动迟缓的孩子牵进家里。

依着平日的习惯,苏航把包交给粤然,接着边脱鞋边把衣袋里的东西全掏出来扔到餐桌上给粤然收拾,然后换上拖鞋就往洗手间走。

原来她的钥匙就在衣袋里,连着两封红包和一个大信封一起。粤然把孩子的钥匙挂在门边的小挂钩上,拿起信封和红包查看。

“你不要动!”

转身迈了两步的苏航忽然回转身,轻声呼喝,从粤然手里一把抽走了信封和红包,急速走进书房,拉开书桌的抽屉扔进去,又紧紧地关上。

她始终没有正眼看她一眼。

粤然不发一言,默默地走进书房,扭开了自己的台灯,照见孩子的背影。

苏航看着墙壁,闭上眼睛努力让自己平静,轻轻说:“对不起,我不是冲你。”

“我知道。”粤然走到她身后一步开外,安静地守候。

她不再说话。

“下午发生了什么事情?”粤然平静直接地问。她知道,自己是她唯一可以信任依赖的倾诉对象,即使事关职业不能详说,至少她们还是能有自己的沟通方法,但是必须一起寻找。

苏航双眼没有睁开,只是垂下了头,轻轻地说:“李作霖,要求梁听和我,在这一个代理年度结束之前,把M集团的顾问业务过渡给薛晴枫,帮助她恢复声望。但是这整个合同,我们用了两个月时间才谈下来,研究了许多集团经营资料,跟各个利益方洽谈应酬,光是为了它我就醉了不下五次……”

粤然听着她缓慢而轻柔地说着这一项业务的始末,却一点也没有惋惜,倒是每一个字句都透露着难忍的压抑……“就为这个难受?”她从身后环住她,柔声问。她知道,不是的。

“对,我觉得可惜。”苏航轻轻地点头,转身投进爱人怀里。不是,她不是为这个合同的失去难受,但这是她唯一可以对她诉说的情节,如果她要严格自律的话。

傻孩子,你不敢说,我来帮你……粤然抱着爱人,温柔地说:“李作霖不会无故作出调整。”怀中的孩子要挣扎抬头,被她用力地抱住:“应该,是有更重要的工作项目需要你们去开拓?”孩子的两只手抓住了她腰侧的衣料,她轻轻地笑:“我总是比你聪明一点,你不知道?”她捧起她的脸,霸道地吻上她的唇,直到感觉她足够放松,才放开。

“我什么都没有说。”苏航无奈地笑,但很明显,轻松了许多。她有一个会读心术的爱人,有时可怕,有时可爱。

“对,全是我的臆测。”

粤然看着孩子温暖的笑脸,坏坏地笑:“所以,我继续臆测。他要求你和梁听去公关,开拓案源,新案源到手,你们就会很忙碌,无法兼顾M集团的非诉业务。”她停顿,看见孩子的笑容注入明显的苦涩,然后继续:“我可以猜,你可以不管。所谓案源,来自本城北边,填海工程新造的城池。”她的孩子眼里闪现出疑问,于是她点头:“是的,我也知道了,我们也要争。所以,你也知道了,我们可能成为对手。”她亲吻那一双流露出惊恐的眼睛。

“业内有点实力的所都会觊觎这块蛋糕,这是公开的秘密,傻瓜。”粤然用力地掠夺孩子的唇舌,驱赶她无谓的担忧。“我现在还在内析,对外联一无所知。我们离正面交锋还有距离,傻宝贝。”

“但是,既然他们明白告知你这计划,说明你也有反馈信息的义务,不是么?”苏航在爱人对呼吸的牵引中询问。她开始不知道,爱人太聪明,是好还是不好。无论她们谁泄密,或者越界试探,都是违规的错误,可她们的关系这么密切,密切得心意相通……简直到了连思考也会犯错的地步。

“对。”粤然的吻越来越放肆,越来越用力地把爱人揉进自己怀里,沉着声音说:“所以,你要把你那点小秘密藏好,不要让我知道看见。所以,以后不要把工作带回家,连脑子里的也留在办公室。所以,以后进了家门,就专心做我的老婆,外面的破事儿全给我扔掉!”她停下亲吻,含着笑意威胁地看着孩子已经绯红的脸:“所以,今天是中秋节,你给我把脑子放空,统统听我的安排,听见没有?”

苏航温柔地笑着点头,她已经心甘情愿地放空了意识。

“卸妆,换衣服,吃饭,然后我们去学校。”她温柔地命令。

她顺从地走向洗手间,卸去脸上的面具。

粤然想了想,拉开苏航的书桌抽屉,把红包和信封拿出来,跟在爱人身后走进洗手间。“我想,这两个红包是每个人都有的,这个大信封,是给你的预付款。”她晃动着手里的一切对着孩子笑。

苏航把脸上的水珠擦干,走进房间开始涂涂抹抹。“也对,也不对。”她边抹边说。

“不对?”粤然思量着孩子的意思。

“其中一个红包,是梁听给我请爱人吃饭的,叫我有不痛快可以向爱人倾诉。”苏航抹好了脸,走到爱人身边指指那个大信封:“这一个,据说是表彰,所里有三个等级约二十个人有,连苏豪也有,只不过我的是最高一等,和几个高级律师等同。但应该不是预付款,是对我上次补救他们毁灭档案行为的感谢,顶多算个诱饵。”

“呵!”粤然失笑,她的孩子忽而又冷酷且清醒了。“这会儿想通了?刚才还呵斥我来着。那你打算怎么处置?”

苏航把套装脱掉,预备换上休闲装:“是,刚才只觉得这些东西都讨厌,就忘了因果。小红包给你,大信封,跟你上缴的一起存进我们家的帐户,好不好?”

“好,当然好。”粤然看着孩子褪去了身上的布料,把手里的东西甩在沙发上就要过来帮忙。

“你别碰我!”苏航躲避着爱人的一双手,慌忙套上了连帽运动衫。

“为什么?明敏都帮你换得,我换不得?”粤然皱眉抗议,扣住孩子的小圆腰,“还是,要我把你弄晕了才可以?”

“不是这个意思。”苏航没好气地笑:“你刚才碰了钱,还没有洗手,钱上面最多细菌,你不知道啊?”她被她限制住,挣也挣不脱,只好哀求:“我冷啊,亲爱的。”她的运动裤还躺在床上,光着两条腿。

粤然看了一眼孩子线条笔直优美的两条腿,笑着松开手:“好,暂时放过你。以后不许趁我没洗手的时候换衣服。”

“神经病。”苏航套上柔软舒适的运动裤,觉得整个人轻松惬意。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