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八十五章 圆(四)

2013-01-09

学校的夜晚还是那个样子,幽深的黑,不经意地有点点亮光路过或者等候,也许是路人的手机亮光,也许是车灯,也许是餐厅或者球场的灯光,也许是疏离的路灯。从东大门一路走到中区,看见几簇开晚会的人群。

湖边,广场,草地,有许多人。

她们牵着手路过这些人群,听见一阵阵的欢声笑语,一些些业余却自娱的歌声,与她们无关,却也被她们拥有。

头顶的月光一直跟着人,在阔大的校园里走,倒不像是人赏月,而是月赏人。月光追随照耀着相爱的人,也许是嫉妒,也许是祝福。

“粤然,我们的第一个中秋节是怎么过的?”她记得,但仍然想听见她说。

她知道。

“老妈要我回家,你装作不知道,但就是不让我走,哭了三个小时。最后我扯了个谎,说老板请吃饭,留下来陪你。”她想起她的那些眼泪,仍旧觉得心疼而欢喜,为她当时近乎无理的不舍,“那时还是国庆假期,学校里几乎没有人,我们也是像这样散步,你专爱走又黑又安静的地方,拉也拉不出来。”她轻轻地笑。后来她才知道了,是害羞的她想要学着主动亲吻。“那天我第一次知道,自己的嘴唇是甜的。”

是她告诉她,她的唇是甜的。“一甜就甜了这么多年,你当时有没有料到?”她仰起小圆脸期待地看爱人。

“没有。”她很认真地回答。

“没有?”她失望地皱眉,有一点点想抗议。

“真的没有。只是,不能不爱了,那个时候。”她听着自己一如往昔不能平静的心跳,轻轻叹息。

不能不爱……她懂得,所以温柔地笑:“所以,你就被迫跟一个笨蛋呆在一起五年之久。”被心底的爱情强迫,也是被迫,一种甜蜜的被迫。

她笑着摇头:“五年不算久,也根本不够。笨蛋自己说的,世界末日也不够。”所有的承诺都印在心底,一直记着。

“如果我们没有在一起,现在会怎么样?”

“会等待着在一起。”

小小地沉默,她笑了,不得不承认,没有比这更合适的答案。“粤然,你口才真好。”

“目前为止,只有你这样说,”她表达心里的一点危机感。

她感应到了:“到现在为止,你还没有真正进行过法庭辩论?”

“对。”粤然想起这一点,心里沉沉的,“所有的工作都是内部分析,闭门造车。”她叹气,跟东奔西跑了两年的爱人相比较,她可以说很舒服安逸,但如果某时需要,真不知会怎么样。

“能够从不开枪而直接做长胜军师,是士兵的幸运。”苏航安慰爱人。律师必须上庭辩论,其实是外间的误解,每一个行业也有细微的分工,有不一样的生存状态。

“没有能永远不开枪的军师,假期之后我决定申请调组去一般业务部门一段时间,争取出庭机会。如果林雪莉不放人,我就要求兼任。到时候,我可能会比较忙。”粤然侧脸看向爱人,希望得到支持。

苏航当然支持。“回家睡觉就行。”她笑着说。“如果有不懂,可以问我,所有跟法院打交道的琐碎步骤我都做过,包括怎么对付嚣张的看门狗。”

粤然点头:“一定会问你。过了十一月,我就可以独立处理案件了,没有人会愿意再手把手教我什么,除了你。”她严肃地说完,自己先笑。明明谈的是事业和工作,结果说出来像情话。不,就是情话。

“我知道,我知道!我对你来说不可或缺,十分重要,独一无二。”苏航笑着歪倒在爱人肩上,坠着她的手臂散漫地走。多好啊,那些作为新人艰辛走过的起承转合,现在能用来辅佐爱人,多么值得,一切都值得!

“不错。”粤然用力承着孩子得意忘形的重量,笑着表示同意:“没了你我应该会死。”

“应该?”她站住,不满足地问。

“必定。”她跟着她站住,笃定地回答。

谁要赏月啊,她看着她就够了。

一辆小车缓缓驶近,车头的灯光映照两人的面容,两张甜蜜温馨的笑脸。她们醒觉自己站定在了校道中央,对望一眼,牵手走到路边,继续漫步向前。

“我们绕道去学院看一眼吧?”苏航说。

粤然同意。她知道,在学院取得的成绩,是苏航最值得骄傲的,那时侯的她,做着自己最喜欢擅长的事情,遵循着自己能够接受且灵活运用的游戏规则,这个城市里有人天天在遵循着她制定的规则,却不知道出自她的手。

“牛老板把我们这个专业真正地发展壮大了,建立了研究所。你看,学院旁边,老树林里面那幢以前我们叫‘鬼楼’的专家楼,现在拨给了老板作研究室。郁杰,郑絮语,她们现在都在里面办公,再不用挤在院长办公室了。”苏航站在学院大楼旁边的校道上,指着路灯光线照不见的老树林,温情地对爱人叙说。口袋里的手机震动,她看也不看就挂了。

“想去看看吗?”粤然柔声问孩子。她知道,孩子把理想的一部分永久地留在了校园,带着全部的爱跟自己离开。

苏航淡淡地笑着沉默,抬头看看头顶的月亮,小声说:“不用了,位置不一样,月光还是一样的。”她没有料到,天上的明月会渐渐模糊。

轻轻拭去孩子鬓角的泪滴,粤然的声音更加温柔:“去看看吧,我陪着你。”

……

“是她们?”尹执心车速忽然放慢,看定前面挡在路中央的一双女子,清冷的声音里有着淡淡的欢喜。

郁杰定睛细看,明媚地笑:“是她们。看来是回来缅怀校园时光。”她听见尹执心声音里的起伏,更明白是为什么,心情更加地好起来。

“不打招呼么?”尹执心看着两个女人牵着手闪到了路边,又拐往另一条校道,不自觉地驾车跟随,只是把车头的大灯关闭了。

郁杰在犹豫,不确定是不是要同时打扰两个二人世界。她沉默地看着前面牵手细语的两个人,没有回答尹执心。

尹执心也没有再问,只是一直以十分缓慢的车速行进着,又随着两人脚步的停驻而停车。

郁杰看见苏航指着老树林,不禁恻然,她知道老同学正在向爱人缅怀什么。“执心,我给苏航先打个电话吧。”她轻轻对尹执心说。

尹执心的脸在月光下清透柔和,她轻轻地点头。

郁杰拨了号,刚拿到耳边又拿下来,再拨,再拿下来。“呵!这个女人!”她一双美目闪着不可置信的笑意。

“怎么了?”尹执心忍不住地好奇。

“她挂了!”郁杰无奈地摊开手板,手机安静躺在掌心,看着尹执心哭笑不得,“苏航看都不看是谁就挂了!”

尹执心闪着水晶光芒的双眼定了定,看着郁杰有趣的表情,不受控制地露出笑意:“看来她们不想被打扰。这个苏航……我们走吧。”

郁杰低声哼笑着摇头:“好……等等!”她看着车窗外两个人抬脚的方向,忽然觉得不妙,“执心,停车。”

……

“苏航!”郁杰叫住两个要往林阴深处走去的朋友。尹执心也下了车,跟在她身后,淡淡地向两人点头。

苏航的情绪被心事牵引着,有些呆呆地,只是回头看着老朋友不说话。粤然牵着孩子的手,听见从前对手的声音,转身微笑,拥着孩子的肩膀招呼:“这么巧?”

“巧?苏航,你真重色轻友到无以复加的地步!”郁杰笑着走近,看住粤然揶揄:“是不是你,给我的老同学下了迷药,让她如此这般有同性没人性?”

粤然眯起眼睛思考,又低头看身边的爱人:“她说什么?”苏航茫然地摇头。

“你刚才挂了两个电话。”尹执心冷脆的声音对着苏航响起,连她的话语里也有不易察觉的揶揄味道。

苏航恍然大悟,拿出衣服口袋里的手机,和粤然同时看见未接来电的名字是郁杰,顿时窘迫。粤然用了一秒钟明白过来,掩饰不了得意的笑容,看住郁杰笑说:“很抱歉,今天过节,确实一不小心灌多了迷药。”

郁杰挑衅地笑,还不打算放过苏航:“看也不看就挂电话,为什么?”

苏航看着爱人和同学的笑脸,觉得这也需要解释太奇怪:“因为她在旁边,我们在说话。”她暖暖的声音回答得是那么理所当然。

“呵!呵呵!”粤然右手虚握成拳头,放在嘴边遮掩夸张的笑意,脸转向一边看远处草坪上的人群,左手拥着孩子的力道轻轻地加重。

郁杰皱眉笑着摇头,“粤然,你这什么迷药,把个硕士研究生迷成了单纯小孩儿?”

粤然只觉得满满的幸福感觉膨胀,再也无法掩饰地大笑不止:“独门秘方,恕不外传!”她看向孩子的眼光变得有些贪婪。

苏航受不了变成爱人和朋友的话题,皱眉抗议:“郁杰你笑我什么啊?执心还不是目不转睛地看着你?”尹执心,要怪你就怪郁杰吧,是她逼我摆你上台面的……她在心里默默说。

郁杰回头,看见尹执心脸上淡淡的温情。恍然间,她觉得月圆之夜,有些什么在慢慢地消融。

“上车吧。”尹执心把视线转向爱人的两位朋友,声音仍旧清冷。

粤然看着苏航,苏航回头,仍旧看着专家楼。

“老板一家今晚在楼顶赏月。”郁杰看着老同学,轻轻地说,“上车吧,去我宿舍坐坐?”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