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何时老之赤诚 - 第八十六章 圆(五)

2013-01-09

“郁杰,程伟仁和郑絮语住在哪儿?”车开到单身教职工宿舍外围,苏航忽然想起另外两个人也是博士毕业后留校任教,不禁有些担心。

郁杰笑笑说:“程伟仁住后面两栋,但最近去讲中青年干部培训的课程了,在郊区疗养呢。郑絮语父母帮她在校外买了个小户型,不住在学校很久了。”

车停在郁杰楼下,四个人一起上楼。粤然牵着苏航走在后面,用力地捏一捏孩子的手,苏航会意地点头。

“随便坐吧。”郁杰开了门,请客人进屋,里里外外地忙着,拿出学校发的月饼和一些水果来招待朋友。

“郁杰,这房子很好,你收拾得也好。”苏航由衷地赞叹。

尹执心坐在一边,眼光一直追着郁杰,偶尔看看苏航和粤然,只是不动,也不说话。“单……位宿舍,也就这样子,凑合着住住。”郁杰倒了茶给俩人,就坐在尹执心身边。

粤然和苏航只是点了点头,并不答话。

“小杰,单身宿舍就单身宿舍,何必要改口?”尹执心看着爱人,清冷的声音虽然细小,却很清楚。

粤然翘起二郎腿抬头看老式的水泥天花板,对尹执心的尖刻有些不耐烦。苏航坐在爱人身边喝着热茶,也是沉默。

“执心,她们知道我们在一起。”郁杰毫无必要地看着身边人解释,只是为了让尹执心的情绪平稳。

“我知道。”尹执心小小的头颅轻点,看着苏航说:“苏航,所以,你们都知道,我已经结婚了。”

粤然把仰着的头低下来,看住郁杰。苏航把视线从茶杯中抽离,同样看住郁杰。

郁杰愕然,惊诧,继而露出痛苦和怜惜的表情,看着尹执心的后脑勺。

“小杰告诉我,你们知道了。所以,不必装作不知道。”尹执心一直看着苏航,那一张似乎什么时候也和善温暖的脸。

“是,我们知道,执心。”苏航轻声地回应,不自觉地哽咽,为郁杰,也为尹执心。上次聚会之后粤然告诉她尹执心已婚,她就已经忍不住感伤,何况现在尹执心隐忍冰冷的脸就在眼前。

“你们……是不是觉得我很自私?结婚了,还在小杰身边。”尹执心清冷的声音里透着紧张和期待。

“不是,执心。没有人有资格评判你,除了郁杰。”苏航小声地说着,眼泪已经在眼眶打转。尹执心定定地面向着她,她可以清楚地看见尹执心微微发颤的唇,那是内心难忍的颤抖无法控制的透露。

“尹执心,没有人有资格自建道德高度去批判别人的爱情,你们的事情,只要你和郁杰清楚以及接受就行,不需要理会别人的看法。”粤然揽住苏航的肩膀,淡然地说。她虽然讨厌尹执心的尖刻,但还不至于全盘否定这个人。

“我的……所谓的丈夫,在外面一直有人,我们结婚以前就有,他们经常一起,连今天这样的日子也一起……所以,我和小杰在一起,没有对不起谁。”尹执心一贯清冷的声音断断续续地叙说,陈述着一些她心里认定,却从来不认为除了郁杰和尹挚之外,会有其他人赞同的观点。说完,她只是看着苏航沉默,脸上毫无表情。

苏航在尹执心的注视下动弹不得,眼泪流成行。

粤然看住郁杰痛苦感动交加的表情,冷着脸沉默不语。她不介意听取别人的痛苦,也不介意郁杰不知何故完全不能影响自己的女人的言行,她只是介意尹执心在苏航面前说这些话。苏航会为朋友难过,会哭,但是这种事情,别人根本爱莫能助。她在考虑要不要带苏航先行离开。

郁杰看见粤然牵起了苏航的手,身体前倾,她轻轻地摇头,含着泪光的双眼露出哀求的神色,看定粤然霜冻的脸。

粤然皱眉,稍微思量,身体试探着微微后仰,又见郁杰在尹执心身后轻点下颌。她只有无奈又不悦地摇头苦笑。再看尹执心,发现她根本只是盯着苏航,双眼像照镜子一样平视。

“我希望,”尹执心清冷的声音像是在重压之下小心地发出,“我……结婚,之后,小杰从来没有介绍过朋友给我,你是第一个,小杰希望我认识你,我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停下来深呼吸,“虽然……我做不到。苏航,我没有办法做到。但是,我希望,你们也把我,像小杰一样,当成朋友。”

粤然看着郁杰在泪眼里居然露出欣慰的微笑,只觉得内心沉重无比——这是她为什么不喜欢有太过亲密的朋友的原因,因为不想去承担解决不了的、别人希望自己承担的任何事情。

但面前的这一对,是爱人的朋友,爱人的一切她都甘愿承担,所以此刻也没什么可挑的。“没问题,尹执心,没问题。我们一早就把你跟郁杰看作是一体的朋友。”看见尹执心看向自己,眼神里毫无信任,粤然淡淡地笑:“我说的话就代表苏航的意思,不信你可以问她。”俯身抽了几张面巾纸塞到爱人手里,她轻轻在孩子耳边叮嘱:“别哭了,明天还要上班。”

苏航看着爱人轻轻地点头,又仍旧看向尹执心,因为她感觉到这个一贯冰冷的女人一直在看着自己,双眼暗含着一丝期待和依赖。

尹执心的确一直看着苏航,不清楚她的点头是同意粤然关于承认自己是朋友的表述,还是在答应粤然不哭,于是一直沉默着等待。

粤然实在受不了这样僵持的气氛,站起身说:“尹执心,你和苏航聊聊吧。郁杰,你现在带我参观一下你这小屋的其他部分。房间也行,厨房也行,厕所都可以。”

郁杰被整得哭笑不得,苏航干脆挥手拍了一下粤然的大腿,嗔怪地白她一眼。

“打我干吗?我坐不住,你又不是不知道!”粤然回头威胁地瞪视孩子,用眼神警告她:为了别的女人哭,现在还为了别的女人动手打我,回家看我不揍你!

苏航只管朝爱人无辜扁嘴,脸上还挂着眼泪。

“快点,不然我可走了啊!”粤然转而威胁郁杰。

郁杰无奈地起身,柔声对尹执心说:“你们聊,我带她到房间看看。”然后仇视地看着粤然,把这个对手领进了房间。

“郁杰,我告诉你,你这个冰山女王要是下次再把我的女人整哭,这辈子不要想我再同意跟你们碰面吃饭。”一进郁杰的房间,粤然就小声严肃地警告她。

郁杰不屑地笑:“如果苏航要见我们,你拗得过她再说。”她用眼神和粤然对峙着,像从前一样,谁也不让谁。

粤然先懒得浪费力气,把眼神飘开随意地问:“懒得和你说。她到底怎么回事?”

“她有病。”郁杰仍然紧紧盯着粤然,“她心里有一个很陈旧的结。粤然,算我求你,让苏航多见见她。她只对苏航说过那些话,有过这些情绪起伏。”

粤然眉头深锁:“什么病?什么结?什么起伏?我怎么听着像她对我的女人一见钟情?”

“你去死!”郁杰被气得笑起来:“她是我的女人,什么对你的女人一见钟情,你以为谁都喜欢你的女人?”

粤然也笑,是莫名其妙地笑:“那你说,怎么回事?说清楚。”

“你自己说过,苏航的珍贵,不仅仅在于单纯。”郁杰清楚地重复粤然说过的话,“执心在她面前,在你们的亲密无间面前,总是有所触动。这些触动令她有想诉说的欲望,而对我,她怕伤害,所以宁愿不说,可苏航是朋友,是外人,所以她才敢说。懂了吗?蠢货!”

“切!你才是蠢货!”粤然笑着回嘴:“别以为苏航买你的账,我就也要买你的账,还骂我,你真是欠揍了!今天是怎么回事?她不用赶回家?”

郁杰的心沉下来:“可以晚一点。她所谓的丈夫每个重要的节日都在外面和别人一起过。不过,”她深深地叹气,“也幸好如此。”

“好了。你去外面拿杯水给我,顺便问问你的女人,什么时候放我的女人跟我回家。”粤然小心地回避着郁杰沉重而不可开解的情绪。

“哼!你还真会拿架子!”郁杰无奈地接受支使,走出房间,在窄短的走廊听见尹执心和苏航的一点点谈话。

“苏航,你在不安什么?”尹执心看见苏航的眼神游移。

“没……”苏航说着,有些吞吞吐吐:“执心,你说,她们俩在房间里面干什么?”

尹执心沉默数秒,冷冷地说:“你放心。郁杰不会跟粤然干什么,她爱我。”

郁杰在走廊轻轻哼笑出声,走进客厅现身:“苏航,粤然说她渴了,叫你拿一杯茶进去给她喝。”

苏航立即捧着茶杯走进郁杰房间。

笑吟吟地坐在尹执心身边,郁杰看着爱人白皙的小脸温柔地说:“执心,我真想以后时常跟她们俩聚聚,和你一起。”

尹执心薄薄的嘴唇抿出一个不易察觉的微笑:“我也觉得不错,只怕她们不肯。”清冷的声音像小心跃动的音符。

……

“我们走了。再见。”粤然意味深长地跟郁杰和尹执心告别,紧紧牵着自己的孩子。

“再见,过两个星期再约你们。”郁杰诚恳地对苏航说,眼睛恶作剧地斜睨着粤然,满眼戏谑的揶揄。

“再说吧,我们都挺忙的!”粤然赶在苏航应承之前连忙截了话头。

除了尹执心还是安静地沉默,其他三个人都笑了。

“Bye!”

这是真的告别。

“我们只能打车回家了。”走到楼下,穿行在黑暗中摇曳的树影间,粤然摸摸孩子的手说着,又问:“冷吗?手这么凉。”

“不冷。”苏航回答,感觉口袋里的手机震动,她拿出来看看,对爱人笑:“是郁杰。”

粤然皱眉:“这女人真多事!”

苏航笑着接了电话:“郁杰,什么事?”

“忘了说,牛老板下个月要请你我吃饭,大概月中……你等等,我看看几号……”郁杰说了一个日子。

苏航的笑容敛去:“那天不行,改天吧,前后都可以。”

郁杰答应着,她们挂了电话。

“怎么了?”

“牛老板要请我吃饭,选中我们的纪念日,当然要推掉。”苏航笑着告诉爱人,心里却不自觉思量:

我不肯找他求他利用他,他倒主动来请我?

本章节积分:0,点击打赏鼓励作者 本作品评论:53 举报

标题: 可空 昵称: 【表情】

[小提示:完成后可按 Ctrl+Enter 提交]